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大抱負,她要的東西,一直很單純……

王道一時無言了,石緋身在樹上、望著樹下。

半晌後,魏靈道:「我不像你們……」

「大概吧!」石緋面sè略黯,道:「如果是我……即使要死,至少屍體也想

送回吐番……可是,北川連祖國都回不去;葉斂連要葬在哪兒都不曉得……」

魏靈道:「何必要葬……那個屈戎玉,說不定把他的屍體餵魚去了!」

聽聞此言,王道奮然起身,道:「那麼,我們就更要和雲夢劍派算帳了!」

魏靈瞄了王道一眼,道:「雲夢劍派和蜀中,你要先算哪一邊?」

「都要!」王道夷然說道:「有一筆,自然就要算一筆!」

魏靈勉強笑了一笑,望向湘江口、而後轉視洞庭,忽道:「有人來了!」

王道急急躍上樹去,與石緋一同向四周觀望,卻只見湖光水sè,無有人影。

「什麼人?」石緋疑然道。

魏靈凝神細看,但實在太遠了,只見有人,看不清形貌,便道:「看不清楚

……似乎是個漁夫……」

見魏靈說得如此篤定,王道、石緋再次極目遠眺,還是不見有人。

兩人心曉:魏靈善箭,眼力遠非常人可比,這盯梢的工作實應由她來作!

樹下魏靈卻微微一呆,又道:「好快……那個人駕舟好快!後面還有船,很

多大船跟著他!」

兩人繼續觀望,果見數個黑點在湖面上漸漸變大,正向湘江一路衝來!

當可以明顯看出,黑點即是大船的時候,大船所追逐的小船也看得清了。

魏靈已經見到:小船上是一名穿著布袍的年輕人,並非漁家模樣!但他船速

狻疾、且小船的靈活度也比大船要優異,大船隊被遠遠拋下了,小船前行如箭,

就連王道、石緋都已看得清楚了。

王道望著小船漸行漸近,便道:「跟著他!」

兩人躍下樹後,即與魏靈一同跟著小船,船在河中划、人在岸上跑,一逕向

上流奔去。

跑了一陣,忽見那小船在河zhōngyāng打起了轉兒,三人愕然止步,看著小船轉。

這時已可看得分明:小船中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看他搖槳的動作,絕

非不識水xìng,而是故意讓小船在河中轉圈圈!

「他在作什麼?」 雙世寵妃之城城要火了! 王道惑然了,跟著望向稍遠處的大船隊,道:「那些又是

什麼人?」

「天曉得他在作什麼。」魏靈反向看著大船隊,道:「我只曉得,後面那些

,是洞庭四幫的人馬。」

大船隊進入湘江了,回頭一看,居然已不見了小船!

三人一怔,接連衝到岸邊,朝河中觀望,小船的確已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哪有好好的一人一船會憑空消失的道理?」王道駭然道。

魏靈、石緋也相顧訝然。

重生之嫡女狂後 緊接著,大船隊已到了他們面前,船上水手見到岸邊三人,即大嚷道:「頭

兒! 醫然照我心 是那幾個小子!」

這聲喊得又響又急,猶如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激動,三人為之一怔,已

見到四艘樓船在江面上一字排開、停在面前,各艘船的甲板上隨即各聚集了二、

三十人,惡狠狠的盯著他們。

跟著,一名看來是頭領模樣的人站到船舷邊,一見到王道等三人,便罵道:

「果然是你們這些混帳王八蛋!害我們賠錢,也就算了,不和你們計較!現在居

然又與雲夢劍派勾結,著實該死!」跟著向後招手,喝道:「眾嘍羅!下去把他

們給五馬分屍!」

聽到這話,岸邊三人由原本的獃滯狀態一下子全回復了。

魏靈疑道:「我們何時與雲夢劍派勾結了?」

石緋輕嘆一聲,道:「葉斂在廬山上講的話,全說中了。我們在廬山戰敗,

躲在襄州,這些傢伙還不敢來招惹;現在一給他們瞧見,什麼名堂冠不上的?」

王道看著四艘大船上已搭起岸板,奔下了數十百餘人,便跨前一步、取下了

原本掛在背後的寬刃重劍,冷哼道:「那也正好……反正有理說不清,要打就打

吧!」

魏靈、石緋見了,俱是一怔,退了兩步。

魏靈低聲道:「他是怎麼回事……平常他不是最討厭動手嗎?」

石緋略加思索後,道:「大概是因為葉斂和錢瑩大姐吧……他現在的心情一

定是老大不爽。」

洞庭四幫幫眾已奔到近前,王道更不打話,舉劍便砍!

『鎮錦屏』第六招:劍饋崢嶸!

一招六式,從雙踝向上移、攻向雙膝、再轉斫左右腰間!

王道出一式、便向前一步,六步踏完,竟有三人被他擊落水中、三人向岸邊

樹林摔去!

石緋與魏靈都愕然了 ̄一招六式、連退六人?王道何時竟成了這般的絕頂高

手?

一時只見王道來來去去就只是那一招『劍饋崢嶸』,眾水幫幫眾無論是閃是

擋、是攻是退,竟無人當得下他的『一式』!王道雙手持劍出招、步伐也不斷前

跨,只在人陣之中左突右沖,居然是所向披靡!

這下可不只是石緋、魏靈,就連在船板上觀戰的水幫頭子也呆掉了!

孰不知,鎮錦屏號稱『勇冠天下劍』,八招五十三式之間並無絲毫花巧,若

是正面對敵,鎮錦屏從未敗過!又,『鎮錦屏』出自軍№之中,最大用處便是在

戰陣中殺敵,若以一己之身對上數百上千名敵人,再jīng妙的劍術,也只是徒然浪

費力氣,『鎮錦屏』正是舍虛取實、端地直來直往,一式休一敵!

王道愈打愈是順手了,這是他習得『鎮錦屏』後第一次與這麼多人交手,雖

然他只學會了兩招,卻已感覺比當初在夜襲摧沙堡時所用的『屠牛刀法』俐落許

多、也猛烈許多!

他現在心情極差、出手絕無保留,寬刃重劍每一揮都奮盡全力、只求傷敵、

不求自保,這種單純的出手、單純的劍勢,卻也正是『鎮錦屏』jīng華所在!

不過須臾,四艘大船下到岸上的百餘名水幫幫眾,居然已被他打倒了一半!

王道提著重劍,也在呼呼喘氣,石緋、魏靈二人見雙方一時停手,趁即趕

到了王道身邊。

便是由於『鎮錦屏』每招每式都要使盡全力,耗力極鉅,就連當初『鎮錦屏

』嫡系傳人、錦官軍大當家趙瑜、與功力深厚的黑桐以之與雷烏交手時,都只是

將八招五十三式使盡之後,便宣告分出勝負了。

如今的王道自然比趙瑜、黑桐遜sè許多,能打倒五十餘人,已然蔚為奇觀!

但也只是打倒了五十餘人,也足以震愕區區的水幫幫眾了!

因為 ̄只憑王道一人,已能打倒四艘樓船所載總人數的一半,若再加上石緋

、魏靈,這些水幫幫眾豈不是要全軍覆沒?即使王道顯然力盡,但水幫幫眾已不

敢再接近他、船上的頭子也忘了要叫嘍羅們撤退了。

石緋看出了對方的驚駭,便自腰後取出槍桿甩長、接上了槍頭,道:「咱兄

弟打夠了,接下來換我……哪個要先上?」

此言一出,還站著的水幫幫眾紛紛退步了!

『捻絲棍』與『鎮錦屏』第八招『蜀道難』並列為『中原三大絕藝』,聲名

之大,無人不曉,王道能夠打倒五十餘人、石緋豈不能?且王道以寬刃重劍出招

,中招者多只是骨斷或受創,鮮有亡者;但石緋以長槍使『捻絲棍』,那定是透

體打個窟窿!既是必死無疑,誰敢上前?

「有人要到我回夢堂來拜訪嗎?」忽然,一個蒼老、但極為宏亮渾厚的聲音

說道,眾人皆是一怔,便向來聲處望去。

來聲處是在江中,一名穿著青sè儒袍的六旬老者,站在一艘小舟上。

奇的是,小舟既在江中、舟上又只有一人、那老者又是背負雙手站在舟中、

夷然望著岸邊眾人,小舟卻一動不動!

若是無人cāo槳,則小舟應要順流而下才是!但便是水xìng如何jīng熟,也萬無可

能在潺潺水流之中使小舟穩若泰山!

便是下了錨,也不可能這麼穩!更何況,小舟豈能有錨?

水幫頭子似是認得那老者,他還未自王道所展現的威勢震憾之中恢復,見了

老者,聲音也顫了:「屈……屈……屈……屈……屈……」屈了老半天,終是屈

不出個名頭來,但眾人只聽那一個『屈』字,心裡一時都明白了。

雲夢劍派,設有二堂,分別是主堂『聚雲』、分堂『回夢』。

當代的聚雲堂堂主,是為於仁在;回夢堂主,是為元仁右。

在二堂堂主之上,還有大名鼎鼎的『雲夢三蛟』。

雲夢劍派現任掌門,姓楚,名兵玄。

另外兩個,一者別名『山鬼』,姓景,名兵慶。

另一人,別名『河伯』,姓屈,名兵專。

面前這身處江中、能使舟定而不動的老傢伙……

即是『河伯』屈兵專! ?屈兵專將小舟驅到岸邊,自己也上了岸,見了面前呆若木雞的數十名水幫幫

眾,又重覆了一次自己說過的話:「諸君想到回夢堂拜訪嗎?」

屈兵專的語氣很和善、態度也十分親切,甚至臉上還掛著一絲笑容,但他這

樣的表情看在眾人眼中,卻極陰譎、極可怖!

水幫頭子強自鎮定,喝道:「屈兵專!皇甫望是不是你殺的!」

「老朽若說不是,饋下能信嗎?」屈兵專臉色不改,淡然應道:「饋下意欲

何為?不妨說來聽聽。」

水幫頭子身子猛然一震 ̄是啊,能怎樣?

最壞最好的你 他們能對屈兵專怎樣呢?

原本,因為二十一水幫聯盟於『廬山集英會』損失慘重,洞庭四幫準備趁皇

甫望新亡的機會直剿回夢堂興師問罪,將自己的聲勢再拉抬一陣,也可以藉此與

北方連絡。但豈料未到回夢堂,就已被王道一人打傷了大半人馬,此時屈兵專一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