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瑤笑着說道。

“你不是說咱們是朋友嗎?朋友之間不談那些。”

趙二寶一臉真誠的說道。

王瑤楞了一下,深深的看了趙二寶一眼,微笑道:

“就衝你這句話,咱們永遠都是朋友,不過東西我不能收,心意到就行了。”


在這一刻,她的心裏充滿了溫暖。

趙二寶點點頭揚聲道:

“既然王小姐不肯要這顆玉石,那我打算賣了他,你們都叫價吧,誰出的價錢高,我就賣給誰。”

“我……我…… 我……”

衆人都爭先恐後的想要叫價,不料老闆卻跑了出來,大叫道:

“等一下,等一下,我有話說。”

等衆人安靜之後,老闆看了一眼趙二寶手中的帝王玉,貪婪一閃而過,對趙二寶道:

“小兄弟剛纔是在下有眼不識泰山了,不知小兄弟有沒有興趣跟我再賭一把,賭注就是小兄弟手裏這枚帝王玉。”

“隨你。”

趙二寶一臉自信的說道。

老闆大喜,連忙道:

“好,小兄弟果然是個痛快人。我是這裏的老闆自然不會佔小兄弟便宜,諸位請看,這就是我今天的賭注。”

老闆說着從懷裏掏出一個紫色的盒子,盒子掀開,一道紅色光芒乍射而出。

衆人連忙踮起腳尖伸長脖子觀看。

只見裏邊躺着一塊血紅色的玉石,晶瑩剔透,裏邊似晚霞滾動,美不勝收。

有人認出了那玉石的名字,驚呼出口:

“是“萬里江山一片紅”,沒想到老闆手裏居然有這樣的寶物,以前真是小看老闆了。”

“嘖嘖,有生之年能同時看到“帝王翡翠”和“萬里江山一片紅”,我玩賭石十幾年也算是沒白玩了。”

有人讚歎道。

老闆得意一笑:

“沒錯,我的賭注就是這顆“萬里江山一片紅”,價值絕對不在那顆“帝王翡翠”之下。”

“怎麼樣,小兄弟敢不敢和我賭,你要輸了把你手裏的“帝王翡翠”留下,你要贏了,我手裏的這塊“萬里江山一片紅”就歸你了。”

“隨你。”

趙二寶依然是老神在在,面不改色。

老闆有些搵怒,冷冷問道:“小兄弟好像很自信嘛,難道不怕輸嗎?”

到現在爲止,他還是認爲趙二寶,剛纔只不過是運氣好了一點而已。

“我不會輸。”

趙二寶淡淡說道,表情自信。

老闆氣極反笑:

“好,好,我王大貓賭石三十六年,還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狂傲的人,咱們先把規則說清楚,那邊有上百顆原石,咱們倆各自挑選十顆,最後誰切出玉石的數量多,品質好,就算誰贏,有沒有問題?”

“有這麼多老顧客在這,我王大貓是絕不會坑你的。”

“隨你。”

趙二寶翻來覆去還是那句話。

“好,現在開始選原石了。”

老闆大笑一聲,就向着原石堆走去,根本不給趙二寶反悔的機會。

趙二寶搖搖頭,走到石堆面前,隨手檢出十塊原石擺在桌面,淡淡說道:

“我選好了。”

“什麼!這麼快?”

“小兄弟,你也太草率了吧!要不你再去重新好好選選。”

“那可是帝王綠啊,你不得慎重點?”

遊客中頓時發出了各種各樣的聲音。

他們在這裏,沒少被坑,從心理上他們還是支持趙二寶贏的。

王瑤走了過來,關心道:

“趙二寶你咋選這麼快,是不是不會挑,要不我幫你一起選吧。”

趙二寶卻搖搖頭,一臉自信的說道:

“放心吧,我贏定了。”

聽了這話,老闆回頭看了一眼趙二寶挑選的原石,眼中不屑一閃而過,狠狠往地上吐口唾沫。

呸!

傻子就是傻子。

還以爲多厲害,剛纔真是嚇老子一跳。 賭石講究的是心平氣和。

雖然趙二寶提前選好了原石,但是老闆依舊是不慌不忙,依舊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挑選了一番。

花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終於挑出十塊原石擺在桌面上,氣定神閒的說道:

“好了,我選好了,咱倆,誰先切。”

“你先吧。”

趙二寶淡然道。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老闆大笑一聲,直接從隔壁拿來切刀親自下手切割。


所有人緊張的心都快到了嗓子眼。

今天可是曠世大決戰。

帝王翡翠對戰“萬里江山一片紅”。

沉浸賭石江湖三十六年的賭石高手,對戰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神祕人。

無論結果如何,就算能親眼目睹一回,那都是此生無憾了。

老闆緩緩切開第一顆原石,剛切了三刀,裏邊就射出一道綠芒。

“出玉了,出玉了。”

人羣頓時興奮大叫。


老闆得意一笑,幾刀下去切出一塊核桃大小的翡翠,雖是不大,但總算是出綠了。

“老闆就是老闆,真是 厲害啊。”

“我看這小子今天要輸慘了,可惜那麼好的“帝王翡翠”了。”

人羣裏竊竊私語,大多都看好老闆會贏。

老闆精神一振,手起刀落,刷刷刷,把剩下幾塊原石全部切了,居然又切出了四顆玉石,雖然品質和個頭不是太好,但是十塊原石裏能切出五塊玉,便足以震驚整個賭石界了。

要知道,普通人切一百塊能切出一塊玉都算運氣好,就算高手最起碼也得二十塊原石出一塊玉,誰又能想象在這小小麗水縣居然隱藏這樣的賭石高手呢。

“小兄弟,獻醜了。如果你現在認輸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五十萬的補償買下你手裏的“帝王翡翠”。”

老闆得意洋洋說道。

在他看來,自己現在已經是穩操勝券了。

“哎,這老闆的眼光太毒了,小兄弟你還是認輸吧。”

“就是,輸給這樣的高手不丟人,寶物要有德者居之,小兄弟,看來你跟“帝王翡翠”無緣,還是不要強求了。”

人羣裏響起一片惋惜之聲,紛紛勸說趙二寶放棄比賽。

“我說了,我輸不了的。”

趙二寶呵呵一笑,抓起切刀,衆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在了趙二寶手裏的切刀上。


一刀下去,石皮脫落,衆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看他那般鎮定的模樣,難道這小子真的是一個賭石高手?

然而隨着趙二寶一刀刀下去,那原石變的越來越小,最後變得只剩下拳頭大小,還沒見出綠,衆人難免失望,忍不住又開始說風涼話


“早說嘛,這小子還裝的挺像,剛纔可是嚇死我了。”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看啊,他這次是輸定了,白瞎了剛到手的“帝王翡翠”。”

話剛說完,趙二寶小心翼翼的把原石一側的石皮剝落,璀璨的綠芒透射出來,叫所有人驚的合不攏嘴。

“真…真出玉了?”

有人喃喃自語道。

原本勝券在握坐在一邊翹着二郎腿喝茶的老闆也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眼睛瞪的老圓,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發抖着。

“出玉!”

“出玉”!

衆人打了雞血一般狂熱的大喊起來。

趙二寶微微一笑,三兩下把剩下的石皮剝落,一顆透亮的貓眼大小的翡翠出現在衆人面前,裏邊帶着一絲湛紫,看起來非常漂亮。

“我擦,是“貓眼綠”。”

人羣中有人大喊。

貓眼綠雖然比不上“帝王翡翠”那般珍貴,但是也算是極品玉石,放在市場上少說也有小十幾萬,尋常難得一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