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兒一噎,當即說不出話來,確實,他當初確實是如此開口。

只不過,源兒認定了男人一定會娶她,故而直直的把這一條給忽略了去。

當即臉色白了又青,青了又字的,好不難看。

「君哥哥不願意娶源兒嘛?」源兒看向男人的目光充滿了控訴。

只是,男人寵的人至始至終都只有沐血一個人,眼中哪裡還裝的下其他女人?

當下,男人方才就非常誠實的點了點頭。

這下,源兒眼底就更加恨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沐血,道:「是不是你讓君哥哥不娶我?!」

「閉嘴!」沐血話還沒說,男人就接著開口了。

而聽了這句話的源兒,心中更不服氣。

只是男人卻不給她機會開口了,念了一個決,就把源兒給清理的乾乾淨淨的。

等沐血睜開眼睛時,源兒早已不知上了哪裡去了。 沐血抽了抽嘴角,心道:這男人還真的是……

想了想,腦海里還是翻不出形容詞來,於是就直拉著男人,朝著沐霜所葬之處飛了。

當然,她早就淪落為活死人,自然沒有當著男人的面行使玄力。

活死人的玄力,一般來說,可是混濁的,就是比起邪修來說,也要帶著些陰寒的冷。

一般人,可能還察覺不到,但是男人,是肯定清楚的,所以沐血這十年來一直沒有修鍊。

當然,即使給她修鍊,她也不會去修鍊了。

她只餘下百年壽命,況且活死人歷劫只有一死,橫豎是死,她所幸也就不管了它。

安安心心的與男人過完這一百餘年。也無怨無悔了。

畢竟多年前她就對生命沒有了什麼眷念。

而男人,一開始還是心急她的修為的,但是沐血卻承諾百年之後,她就修鍊。

想到沐血如今的修為,即使荒廢百年,還有數千年的壽命可以用來修鍊。

男人也放心了。

至於安全問題,男人壓根不擔心這個。

畢竟,他如今的修為,保住自己的女人安全,還是沒有問題的。

就算日後,沐血的天賦不再如現在好了,以他如今的能力,上神界要一些天靈地寶也不是不可以。

於是也就由了她去。

但男人如何也想不到,就是他,也無法挽回,一個已經成為活死人的人的生命。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

到達目擊地之後,已經是傍晚了。清風拂面,很清爽,很舒服。

望過去的,是一片綠地,森林,繁花似錦。一切儘是生機勃勃的模樣。

「這是我火化我姐姐的地方。」沐血說道,「只是不過才幾年時間,這裡就已經從荒漠變成了綠洲。」

男人聞言,也看了一下周圍,正是樹木森森。

沐血抿了抿唇,道:「其實這也是我與你初遇的地方,那時你與那八個老頭打,把這好好的一片郊外硬生生給毀了。不然那時埋葬我姐姐的時候,這裡就不會是荒漠。」

聞言,男人也不禁想起當年的相遇,溫柔的點了點頭,道:「感謝那天你出現了。」

是的,感謝她的出現給了他的生命無限光彩。

沐血差些被他的話逗笑,道:「你還說!我姐姐速來喜愛這一片郊區,當年她第一回出宮,不是去甚麼熱鬧的集市,也並非逛什麼廟會,而是來到這郊區,那日回來她說,活了那麼多年,所幸知道自己是活著的,是自由的了。

我那時也不曾出過宮,聽她這樣描述,把我心裡羨慕壞了。偏生我是個不受待見又毀人國運的煞星,他們只得鎖著我。哪裡願意讓我出去看一看?

故而後來有幸出來一次,我便把這裡徹底記下來了。」

沐血回憶起往事,不由得笑著道。當然,若不是自己姐姐喜歡當初的那一塊郊外,她也不會用被這男人的戰火給燒灼成為荒漠的地方成為自己姐姐的埋葬地點。

不過所幸,不過幾年,又恢復了過來。

只是沐血並沒有想過,這裡恢復的速度不同尋常。 只是沐血並沒有想過,這裡恢復的速度不同尋常。

畢竟沐血不是什麼細心的人。

就是在她說完這段話之後,她也沒有察覺到,男人眼中的一陣寒芒以及對她的心疼。

那群人真是該死!男人心道。

隨後挽著沐血的手又緊了幾分,似乎有意讓沐血看到他的緊張。

而確實,沐血也的確感覺到了他心目中的慌亂,故而微微一笑,抓緊了他的手:「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但所幸,我有你。」

說著,沐血露出甜甜的笑。

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彷彿誰也沒有辦法把他們之間分開。

清風拂過,周圍更顯勃勃生機。

定了許久……

「糖葫蘆你知道是什麼東西么?」沐血忽然眨巴著眼睛,問男人道。

男人道:「人間的小吃。」

他自然是知道的,他以前也是個凡人,還是個廢材。

「對!」沐血似乎亮了眸子,道,「能不能幫我去買兩串?」

男人聞言,有些遲疑的看著沐血,眼中的擔憂也是非常明顯。

沐血見此,道:「沒關係的,好歹在這裡,我也算一個大能了。而且,沐國的人間傳言,情侶吃了糖葫蘆會甜甜蜜蜜一輩子噢。」

聽言,男人才點了點頭,眸光在觸及到「甜甜蜜蜜一輩子」的時候柔了下來,於是瞬間撕開了虛空,進了去。

這時,沐血才開口,她用淡淡的語氣道:「怎麼?不出來?」

不遠處的源兒聞言,心中大駭,立即走了出來,質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她為了能夠逃過君哥哥的感知,可是特地用了屍氣包裹著自己。

這種方式極其傷身體,不到萬不得已,源兒是萬萬不會使用的。

畢竟使用一次回去就得躺床上好半個月。

原以為是最完美的偽裝,沒想到偏偏讓下界的一個卑劣的人給看穿了!

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源兒頓時惱怒而又嫉妒起來,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寶貝?!」

說到此處,源兒頓時一驚,隨後越發肯定,道:「哼!你居然有這樣的寶貝,說,是不是君哥哥給你的。」

一想到自己君哥哥對眼前這個活死人寵溺的模樣,源兒心裡就一陣的羨慕嫉妒恨。

而沐血,不論源兒說了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在這站著,面無表情的模樣彷彿是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看的源兒又是一陣火氣漲了起來,怒氣沖沖她就道:「不過,君哥哥不在,你以為你能打贏我?」

源兒說罷,手指靈活的打出幾個法符,立即召喚了許多的殭屍上來,這周圍墳墓雖說不多,偏偏也不少。

這一下子,周圍全是「蕩蕩」的敲打棺材的聲音。

這裡的人基本上是老百姓,哪怕是成為殭屍,也沒用太大的用處。

只不過勝在數量之多。

按照這樣的速度召喚下去,沐血就是不被殭屍撓死,也會被自己累死。

畢竟沐血在這裡的修為,只能勉強算得上是強者。

而就在沐血斬殺了幾個殭屍之後,就聞得一陣腥味傳了過來。 畢竟沐血在這裡的修為,只能勉強算得上是強者。

而就在沐血斬殺了幾個殭屍之後,就問得一陣腥味傳了過來。

一時間,沐血都被熏的想嘔。

只是源兒卻仿若看不到一般,依舊一個又一個的打開瓶子,只見她猙獰的面孔里鑲嵌著的醜惡的嘴冒出幾句話來,道:「我要讓你這個賤人成為我的傀儡!」

隨後,源兒灑下一瓶的混濁而又泛著腥臭的液體,隨後嘴裡念叨起人類聽不懂的咒語。

只一下,原本灑落在地上的液體都沿著邊際畫成一個詭異的圖騰。

本能的,沐血感到不妙。

果然,待一陣光芒大開,一陣又一陣的腥臭頓時散開。

熏的沐血一陣頭暈,只覺得頭很沉重,就想著從此睡下。

但是沐血也是為了復仇吃了不少苦頭的人,感覺到不對勁之後,立即回過神來。

拔下挽在頭上的發簪,沐血沒有絲毫猶豫的就狠狠的朝著自己腿下一紮!

隨著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襲來,沐血總算是感到清醒了許多。

「你幹了什麼?」沐血有些警惕的道。

這話一出,卻見源兒更加得意,她笑道:「怎麼?憑你一個下界的螻蟻竟敢也敢跟我控屍宗大小姐斗?!」

說這話時,源兒早已忘記自己爺爺就是下界飛升上來的了。

而沐血聽了源兒的話,下意識的就知道了控屍宗的行為風格。

想來多半是那種陰邪的教派。

果真,不久源兒就開口道:「我控屍宗大小姐的男人,也是你區區一個活死人可以沾染的?!」

說話間,源兒語句里,全是對自己地位里的高高在上。

而沐血,則是驚訝於眼前這個女人居然能夠知道自己是活死人。

但是想到對方說自個是控屍宗的大小姐,也便不覺得奇怪了。

畢竟自己是活死人,說白了現在自己的狀態就是半人半屍。

既然有屍氣,那大小姐自然能夠辨認出來。

其實沐血身上的屍氣非常淡,從男人的強大卻並不曾發覺就可以看得清楚。

幾乎是沒有的屍氣,偏偏叫這什麼勞子的控屍宗大小姐給看了出來。

可見這控屍宗多少也是有許多些本事的。

當然,這並不能怪那禁術不夠強大,而是自小,源兒就跟屍體打交道了,對屍氣可謂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如今的源兒,雖說面上看上去只有二十一二歲,但是在神界也是實打實的過了十幾萬年的春秋的。

別說沐血身上的屍氣淡,就是有一絲屍氣,源兒也可以感受的到。

這也是源兒可以驕傲的資本。

而此刻的源兒雖說佔了上峰,卻不敢非常輕視了沐血去。

於是她只能選擇速戰速決。

畢竟男人是去買冰糖葫蘆,源兒如今只恐男人會太早回來,於是話也不多說,就直接控制殭屍們對沐血發動攻擊。

源兒原以為殭屍加上自己的陣法肯定能夠將沐血打的措手不及。

卻沒想到沐血冷笑一聲,隨後黑霧從地底下滲了出來。帶著一陣陰寒刺骨的感覺。 逆天廢柴 卻沒想到沐血冷笑一聲,隨後黑霧從地底下滲了出來。帶著一陣陰寒刺骨的感覺。

一下子,哪怕是自小與屍體打交道的源兒,心裡也不由得感覺到毛毛的。

但是哪怕她心裡覺著不妙,也不能阻止黑霧的凝聚。

只見一大片一大片的黑霧凝聚著,隨後瞬間籠罩著一大片的殭屍。

只見殭屍們的眼珠子頓時有紅光一現。

硬生生的,源兒就看到殭屍居然升級了三個大等級。

視妻如命 一下子,源兒就大笑起來:「我道你的霧氣有多厲害,卻不想只是為了更早尋死罷了。」

只是源兒沒想到的是,下一刻,她就笑不起來了。

只見自己召喚的殭屍被黑霧浸透之後,紛紛倒伐,朝著自己攻擊而來。

於是,原本屬於沐血的麻煩降落到了她身上。

太多殭屍了。

一大片一大片的都是。

若是憑藉她的能力,自然是不怕的。畢竟她是神界的人,原本就比沐血的修為高上許多。

若不是擔心打殺了下界的人會遭遇天道抹殺,她才不會把沐血給製成傀儡,直接打死就是。

雖說沐血已經是活死人,但是,好歹也算半個活人,就這一點,源兒都不敢直接對沐血動手。

故而才想到的用殭屍。

只是,這些殭屍在之前對待沐血的時候,都是一級殭屍,隨隨便便都可以被轟成渣的那種。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