由此可見,雪女的力量是低於神舞的,而神舞的力量又低於龍嫣,更何況神舞現在受傷了,就是他們兩個加起來也不一定能傷到龍嫣啊……

看來只有智取了!

神舞清了清嗓子,說道,「龍嫣,你是在用你的命來殺我嗎?」

龍嫣聞言,蹙眉看著神舞,道,「為什麼這麼說?」

用命去殺她?


怎麼可能,她沒有蠢到為了殺一個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神舞原本還算平靜的神色一下子變得狠戾起來,對著龍嫣說道,「這裡可是凌天學院,你以為真的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就算是我今天打不過你被殺了,你覺得藍一會不知道是你,你說,他會怎麼對你?」

聽到神舞這麼說,龍嫣笑了笑,「區區一個藍一算什麼,他就算是在厲害,也鬥不過君悅吧!」

聞言,神舞笑了,而且還是諷刺龍嫣的笑意。

「龍嫣,你真是太蠢了,藍一名為藍情,想必藍情這個名字你並不陌生吧?」

藍情……

龍嫣震驚了一下,藍情,這個名字她曾經在君悅那裡聽說過,還有清風和清末,這藍情是帝凰的侍衛,也就是那個天地孕育的神王。

「開什麼玩笑,雖然鳳凰炎就是當初的帝凰,不過這麼多年了,他的侍衛怎麼可能還是當初那幾個!」

「是嗎?」一道清冷的聲音在龍嫣的背後響起,那麼冷冽,讓龍嫣整個人的身子都僵硬了一下。

「藍一。」神舞高興的喊道,她一直都在拖延時間,本以為藍一沒有這麼快過來,沒想到真的這麼快就過來了!

藍一抬步,朝著屋子裡面走去,最後停在了神舞的面前,看著龍嫣冷漠的說道,「既然你三番兩次的想動她,不如我先了結了你?」

在這世界上,藍一最初不準人傷害的人只有帝凰,再來就是珈藍,因為那是帝凰喜歡的人,而現在,他的心裡有一個非常特殊不能動的人,那就是神舞。


因為那是他喜歡的人,放在心上的人……


見此情況,龍嫣握緊了雙手,三個人,她連藍一都對付不了,又怎麼能同時對付三個人!

想到這裡,龍嫣就轉身往外面而去,想要逃離這裡。

藍一見此,眼眸微微眯起,深知這一次覺得不能放龍嫣走,龍嫣這個人想殺神舞,這一次好在他想過來問神舞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他直接去了院長室那邊,那麼神舞……

突然間,藍一身子一動,藍色的頭髮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度,隨即追上了院子裡面準備離開的龍嫣。

拿出武器,藍一握住劍,刷的一下直接朝著龍嫣而去。

藍一的速度要比龍嫣快,縱使龍嫣反應也不慢,卻還是被劍傷到了手臂,手臂上的衣服被割開,裡面被傷到的地方有鮮紅的血液流出,落在地上發出了清晰的滴答滴答的聲音。

「藍一,你主人渡劫在即,你這個時候殺了我,不怕君悅找你的麻煩嗎?」

藍一沒有說話,手中的劍再次朝著龍嫣刺去,他在用行動來告訴龍嫣他怕不怕!

房間裡面,神舞從床上下地,就往門口走去。

雪女見此,急忙走到神舞的身邊,扶著神舞。

房間外面,藍一的力量快速閃過,院子裡面的一棵樹木被攔腰斬斷,而下一刻一道道藍色的光芒快速朝著躲避的龍嫣而去。

藍色光芒的速度太快,快的龍嫣不能完全躲過,所以被一道光芒打中了身體,然後像后倒去! 身子倒在地上,龍嫣還來不及反應,藍一的劍就對準了她的咽喉。

看著藍一冷漠的神色,龍嫣害怕的咽了咽口水,說道,「求求您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會想著殺神舞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藍一冷笑一聲,長劍毫不留情的刺進了龍嫣的身體裡面。

「啊……!」一聲凄厲的尖叫聲響起,隨後落下。

神舞看著龍嫣死在藍一的劍下,微微蹙眉,覺得龍嫣也是可悲之人,但是對於一個三番兩次想殺自己的人,她也不會心軟,更何況那個人還殺了她的師父。

藍一殺了龍嫣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在屍體旁邊。

等了一個時辰,藍一冷冽的嘴角微微上揚,散發出冷漠的氣息。

右手朝著空氣一抓,一道白色的光芒就出現在藍一的手中,看著手裡的光芒,藍一抿著唇,收起劍,左手攤開,一道道藍色的力量出現在了手中,隨即朝著那白色光芒覆蓋而去,然後包圍住白色光芒的藍色開始慢慢吞噬白色光芒,到最後消失不見!

龍嫣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的靈魂連奪舍都奪舍不了就被藍一消散了所有的功法,這樣一來,就是普通的魂魄了,根本沒有辦法再去奪舍誰的身體!

沒有再去理會地上的屍體,藍一緩步朝著神舞走去,等走到神舞和雪女面前的時候,藍一看著雪女說道,「我有點事情想問神舞!」

雪女點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神舞見雪女走了,看著藍一後退了兩步,有些結巴的問道,「你……你想問什麼?」

藍一看了神舞一眼,拉著神舞到了房間裡面,隨即將門關上,把神舞抵在門上,眼神深邃的看著神舞,然後問道,「你剛才說你愛的是藍情,不是我,這是什麼意思?」

神舞偏頭,說道,「字面上的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藍一微微挑眉,繼續說道,「什麼叫做你愛的是藍情而不是我,你難道不知道我就是他嗎?」

聽著藍一說出來的話,神舞心裡忍著笑意,嘟嘴說道,「可是你之前都說自己是藍一,沒承認過自己是藍情。」

看著神舞無辜的樣子,藍一有些頭疼,揉了揉眉心,藍一說道,「我記得我剛才已經承認了!」

「那你還回來問我?」神舞抬頭看著藍一,說道,「藍一,你傻了嗎?」


藍一聞言,抿唇看著神舞,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想到了之前的哪一件事情,那個時候,他閉目養神,神舞親吻了他。

想到這裡,藍一的眼神變得幽暗了起來,而神舞卻渾然不覺。

「神舞。」藍一喊了一聲。

神舞聞言,抬起頭疑惑的看著藍一,說道,「有……!」

後面的話神舞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嘴唇就被人堵住了。

看著眼前放大的俊臉,神舞有一瞬間的錯愕,很快回過神來,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藍一。

心裡卻高興的無法形容,藍一居然吻她了! 一吻過後,藍一才放開了神舞,伸出手緊緊的抱著神舞,在她的耳邊說道,「以後不許離開我的視線!」

神舞臉色緋紅,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怎麼可能!」

總有時間他不在,而且鳳凰炎去渡劫這段時間,藍一的事情都變多了,怎麼可能時時刻刻都在藍一面前。

藍一沒有在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神舞。

——

血城外面,一人身穿黑袍,快速的穿梭過森林,到了血城的大門外面。

就在此時,前面的人停下腳步,後面的人見此情況,蹙眉說道,「讓開!」

距離太近了,肯定不避開就要撞上去了!

前面的赫炎聞言,快速閃身,回頭看著後面的人。

當看到後面的人一襲黑袍,斗笠遮住了容貌,微微有些不悅,自顧自的說道,「怎麼到處都有人這種打扮,模仿珈藍嗎?」

原本就要直接離開的人黑袍人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突然停下了腳步,看著赫炎,問道,「你認識珈藍?」

赫炎聽到她的聲音之後,便聽出來是一名女子的聲音,停頓了一下,說道,「你是女的?」

「廢話。」黑袍人淡漠的說了一句,隨即問道,「你到底認不認識珈藍?」

赫炎微微蹙眉,說道,「認識啊,你幹嘛一直問這個?」

「那你有沒有辦法快速前往極北之地?」黑袍人繼續問道。

「我只聽說過,但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赫炎說完,才意示到自己幹什麼要回答她的問題,不由得有些惱怒,「你還沒有回答我,你一直問關於珈藍的事情,是不是想害珈藍?」

黑袍人看了赫炎一眼,淡漠的說道,「我不會傷害珈藍。」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赫炎說著,快速出手朝著黑袍人抓去,想要看看她到底是誰!

黑袍人見此,素手一揮,兩張符咒飛出,攔住了赫炎的腳步。

「還是個符咒師啊!」赫炎有些意外,嘴角的笑容微微勾起,天青劍出現在手中,劍法行雲流水,分別擋住了黑袍人的攻擊,然後一個快速移動,最後到了黑袍人的面前。

手中的長劍指著黑袍人,赫炎淡漠的說道,「說,你到底是誰?」

那黑袍人也沒有想到赫炎的實力會這麼高,不由得有些錯愕,隨即再次符咒飛散而出,全部朝著赫炎而去!

「赫家的小子!」

就在赫炎躲避的時候,天空之中傳來一道聲音,讓兩人都有些意外!

緊接著,兩人從半空中落下,停在了赫炎的面前。

「枯木尊者!」赫炎看著眼前的兩人,有些錯愕。


枯木點點頭,說道,「是我!」

看了看赫炎,枯木有些感慨的說道,「那年我去你們府上看到你的時候,你是個孩子,沒想到這些年過去,你都長得這麼大了!」

赫炎笑了笑,目光落到了枯木身邊的人身上,在看到男子乾淨的眼眸時,赫炎有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看著枯木問道,「枯木尊者,這位是?」

———

稍安勿躁,珈藍很快就要回來了,還是熬夜寫出來了,謝謝打賞,投票,留言的親們,你們就是我的動力! 「這是雪落,是佛音寺的大弟子。」枯木說完之後便笑著拍了拍赫炎的肩膀,「剛才看你使的劍法,相信你爺爺會放心的把赫家的家主之位傳給你的。」

「不一定,畢竟赫家有很多出色的弟子。」說到這裡,赫炎停頓了一下,看著枯木問道,「倒是枯木尊者你們怎麼會出來,難道要去什麼地方嗎?」

「哎,聽說珈藍出事了,我正準備去找她!」

一直被攔著走不了的黑袍人聞言,快速出聲說道,「我知道珈藍要去哪裡,你們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聽到這聲音才轉身看向他們身後的人,在看到她的打扮時,枯木微微蹙眉,「你怎麼知道藍兒在什麼地方?」

黑袍人聞言,伸手拿下了黑色的斗笠,說道,「我叫路晴,是翡翠國人,珈藍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哥哥去風西國參加那裡皇帝的大婚,結果看到了珈藍,但是哥哥說那個珈藍有些不對勁,所以告訴我了,我想去看看珈藍到底怎麼樣了,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極北之地!」

「你說藍兒要去極北之地?」枯木有些震驚的問道。

「恩。」路晴點點頭,說道,「風西國的皇上也會去,哥哥說他們回來之前他們就出發了,所以我只好自己前往,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去!」

枯木聞言,下一刻就召喚出了他的獸寵,對著路晴說道,「上來吧。」

路晴看了看眼前漂亮的天狐,二話不說,直接飛身上了天狐的背。

雪落對著赫炎說了一聲告辭,也就離開了。

看著三人離開,赫炎微微蹙眉,也想跟著去,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他走了,爺爺找不到人,到時候他回去就死定了。

路晴嗎?

搖搖頭,不在多想,赫炎轉身,朝著血城裡面走去。

———-

潔白的天空下,赤炎魔龍飛過的地方都被陰影籠罩著。

背上,珈葉看著前方的天空,微微蹙眉,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她總有一點心神不寧,但是又不知道是為什麼!

「珈葉,無心已經前往極北之地,你們當真要在那個時候對付鳳凰炎?」星辰站在前面,頭也不回的問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