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重新找到小月的影魂,率先看到興奮的神情,還有雀躍不已的告知:「影魂,天星跟紫雲…他們是在西原城,沙辰大哥剛跟我說明情況了,」



「準確嗎,」得到肯定回應后的影魂,立即甩掉心中多餘思緒:「既然這樣,那走吧,」

「恩,」儘管先前一直能聽到星雲組合的傳言,但那些都比不上這次在西原城的實在,想要出發去到他身邊的心情無比強烈,

想要動身離開的時候,小月想起沙辰的講述,這時便也是發出詢問:「沙辰大哥,你要去嗎,」

「我…,」沙辰原本要離開的計劃,被昨天突發的事情打亂:『丹會比試結束后,沐宇說有事要處理,沒想到卻會是那樣……昨晚他與丁香的會見,也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到現在都還沒見到他,』

兩天前就已說好到時一起去西原城,如今沙辰也是沒有扔下沐宇的想法:「我…我晚點再去,」

「恩,那我們先走了,沙辰大哥,再見,」

(百章特別篇完結,)

(備註:200章,看起來好像並不多,不過對於《空武》緊湊到簡略的劇情來說,應該還是算挺多的,) 天武歷:一九年,八月份,

南嶺西方,斷裂谷,未知地域,

以往什麼都沒有,也不在乎會失去;但是現在卻不一樣,心總會被她所牽動……

『這場戰鬥,不能輸,』藍星這樣的信念,被一抹紅色擊碎,瞬間就驚醒過來:「不要,」

「呼、呼…,」急促的呼吸,讓藍星反應過來,剛才只是場噩夢,

急忙看向懷中的人兒,看到正在安靜的睡著,緊張的心才隨之松下,這時也終於明白過來,自己好害怕會失去她,

下一刻,藍星的意識猛地清醒過來:「等下,這裡是哪裡,,」

環顧了下四周,藍星很快發現…自己跟小月此刻正躺在一塊普通草地上,周圍的氣氛也是顯得非常的安靜祥和,

『昨晚…,』這時昨晚最後的戰鬥情形開始慢慢浮現:『記得當時是聽從晨哥的指示,帶著小月一起跳下了斷裂谷;下落的過程中身體失去平衡,最後就連意識也是漸漸迷失……』

『恩,晨哥呢,』很快找到關鍵點的藍星,想坐起來弄清周圍情況,但又不想弄醒懷中人兒,最後也就輕輕的抱起她,

周圍的景象很平常,但卻給藍星極大的異樣感,完全不像金之族附近的高山遍布,這裡的山脈明顯較為低矮,

『怎麼回事,是來到其他地方了嗎,』藍星這時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跳下斷裂谷,醒來后卻是在別的地方,

周圍看起來暫時沒有危險,但藍星總有種莫名的不安,也就輕聲喊起懷中的人兒:「小月,」

青絲略顯凌亂,但也充滿美感;看著小月那恬靜入睡的安靜模樣,藍星不自覺的就伸手輕撫了下那臉頰,

喜歡的人兒依偎在自己懷中,內心是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好喜歡就這樣安靜的看著她,但目前的情況顯然不太允許:「小月,」

輕聲的呼喊終於得到回應,朦朧的對視與甜美的微笑,無不讓人有種心動的感覺:「小月,我…,」

另一邊,

聽著他的輕喊聲醒來,看到自己是在他懷中,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有他在自己身邊,心中就感到無比的心安,

「天星,」與昨天似曾相識的對視,很容易讓人想起那一吻,內心很快小鹿亂撞起來:感覺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最後只能選擇將雙眼閉上,然後讓自己什麼都不去想……

下個瞬間,

身後突然傳來的莫名聲音,讓小月整個人都緊繃起來,雙眼也是慌亂的趕緊睜開:「咳…,你們兩個,一大早就干這事,不太合適吧,」

回頭看到是那位怪大叔,還有想起剛才聽到的話,小月頓時覺得小臉發燙,同時心中也有些小慶幸:『還好…還好天星還沒……』

「晨哥,,」姜晨的突然出現,還有他那不再虛幻的身形,都讓藍星感到無比的震驚,整個人瞬間就從地上站起,

「這…,,」記憶中姜晨早已沒有肉身,然而此刻卻看到具體身影,那讓人陌生又熟悉的微笑,很讓人懷疑是否眼花看錯,

對於姜晨,小月是不怎麼熟悉,不過這時她也已經反應了過來,先前以虛幻身影出現的怪大叔,現在看起來完全是個真正的人,

雖然所見非常的真實,但藍星仍是不禁問道:「晨哥,是你嗎,」

「當然是我啊,」對於藍星這時竟然不認得自己,姜晨瞬間就覺得以前都白教了:「我說…才多久沒見,你小子就把我給忘了,」

「沒…沒有,」藍星趕忙出聲否定,但卻仍是充滿疑惑:「不過,晨哥…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啊,我也還不太清楚,」同樣有著疑惑的姜晨,很快就決定來驗證下:「來,藍星,你站著,先別動,」

藍星聞言很快站好位置,剛想出聲詢問要做什麼,就看到有隻拳頭急速靠近,身形毫無意外的倒飛出去:『砰…,』

「大叔,你…,」小月已經完全被這一幕驚到,根本沒想過姜晨會突然動手:「天星,你沒事吧,」

「我沒事,」被小月扶起后的藍星,很快給出個輕鬆微笑,然後才看向姜晨問道:「晨哥,」

姜晨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而是非常關注的詢問痛感:「藍星,怎麼樣,會痛嗎,跟平常一樣嗎,」

「會,有點痛,」聽到這樣的回應后,姜晨立即陷入思考,同時也還自言自語:「會的話,那說明你們是真實的,」

「不過,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感,說明我還是靈魂體的存在,只是在這個奇異的空間里,不知道為什麼會實體顯現,」

姜晨自言自語的模樣,外加先前突然的動手,都讓小月有些不自在,小手也不自覺的緊握,

藍星察覺到后,給出個放心的眼神;剛才也是捕捉到些詞語,現在只想了解清楚情況:「晨哥,我們現在是在哪裡,什麼…奇異的空間,還有…那實體顯現,」

雖然看起來是有了肉身,但姜晨卻沒有絲毫高興,他清楚這一切都是虛幻,只是還不知道緣由罷了:「我們現在…應該是在一個域外空間,」

姜晨這時少有的沒賣關子,而是很快說出了解的情況:「這個空間,好像能讓靈魂體實體顯現,就是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其他的我也是還沒弄明白,」

「域外空間,,」藍星感覺好像以前聽過,但又想不起來什麼時候:「晨哥,什麼是域外空間,」

「不是吧,你家就是,你不知道,」姜晨這時顯然非常的意外:「記得我以前跟你講過的啊,遠古最強三族的域外空間,」

「我…我想起來了,」經過姜晨的提醒,藍星終於回想起來,也很快跟小月說明:「小月,晨哥的意思是…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個域外空間,這恐怕是遠古帝級強者的手筆,就像…就像我們曾經進入的學院秘境,只不過學院秘境沒有這麼高級,」

看到藍星竟然積極的解釋,姜晨都感覺有些不認識他,不由得感嘆愛情果真其妙:「對,大概就是這樣,不過,還有個問題需要說明下,」

「先前進來的時候,為了避免被追蹤,我就把入口給毀了,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沒有樣式模仿,我們可能出不去了,」如此嚴峻的問題,姜晨說的是輕描淡寫,而且還好像自己責任不大,

「出不去,,」望著與外界無二的景象,藍星想起了曾經的古域,那個從小到大生活的家,離開的想法就緊迫起來:「晨哥,那該怎麼辦,」

「怎麼辦啊,」聽到詢問后的姜晨,頓時感覺有些尷尬,不過也很快掩飾道:「這個…以後再說,我們還是先找到紫雲跟影魂吧,」

「紫雲跟影魂,,」藍星這時也猛的想起來,自己帶著小月跳下以後,他們也是有跟著下來的:「晨哥,他們現在在哪,」

「咳…,」姜晨本想應付過去,但發現好像不妥當,也就乾脆說明事實:「首先,我並不是萬能的,而且當時我非常虛弱,不可能同時照顧到四個人,」

「紫雲跟影魂,他們這倆小子好像掉到那個方向去了,」姜晨這時指示著一個方向,話語中也是少有的不確定:「他們應該…應該會沒事的,我記得影魂那小子當時並沒有失去意識,」

看到藍星相信了自己的話,姜晨也就不準備繼續談論:「雖然暫時沒發現危險,但是先前你們昏睡著,我也就沒有走得太遠,」


「既然現在你們已經醒了,那我們就出發吧,」姜晨說完這句話后,率先朝著先前指示的方向御空而去,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姜晨的出現與離去,非常的突然與快速,回過神來后…周圍的空氣已安靜下來,回想起先前的閉目等待,心情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如今的問題好似有些嚴重,現在的情況也是似懂非懂,但是心中卻沒有絲毫慌亂,只因手掌此刻被他緊握著,自己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暖,

「小月,我們也出發吧,」隨著這句輕微的話語,精神也開始集中起來,不過,行進很快就突然停下,同時還有少有的嚴肅,

「小月,我想問你,」藍星異常嚴肅的神情,讓小月內心浮現慌亂;而接下來聽到的詢問,更是不知怎麼來回答:「昨晚…昨晚為什麼要回來,」

這句沒有絲毫責備的詢問,卻讓小月感覺心裡好難受,內心想法也好似很難說出,唯有委屈的眼淚默默溢出:『明明知道他會擔心自己,可仍是忍不住想要回去,』

看到突然滑落的晶瑩淚花,藍星感覺內心瞬間被刺痛,同時慌亂無措感遍布全身:「小月,我…你別…對不起,我不是……」

自己並不是要責備小月,這個想法藍星非常清楚,如今的情況也不知該怎麼來處理,還好最後小月投入懷抱讓他明白,自己是多麼留戀能夠這樣抱著她,

「小月,我…,」不善言辭的藍星,這時只能選擇在小月的耳邊,說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我只是害怕你會出事,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以往…我只是一個人,面對危險我也沒什麼好怕的,但是昨天晚上,我真的…真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我知道,」伴隨著這句輕語聲,小月的腳尖微微踮起、明眸緩緩合上:『我…我也好害怕,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 南嶺西方,斷裂谷,未知地域,

有位臉上還略帶有些稚嫩的青年,此刻正以怪異的姿勢躺在草地上,手臂的發麻感讓他從睡夢中醒來,

「啊…,」醒來后,紫雲第一時間就舒展全身,並且發出道舒服的**聲,然而又很快的警戒起四周,周圍景象讓他有種異樣感:『恩,這裡是哪裡,我…我怎麼來到這的,』

遠處有道戴劍的青年身影,很快引起地上紫雲的注意,沒多想的就小跑過去詢問,以求解開心中滿滿的疑惑:「影魂,我們這是在哪啊,」

「不知道,」這樣簡短乾脆的回答,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瞬間就讓人興趣大減,

「影魂,你看我躺成那樣,」仍在甩著手臂的紫雲,此刻顯然還有些鬱悶:「也不幫我擺弄擺弄,搞得全身都不舒服,」

「對了,」抱怨沒有得到回應,紫雲也是不再糾結,反倒想起昨晚的戰鬥:「影魂,我們最後不是跳谷了嗎,現在…,我們到底是怎樣脫險的,」


影魂聽到詢問後面露回憶之色,但不知是否解釋起來太過麻煩,最後直接完全無視了這個問題,而是率先朝著某個方向動身道:「藍星他們在那個方位,我們現在先去找他吧,」

『好吧,你贏了,』望著那道已經遠去的背影,紫雲只好猛甩剛醒的腦袋,然後身形快速的緊跟上去,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隨著不斷的向前行進,異樣感也是不斷加深,景色突變讓人完全不適應,紫雲終於忍不住發出詢問:「影魂,你覺不覺得…這裡不太像南嶺啊,」

「恩,這裡確實不是南嶺,」聽到這樣回答的紫雲,再次有種無語的感覺:『敢情他是知道的,但剛才就是不說,』

「你…,」不知道能說些什麼的紫雲,最後也就只能嘗試著問道:「影魂,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唰…,』看到長劍應聲拔出,猛然感到後背一涼,紫雲便趕忙改口道:「不想說…就不要說啊,拔劍幹什麼,」

下一刻,影魂將手中長劍對準正前方,頓時讓紫雲覺得是虛驚一場;接下來看到御空飛來的身影,很容易就讓人想起昨晚戰鬥,

「影魂,我們還是…撤吧,」紫雲的提議才剛剛說出來,那道身影就讓他倍感震驚:『這…這不是晨哥嘛,,怎麼會…有肉身了,,』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按照方位搜尋而來的姜晨,看到紫雲跟影魂沒出事後,也才真正的感到放心下來:『那樣的高度,難保不會出事,而且一旦出事,也不知該怎麼去跟藍星說,』

「你們兩個,沒事就好,」心情大好的姜晨,面對紫雲驚異的目光,卻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快跟我來吧,藍星在那邊,有事待會一起說,」

接著,準備重新御空飛起的姜晨,有把長劍引起了他的注意,總感覺是似曾相識的熟悉:『恩,那…那把劍不是…,』

『怎麼回事,』姜晨多看了兩眼后,可以明確肯定那是同一把劍:『天香城外的那次戰鬥,就是因為這把劍被搞得很慘,如今怎麼會跑到影魂的手中,』

回頭看向緊跟而來的兩道身影,想要詢問的想法卻是拿捏不定:『影魂這小子…平常就不愛說話,也不怎麼尊敬我;還是讓藍星去問吧,他們的關係比較好,』

「晨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就告訴我們吧,我真的好想知道,」身後再次傳來紫雲的詢問,姜晨不得不感嘆反差之大:『有一個一句話都沒有問;另一個已經問第五遍了,』

姜晨本打算回去后讓藍星來解釋,這樣自己也就會省事很多,但如今忍受不住這樣的連番追問,最後只能將先前的解釋重複一遍:「這裡應該是一個域外空間,而且能讓靈魂體實體顯現……」

「出不去,,」最後聽到這樣的可能,紫雲的反應尤為激烈:「晨哥,這…,我…我還沒有成親,我還不想死啊,」

聽到紫雲惦記的事情,姜晨真想一拳掄過去,咋就這麼不成大器呢:「誰跟你說會死的,你對我…難道就沒有什麼信心嗎,」


「有,當然有,」有著姜晨的保證,紫雲也瞬間變得輕鬆,不由得感嘆還是有人罩好:「有晨哥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哈,」

「你小子…,我可不是萬能的,不過,崇敬下還是可以的,」可能出不去的情況,在這樣的交談下,也變得輕鬆起來……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