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此刻冷冷地站在了青衣男子的面前,似笑非笑地說道:

籃壇K神 ,做人不要那麼自大知道嗎,否則哪一天被人打成狗了都不知道,」

洛天緩緩蹲下身子,臉色玩味地望著如今這個如喪家之犬的青衣男子,冷笑道:

「浩雲宗如果讓你這個渣渣當大弟子,估計第一天招牌就被拆了,做人謙虛點,否則你那個什麼大哥也救不了你,」

「看來我這個小弟有什麼得罪了你,」

一聲輕笑從遠方緩緩傳遞而來,那強悍的七重高階氣息更是從遠方隱隱波動而來,一個英俊瀟洒的身影從虛空踏步前來,眼睛並沒有望向洛天,那所有的注意都是放在了嵐清的身上,爾後,這瀟洒的身影面帶微笑道:

「嵐清,我來了,」

嵐清秀眉一蹙,似乎對著玄冥這句話十分地不感冒,爾後,嵐清只是臉色平靜地點點頭,

「呵…」


洛天緩緩站起身來,突然笑了起來,身形一閃落在了嵐清的身旁,

玄冥臉色一沉,眉頭微微皺起,望著落在嵐清身旁的洛天,語氣有些不善道:

「嵐清,你還沒有和我介紹,這個少年是誰,」

「呵…」

洛天又是輕笑一聲,

玄冥眼眉一皺,望著這個似乎比自己還英俊的男子,冷聲道:

「你笑什麼,」

「我笑有些人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吧,」

「你以為你是誰,還真以為是嵐清的某某某了,見過自以為是的,沒見過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渣渣,」

「你說什麼,」,玄冥臉色一冷,瘋狂的殺機瞬間洶湧而出,

洛天橫跨一步,擋在了嵐清的身前,同樣冷笑一聲:

「渣渣,」

「我說你裝逼過頭了,」 「你很有膽量,竟然敢挑釁我,」

玄冥不怒反笑,臉色陰冷地望著洛天,算是天之驕子的玄冥一路走來也遇到許多挑釁與叫囂,若每一次自己都要為之動怒生氣,那不就說明自己的修養不夠,尤其如今是在喜歡的人身前,若是失去了這一份涵養,那不就顯得有些貽笑大方,

「你是什麼東西,」,

洛天眉頭一挑,聳了聳肩,雙手交叉環繞身前,冷冷一笑,

「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玄冥臉色一沉,語氣更是無比冷漠,眼前這個傢伙三番四次挑釁他的底線,若不將這個傢伙打死打殘,自己的面子以及在嵐清心中的印象也必然有所受損,作為一個高傲的天才,玄冥必須維護自己的自尊,

「連烽火也只是勉強勝出的渣渣還有什麼資本在這裡叫囂,」,洛天冷冷一笑,臉色上那鄙夷不屑的神情**地寫在了臉上,

「烽火,」

「你認識烽火,」,

玄冥臉上閃過一絲忌憚,雖然自己勉強勝過烽火,但是那傢伙的狠辣還有那股不要命的勁頭也是讓自己吃盡了苦頭,說起來,自己還是因為境界上的壓制才勉強勝過這個瘋子一頭,如果再給這瘋子一些時間,自己能不能在他手裡抗衡也是個問題,

「走吧,嵐清,」

洛天轉頭朝著嵐清微笑了一下,索性懶得理會這個自大又讓人噁心的傢伙,只是說了烽火兩字,臉色就變得有所顧忌,這麼慫的人還真是第一次見,人就是這樣,總是不斷吹捧自己,卻又不斷地忌憚能夠抗衡自己的人事,

嵐清點點頭,說實話現在她不希望洛天和玄冥正面對碰,潛意識中的她還是覺得如今的洛天還是欠缺點火候,讓他和一個王境高階強者,未免太過吃力了,她擔心洛天會受傷,但是,如果她知道洛天先前滅了陳家也不會有如此想法了,

「玄大哥,我們先走一步了,」,嵐清禮貌性地朝著玄冥點點頭,隨即跟著洛天朝前走去,

「慢著,」

玄冥臉色鐵青,大喝一聲,英俊的五官似乎都要被怒氣激得變形起來,


「嵐清,你寧願跟這個人走也不和我在一起,,」

充滿怒意的質問聲瞬間讓嵐清臉色變得冰冷起來,

望著嵐清冰冷的面容,玄冥臉色微變,只是眼角的餘光掃到嵐清身旁的洛天時,心中又不由得燃起雄雄怒意,那點燃在心中的妒意完全充斥了玄冥的腦海,

「我要跟誰走是我自己的事,玄師兄,你過火了,」,嵐清冷冷一聲,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陳嵐清,你站住,」

玄冥又是爆喝一聲,臉色冰寒地轉頭望著嵐清,寒聲道:

「一直以來,我玄冥對你什麼心意你陳嵐清難道感受不到,」

「我知道你生性高傲,看不上沒有實力沒有資質的男人,我玄冥自問在實力,資質都是上上之選,晉陞帝者只是時間長短,難道這樣也不足以讓你刮目相看,傾心以待嗎,,」

嵐清頓住了身形,並沒有轉頭的她輕輕滴搖了搖頭,語氣平靜道:

「玄大哥,你一直以來的心意嵐清都能明白,只是感情的事情,不是說你權傾天下,還是你成為絕代強者我就能會對你芳心相許,感情,不需要建立任何事物的基礎,如果我真的喜歡你,那我早就接受你了,」

「難道你對我一點好感都沒有,」,玄冥臉色蒼白,心中如遭重擊的他神色黯然,不甘心地問道,

「一直以來,我都是當你是兄長而已,」,

嵐清搖了搖頭,自顧自地往前走去,而洛天也是跟著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並未再打擊玄冥,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逐漸模糊了玄冥的視線,玄冥臉色黯然地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本以為,自己這些時間為嵐清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只要一直堅持下去,自己便會有希望,能夠換取嵐清的真心,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徒勞…」,玄冥喃喃說道,眼眸漸漸變得冰冷起來,英俊的面容透出一股寒冷的殺氣,目光中露出森冷殘忍的殺意,

……

……

「這麼直白的拒絕,換做是我也會接受不了,」

如今同行一路嵐清和洛天默不作聲,而此刻洛天突然雙手抱頭,漫不經心地說道,

嵐清還是冷冰冰的模樣,只是如今的她微微地搖了搖頭,輕聲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這真像你,夠直接,」,洛天神色一愣,反應過來的他也是輕輕笑道,

「不過這個男人能在一段時間中能夠對你死心塌地,也說明了他的確是用了心的,就是太過會裝逼了,不好不好,」

「你怎麼不說這是我的魅力所在,」,嵐清突然開玩笑地說了一句,

「額,,」

洛天突然像是受到了莫大驚嚇那般,眼睛瞪大地望著嵐清,一不小心還嗆了一口氣了,

「這兇殘的丫頭竟然會開玩笑了,這天的太陽西邊出來了,,」

洛天突然臉色認真地望著身旁的絕美女子,雙眸直勾勾地望著嵐清,

「淫賊,你望著我幹嘛,,」

嵐清臉上突然飛過一片紅暈,被一個如此英俊的男子如此帶有侵略性的眼神望著,便連她的心也好似不受控制那般洶湧亂撞,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腦袋受傷了,連你也懂得開玩笑了,,」

「世道變了,世道變了…」,洛天撤回了目光,一路搖頭,一路往前走去,

「該死的淫賊,」

嵐清恨得咬牙切齒,猛一跺腳,便是朝著洛天追去,

其實,嵐清心中還是有句話相問,

若是我真的擁有那麼大的魅力,你會不會對我也用一點點心,

……

……

「你們到了啊…」

此刻在演武場的露天坐席上,風無雲笑眯眯地望著一同前來的兩人,

「宗主,府主,」

兩人也是恭敬地問候一聲,陳霄點點頭,神色頗為納悶,昨天這丫頭才追著洛天滿城主府跑,還砍了大半個城主府,現在這兩人怎麼看似平安無事,女人心,海底針啊…陳霄心中長嘆一聲,活了大半輩子,連自己女兒的心思也猜不透,做人還真是失敗啊…

「風宗主好,府主好,」


此刻的玄冥也是從城主府另一頭走了過來,面帶微笑地朝著兩人微笑問候著,望著神色如常的玄冥,洛天眉頭皺了皺,眼神也是微微地掃了一眼玄冥,發現玄冥並沒有異常,只是洛天依舊還是對玄冥有些疑惑,短短時間,那激動的情緒便能平復如初,只能說明這個人的城府的確深沉,洛天回頭望了一眼嵐清,嵐清朝洛天點點頭,如今嵐清的心中也是頗為疑惑,轉眼間玄冥便是換了個人似的,嵐清突然感到這個面容俊朗的男子好陌生,心中也是暗暗堤防,

嵐清朝著洛天點頭這個平常動作落在玄冥的眼中就是那麼不平常了,眼眸中那縷隱藏至深的寒芒如今微微閃現,那壓抑在心中的怒吼似乎要破繭而出那般,玄冥深吸一口氣,心中冷笑一聲,等我殺了這個傢伙,我怎麼也會得到你的,嵐清,陰蟄的雙目微微垂下,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陳霄微微掃了一眼演武場,發現演武場中要來的人基本也來齊了,五大勢力的領袖如今都是齊聚一堂,陳霄心中想道如今也是時候了,隨後陳霄清了清嗓子,高聲道:

「各位,今日是我們五大勢力新生交流的比試,本來這五大勢力之間的交流其實挺平凡的,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


陳霄重重地咳嗽一聲,朗聲道:

「我家小女嵐清也不小了,而今日也算是年輕俊傑聚集在此,所以我斗膽為我家小女嵐清招聘一名心水的夫婿,」

嘩,

陳府主話音一出,全場盡皆都是嘩然之聲,風無雲更是臉色震撼地望著陳霄,心中也是驚訝得無以言喻,這個傢伙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大方了,要知道,嵐清那可是他的心頭肉了,別說出嫁了,就算出遊也是擔心得小心翼翼了,這個傢伙轉性了,,

而一干年輕子弟目光炙熱地望著陳霄身旁的黑衣女子,婀娜多姿的身段,那如天仙下凡的絕美面容,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抑或是嵐清身後的龐大背景,嵐清就是一塊搶手的香餑餑,每個人都是餓狼投胎,都想去擁有這塊炙手可熱的香餑餑,

「陳霄,,,」

一聲冰冷的怒喝更是響徹天際,如今的嵐清更是滿臉怒氣地盯著陳霄,眾人都是臉色驚訝,雙眼瞪大地望著這個彪悍的女子,這絕對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竟然敢直接大呼親生父親的名字,眾人都是咽了一口口水,這個彪悍的女子自己能不能夠駕馭都是個問題,

「比武招親,,」

「真是天助我也,」

玄冥心中喃喃幾聲,只是臉上卻更是露出歡喜的神色,如果是按陳霄如此安排的話,這次嵐清還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嵐清啊嵐清,真是上天都要將我們兩個安排在一起了,玄冥臉上一喜,眼眸微微掃了一眼洛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乖…丫頭…別激動…」

陳霄一臉賠笑地望著氣得想要將自己千刀萬剮的女兒,額頭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都說女兒是父親貼心的小棉襖,只是嵐清這個小棉襖估計如今都連殺了陳霄這個傢伙的心都有了,陳霄清了清嗓子,隨後凝聲傳音道:

「女兒,不要怪爹爹擅作主張,風宗主說的對,你也不小了,爹爹也想你幸福啊,爹爹看得出你對洛天有那麼點意思,那這樣的話爹爹就來個順水推舟,把我女兒嫁給這臭小子,只是,既然我女兒出嫁,那夫君必然不能讓我失望,如果他連玄冥都不能擊敗,那也不配當我女兒的夫君了,」

「可,可是…」,嵐清正想辯解,


只是,陳霄擺擺手,眼神瞟了一眼洛天,語氣平靜道:

「那麼誰願意第一個成為小女的夫君呢,」

「淫賊,上去,」

嵐清見事已至此,腳尖一跺,猛一咬牙,忽然凝聲傳音對著洛天說道,

「我,,」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