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化六條三級巫山北鯢血后,庄有為大致感應了一番氣血波動的變化,暗自對比:「上一次淬鍊氣血,煉化五條三級巫山北鯢血,用去八個多小時,大致有兩成多的提升。」

「這一次,六條三級巫山北鯢血,煉化才用六個小時,提升效果頂多只有一成半,確實有一定的抗性產生……」

前一次淬鍊氣血,總共有四成左右的提升。如果前一次的基礎為1,這一次的基礎為1.4。

在1.4的基礎上提升一成半(即0.15),達到1.61的淬鍊結果,有原本基礎1的兩成提升。

不過這一次,足有六條三級巫山北鯢,多出一條巫山北鯢的血,提升效果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至於縮短的時間,同樣與他氣血更精純旺盛有關。

這一次的收穫,還有一條四級進化的巫山北鯢,庄有為心裡抱有較大的期望。

畢竟四級進化與三級進化的差距,絕不是三級進化與二級進化的差距可比,這個跨度顯然要大出很多。

煉化一條四級巫山北鯢,庄有為一共用去三個小時,結束后感應氣血變化,暗道:「這一次,竟有兩成多的提升,沒想到一條四級巫山北鯢,抵得上十條三級巫山北鯢。」

「只是很可惜,巫山北鯢本就稀少,進化層次高的更為罕見,捉到一條四級巫山北鯢,已算是難得的好運氣……」

這次的兩成多,可是在1.4的基礎上,所提升的兩成多,差不多是基礎1的三成多的提升。

算起來,這次一共提升氣血,大致有五成多,加上前一次的提升,庄有為的氣血之力,相比進入神農架之前,幾乎是翻了一倍。

稍微總結一番后,庄有為進系統界面,查看了現在的綜合戰力。

戰力指數從原來的20502,提升到了21538,有1036點提升,這個幅度在庄有為的預計內,不算多意外的結果。

畢竟氣血提升,主要還是夯實基礎,會增強體能持久力,對戰力的直接增加不算很明顯。

「時間過了九個小時,與老楚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不知直升機提前到了沒有?」庄有為拿起手機,首先看了時間,然後才依次去看,這段時間呼入的幾十個電話。 兩次煉化巫山北鯢血,對氣血淬鍊的效果,加起來有一倍提升。 天咒 前後兩次戰力增加,算起來有兩千多點,這都是值得高興的事。

不過前一次,煉化中華鬣羚角,對筋骨皮有大約五成的強化,算起來提升戰力一千五百點左右。

前一次共有中華鬣羚三級五頭、四級三頭、五級一頭,共有十八根中華鬣羚角。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而這一次,庄有為斬殺中華鬣羚角四級五頭、五級三頭,共十六根中華鬣羚角。儘管數量上少了一點,但這一次的質量更高,對筋骨皮強化到什麼程度,庄有為自是充滿了期待。

只不過,南雲的巨象之危,他已答應楚文峰出手,暫時沒有煉化中華鬣羚角,強化筋骨皮的修鍊時間。

「老趙打來這麼多電話,先問問有什麼要緊事?」庄有為翻看來電記錄,見到趙慶宏的號碼,足有二十次呼叫,幾乎每個小時,都有那麼兩三次。

其次是楚文峰的電話,這段時間有六次呼入,集中在最近兩小時,他清楚庄有為在修鍊,試探他是否已修鍊結束。

七彩玲瓏甲 後面有兩個陌生號碼,各有三次呼入記錄,還有袁綃曾呼入兩次。

庄有為正準備給趙慶宏回電,突然一個陌生號碼呼入,庄有為先接起電話,對面傳來詢問的聲音:「你好,請問是庄有為先生嗎?」

「沒錯,我是庄有為!」

「庄先生你好,我來自北湖軍區直升機大隊,我們接到命令前來護送庄先生,當前停在神農架廣場,如果庄先生現在能夠出發,我們立馬按定位趕來接應!」對面之人表明身份后,便直接說起正事。

神農架林區入口,有一個巨大的廣場,算是最適合直升機,臨時停降的地方。

畢竟在神農架林區,有多種進化的禽鳥,直升機可不敢到處亂飛。

「行,我現在就能出發,你們按定位趕來吧!」庄有為出聲回答道。

就算趙慶宏有什麼緊急之事,他同樣要直升機代步趕路,到時候若要優先解決,只能與楚文峰進行協商。

掛斷電話后,庄有為還是準備,要回電給趙慶宏,但楚文峰的電話,又是卡著點打進來。

「老莊,你現在能接電話,看來修鍊已經結束,那我聯繫北湖軍區那邊……」電話接通后,楚文峰的聲音傳出,從最初的緊張,逐漸放鬆了一些。

在各大危機的壓力下,作為漢唐帝國表面第一高手,庄有為算是楚文峰最大的援兵。

「北湖軍區,護送我到南雲的直升機編隊,機組成員已與我取得聯繫,即將趕到我這裡,老楚你不用擔心。如果沒其它事情,就等我趕到南雲再說!」庄有為回答道。

「老莊,就在你修鍊這幾個小時,各地接連出現緊急軍情,我現在大致給你說一下,主要分為兩大事件,讓你先有一個準備。」

「相比起來,南雲反倒只是小問題,只要斬殺那頭巨象,存在的威脅不算大。」擔心庄有為掛電話,楚文峰趕緊出聲。

「首先是北地草原,外蒙草原的狼群,在向外蒙南戈壁州聚集。狼群聚集形成狼潮后,將直逼帝國巴蘭、寶頭、烏蘭一帶。」

「據偵查所統計的數據,外蒙草原有草原狼五百萬頭,達到一級進化的有一百萬頭。」

「外蒙草原的狼潮壓境,北地邊界根本守不住,何況在內蒙草原,還有近百萬頭草原狼,至少二十萬達到一級進化……」楚文峰講述的聲音很低沉,從得知這個消息開始,軍部高層都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外蒙草原的狼潮危機,這不算多突然的問題,帝國應該早有準備才對。面對幾百萬狼潮,個人實力有限,我幫不到什麼。」

「北地邊關守不住很正常,但主力還是帝國軍隊,配合熱武器覆蓋打擊,再發動全民戰爭,依託據點層層抵抗,這是一場持久的戰爭,種族之戰互為食物,不僅只是爭奪生存空間。」庄有為說出他的看法。

對於北地邊關,來自草原的狼潮,庄有為一點都不意外,這是早晚都會出現的問題,只是看具體時間而已。

「確實如此,老莊你的戰略眼光,不比軍部的大將差,可惜你不願進入軍部!」楚文峰忍不住感嘆,然後才說起軍部的計劃。

「軍部抵擋草原狼潮,計劃是熱武器轟炸打擊為主,但為減少民眾傷亡,準備撤離蒙內草原地區,所有非戰鬥民眾,轉移到臨近各大基地市!」

「轉移民眾並不可取,越是危險的區域,越要更多的人鎮守。既是要發動全民戰爭,如何能轉移民眾,非戰鬥民眾如何界定?」庄有為說出不同的意見,他不贊成轉移民眾。

「全民戰爭的精髓,不在於全民都是戰士,而是全民守衛家園,全民參與戰爭。抵抗大規模獸潮,難道不需要後勤人員?為什麼要轉移非戰鬥成員?」

「如果轉移民眾,蒙內地區就成為一片空地,有拚死防守的必要嗎?那些參戰抵抗獸潮的士兵,會有怎樣的想法,軍隊士氣如何?」庄有為接連問出幾個問題。

在大戰指揮方面,庄有為絕對不如楚文峰。

但庄有為只知道一點,面對獸潮的襲擊,人族不能大面積撤退,那幾乎等於全線潰敗。

小如一城一縣,撤離轉移的問題不大,甚至一個基地市,在不能抵抗時,選擇撤離都沒什麼。

擴大到一片地域、一個省區,就絕對不能全線撤離,據點擋不住有基地市,基地市擋不住那就打游擊,絕對不能留給獸族無人區。

非戰鬥民眾,都是職業戰士的基礎,將非戰鬥民眾撤離后,那些抵抗防守的戰士,就如同無根的浮萍。

聽完庄有為所言,楚文峰沉默幾秒后,才出聲說道:「這個問題,我稍後就向幾大長老反饋,我們會進一步協商。」

「除了草原狼潮的危機,還有一場更大的危機,來自於東島國……」

「東島國?難道那天照老魔,又不安分的跳出來搞事?」庄有為皺眉問道,儘管這段時間,他戰力提升不小,但對上天照老魔,依然沒有取勝的信心。 語言戀 「如果只有天照老魔,形勢便不會那麼嚴重!」楚文峰無奈的嘆息。

「在東島,不算那天照老魔,還有什麼大威脅?」庄有為不解的詢問,儘管天照老魔本身,所造成的威脅不如草原狼潮,但東島軍隊與天照老魔勾結入侵,對帝國的威脅確實很大。

只不過,在庄有為看來,只要解決天照老魔,東島軍隊不堪一擊,算不得什麼大麻煩,關鍵在於斬殺天照老魔。

雖說現在,庄有為肯定不敵天照老魔,但他只要把戰力提升上去,然後突破到八級進化,到時斬殺天照老魔不會很難。

這個時間,不會太過遙遠。

「很早就有情報,東島高層反叛人族,徹底屈從天照老魔,融合那魔頭的血脈,淪為魔人。」

「就在今天,東島有五千魔人軍隊亮相,從氣息評估那五千魔人,皆已達到三級進化……」楚文峰說出東島之變。

「魔人軍隊?」庄有為聞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東島高層淪為魔人,庄有為大致知曉,認為天照老魔提供血脈,必定不利於自身修鍊,很難大量魔化。

但魔人軍隊的出現,無疑說明東島有辦法,大量魔化成魔人,且在魔化的過程中,提高進化層次與實力。

相比那五千魔人軍隊,庄有為更擔心東島魔化的投入,不知東島最終能魔化出多少魔人?

「老楚,你們掌握多少信息?東島那些魔人,他們魔化要滿足什麼條件,魔化過程要多長時間,有多高的成功率,能否無限制魔化?」庄有為接連問出一長串問題。

「老莊你這些問題,在東島都是絕密信息,我們同樣一無所知。魔人軍隊亮相后,我們才知其存在,又如何得知更深層的資料?」楚文峰搖頭反問,但這不怪情報人員,畢竟這種問題,幾乎算是最高機密。

「不過大長老已下令,在東島的情報人員,不惜任何代價,不管暴露與犧牲,都要查清這些問題!」

「行吧,你們能抓住問題關鍵,那我就不必多言。」庄有為點頭說道,大長老安排基本到位。

「現在掌握的資料太少,很難進行針對性部署,但我建議由進化者,對付東島的魔人軍隊,我會儘快提升實力,希望早日斬殺天照老魔!」

「帝國與東島,畢竟相隔一段海域,陸地有朝韓半島緩衝,首先要盯緊天照老魔,與魔人軍隊的動向,導彈能鎖定便轟炸,至少能稍加阻攔……」

那天照老魔,必定要庄有為努力一把,才有斬殺的希望。

熱武器基本無用,其餘傳承勢力的高手,不一定比庄有為強大。畢竟在末法時代,那些勢力的高手,實力都高不出多少,只不過在末世新紀元,基礎稍高、進化更快。

即便那些傳承實力,存在比庄有為強的高手,都不一定會出手斬魔。

「後面將由我負責,帶領天劍軍全力備戰,迎戰東島的魔人軍隊。但那天照老魔,只能靠老莊你斬殺,不知老莊你現在估計,存在多大的實力差距,有幾成幾率斬殺?」楚文峰滿含期待的詢問。

「實力差距很大,現在的斬殺幾率幾乎為零,我頂多能夠保證,遇見天照后勉強自保!」庄有為如實回答,天照老魔的速度,同層次要比八岐差一些,庄有為現在只有速度優勢,防禦與攻擊都不在一個層次。

「那行吧!老莊你加快修鍊,有了斬殺天照的把握,務必要首先告訴我,讓我有準備的時間。」對庄有為的回答,讓楚文峰有些失望,但這不怪隊友弱,實在是敵人太強。

想要斬殺天照老魔,必定還有一段很長的路。

結束通話后,趙慶宏的電話,終於打了進來。

「BOSS,你總算接了我的電話。」電話接通后,傳來趙慶宏無奈的聲音。

「老趙,我前面幾個小時,都一直在修鍊,手機放在外面定位,看到你呼入幾十次,準備給你回電時,楚文峰又打電話過來。」

「如果老趙你是要說,南雲、草原、東島三地的變故,那就不用再重複多言,楚文峰都已告訴我,現在我即將趕往南雲。」庄有為稍加解釋,然後告知現在的情況。

剛看到呼入記錄時,他確實很疑惑趙慶宏,為何那麼緊急的呼入。

現在得知草原與東島的變故,他估計趙慶宏要彙報的信息,差不多是這幾大事件。

「南雲那邊,形勢不算很嚴重,BOSS你趕去斬殺巨象,當地駐軍就能穩定下來。」趙慶宏點頭說道。

「草原與東島的變故,BOSS你既已知曉,我就不必再說。集團搜集到的具體資料,與相關視頻文件,皆已傳到BOSS你的郵箱,若有需要可去查看。」趙慶宏簡單提醒。

然後又出聲問道:「在江心呼歸石,得到塗山女傳承的袁綃姑娘,不知BOSS最近可有聯繫?」

「最近倒是沒聯繫,我修鍊結束后,看到電話有兩次袁綃的呼入記錄,但尚未給她回電過去。」庄有為意識到,老趙要說的問題,肯定與袁綃有關。

庄有為對袁綃,雖說相處時間不長,但印象相當深刻。

在天星寺奪寶期間,袁綃顯露的淵博知識,還有她得到青蛟認主,得呼歸石塗山女傳承,指點庄有為找到劉伯溫衣冠墓,還有姜欣悅對袁綃身份的推測,每一件都讓庄有為印象深刻。

「袁綃姑娘讓我聯繫BOSS你,說有很重要的事情,但又不讓我進行轉告,如果BOSS你有時間,就先給袁綃姑娘回電話吧!」趙慶宏說道。

「就這樣?」庄有為有些無語,聽趙慶宏認真的語氣,至少該清楚什麼事,沒想到老趙都不知情,只是一個聯繫的轉告。

「BOSS,你認為要怎樣?不過袁綃那姑娘不錯,同樣有傳承機緣,與BOSS你倒很般配……」電話里傳出,趙慶宏略顯八卦的聲音。

掛斷電話后,直升機已趕來接應,共有五架直升機到來,其中一架居中懸停,放下繩索離庄有為不遠。

庄有為拉住繩索登機后,才給袁綃回電過去。

「袁綃妹子,你有事找我嗎?」電話接通后,庄有為直接詢問,沒有客套的意思。

「庄大哥,想要聯繫到你,可真不容易呀!」袁綃無奈的回答。

「這次確實不巧,我正處於修鍊中,現在我要趕去南雲,袁綃妹子你有什麼事,可否在電話里說?」庄有為大致解釋,告知現在的情況,再次問起正事。

「如今帝國危機四伏,庄大哥肯定會很忙,我就在電話里說吧!」

「庄大哥,如果我說,我從推背圖中,解析出一條天大的預言,事關往後這段時間,帝國盛衰的走向,你會相信嗎?」袁綃認真的問道。 在科學主導的末法時代,說起什麼預言,幾乎不會有人相信。宣稱預言者,必定會被人當成騙子,更是騙術很低劣那種。

但在末世新紀元,有太多科學不能解釋的問題,預言不一定是騙人的言論。

何況袁綃,提到了『推背圖』。

《推背圖》號稱道家預言第一奇書,由千年前兩位著名的道士,李淳風與袁天罡編寫所成,融合易學、天文、詩詞、謎語、圖畫為一體。

推背圖堪稱歷史宿命論集大成者,它以天道推人道,演歷史宿命論。

推背圖的預言,以道家陰陽為開始,以儒家大同為結束,通過易學完美的塑造了其理論體系。

推背圖乃一部探索帝國命運與人族命運的預言書,它在帝國歷史與人族歷史進程方面,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與參考價值。

推背圖中提出,人族社會按「帝制時代—共和時代—大同時代」的趨勢規律發展,最終將走向人不分黑白、地不分南北、無城無府、無爾無我、天下一家,萬教歸一。

《推背圖》共有六十幅圖像,每一幅圖像附有讖語和頌曰律詩一首,預言著書後發生的主要歷史事件。

但圖像、讖語、頌曰,都充滿各種玄機,很難解讀成準確的預言。

那些預言,在末法時代,提前公布罕有準確,或是沒人解讀出來,往往在事件發生后,才有人結合起來解讀。

「袁綃妹子,我相信你沒有開玩笑,只要你自信解讀無誤,我就相信那個預言!」沒有思索太久,庄有為就用認真的語氣,對袁綃表明他的態度。

「庄大哥,你真願意相信我嗎?夏洛姐與曹樺大哥,他們都不相信我,讓我不要公布預言結果。」袁綃先是一喜,然後又低沉的說道。

解讀出那麼重大的預言,衡量要不要、能不能公布的問題,對她來說算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袁綃妹子,你可是袁天罡的後人?對袁天罡的傳承,現在掌握了多少?」庄有為出聲詢問。

「庄大哥,你知道我是袁祖師的隔代傳人?」袁綃略顯意外的反問。

「我去帝都那一次,因小妹失蹤向你求助,你推算到劉伯溫的衣冠墓,讓我成功找到小妹一行,將她們安全救出。」

「但在劉伯溫的衣冠墓內,我的實力不夠暴力破關,所幸小妹有位同伴,對易學、陣道有所研究,找到破解八卦陣的辦法,我們才能從墓中脫困。」

「事後問起,我如何鎖定劉伯溫衣冠墓,便向她提起過袁綃妹子……我小妹那位同伴,認為在川渝一帶,擅長玄學之道,恰又姓袁的人,有很大可能為袁天罡傳人。」庄有為大致解釋道。

救出庄玉婷一行后,庄有為曾向袁綃道謝,但沒有細說具體經過。

「原來是這樣啊!令妹那位同伴,能找去劉伯溫衣冠墓探尋機緣,且熟知玄學一道的流派傳承,想必有很高的造詣吧!」袁綃有一些感嘆,但沒否認她是袁天罡的隔代傳人。

「或許袁綃妹子,你要更厲害一些,來日若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庄有為出聲說道。

其實在他看來,袁綃確實比姜欣悅厲害。

原本認為,姜欣悅得到劉伯溫所傳《郁離子》,或許在不久後會反超袁綃。

但袁綃作為袁天罡的隔代傳人,往後兩人誰的造詣更高,這個問題很難說得准。

「那就先感謝庄大哥,我現在的玄學修行,勉強達到入門階段,不必隱藏自身所學,結交一些同道很有必要,互相交流學習才能進步!」袁綃欣然接受。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