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就位!”

“攝影就位!”

“3、2、1,action!”

“宮飛燕,你回來了又怎麼樣?只不過是再被我殺死一次而已!賤人生的女兒永遠只是賤人!”

“啪!”

夏青青雖然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先行一步扭頭避免和林悅的巴掌直接接觸,但是還是反應慢了一步,林悅的巴掌沒有落在夏青青臉上,指甲卻是蹭到了夏青青的如玉般的俏臉,頓時劃出了幾道鮮紅的指甲印。

“咔!”導演卻是沒有絲毫同情,看着兩人說道:“我要求是扇巴掌而不是刮臉,都給我認真點,重來!”

他這話,表面上是在罵林悅做的不對,實際上是暗指夏青青不專業!

夏青青狠狠的攥緊了拳頭,臉上的疼痛,卻是根本不抵心中的憋屈!

她也想過拒演,但是夏青青知道,如果自己拒演,一定會給天宇留下口實找姐姐公司的麻煩,而且她也不想這麼灰溜溜的離開劇組,所以,這個時候,她只能忍,等自己姐夫過來給自己出氣。

可是,都過了這麼久了,該死的林凡,你怎麼還不來?

夏青青心中罵道。

“第188幕第四場第三次。”

“燈光就位!”

“攝影就位!”

“3、2、1,action!”

夏青青收拾好心情,繼續說着臺詞,“宮飛燕,你回來了又怎麼樣?只不過是再被我殺死一次而已!賤人生的女兒永遠只是賤人!”

“啪!”

“咔!”

導演有些意外,因爲這次夏青青居然借位成功了,沒有讓林悅的巴掌落在她臉上,但是他還是喊了咔。

“林悅,你的情緒不對,再來一次!”導演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夏青青,繼續做回了椅子上。

“好的,導演!”林悅對着導演甜甜的一笑,卻是一縷戲謔的目光落在了夏青青臉上,心中不禁冷笑,“夏青青,你躲過了我的巴掌又怎麼樣?我就不信你還能躲過二次,第三次!”

“第188幕第四場第四次。”

“燈光就位!”


“攝影就位!”

“3、2、1,action!”

……

林凡坐着出租車,好不容易來到了東海影視城。

在路上耽擱了一段時間,也不知道小姨子等急了沒有。

因爲在電話裏,林凡就已經聽出了小姨子語氣的急切,似乎想讓自己趕緊過來。

所以,林凡已經做好了讓小姨子罵一頓的準備。

東海影視城十分大,林凡找了好久才找到小姨子所在的《宮飛燕》劇組。

沒想到,一到劇組就看到了一幕讓林凡險些暴走的畫面。

只見,自己的小姨子夏青青正遭受另外一個穿着古裝女人的巴掌,即便是林凡不懂得拍戲,也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戲弄的狠勁。

這絕對不是假打,而是故意真打。

想到這裏,林凡哪敢遲疑,忍着怒火,腳上的步伐加快,猶如謫仙般瀟灑來到夏青青身前,一把就攥住了林悅的手腕。

雖然躲過了好幾次林悅的巴掌,但奈何導演不斷喊咔,消耗了林青青大量的力氣,於是後面便再也沒有成功躲過。

本來,夏青青都已經閉上眼睛準備承受林悅這一巴掌了,但是等了許久都不見巴掌落在自己臉上,直到聽到林悅的尖聲叫喊以及周圍的喧鬧,夏青青這才睜開眼睛。

瞬間,就看到了自己身前高大的背影,一股熟悉的安全感撲面而來,似乎只要有這個男人在,她再也不用害怕。

眼中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夏青青無比委屈的衝着林凡的背影叫了一聲,“姐夫,你終於來了!”

林凡來時,想過很多小姨子會如何痛罵自己的場景,但是,他沒想到,真正見到小姨子之後,聽到的頭一句竟然會是這樣一句話。

林凡只覺得心中一顫,此刻的夏青青就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雙眸垂淚,楚楚可憐,特別是小臉上那觸目的驚紅以及長長的指甲刮痕,無意都像是重錘砸在林凡心上,一種無法言明的憐惜在林凡心間油然而生。


隨即,一股怒意就是涌上心頭。

林凡雙拳攥緊,雙目噴火,抓着女人的手腕不知不覺就加大了力氣。

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絕對不能放過。

“放開我!”林悅尖聲嘶叫,聲音刺耳,只感覺眼前一花,自己的手腕就被一個陌生男子死死攥住了,頓時一陣生疼。

林凡用另外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嫌棄的說道:“有沒有人跟你說,你的聲音很難聽,而且你的嘴巴真的很臭!”

“你你你”林悅氣的氣的全身發抖,心中猶如遭受千萬暴擊,她發誓自己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你的聲音才難聽,你的嘴巴才臭!

林凡卻是毫不在意女人噴火的惡毒眼神,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將女人扇飛了五六米遠。

周圍頓時一片安靜,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一巴掌將人扇飛那麼遠,這要有多大力氣才能辦的到? 林悅被扇的轉了好幾個圈,只感覺頭暈目眩,腦袋一片空白,很快她的臉就迅速的紅腫了起來,看起來比夏青青更加嚴重。

這個時候,身爲劇組老大的導演終於是反應了過來,他豁然站起來指着林凡怒罵道:“你他媽的是誰,誰叫你來搗亂的?”

某導演還沒有聽到林凡的回答,一個身影就快速的出現在了他身前,猶如鬼魅一般,擡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臉上。

“啪”的一聲,整個人撞在躺椅上,直接將躺椅摔得粉碎,隨即就是一陣淒厲的慘叫從某導演嘴裏發出來。

所有的人都是臉色鉅變,看着林凡都像是看魔鬼一樣,下意識退後了一步。

看到導演和林悅紛紛受到懲罰,夏青青心中終於是出了一口惡氣。

她興奮的小跑到林凡身前,不滿的說道:“段飛,你怎麼現在纔來,你看我的臉都被那個賤人打成什麼樣子呢?”

夏青青雙手叉腰,說完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眼中竟是委屈。

林凡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道:“路上堵車,我已經是用最快的速度趕過來了。”


夏青青不滿的嘟起了小嘴,不過,看在林凡爲她出氣的份上,就選擇原諒他了。

“對了,青青,他們爲什麼打你?”林凡好奇的問道。

不是來劇組拍戲的嗎?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她我不知道爲什麼,至於這個吳天,肯定是天宇授意的!”

吳天就是剛纔被林凡抽了一巴掌的導演。

夏青青不是笨蛋,作爲天宇投資的電視劇,吳天整治她,肯定是因爲自己姐夫昨天打了雷大少的緣故,天宇纔會想從她身上找回場子。

這是雷家針對夏家的報復。

林凡眯起了眼睛,看來,雷家不僅針對夏夢和他進行了報復,連他的小姨子也不想放過。

“青青,手機在身上嗎?”


“不在身上,手機在我衣服裏。”夏青青不知道林凡爲何突然這麼問。

林凡卻是從自己身上摸出手機遞給夏青青說道:“把錄音打開。”

“哦!”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是夏青青還是按着林凡的意思做了,找到了手機裏的錄音功能。

林凡眼中泛起一股殺意,直接就將還在地上痛叫吳天給一手拎了起來。

“你……你要……幹什麼?”吳天眼中露出一股懼意,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戲謔神情。


吳天起碼有一百八十斤以上,林凡卻用一隻手就把他拎了起來,怎麼不讓他心生恐懼。

“是不是雷曼麗讓你故意整治夏青青的?”雖然林凡已經猜測80%的可能是雷曼麗授予天宇這麼做的,但是事到如今,林凡還是像親耳驗證一下,同時也抓個小辮子,雖然有點不痛不癢,但是總好比沒有。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吳天的眼中露出閃躲之色。

林凡邪魅一笑,臉色驟然變冷,直接就用拎住吳天的手,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吳天只感覺脖子一緊,一股窒息感襲來,臉色也漲紅變成了紫青。

吳天雙手亂揮,想要打掉林凡掐住他脖子的手,可惜無論他怎麼用力,林凡都感覺不到疼痛,依舊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眼看雙眼亂翻,就要窒息而亡,其他人終於從呆愣中反應了過來,就想上來拉開林凡,卻是被林凡死死一瞪,直接嚇得心神亂顫。

這股眼神實在是他可怕了,就像是死神一般。

他們雖然不想看到導演被人掐死,但是更加不想自己被弄死。

林悅這會兒也是回過了神來,看到死魚般的導演,頓時就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面瞬間就溼了一片,居然被嚇尿了。

看到時機差不多了,林凡這才鬆開自己的手。

頓時,吳天便開始捂着自己的脖子拼命呼吸,似乎從來都沒有感覺過空氣這麼新鮮。

夏青青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姐夫不會莽撞掐死吳天,但也心有餘悸。

“怎麼樣?死亡的滋味如何?”林凡冷聲道。

我家反派畫風不對[快穿]

"我……”聲音就像是卡在了喉嚨裏,一時間竟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怎麼?還想體會一次死亡嗎?”見吳天還不想交代實情,林凡冰冷的目光再次襲來。

“不不不。”吳天趕緊擺手,深怕自己慢了,一不小心又被對方掐住。“我說,我什麼都說,都是大小姐交代我這麼做的。”

林凡冷笑一聲,果然是她,看來雷曼麗不僅交代了吳天來整治小姨子,還親自帶着保鏢來找自己麻煩,之前果然沒有白打雷曼麗。

“好了,青青,把錄音關了吧!”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林凡便從小姨子手中重新接過了手機,然後便不懷好意的看向了其他人。

頓時,這些人都紛紛打了一個冷顫,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你們過來。”林凡看向周圍一臉害怕的人喝道。

所有人不禁害怕後退了幾步,眼下林凡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惡魔。

“我不想再說第三次,立刻、馬上給我過來。”

於是,除了已經被嚇尿的林悅,所有人都一臉害怕的圍在了林凡和夏青青身邊。

接下來,林凡又分別找這些人錄了一份證明,說明親耳聽到天宇大小姐讓導演吳天故意整治夏青青的事實。

這些人雖然不想得罪天宇的大小姐,但是面對眼前這個煞星的威脅,他們不得不照做。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