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個聖族人跟人類只有1米7高,跟人類差不多,頭上的角不是黑色,而是金色,而且他長的非但不醜,反倒極其英俊,說是貌似潘安也不爲過。

是個真正的美男子。

這個美男子有一頭很軟順的金髮,只不過看起來懶洋洋的,他看了看周圍,隨意的揮了揮手,懶洋洋的說道:“起來吧。”

“多想八王子殿下。”

衆人道謝,然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旁邊,卷肉看着金髮美男子,心裏暗想,幸虧來的是八王子殿下,不是別人的王室成員。

八王子這人雖然聰明,但是性子憊懶,向來不喜歡管事。

如果是他的話,應該不會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指手畫腳。

旁邊的火焰和獨孤殘看到是八王子之後,心裏默默的鬆了口氣。

“你們隨意,走的有點累了,我先去睡睡。”

八王子說着就要走,但是又想起什麼來,看着卷肉三人說道:“你們就在這裏?連個休息的地方都沒有?”

卷肉聞言,立刻把一個骨將叫到身邊,吩咐道:“快點,在那裏給八王子殿下建立一座宮殿。”

“是。”


那位骨將答應一聲,連忙下去安排了。

而卷肉看向八王子,說道:“八王子殿下,你請稍等。”

這裏有數萬聖族人,一起動起工來,要有多快就要多快。

這不,還沒一會兒,一座華麗的宮殿就在界門旁邊豎立了起來。

緊接着,一個骨將走過來說道:“八王子殿下,幾位大人,宮殿建好了。”

八王子沒有去理這個骨將,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晃晃悠悠的走進了宮殿之中。

看着八王子走進宮殿,宮殿之門關閉之後,卷肉這纔看向了那兩個新來的大將,大家都是認識的,說起話來也很隨意,只見卷肉開口說道:“綠髮,獨眼龍,原來聖祖大人派來的大將就是你們兩個。”

“卷肉,你們這次真給我們聖族人丟臉,聖祖大人交待的事情沒辦好就算了,還損兵折將,讓紅髮那傢伙死在了外鄉。”

綠髮笑眯眯的說道。

“是我們小看地球人了,他們之中也有不少高手,不然紅髮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卷肉說道。


“紅髮是誰殺的?”

旁邊,獨眼龍問道。

“紅髮是兩個人類聯手殺的,他們的名字叫徐明峯和苗天峯。”

卷肉說道。

他在派人去了解人類的時候,早已經搞清楚了人類中有哪些勢力,這些勢力的首領是誰。

這些基本的信息,他全部知道。

“徐明峯、苗天峯….”

獨眼龍嘴裏琢磨了這兩個名字幾遍,然後看着卷肉,說道:“他們兩個很強?”

“他們的實力一般般,徐明峯是剛突破超凡九階不久,而苗天峯才超凡八階頂峯而已。”

卷肉說道。

“既然如此,紅髮怎麼會死在他們手裏?”

綠髮說道。

他很清楚紅髮的實力有多強,以徐明峯和苗天峯這兩人的實力,不可能殺了紅髮。

“你們不知道,這兩人修爲雖然不是很強,但一個有一件很厲害的大鼎,另外一個也有很厲害的底牌,總而言之,如果遇見他們絕對不能輕敵。”

卷肉說道。

“不錯,除了他們,還有一個人你們必須注意。”

獨孤殘說道。

“誰?”

綠髮兩人全部看向了他。

獨孤殘還沒有說話,旁邊的卷肉先開口說道:“其實,他不是人類,而是一條蛟龍,名字嘛,叫李雲,別看他修爲才超凡七階,但是他的實力極強。”

“什麼,他才超凡七階?”

綠髮兩人一驚。

“沒錯,他才超凡七階。”

卷肉說道。

聞言,綠髮兩人忍不住搖頭失笑,說道:“卷肉你們是不是來地球久了,人都待傻了,超凡七階而已能有多強,值得讓我們去注意?”

他們根本不信一個超凡七階的變異生物有多厲害。

“我不是在說笑,他是真的很強。”

卷肉見他們不信,不禁有點氣惱的看着他們。

“行行行,你說強就強吧。”

綠髮笑着連連點頭。

他們這副樣子,明顯還是沒有相信卷肉的話,不過隨意敷衍他而已。

以卷肉的聰明怎麼會看不出來,他心裏冷笑一聲,行,我好心提醒你們,你們不信我還嘲笑我,等日後你們見到他吃了虧別來找我。

想到這裏,卷肉也懶得管他們信不信了。

見卷肉在綠髮兩人面前吃了癟,本來還想說話的火焰和獨孤殘識趣的閉上的嘴巴。

何必去討沒趣呢?

他們又不閒着。

“好了,說正事,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們跟我們說說。”

綠髮和獨眼狼神色一正,看向了卷肉三人。

卷肉三個便把這邊現在面臨的狀況說了出來。

獨眼龍聽完之後,想了一想,說道:“我有個計劃。”

“什麼計劃?”

衆人都看着他。

獨眼龍聞言,便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卷肉聽完之後,想了一想,開口說道:“是個好計劃,可以試一下,你們的意見呢?”

說着,看向了旁邊火焰幾人。

“我們沒什麼意見,就按獨眼龍的計劃去做吧。”

火焰幾人說道。



“那行,就這麼辦。”

幾人商議完便按計劃去進行了。

此日上午。

一直關閉的宮殿門打開了,八王子從裏面走了出來,來到殿門外,八王子擡頭望着天空,打了個哈欠,然後又是一副狼洋洋的樣子。

隨後,就見他信步前行,朝着巨坑外走去。

一旁的卷肉幾人見狀,連忙跑到他跟前,說道:“見過八王子殿下。”

“嗯。”

八王子停下來斜着眼看了他們一眼,又繼續走。

卷肉連忙問道:“殿下這是去哪?”

“隨意走在。”

八王子隨意的說道。

“那我派人跟你去。”

卷肉連忙說道。

這讓八王子一個人出去,他那裏放心,要知道這裏可是地球。 “不用了。”

八王子擺擺手,然後就要走,卷肉連忙又上前說道:“殿下,你不知道,地球人很危險的,如果讓他們看見,恐怕會…”

“麻煩。”

八王子皺着眉頭說了一句,然後對着旁邊的一個聖族人說道:“去給本王拿一頂帽子來,要灰色的。”

“是。”

那個聖族人答應一聲,連忙跑去了。

不一會,他就拿着一頂灰色的深帽走到八王子麪前遞過去,八王子懶洋洋的接過,遂戴在了自己頭上,然後看着卷肉說道:“現在行了吧?”

卷肉一看,八王子戴上這頂深帽之後,把頭上的金角遮住了,跟人類的男子沒有區別。

而就在這時,八王子沒有再理卷肉,直接走了。

看着遠處的八王子,卷肉對着旁邊的一個骨將招到身邊,在耳邊低頭吩咐了幾句。

這個骨將答應着,連忙跑開了。

“殿下明說不想讓人跟着,你還這麼做,不怕他怪罪你?”

旁邊,綠髮笑呵呵的看着卷肉。

卷肉笑笑沒有說話。

八王子怪罪他事小,但是如果八王子在這裏出了事情,聖祖大人怪罪下來,那纔是事大。

孰輕孰重,卷肉自然明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