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常務會議最經常處理的事務,就是與盜賊公會之間的糾紛。傭兵公會與盜賊公會的任務、經常性地會出現衝突,例如傭兵公會被僱傭前去營救某個被盜賊公會綁架的對象,又或者盜賊公會接受任務去搶劫一隊由傭兵公會保護的商隊;而這些在彼此的任務過程中發生的衝突、往往會延續回到深沙地下城地下宮殿裏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龍牙會(深沙地下城裏的傭兵組織之一,號稱每一個想要加入其中的怪物都必須先去取得一隻新鮮的龍牙回來)上個月接受了一個任務,前去神聖亞賽爾帝國境內刺殺一個伯爵;而與之同時,盜賊公會方面也接受了一個任務、就是去綁架同一位伯爵的女兒,以勒索金錢。盜賊公會的任務並沒有能夠完成,那是因爲在盜賊公會成員抵達之前、龍牙會派出的殺手不但殺死了伯爵,還順手將伯爵的家人也一同滅了口——其中當然也包括盜賊公會即將要綁架的對象。這樣一來,一場在深沙地下城裏常見的衝突爆發了。

首先是龍牙會位於深沙地下城地下宮殿一層的辦事處被燒掉了,濃煙幾乎將地下宮殿一層的全部居民驅趕到二層裏來;然而濃煙纔剛剛散去不久,怪物們就在地下一層裏找到了好幾具盜賊公會成員的屍體——根據龍牙會方面的說法,那些死去的怪物、就是縱火焚燒龍牙會辦事處的盜賊公會成員。隨後,一連串的襲擊、衝突和暗殺接踵而來。

不到兩個禮拜之內、隸屬傭兵公會的龍牙會的三十名成員,幾乎全部被盜賊公會殺害,而相應地、盜賊公會也爲此付出了接近四十個成員的生命的代價。爲此、地下宮殿裏緊急晉升了大批的公民,而這些新的正式公民也在短時間內被各種組織所接納;而深沙理事會也因此發出了命令,命令盜賊公會和傭兵公會雙方中止殺戮、以談判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最終估計也是不了了之,反正事實上盜賊公會和傭兵公會雙方而言、幾乎沒有因此而受到多少損失。”在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銀牙酒館的吸血鬼老闆滿臉的不在乎:“死了的怪物不是變成了死靈,就是被送去做成食物,總不會被浪費掉;而公民的空缺麼,深沙地下城地面城區還有幾千個符合條件、等待晉升的怪物呢。”

當時妮絲聽了吸血鬼銀牙的話,看了看面前她剛剛點的一盤苦艾蒸熊排、同時想起做完剛剛死在他們家門外的那個熊地精,馬上臉色就變得蒼白——當然,她也能夠理解,弱肉強食正是地下城裏的準則,而且這還是實質意義上的弱肉強食:喜好吞食其他生物的肉體的怪物並不少。

然而,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的會議,除了年度大會以外、其他一律不接受會員旁聽;通常作爲深沙地下城裏某個傭兵組織的普通成員、而被召喚前去參加某個會議的話,說明這個會議的內容肯定與這些成員有關——而這些被召喚前去的成員,據說大部分最終都淪落成爲談判的犧牲品——這一次,難道惡魔安姆蒂爾斯他們也會被當作是犧牲品來對待? 今天更四章,不到9000字,我真厚道……

——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等着您————

傭兵的任務 七

深沙地下城的地下宮殿是一片宏偉的地下建築物,七樓層是從地面開始向下計算的;而無論從那一邊開始計算,第四層也肯定是最中間的一層。

惡魔安姆蒂爾斯也是在最近來了解到深沙地下城的樓層劃分原則。第七層的地下草原,那裏百分之百是深沙地下城的創始者、蛇人們的地盤;第五和第六層,是那些已經在深沙地下城居住許久、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名聲和地位的怪物們的住所;第四層則鮮有怪物居住,因爲那裏是深沙地下城裏各種組織的總部所在,而且一旦有某兩個組織之間發生了什麼矛盾並且擴散開來,第四層就很容易變成相互襲擊的戰場;至於第一、第二和第三層,則是那些新近獲得晉升成爲深沙地下城正式公民、或者身份和地位還不夠牢固的怪物們的居住地;而第一層裏還有着大部分組織的辦事處,每一個組織、無論是傭兵公會、盜賊公會、冒險者公會還是貿易公會,都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將新近晉升成爲深沙地下城正式公民的怪物拉攏成爲自己的組織成員。

惡魔他們的鐵皮屋子位於地下宮殿的第二層,然而接近樓梯口的他們的屋子前面一帶、最近也似乎變成了襲擊多發地點——事實上惡魔自己也親手爲深沙地下城的正式公民資格添加了將近十個空缺。

想要從他們居住的第二層下去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召喚他們前去參加緊急會議的第四層,有兩條途徑可供選擇。其一就是沿着那冷冰冰的樓梯走下去,然而深沙地下城地下宮殿裏奇怪的建築設計,讓每一個試圖走樓梯的怪物都不得不繞個整整半層來尋找下樓的樓梯口;而另外一個選擇就是乘搭升降機。深沙地下城地下宮殿裏現在有將近十架升降機,其中有使用地下河流的水力的、也有依靠魔法力量來維持升降的;曾經還有一部升降機,是由地面上的其他怪物來拉動的、不過聽說不久前已經被毀掉了——據說那是因爲同業之間的競爭。這些升降機之間、只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高昂的乘搭費用;那是因爲每一部升降機都是由某一個、或者一羣怪物出資架設並且經營的。事實上還有第三條路可以通往第四層,那就是自己飛下去,然而惡魔看了看身邊不會飛的黯精靈妮絲,最終還是向一個管理着一臺火力升降機的老年牛頭人掏出了錢包。

儘管受到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召喚的,還包括了他們的另外一個同伴、前頭等聖火騎士德爾克•雄鷹,然而考慮過德爾克•雄鷹的精神狀態之後,惡魔決定與妮絲兩個人一起前去就好。

地下宮殿四層的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大廳,那正是整座深沙地下城裏所有傭兵組織的總部所在,因此從門外看上去、就已經滿是傭兵們常見的那種強悍的風味:遍地幹竭凝固的血痕,火焰灼燒過後的痕跡,各式各樣的武器被整整有條地堆放或者靠在牆邊。惡魔和黯精靈妮絲走進大廳,立刻就迎來了無數道視線的迎接。

“就是他們?”

“嗯。”

“惹回來的亂子可真不小。”

“看一下可以怎樣解決吧!”

耳尖的惡魔立刻就聽到了不少議論聲。“亂子”?惡魔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最近有鬧過些什麼事可以被稱得上亂子的,望向黯精靈妮絲、得到的迴應也是一雙疑惑的眼神。

“肅靜、肅靜。”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大廳裏擺着一張長得出奇的長桌,而坐在遠離門口那一邊末端的是一個混血蛇人;他的名字叫做奈薩,身份是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現任的會長、也就是最高領導,在出發前來參加會議之前、銀牙酒館的吸血鬼老闆曾經向惡魔介紹過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現在的各位領導者的外形特徵。

除了會長奈薩以外,還有兩個必須加以留意的對象,其中一個是虎人瓦尼,此刻正坐在會長奈薩的左手邊;虎人瓦尼平時看上去只不過是一個身材比較高大、而且擁有光滑而結實的肌肉的普通人類,但是在作戰時候、他就會變成另外一副模樣:全身會覆蓋上一層如同猛虎的毛皮,手指全部變成利爪、嘴裏也會長出尖利的獠牙。虎人瓦尼是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在任務方面的管理人,據說他不但兇悍善戰、頭腦也十分靈活。

至於另外一個值得留意的對象,那就是現在坐在會長奈薩右手邊的侏儒比拉爾了。比拉爾是一個十分罕見的邪惡侏儒法師,據說他的魔法的威力強大無比、卻經常性出現失控的情況;他負責管理的是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的金錢事務。


“惡魔安姆蒂爾斯?黯精靈妮絲?”會長奈薩在大廳裏的聲音平息下來之後開口了。

“是的,我們就是。”

“根據記錄,你們所在的深沙兄弟會在兩個禮拜前,曾經接受一份來自沙地帝國的刺殺委託,而負責完成這份委託的、就是你們?”

“是的。”惡魔很不習慣現在的這種環境,他感覺自己似乎正在接受審問一樣。

“與此同時,你們還進行了另外的一項任務,一項保護任務,是這樣的吧?”會長奈薩的聲音裏面聽不出一絲的感情。

“是的。”惡魔無奈地說出了第三次同樣的答案。

“然而,你們的刺殺對象、同時也正是你們保護的對象?”

“沒錯,不過我們是在保護任務結束之後、才進行刺殺的。”惡魔照直回答:“請問這樣的順序是有什麼問題嗎?”

“順序沒有問題,問題在於據我們所知,你在保護任務結束之後當場就進行了刺殺的任務,期間沒有進行任何的化妝或者變形。”

“有那個必要嗎?”惡魔疑惑不解。

“有沒有必要,自己去想吧。總之,現在有人找上門來、要求我們交出兇手了。”


傭兵的任務 八

“交出兇手?這也未免太簡單了……”銀牙酒館的吸血鬼老闆對此似乎毫不意外:“誰讓你下手時候被人認出來了,兇手就是你們沒錯吧?”

“見鬼,我們只不過是接受了任務的傭兵罷了。”惡魔抱怨着說。

“那就解釋清楚啊,而且現在上頭也給了你這個解釋的機會了。據我所知,沙地矮人沒有人類那麼野蠻,他們會先聽你解釋、然後再動手的。”

“再動手做什麼?”

“也許把你捉回去處死,不過我想還是當場把你殺掉的機會比較大。”吸血鬼銀牙的話裏並沒有多少認真的成分:“要不要先來一份最後的晚餐呢?給你打個九折吧!”

×××××××××××××××××××××

獨自走在清晨的沙漠上,感覺倒是很涼爽,然而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惡魔倒是覺得自己的心更加涼一點。根據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的會議中瞭解得知,一支突然出現的沙地矮人軍隊逼近了深沙地下城,目的是找出刺殺沙地帝國胡楊大帝六世的兇手;而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對此做出的迴應,則是派人前去進行談判,而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所派出的使者,正是這些沙地矮人們前來的目標對象、刺殺胡楊大帝六世的兇手,惡魔安姆蒂爾斯。

事實上,按照深沙地下城傭兵合作組織的打算,是要將惡魔、黯精靈妮絲和前頭等聖火騎士德爾克•雄鷹都派來的,然而很快地這個打算就被推翻;考慮到最近德爾克•雄鷹那種精神狀況,以及矮人種族與精靈種族之間由來已久的不和,最終被派出來的、就只剩下惡魔安姆蒂爾斯一個了。不過這樣的安排倒也不錯,惡魔心想,萬一真的翻了臉、當場動起手來,輪到逃命的本事、會飛而且能夠隨意變幻外貌的惡魔,逃脫的機會總比黯精靈妮絲和前頭等聖火騎士要大。

ωwш. ttka n. c○

“什麼人?”惡魔走近了一道很明顯是最近才匆匆堆砌起來的沙牆,沙牆背後立刻就傳來了詢問的聲音。

“我是深沙地下城的使者,前來談判的。”惡魔這纔想起來根本不知道自己來這裏,到底是要跟誰談判。

“把你身上的全部武器放下來……沒帶武器?你膽子倒也不小。”兩個全副武裝的沙地矮人走到惡魔身邊,仔細地搜索了惡魔全身上下:“跟我們來。”

原來這道沙牆後面,就是整片的沙地矮人的軍營。那是一大片的、高度僅僅到惡魔膝蓋部位的帳篷,惡魔安姆蒂爾斯實在想像不出那些沙地矮人們是怎樣居住在這麼矮的帳篷裏的;而答案很快就被揭曉了,其中一個沙地矮人伸手將一個帳篷揭開,露出一個地道口:“進去,偉大的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正在等你。”


шшш ¤Tтkā n ¤C 〇

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是一個滿面通紅的壯年矮人,與他的臣民們一樣、皮膚都比其他種族的矮人要白很多;克羅•熔爐的長鬚被編織成一條粗大的辮子、然後被束到褲帶裏頭,這種矮人們通用的、表示對客人的尊重的禮節,倒是與其他種族的矮人們無異。

“親手殺死沙地帝國的胡楊大帝六世的,就這個惡魔。”站在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身邊的一個年輕沙地矮人突然大聲說出口來。憑着他說話的聲音,惡魔辨認出這個沙地矮人正是帶領着胡楊大帝六世等人從祕道離開維蘭城的那一個,然而在惡魔的記憶裏、他應該沒有見過自己以惡魔的外形出現纔對。

“他說的是真的嗎,惡魔?”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並沒有激動,而是冷靜地發問:“回答我的問題之前,你可以先隨意找個地方坐下;如你所見,我沒有在這裏設置座椅或者凳子,地面就是我們最好的座位。”

“是這樣的沒錯,胡楊大帝六世是我殺死的,不過……”惡魔四下觀望,在這個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身處的地洞裏,除了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自己以外、還有四個看上去年輕力壯的沙地矮人在;惡魔安姆蒂爾斯暗地裏盤算,如果在這地洞裏廝殺的話,身材高大的惡魔恐怕會吃虧不少——畢竟這個地洞的高度也就僅僅夠惡魔站直身子而已。

“你想說,不過那只是作爲一個傭兵、殺死胡楊大帝六世也只不過是執行任務罷了,是嗎?”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的態度看上去有點奇怪,簡直一點也不爲胡楊大帝六世的身死感覺到傷心或者遺憾什麼的,只是這與他舉兵逼近深沙地下城的行動似乎有點不相符:“坐下來慢慢說,也許你想要來一杯我們的沙濾酒?你們深沙地下城裏有一間名叫銀牙的酒館,那裏的沙濾酒全部都是從我們沙地矮人手裏買的。”

“哦……多謝……”惡魔隨意在地面鋪着的灰色地毯上坐下,接過其中一個沙地矮人遞過來的一袋酒:“如同國王陛下你所說,殺死胡楊大帝六世,的確不過是我作爲傭兵所接受的一個任務而已了。”

“那就恭喜你了,刺殺了一個國王、想來你也從中賺到了不少。早幾年有人僱傭你們深沙地下城的盜賊公會來暗殺我,當時的價碼是二十萬金幣,也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漲價呢。”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滿臉溫和的微笑,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要追究惡魔殺死胡楊大帝六世的責任,反倒像是在跟惡魔隨意聊天一般。


“這個,價錢這方面、就跟僱主是誰一樣,我們這些低級傭兵可是沒有資格知道的。”惡魔突然想到了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的目的,也許對方想要找的、並不是殺死胡楊大帝六世的直接兇手,而是這個刺殺任務背後的指使者。

“你真的不知道僱主是誰嗎?那可就麻煩大了……”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的反應跟惡魔安姆蒂爾斯猜想的差不多,追尋指使者、果然是這些沙地矮人的真正目的;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晃了晃腦袋,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剛纔指出惡魔就是殺死胡楊大帝六世的兇手的那個沙地矮人卻突然跳到地洞中間,做出一個讓在場的人噤聲的手勢——這個手勢跟傭兵們的手語一模一樣,因此惡魔立刻也清楚了對方的意思。

而那個跳到地洞中間的沙地矮人隨即趴倒在地面上、一邊耳朵貼着地面,聽了好一會兒才站起身來:“陛下,有什麼東西從地下向我們移動前來。”

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望向惡魔安姆蒂爾斯,而心知肚明深沙地下城並不會派出其他怪物從地下潛過來的惡魔連忙搖頭不已;“那麼,那是些什麼東西呢,科科?”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向那個聽到地下的聲音的沙地矮人詢問。

“我想,應該是弗米蟻,陛下。”

傭兵的任務 九

曾經有人如此開玩笑說,大沙漠這塊維斯塔大陸上最大的地盤,其實是由沙漠裏的四股勢力所瓜分的,其中包括人類的沙地帝國、沙地矮人的矮人王國、怪物們的深沙地下城,還有就是弗米蟻了。弗米蟻是一種具有極爲強烈的攻擊性,而且生存目標似乎就是不間斷地擴張自己的地盤的生物,在任何角度上來說、都是其他所有生物的敵人;在大沙漠中央、深沙地下城附近,有好幾座巨大的弗米蟻地下城市,而深沙地下城則爲了與弗米蟻對抗,組織了一支幾千怪物在內的軍隊、常年與弗米蟻作戰。

惡魔曾經與自己在托爾火山地下城裏的夥伴大法師阿其曼一起,進入過大沙漠裏的弗米蟻城市,親眼見過不少弗米蟻的同時、也聽過見多識廣的大法師阿其曼的介紹,因此對弗米蟻這個種族也有着一定的認識,因此他一眼就認出、突然間從沙地裏冒出來,並且將沙地矮人的軍隊包圍住的,是大批弗米蟻裏面被稱爲兵蟻的一種。

弗米蟻本身分爲工蟻、兵蟻、監工蟻、蟻衛和蟻后幾種,一座弗米蟻城市裏只有一隻蟻后,其他所有弗米蟻都是蟻后的僕人;蟻衛基本上主要負責保護蟻后的安全,監工蟻負責控制和驅使被弗米蟻們“徵召”的工人來建設弗米蟻的蜂巢般的城市,工蟻和兵蟻則顧名思義分別負責做工和戰鬥這兩個方面了。

此刻出現在沙地矮人軍營裏的似乎大部分都是弗米蟻兵蟻,由四隻頭戴精巧的青銅頭盔的蟻衛作爲指揮,而惡魔沒有看到任何一隻所謂的監工蟻——監工蟻是弗米蟻社會裏的特殊分子,它們天生擁有控制其他大部分種族的生物的能力——如此說來,這些弗米蟻此來,並不是爲了“徵召”更多的工人回去建設他們的城市,而是一次純粹的攻擊行動?惡魔安姆蒂爾斯對此感覺到十分疑惑。

“列陣!”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突然大聲吼叫起來,剛纔在那個地洞裏表現出來的那種溫和的神情此刻已經當然無存:“沙地矮人們,如果想要活着回家的話、努力作戰吧!”

響應着他們的國王的呼喚,沙地矮人們很快地排出了好幾個方隊,惡魔也因此得以仔細點算此地沙地矮人們的數量。在這個營地裏,大概只有五百個沙地矮人,其中每一個沙地矮人身上都穿着全套的鎧甲、手中除了統一樣式的盾牌以外,還各手執一把長矛;而沙地矮人們背在背上的另外一把武器就各不相同了,既有閃亮的矮人戰斧、也有沉重的雙手戰錘。

“準備!”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一邊發號施令,一邊望向惡魔安姆蒂爾斯:“惡魔,有沒有興趣活動一下身體?現在可是個不錯的機會呢。”

“活動身體?”惡魔實在無法理解將與弗米蟻作戰成爲活動身體的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到底在打些什麼主意,只是根據弗米蟻襲擊一切他們看到的生物的習性而已、無論是否親自參戰,都會被弗米蟻們視爲攻擊對象,惡魔實在也想不出什麼理由來袖手旁邊:“也好。”惡魔並沒有念出什麼咒語、也沒有擺出什麼特別的手勢,他的右手便已經變成了一把鋸齒長劍——這不是什麼奧術魔法的效果,而是惡魔們天生的一項本能。

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滿意地點了點頭:“衝鋒!”一場沙地矮人與弗米蟻之間的混戰就此展開。

×××××××××××××××××××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遇上弗米蟻,可是惡魔安姆蒂爾斯直到現在才真正體會到與弗米蟻作戰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情;弗米蟻兵蟻們似乎不會說話、更加不會出現高聲怒吼或者辱罵對手之類戰場常見的行爲,他們在戰場上唯一所做的事情、就是作戰。

用爪子爪、用牙齒咬,就是弗米蟻兵蟻們的作戰方式,他們絕對不會與敵人進行一對一的戰鬥,無論是什麼情況下、都絕對是成羣結隊地一涌而上。面對同時襲來的好幾只弗米蟻兵蟻,惡魔的閃避動作顯得有點狼狽不堪,這其實倒也正常,惡魔不像那些沙地矮人那樣、身上披着堅硬的鋼甲,手裏也沒有拿着盾牌,因此只能依靠不停移動腳步來躲避弗米蟻兵蟻們的攻擊;然而惡魔當然也有着自己在戰鬥中的優勢,那就是飛行,只見惡魔兩翼一展、便飛到了空中,然後就在半空中揮舞着自己右手變成的鋸齒長劍,向那些不停試圖跳起來向他攻擊的弗米蟻兵蟻揮砍下去。

突然間,惡魔感覺到背後有一陣風聲傳來,連忙拍打雙翼向上升起的惡魔正好看到一支標槍從自己腳下飛過,然後刺進了一隻正好迎上前去的弗米蟻兵蟻身上;被那支標槍刺中的弗米蟻兵蟻理論上應該不會因此受很重的傷,然而卻直接栽倒在地,原本棕紅色的皮膚和甲殼在瞬間變成了黑色。“那支標槍有毒。”惡魔感覺自己額頭上流出了冷汗,如果不是閃避及時、此刻全身發黑躺在沙地上的,就是他自己了;不甘心白白被偷襲的惡魔連忙回過頭去、發現了用沾毒的標槍向他偷襲的,是一隻比弗米蟻兵蟻要高大不少的蟻衛。

蟻衛是弗米蟻蟻后的親信部下,同時也是所謂弗米蟻社會裏的精英,他們既是弗米蟻兵蟻部隊的指揮官、同時也是弗米蟻社會的領導者,負責執行蟻后的命令、並且確定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蟻后的意思進行;蟻衛跟普通的馬差不多大小,看上去是一隻頭戴青銅頭盔的、螞蟻和半人馬的混合體,據說它們頭上的青銅頭盔製作得越精巧、也就代表着它在弗米蟻社會裏的聲望越高。

對於青銅頭盔的精巧程度的辨認,惡魔可是沒有學習過哪怕是一點點相關的知識,然而此刻的惡魔安姆蒂爾斯對對方在弗米蟻社會裏的地位也沒有什麼興趣去了解;惡魔所唯一感興趣的、是要將這隻偷襲自己的弗米蟻蟻衛當場殺死而已。然而,惡魔很快就知道要達成自己的目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弗米蟻蟻衛的動作比兵蟻要靈活許多,而且似乎他們背上的棕紅色甲殼也比弗米蟻兵蟻的甲殼要堅硬許多,惡魔隨手劈中了那個弗米蟻蟻衛的甲殼,卻只能夠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與之相對的,弗米蟻蟻衛也以它的雙爪來作出反擊。


傭兵的任務 十

“一共有三百三十五隻弗米蟻兵蟻,另外還有三隻弗米蟻蟻衛。”沙地矮人科科正在向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彙報這場與突然襲來的弗米蟻之間的戰鬥的結果:“三隻弗米蟻蟻衛裏面,陛下你親手殺了一隻,這個惡魔也殺掉了一隻。”

“是嗎,你的戰鬥力很不錯呢,惡魔。”戰鬥結束之後,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帶着惡魔重新回到了那個地洞裏,這一次、沙地矮人們不再是全副武裝,而是紛紛脫下甲冑、懶洋洋地躺倒在地毯上:“那麼還有一隻弗米蟻蟻衛呢,那是誰殺掉的?”

“是我,陛下。”沙地矮人科科笑着說,然後繼續他的報告:“我們的人受傷六十七人,沒有人陣亡。”

“不錯,有進步。”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笑着向惡魔舉起手中的酒袋:“我想,你們地下城的軍隊的戰力,也許也有相當的水準?”

“這個……”惡魔安姆蒂爾斯對於深沙地下城的軍隊的戰鬥力並沒有什麼直接的瞭解,然而這些沙地矮人的戰鬥能力卻給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三百多隻弗米蟻兵蟻在短時間內全部殲滅——弗米蟻們是沒有撤退概念的,一旦開戰、除非收到弗米蟻蟻后的召喚,否則弗米蟻們可是不死不休的典型——這個想來深沙地下城的軍隊也應該做得到,可是在這過程中竟然沒有損失任何的兵力,而就惡魔所見、受傷的沙地矮人沒有一個是致殘、或者受到了其他的重傷,這可不能不說是相當之犀利的表現。“我想,他們比不上陛下你的軍隊。”惡魔安姆蒂爾斯實實在在地講出了自己的感受。

“呵呵!”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大笑一聲,然後轉回去望向那個名叫科科的沙地矮人:“科科,帶幾個人去調查一下,爲什麼那些弗米蟻會突然間前來襲擊我們。”

“遵命,陛下。”沙地矮人們應聲起立,紛紛離開了地洞,只留下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和惡魔兩個在這裏。

“那麼,現在讓我們說回正題。”在剛纔與弗米蟻作戰的時候,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臉上的表情可謂是兇悍之至,然而此刻那種溫和的笑意又再重新出現他臉上:“關於胡楊大帝六世被刺殺的事情,我們沙地矮人本來不想管,但是在胡楊大帝六世被你殺死之後,又發生了另外的一些事情,使得我們不得不親自插手。

那個名叫薩曼莎的公主,不問情由地將他們的全國統領大元帥阿方索•維蘭捉住了,並且聲稱大元帥就是背後指使你們刺殺胡楊大帝六世的兇手;從很多角度上看來、這樣的懷疑其實也並不是沒有道理,據說是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把你和你的另外兩個同伴安排到胡楊大帝六世身邊,不知道是不是有這樣的事情呢?”

“沒錯,當時我和我的同伴正在執行另外的一項任務,就是保護胡楊大帝六世的安全;而這個保護胡楊大帝六世的任務的委託人,就是阿方索•維蘭大元帥。”

“我果然沒有猜錯,阿方索•維蘭不會是那種謀害沙地帝國大帝的人、更何況他其實從中得不到什麼利益。然而他安排你和你的同伴到胡楊大帝六世身邊的事情——我相信那是爲了方便你們保護胡楊大帝六世,卻成了一個根本無從分辨的證據。”

“唉……”惡魔不禁嘆息,在沙地帝國被傭兵國塔莎入侵的這個時候,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幾乎已經成了沙地帝國的棟樑,卻因爲此事而受到牽連;事實上,倒也不可以說是跟大元帥完全無關,畢竟如果不是出自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的安排,惡魔他們也不會如此容易接近胡楊大帝六世身邊。

“爲了這件事,我特地去了沙地帝國、薩曼莎公主那邊一趟,也正是我這一去,才保住了阿方索•維蘭的性命;儘管阿方索•維蘭本人跟我們沙地矮人並沒有什麼交往,但是他的祖父倒是跟我有點私人的交情,因此我是不能不管他的死活。”

惡魔總算猜到了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帶兵前來深沙地下城的目的,原來與胡楊大帝六世被刺殺的事件並沒有很直接的關係,而是爲了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的清白而來的。

“沙地帝國的存亡,與我們沙地矮人無關,那是人類自己的事情;胡楊大帝六世被刺殺,就更加不關我們沙地矮人的事了,更何況我也聽說過她的不少醜……嗯,不少不怎麼好的傳聞。”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此時的神情有點凝重:“然而阿方索•維蘭的這件事情,我是不能不管的,理由我也已經解釋過了,而這件事、依我看來最終還是要落在你們深沙地下城身上。”

“這個……陛下的意思是?”

“告訴我,誰是真正僱傭你們前去刺殺胡楊大帝六世的指使者,並且給我一些確鑿可靠的證據,這樣一來就可以給阿方索•維蘭那個小子擺脫罪名了。”

“這個我想不難辦到,只要回去問一問把這個刺殺任務委託給我們的人是誰,並且弄一些證據來,那不就好了?”惡魔的確是如此覺得的。

“事情恐怕不會這麼簡單,我看、你也是第一次接觸到刺殺國王這一類關係如此重大的任務吧。這一類任務的委託人,通常都不會留下自己的真實身份和相關的線索,以免出事之後受到牽連——用不着懷疑我的話,我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經當過傭兵、雖然那已經是將近兩百年前的事情了,不過規矩到現在應該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

“這……”惡魔一時間也答不上話來,沙地矮人國王克羅•熔爐的說法很有道理、想來也沒有那個找傭兵刺殺國王的人會留下自己的真實身份和線索的。

“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種蠻不講理、要求你立刻就告訴我誰是那個委託刺殺胡楊大帝六世的指使者的人——事實上我想你也說不出來。三個月,我給你們三個月、你們去把這個指使者找出來;記住,我要的不只是一個名字,而且還要一些實實在在的證據。” 傭兵的任務最後一章

傭兵的任務 十一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