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僅僅是靠近這一點點,湖水沖刷的力量變得就越強了,那人穩住自己的身軀顯得有些吃力了,但是能夠看到那沖刷之後,湧入那人身軀之中的藍色能量變得更強了。

「這湖水能讓人肉體變強,而且似乎越是靠近漩渦中心,湖水沖刷之後獲得的藍色能量也就越強,而且堅持的時間越久,似乎獲得的能量也就越多。」經過觀察周峰在心中說道。

噗通!

噗通!

···

隨著第一個人進入湖水旋渦之中后,不斷有人躍入旋渦之中。

「小子,你不是很自信嗎?」

「下去試一試啊!」

「不要到時候,在邊緣地帶都堅持不了一個會兒。」

「若是那樣的話,可就真的是讓人笑掉大牙了。」

唐志在對著周峰嘲諷說道。

「呵呵···」

周峰冷笑一聲,沒有多說些什麼。

「哼!」

唐志冷笑一聲,而後縱身一躍,朝著湖泊漩渦而去。 唐志本身的實力並不弱。

他不像是其他人那般,開始的時候便是落入漩渦邊緣的位置,他是直接落到了比較靠近漩渦中心的位置。

並且,唐志竟然能在那樣一個比較靠近中心的位置,將自己的身軀穩住,然後扛著湖水的沖刷,感受著那一絲絲的藍色能量湧入自己的身軀之中。

「小子,你倒是來試一試啊!」

「不過我勸你最好開始的時候落到邊緣的位置,畢竟那個地方的沖刷力量都不一定是你能擋得住的。」

唐志一邊看著湖水旋渦的沖刷,一邊在嘲諷著周峰。

「你覺得我連邊緣的扛不住嗎?」

周峰眼神陡然變得認真起來,眼底有著絕對的自信之色流露出來。

「那麼你就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周峰暴喝一聲。

而後他縱身一躍,直接落到了漩渦中心位置。

同時周峰身軀之中靈力瘋狂運轉,磅礴可怕的靈力湧出,將其身軀包裹其中。

周峰的身軀位於漩渦中心,並且在那種可怕力量的沖刷之下紋絲不動。

「嘶!」

瞧見這一幕,許多人倒吸一口涼氣,眼中湧現出無比震驚之色,那可是漩渦的中心啊,那個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這···」

唐志眉頭皺起,臉上露出那種不可思議之色,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周峰竟然直接落在中心,甚至還能在中心位置穩住紋絲不動。

「你看到了嗎?」

「老子在中心位置,依然紋絲不動。」

「這漩渦也不過如此嘛。」

周峰嘲諷的聲音落到了唐志的耳中,令得唐志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先前唐志還在嘲諷周峰去邊緣位置,可是現在周峰直接落到中心位置,甚至還能紋絲不動,這簡直是在打唐志的臉。

「小子,你不要得意。不要以為你有點小本事,就能狂妄,當年唐狂大哥也是在中心位置紋絲不動,而且在那裡一直堅持了三天,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靳家小皇后 唐志抬出唐狂,反擊周峰說道。

「那我們拭目以待吧!」

周峰淡淡一笑,而後便是閉上了眼睛。

他感受著漩渦中心沖刷自己身軀之後,不斷朝著自己身軀之中湧來的那種藍色靈力。

周峰位於漩渦中心,那種湧入他身軀之中的那種藍色能量極為磅礴。

磅礴的能量化入周峰血肉之中,在不斷的強化周峰的肉體。

「這種奇異的能量能強化身體,不知道這種能量能不能對於龍族蘇醒有幫助。」

周峰心中生出一個想法。

「試一試吧!」

周峰將這種能量引導進入龍族古地丹田之中,將能量灌入火龍雕像之中。

剛開始,火龍雕像沒有動靜。

周峰並未放棄,他堅持著將藍色能量灌入火龍雕像之中。

過了片刻之後。

火龍雕像傳出了動靜,雕像在劇烈震動,這種震動似乎是在告訴周峰這種藍色能量,它很喜歡。

「有用!」

周峰心頭一喜,龍族古地丹田之中的那些龍,是周峰實力的保障,他要想盡一切辦法將這些龍蘇醒過來,因為這些龍蘇醒之後,周峰就能擁有這些龍的力量。

龍族古地之中有太多太多的龍了,而已經覺醒了一些的這頭火龍在龍族古地之中只能算是比較弱小的龍,古地之中還有許許多多強大到甚至能讓這個世界都是震動的存在,只是那些存在,周峰現在的實力還不夠,還不能幫助那些龍蘇醒。

但是可以試著想一想,若是那些強大可怕的龍蘇醒之後,加持在周峰身上的力量是多麼可怕。

若是整個龍族都蘇醒了,那麼周峰一個人就擁有了整個龍族的力量,那可是一整個龍族啊!

龍族乃是這個世界上最為頂級的種族之一,整個龍族的力量加持到周峰的身上,真的難以想象,到了那個時候,周峰的力量將會可怕到怎樣的一個程度,想必到了那個時候,周峰跺跺腳,這個世界都是要抖三抖吧!

暗翼魔龍,火焰狂龍,冰霜巨龍,五爪金龍,六翼天龍,紫金神龍,遠古蒼龍···這些強大有可怕的龍,終有一天周峰會讓它們全部蘇醒的。

位於漩渦中心,藍色能量異常磅礴,那些湧入周峰身軀之中的能量,全部被周峰引導進入龍族古地丹田之中,然後那些能量全部被火龍吞噬。

隨著那些藍色能量的被吞噬,雖然周峰沒有感受到火龍反饋出靈力給自己,但是周峰能感受到火龍有著龍魂蘇醒的跡象。

以前,周峰覺醒過兩絲龍魂,那兩絲龍魂都是給予了周峰非常非常可怕的力量。

龍魂的蘇醒,對於周峰來書,那可是多了一張底牌。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周峰閉上眼睛,靈魂沉入龍族古地丹田之後,沒有去關注外界的事情。

第一天過去了。

很多人扛不住了,自湖泊之中退出。

第二天過去了。

除了周峰幾乎是所有人都扛不住了,整個湖泊漩渦之中只有周峰一個人,位於漩渦中心,身軀依舊是紋絲不動。

湖泊周圍,無數道目光落到周峰的身上,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

他們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在漩渦中心堅持兩天。

要知道,當年唐狂也僅僅是堅持了三天。

周峰的成績已經是極為靠近唐狂了啊,而且周峰還沒有那種要堅持不住的跡象顯現出來,也就是說周峰甚至有可能堅持三天,追上唐狂的記錄,甚至···甚至超過唐狂的記錄。

「厲害,這個人是真的厲害,剛開始的時候,這個人說著那些狂妄話,本以為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沒想到這個小子確實有幾分本事。」

有人暗自對周峰豎起大拇指

「厲害歸厲害,但是我卻不認為他能追上唐狂。」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有人不是很看好周峰,在低聲說道。

「那我們就等等看吧,看一看他到底是能到達何等程度,不知道能否打破唐狂留下的記錄。」

周圍人群在談論著,他們談論的話題,多是與周峰有關。

「可惡啊!這個小子為什麼這麼厲害,這是為什麼啊!他到底誰,沒聽說我唐家又出了一個天才啊,看著他極為面生,難道他不是唐家之人?」

唐志不能接受周峰在漩渦中心堅持了兩天,他臉色現在變得極為難看,先前他各種嘲諷周峰,但是周峰卻用實力狠狠地打了他的臉。

「若他不是唐家的人,他為什麼又能進入靈光塔之中?」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啊!」

唐志腦海之中不斷在思考著,現在他對周峰有著極大的興趣。 湖泊周圍,無數人的目光都是落在周峰的身上。

他們都在等待著,等待著什麼時候周峰堅持不住了,從那湖泊之中退出。

只是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過去,可是周峰還是沒有要退出的跡象顯露出來。

「兩天半了,他已經在湖泊中心堅持了兩天半了,若是在堅持半天,他可就逼平了唐狂當年留下的記錄了。」

有人眼中滿是震驚,當年唐狂一鳴驚人,今天似乎又是一位天才橫空出世,而且他們還是親眼見證。

「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即便是唐狂大哥也僅僅是堅持了三天,可是這個小子都已經堅持了兩天半了。」

「難道這個小子真的能比肩唐狂大哥嗎?」

唐志心頭驚駭,久久都是無法平復下去。

時間還在流逝,周峰還是沒有退出來。

三天到了!

三天已經到了!

無數人道炙熱的目光落到周峰的身軀之上,望著那個將唐狂記錄逼平了的少年。

「會退出來了嗎?」

「會嗎?」

有著人在等待著周峰退出,畢竟周峰已經逼平了唐狂的記錄,這樣的成績足以傲視整個唐家了。

可是,周峰沒有自湖泊之中退出。

他還是在漩渦中心,紋絲不動的位於其中,湖泊漩渦不斷得沖刷著他的身軀,無數藍色能量湧入他的身體。

嘭!

突然,湖泊上空傳來大動靜。

那一塊石碑,刻著『狂』字的石碑轟然爆開,化為無數的光雨,消散於空氣之中。

靜!

這一刻,湖泊周圍陷入了一種死一般的寂靜,空氣都是仿若凝固了一般。

無數人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唐···唐狂的記錄被破了。」

有人顫抖出聲,將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說了出來。

「他做到了,一個超越唐狂的人出現了。」

「新王登基,我們見證了一個新王的登基!」

「年輕一代之中終於出現了能叫板唐狂的存在了,又或許是能超越唐狂的存在。」

「超越唐狂,現在看來還說不定,要知道唐狂可是在前八層都是留下了記錄的可怕人物啊,這個少年雖然破了第一層的記錄,但是不見得後面的記錄也是能破掉的啊!」

···

湖泊周圍的氣氛是徹底的沸騰了起來,有人驚駭又是絕世天才出世,有人慶幸能見到新王登基。

「有誰認識這個少年嗎?」

「他是誰?我們唐家沒有聽說過什麼時候又出現絕世天才了啊。」

「而且這個人看起來真的很面生。」

「所以他到底是誰?」

有人開始在場中詢問起來,想要知道這個打破了唐狂記錄的少年到底是誰。

「老子比唐狂要強!」這個時候,唐志的腦海之中一直在迴響著周峰的話。

剛開始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志只覺得有些可笑,覺得周峰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

而現在,唐志只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因為那個少年沒有吹牛,而自己卻瘋狂的嘲諷那個少年。

唐志的臉色有些難看,今天他被接連打臉,心裡如何不難受。

···

靈光塔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