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普善訣雖然不是功法技能,但是作用卻十分巨大,特別是對於修煉陣符術的修士。

陣符術最講究心平氣和,只有將心徹底的沉靜下來,融入到符筆之中,才能夠畫出更優秀的符篆。心浮氣燥是無法畫符的,這是陣符術的大忌。

有些陣符師在畫符之前,都會在符紙上寫上一個靜字。若是寫了一個靜字心情仍然不能平靜,那就接着寫,直到心情平靜,萬物不掛於懷,纔開始畫符。

越是在心情平靜,精神集中的時候畫符,越能畫出優秀的符篆。

然而,有的時候,想要讓自己精神集中,心情平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好比秦天現在處於瀑布之下,瀑布聲若奔雷,水花不時的拍打在他的身上,想要在這種環境下集中精神,平靜心情就很不容易。


一開始,秦天只能夠選擇距離瀑布較遠的所在修煉,經過一段時間後,清心普善訣略有小成,再將修煉的地方移地更近瀑布一些。

清心普善訣越修越接近大成,而秦天修煉的地方,也移地距瀑布越來越近。現在,他與瀑布一步之遙,水花已經能夠拍到他的身上。

只需再朝前一步,秦天整個人就會被瀑布淹沒。

“還差一點點!清心普善訣距離大成就差一步!”突然,秦天睜開眼睛,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噬魂玉道:“清心普善訣若是沒有大成,萬籟之境就不能成功地觸發!沒有萬籟之境的幫助,天哥無論如何也不是二品陣符師的對手!”

“不錯,清心普善訣一定要修煉到大成!”秦天一咬牙,無比堅定地道:“今天就是社團和王錦程較量的時刻,現在恐怕已經開始了!我的時間不多了,告訴我怎樣可以最快地將清心普善訣練至大成?”

噬魂玉想了想,目光轉向那道巨大的瀑布。

秦天臉色微變,道:“莫非要進入瀑布中修煉?”


“是的,進入瀑布中修煉清心普善訣,是目前能夠將此法訣修煉到大成的最快方法!但是……”

“但是什麼!你不用顧慮什麼,直接說就是!”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這種修煉方法十分兇險,一個不小心,就會走火入魔,靈氣逆行,爆體而亡!”

“什麼!”秦天沒想到這種修煉方法竟是如此的兇險,不禁吸了一口涼氣。

噬魂玉道:“自古富貴險中求,又想安逸,又想富貴,哪有這麼美的事情。”

秦天拳頭緩緩地捏緊,幾秒鐘後,終於重重地點了點頭。

“好,就用這個辦法!只要能夠給我節省時間,再兇險的方法,我也要嘗試!”

噬魂玉嘻嘻笑道:“天哥放心吧,由我在一旁,關鍵的時候會幫你脫險的。”

“事不宜遲,我們立即開始!”秦天點了點頭,擡起腳,走進瀑布之中。

啪!啪!啪!

轟!隆!隆!

秦天剛鑽入瀑布之中,無數水花迅速將他淹沒,連眼睛和嘴巴都無法張開。

水花如箭,勢沉若鉛,百米拋下,排山倒海。

大千長歌 ,又像千軍萬馬,勢如破竹,橫掃千軍。饒是秦天有血凝真身護體,還是被震地心神失明,臉色發青,劇痛不己!

秦天正要施展象甲功防禦時,噬魂玉突然道:“不能防禦,這些感觀是促使天哥修煉清心普善訣的最好的元素!”

“不行,這樣的環境下,我的心神隨時就可能失守,到時候絕對會走火入魔!”秦天咬牙守住靈臺,在心裏狂吼道。

噬魂玉肅然道:“我早就說過,在這裏修煉兇險無比,堅持下來,就是成功,放棄了,就是失敗。一切,不過一念之間。”

“一念之間?”秦天心中一震,突然明白了什麼。

不再說話,秦天緩緩地坐下來。

“不錯,成敗正在乎一念,一念之間,你認爲自己忍受不住,那就是失敗。你認爲自己還能堅持,還就是成功!”一瞬間,秦天明白了一個道理。

噬魂玉見此,放心地嘆了一口氣。

秦天剛纔的失態並不奇怪,事實上,任何一名修士站在瀑布裏面,都會產生秦天剛纔的那種恐慌。

這無關於人的膽量,也無關於人的修爲。

坐在石板上,傾瀉而下的磅礴水流不停地衝刷着秦天的身體,若非他有血凝真身護體,身體早就被衝地四分五裂。

“清心普善,一切由心造,境由心生,若能清心,便有大益,更兼以善來普渡大衆,則能參悟無上靜之境!”秦天心中一陣明悟,臉色平靜如水。雙手下意識地平放於兩腿上,手掌互抱陰陽,靜佇于丹田靈元所在。

巨大的轟鳴聲依舊不止,堅硬如石的水花狠狠地射在秦天的身上。

然而,這毀天滅地一般的的聲勢,在秦天的心裏,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身無感觸。

不僅如此,他現在魂海一片清明,內心萬籟寂靜。

“天哥不愧是修煉的天才,一點就透!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入了修煉的狀態。”噬魂玉圍繞着秦天轉了一圈,臉上露出歡喜之色。

她是靈魂體,水流和轟鳴聲對他沒有任何的影響。

再過了五分鐘,秦天平靜的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此刻的轟隆隆巨響,在他腦中竟然轉化成一首悠揚綿綿地笛聲。這笛聲十分熟悉,正是那一晚黑衣女子替秦天演奏的‘萬籟之音’!笛聲柔和之至,宛如美人輕輕嘆息,又似是朝露暗潤花瓣,曉風低拂柳梢!

而這堅如鋼鐵的水箭擊打在身上,秦天卻感覺這是一股清泉在身上輕輕流過,又緩緩注入了四肢百骸。秦天全身輕飄飄地,更無半分着力處,便似飄上了雲端,置身於棉絮般的白雲之上。

“快要成功了!”噬魂玉猛然睜大眼睛,仔細地看着秦天的變化。

……

與此同時,鴻蒙學院的廣場上,第一場的陣符較量已經完成,瑜公主以一筆之差,惜敗於燕顯。

首戰告敗,讓得陣符社團的衆人心頭都籠罩上了一層陰霾。

所有陣符社團的弟子都圍攏在一起,手拉着手,緊張無比。

“第二場,比試的選手上場!”

裁判莫問心嚴厲的目光在雙方陣營中掃過,朗聲宣佈。

“啪!”

王錦程將手中白玉扇刷地收攏,將扇子塞入袖筒,朝陣符社團的方向微微一笑,一個箭步,人影已經出現在了擂臺上。

他這套身法十分的詭異,衆人都沒看清他如何施展,他就到了擂臺上。

“譁!”

擂臺下邊,當一些眼尖之人瞧得擂臺的人是王錦程時,頓時喧鬧了起來,無數人彼此間竊竊私語着。


“嘿,看那…那就是陣符分院的王錦程,陣符術在整個陣符分院排在前五!”

“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真人,陣符天才,果然名不虛傳!”

“嘿嘿,我看陣符社團之中,能夠和他抗衡的唯有副社長秋方罷! 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 !”

“這一場比試十分的關鍵,可是那位陣符社團的社長大人卻仍未出現,真不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

“聽說陣符社的社長是一個修煉分院的弟子,而且還是一品陣符師,一身陣符術十分高明,連秋方也甘拜下風!”

“我也聽說,不過我還聽說這位社長大人在建立社團的第二天就消失了,連他們社團的人都找不到。”

“若是他在場,恐怕陣符社團可以輕易地取得比試的勝利吧!”

“是啊……”

聽到這些議論聲音,陣符社團的弟子們心裏更加的難過。秦天的舉動,讓他們所有人都感到不解,如此重要的場合,正是需要他的時候,卻遲遲不肯出現。

這些陣符社團的弟子中,已經有很多人心生後悔。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遲了,比試很快就會出結果,若是輸了,他們將會揹負恥辱,主動請求退學。

再一次擡頭仰望,依舊沒有發現社長的身影,這些人由期待轉爲失望,又由失望轉爲憤怒。

不少弟子開始對秦天心生憤怒,這種情緒就像瘟疫一樣蔓延,只需一個人煽風點火,就會引來一大批的擁護者。

望着陣符社團那些弟子當中,一半以上的弟子臉帶憤怒,擂臺之上,王錦程的嘴角不禁掀起一抹陰笑。

“殺人誅心,最大的打擊不是戰勝你們,而是讓你們自相猜忌!哼,這樣的團隊,就算領袖者有通天徹地之能,也不能夠齊心協力。相反,當這些人的憤怒達到臨界點,就會全部爆發,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好戲上場!秦天,你就等着被你親手組那建的社員們衆叛親離吧,那種滋味,想必不會比在心窩上下刀子來的好過。”

暗暗想着,王錦程不禁爲自己的計策感到佩服。到目前爲止,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這樣走下去,很快就將實現他的那個大陰謀。

衆人都以爲王錦程是個驕蠻的公子爺,只有秋方知道,王錦程詭計多端,絕不是表面上的花花公子。

對於臺上的這些議論聲音,秋方充耳不聞,他最關心的是陣符社團弟子們的情緒。

迎着王錦程那充滿挑畔的目光,秋方緩緩站起身。

腳掌猛然在地上狠狠地一跺,白光一閃,一襲白衫的秋方便站在了擂臺之上。

他這一套身法,力量十足,氣勢磅礴。施展時如大風捲浪,投鞭斷流,氣衝斗牛,不可一世!

吼!

不少弟子見到秋方這一手,都情不自禁地發出讚歎聲。

伸手習慣性地撣了撣一塵不染的白衫,秋方向王錦程回了一個冷哼。

莫問心望了望兩人,確認他們都準備好後,一聲令下,第二場比試正式開始。 隨着莫問心宣佈第二場比試開始,整個學院的廣場上,迅速凝結出一股緊張的氣息。

原本有些竊竊私語的廣場,瞬間便是安靜了下來,擂臺下面,無數道目光,緊緊的盯着擂臺上的兩位參賽者,等待着他們的精彩表演。

王錦程和秋方相互望了一眼,各自回到自己的桌凳上。

這場比試和上一場有些不同,上一場的瑜公主和燕顯都還沒有達到一品陣符師的水平,陣符術只侷限於畫制最簡單的加速府。而現在這一場比試,參賽的雙方都是一品陣符師,有實力畫出一級的符篆,不僅如此,他們都不止會一種一級符篆。

一級符篆中,同樣有難有易, 盛世寵婚:顧少,別來無恙

時間還是一刻鐘,時間一到,雙方將這段時間畫的最得意的符篆交給裁判判定勝敗。

手持符筆,秋方深吸一口氣,然後將符落下。

同樣,王錦程臉色變地無比的凝重,強自將心情平穩後,伸出手抓起桌上的符筆。

兩人幾乎是同時起筆!

擂臺下面,歐陽古和蕭公聖對望了一眼。

蕭對公有些焦急地問道:“這一場比試,他二人誰的勝算高一些?”

歐陽古撫了撫長鬚,沉吟道:“這二人的陣符術相差無比,勝負在五五之數。”

聽完歐陽古的話,蕭聖公目光不由地望向場外,眉毛一下子就擰了起來。

“這小子恐怕還真不會來了!”歐陽古知道蕭聖公爲何皺眉頭,嘆了一口氣,有些不情願地道。

蕭聖公是個火爆脾氣,道:“秦天也太過分了,他自己答應的比試,到頭來卻連人都沒看見!這可不是尋常的比試,要是不小心輸了,王爺的計劃就要付水東流!到時候王爺就算不怪罪下來,我等也無顏再見王爺!”

“這小子平時雖然莽撞,但也不是一個不顧大局的人,這一次到底是爲什麼!”歐陽古抓着鬍鬚,一臉的百思不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那半柱香燒到了盡頭。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