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

空氣中的電芒閃了一下,最後如同螢火一般消散了。

「有點本事啊!」方昊天讚賞的看了一眼玉璧,嘴角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弧度。

樂正浩看呆了,這一幕徹底的鎮住了他,讓他不敢隨便開口。

畢竟自己的哥哥都不是對手,更何況自己呢?

如果再說下去,惹惱了方昊天,他不知道樂家能夠扛多久。

皺眉掃了一眼蔫了的樂正浩,方昊天暗叫可惜,不過這不重要了。

畢竟他可不是專門來打世家的,這次回來的目的,還是見見方家人,畢竟穿越成了這個世界的方昊天,他還是要繼承一下這個方昊天的責任的。

「怎麼?不說了?」方昊天饒有趣味的看了一眼樂正浩。

而樂正浩被他這戲謔的眼神看的心裡發慌,他只是看不慣方昊天重歸的行為動作,以及耀武揚威的模樣。

當然,更多的還是嫉妒方昊天。

他覺得不服氣。

方昊天不過就是野種,竟然一夜之間登臨王位,手握重兵,對一切看得不爽的人或者家族宗門,予奪予殺,全憑心意。

而自己卻只能低聲下氣的回應著。

這樣的畫面,對比曾經的方昊天,他就更加氣憤,愈發嫉妒。

最後,才有了如今的一幕。

嫉妒雖然迷了他的眼神,但不代表會讓他完全失去理智。

有些話,真的不該說,哪怕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一千多年了,大武陳氏也做夠了皇位,早該換人了。

這個話題,對各個世家來說,這都是心照不宣的。

深吸了一口氣,樂正浩垂著腦袋,喪氣說:「王爺莫怪,草民被鬼迷了心竅……」

「好說好說。」方昊天收了劍,做出一副冰釋前嫌的模樣,笑容可掬。

「本王不是小心眼的人,被人罵野種,也是人皇該,畢竟人皇做錯了事情,那也是人皇的責任。」

話題一轉,樂正安就要喘不過氣了。

方昊天,好狠的心!

盯著方昊天,樂正安知道,樂家現在是難逃此劫了。

照著方昊天的意思來說,你罵我,沒關係,我大度嘛!但你罵到了人皇頭上,罵我野種,草雞,那人皇是啥?

我不找你麻煩,不代表人皇不找你麻煩?

這件事情關係到了皇室聲譽,皇族血統。

你詆毀了,就要完蛋了。

不死都要脫層皮。

「該如何補救?」樂正安心理已經亂了,他怎麼也想像不到,方昊天居然會用腦子了,一道坑,一道坑的挖,而且越挖越大,等你發現了,都來不及爬起來了。

這個最大的坑,幾乎是無解的!

誰讓樂正浩詆毀的是天下之主呢?

樂正浩聽完方昊天的話,腳步趔趄的摔在地上,身軀不斷顫抖著。

好狠!真的好狠!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心亂如麻,腦袋混沌不堪,只能寄望到自己的哥哥身上。

抬頭,投射期望的目光。

只是……樂正安居然沒有看他,一直都沒有看他。

「哥……」他顫抖著,聲音打顫。

樂正浩在求救,向自己的親哥哥求救,如果不能解決此災難,他就要完了。

「本王說了吧,樂家該誅惡首了。至於樂家的家主嘛?你應該不是吧。」方昊天微微一笑,又出了一句話。

當然,他當著眾人的面,對著樂正安說,「據我所知,你應該成了玄洋門的門主,而王朝宗法令有規定,一人不得身兼世家和宗門的家主門主。」

「那麼,樂家的家主,是誰呢?」

方昊天話音剛落,一旁的方昊然聽得心裡發憷。

在他的記憶中,方昊天一直都是無腦擔當,做事只用拳頭,不講道理。

可北伐之後,城守就職,帝都封王,一連串的事情下,竟然能夠給人帶來如此大的改變。

方昊天居然開始講道理了,甚至連刀子都遞上了。

陰謀詭計他不屑用,光明正大的展開了陽謀。

告訴所有人,他就是要樂家痛苦,他就是要報復樂家。

現在樂家辱罵人皇,造謠宮闈,衝撞親王,意圖謀反,一連串的罪名加持之下,該如何結束呢?要怎麼樣才能將損失降到最小呢?

方昊天已經給出了答案。

「那就是家主不是樂正安。」

刀子,已經遞上了,決定權交給了樂家人。

誰揮動呢?關我什麼事情?

方昊天雙手抱臂,看戲姿態已經展開,笑容燦爛。

可笑容下,卻是如此暗藏殺機,讓樂正安如坐針氈。

「咕嚕……」

樂正安手在顫抖,心也在顫抖。

他在想,自己以前是不是做錯了,不就是看中了溪靜河的姿色嗎?為了一個庶女跟方昊天交惡,而今天,方昊天來討回公道,自己能如何?

如果自己也有足夠的實力,就算樂正浩罵了人皇,了不起就是打上幾大板,命還在。

可現在是自己實力不足,對方如同虎視眈眈的餓狼,鎖定了樂家,要將樂家摧毀。

如果下手殺了樂正浩,他就真的無法控制樂家了,因為樂家內部的聲音也不少。

誰讓樂正安已經成了玄洋門的候選門主了,樂家內部盯著樂家家主位置的人可不在少數。

哪個不是垂涎欲滴?

只要有機會,誰不想咬上一口肥得流油的肉呢?

該怎麼辦?我應該怎麼辦?

下手殺了樂正浩,他就完了,沒了樂家的控制權,玄洋門的門主爭奪上,他的實力必定大打折扣,可要是不殺,全族上下,都要死,自己就徹底的沒了立足之地。

利弊……權衡……

樂正安最後還是垂下了腦袋,放下了手,緩緩走到了樂正浩的面前,伸出手。

他的神色平淡,眼角含淚,卻飽含著深情。

「哥……」樂正浩激動地伸出手,搭在樂正安的手中。

「正浩……」樂正安嘴角呢喃,淚眼婆娑。

樂正浩被他拉起來,淚如雨下,「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後做事一定會經過腦子的,哥……你要救我……救我……」

樂正安沉沉的點頭,緊咬著牙關,可兩行淚水順著他臉頰滴落在地上。

他攤開手,摟住了樂正浩,沒有說話,只是啜泣。

「哥,我……我就知道你不會放棄我的!」樂正浩很相信自己的哥哥,相信他一定會救自己的,絕對不會放棄他的,「哥……家主,家主我不要了……你說好……呃!」 「你安心……」樂正安哽咽著,聲音顫抖,他的心緒起伏不定,手指也在顫抖。

「哥……」樂正浩還想說,淚眼汪汪的他卻露出了駭然以及無奈。

滴答……

點點滴滴的液體滴在地上,很是快速匯成一灘血泊。

淚水順著兩人的臉頰,也只是滴在衣袖上。

他們,都沒有資格流下那眼淚混進血泊中,那眼淚,應該是兄弟的真情匯聚。而不是為了活命,就互相爭奪的鱷魚眼淚。

「為什麼?」樂正浩艱難的呼吸著,胸口如同破了的風箱,呼哧呼哧的喘息不斷。

「家族需要我。」樂正安靠著他的脖子,輕聲說著,淚如雨下。

是的,家族……

樂正浩笑著咳嗽,緩緩垂著眼帘,說道:「的確,家族。咳咳,我樂正浩一生,成也家族,敗也家族。哥……我希望你趕緊遠離家族,遠離宗門,否則你一定會被牽扯其中,會越……越陷越深的……咳咳。」

樂正安聞言沉沉點頭,半晌無語。

「好……」樂正浩一把推開了樂正安,心臟被捏碎的他,胸前都是血液,染紅了青衣,十分刺眼。

「方昊天!」樂正浩雙目盡赤,那擇人而噬的目光鎖定了方昊天,咳嗽著的樂正安,跌跌撞撞靠近了方昊天。

運轉渾身的靈氣,他想要殺了眼前的人,永絕後患。

只是,方昊天掃了他一眼,禁錮的力量將他困死,輕輕一揮手,樂正浩就像被捏碎的袋子,摔在地上筋骨粉碎,死得不能再死。

「樂家惡首已誅,本王也開懷大量,不予計較。」方昊天淡漠的笑著,朝前一步走去,說道:「如今本王受命鎮守北地,拒北軍二十萬大軍就駐紮城外。」

方昊天笑容燦爛,手輕輕揮了一下,一道清單從虛空中冒出,飄到了樂正安的手中。

「家族家主破滅,按帝國法令,你本來可以接掌家主位置,但現在本王給你一個任務,需要你回去徹底控制玄洋門。」

接過手中的造物,樂正安仔細一看,臉色陡然驚變,銅牙緊咬,面色難看。

「這……小人方才登位,就拿出如此多的東西,如何會有人服氣?」

樂正安所言不無道理,因為這裡面記載的東西,都是中層的丹藥,靈材,兵刃,如果從玄洋門中拿出來的話,他方才上位,根基不穩。

如果真如方昊天所需要的做了,自己怕是活不過明天日頭高升。

「不必擔心。」方昊天聳聳肩,心裡已經開始盤算如何開始整頓北地的世家跟宗門了。

它們的實力很強,已經能危及他北地的計劃。所以,能夠先動手,那就先動手,道義什麼的,靠一邊去。必須要以對抗魔族為首要目標。

「這一次出去,將二十萬大軍帶去,走上一糟。」

「本王明日就要回到鎮北府,方才整肅完軍中世家子弟,其中還是良莠不齊,所以要好好甄選一番。」

「如果不出意外,後日,鎮北軍將會空出將近十萬的名額,屆時本王還是要重新徵兵。」

「也不知道玄洋宗能夠得到多少名額。」

方昊天一邊威逼,一邊利誘,讓樂正安額頭冷汗直冒。

之前的意思很清楚了,方昊天是先到了鎮北府一趟,將世家整頓完了,才回到拒北府的時候。

那麼相信方昊天一定得罪了不少人,所以他才開出了鎮北軍的名額用來吸引他。

打算讓自己投靠他,或者是給方昊天自己一個機會,一個控制玄洋門的機會。

如今玄洋門上下,太上長老這個階層都在閉關修鍊,否則也不會這麼快將門主的位置下放。

而樂正安憑藉了實力,奪得門主之位,看似很厲害,實際上自己背後的勢力,根本無法和宗門內部,那一些根深蒂固的勢力媲美的。

要是不藉助外力,他能夠施展的空間實在有限。

沉默了一陣,樂正安擦了擦臉頰上的淚,問道:「王爺,不知草民若是以宗門的資源襄助,樂家……」

方昊天微微一笑,對樂正安的想法感到好笑。

這句話,是樂正安故意來圓自己的過失,而說的,其中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將方昊天給他帶來的弒弟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不過,自己會上當嗎?

「你不是樂家家主,也沒有資格替樂家說話。」

「本王是鎮北大將軍,軍政一把抓,樂家的家主之位,自然要給有能力,有實力的年輕人。」

「半月後,樂家召開家主選拔大賽,所有樂家族人,包括外嫁的子女,以及他們的後裔,只要有能力,都可以參加武選。」

方昊天抬手落子,這一下,將整個樂家徹底推到了火坑中。

不想樂正安拚死守護的家族,卻被方昊天一句話徹底瓦解。

分崩離析,已成定局。

樂正安緊握雙拳,手在顫抖,眼底閃過一絲怨憤,卻很好的掩飾,神情恭順,如同犬類。

方昊天就好像主人,直視了一眼樂正安,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期待你接下來的表現,你只要記住,朝廷要一個朝廷獨強的北地,而不是世家宗門林立的北地。」

方昊天像是隨口一說,可是其中隱含的意味很清晰。

方昊天這麼做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朝廷,整個王朝。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