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黃沙翻滾,整個沙丘被上的沙粒全部被劍氣轟飛。

巨大的沙丘在耀眼的劍氣之下消失了,誰也沒有想到出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座破敗不堪的廟宇,這座廟宇久經風霜,顯得搖搖欲墜,剛剛要不是廟裏出現黑色的結界守護着廟宇,恐怕現在的廟宇早就化爲廢墟了。

這座孤獨的神廟,已經因爲風沙的常年洗刷而變得破爛不堪,充滿了淒涼。

突然,三道看似聖潔但卻深藏陰暗的白光,以極光般的速度飛馳而來,劃破了天空的靜寂與淒涼。

沒過多久,三道白光在騎士團上空停了下來。慢慢顯露出三個魁梧的身影。要是有見識多廣的人在這裏,絕對會被嚇暈過去。

因爲這三名魁梧的男子,赫然是大名鼎鼎的光明三賤神……呸呸,是光明三劍神。

不過這些人起外號的水平也太渣了,這麼老土的外號竟然也用,而且他們三個似乎很滿意這個外號!這光明教會的人還真是奇葩!

他們身穿同一個樣式的裝備,用祕銀打造的臉盆大小的護盾,用精髓鋼和各種罕見材料打造而成的兩米長的巨劍,還有一身潔白的哥特式板甲。裝逼氣息實在是太濃重了。

中間的那名魁梧的男子嘴裏劃過一抹殘忍的笑容,輕啓厚脣笑着問道:“怎麼?騎士團裏的這些小娃娃怎麼還沒將那個邪惡的傢伙逼出來啊?”

左邊的留着落腮鬍的男子聽了,語氣有些不屑的說道:“切!就那一羣被神看不起的廢物,不給我們拖後腿就是神在保佑我們了。老三,我說地對吧!”

位於右邊的男子似乎有些高冷,並沒有回答落腮鬍的話,只是用冰冷的語氣對着神廟的方向大聲說喝道:“亡靈教會的大祭司,什麼時候變成了一隻縮頭烏龜了?”

話音剛落,只見一個大貨車輪胎那麼大,並散發出詭異紅光的骷髏頭猛然向光明三劍客襲去,並捲起了漫天的黃沙。

“轟!!”沙塵飛舞,沙漠裏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

巨大的響聲在靜的讓人發慌的沙漠中是那麼的好聽,不過被攻擊的三人可不這麼想。

只見三人站着的位置掃出數百道白色的劍刃,周圍狂暴的沙子也沉寂下了,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三個略微有些狼狽的身影。

落腮鬍男子用舌頭在嘴裏攪拌幾下,然後狠狠的從嘴裏吐出了一口沙子。很顯然,這個動作很熟練,肯定經常這麼做。

看着神廟中緩緩走出的身影,落腮鬍男子全身的肌肉瞬間緊繃,一條條青筋暴露出來!只見他雙腿用力一蹬。飛一般似的跑到那道身影面前,嘴中大喝道:

“軒轅盜天!光明之神是不會饒恕你的!!”

然後手中的巨劍發出耀眼的聖潔的光芒,雙手用力往下一揮,黃沙再次把這裏籠罩。

“哼,光明神算什麼東西,饒恕老夫?嘿嘿,今天我可不饒恕你們,”亡靈教會的大祭司軒轅盜天張狂的大笑着,拿出一根漆黑的魔法杖,隱晦的咒語響起,大羣的亡靈戰士從白骨跨界門裏出來。

“亡靈法師還是那麼討厭,嘿嘿,今天我們三兄弟送你去向光明主神大人請罪,”絡腮鬍子的大漢揮舞着巨劍,舉起盾牌,衝向軒轅盜天。

衝過去的絡腮鬍子根本近不了軒轅盜天的身大羣的亡靈生物衝上來阻擋了他的腳步。

氣得絡腮鬍子大漢一直怒吼着,“老二還是這麼衝動,恐怕現在他連自己是劍神都忘了吧,老三準備施展禁忌劍招,一次性解決這個老傢伙,萬一招惹來其他亡靈教會的餘孽事就不好辦了。”

魁梧的男子搖搖頭不在去看絡腮鬍子的大漢。

霎時間,魁梧男子和陰冷的男子在空中舉起長劍,耀眼的白光開始聚集。

魁梧男子率先準備完成,長劍劈出, 大喝:“光,神之審判。”

陰沉的男子也準備完畢,長劍橫掃,大喝一聲:“光,審判劍。”

兩道巨大的劍光直衝雲霄,龐大的劍氣勾起了滿地黃沙,形成了兩道巨大的龍捲風,沙塵滾滾,遮天蔽日,給人一種末日來臨的錯覺。

兩名劍神的禁忌劍招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向着軒轅盜天攻去。

“哼,”軒轅盜天冷哼一聲,飛身倒退,嘴裏隱晦複雜的咒語響起:“至高無上的死亡之神啊,你虔誠的僕人在祈禱,請求您降臨於世間,帶走眼前的敵人…,死神降臨。”

雖然這一式是法神級別的禁咒之一,但是從很久以前的變故,導致召喚的死神降臨不在那麼然人聞風喪膽。

從哪以後召喚出來的只是死神留下的一縷氣息而已,攻擊裏不是那麼強悍了。

在軒轅盜天咒語完成時,趴在遠去的泣無淚感覺靈魂之內有人不斷的在呼喚自己。

泣無淚頓時將心神沉入靈魂深處,發現一座迷你的宮殿在自己的靈魂最深處發出烏黑的光芒。

“這是死神殿,也是我的領域,沒想到它居然藏在我的靈魂深處,原來就是它在呼喚我麼?”隨着泣無淚的靠近,死神殿的呼喚越強烈。

意念一動,泣無淚進入了神殿內部,在死神殿內部除了堆積如山的財寶,並沒有什麼異樣。

泣無淚打算離開時呼喚再次響起:“至高無上的死亡之神啊,你虔誠的僕人在祈禱,請求您降臨於世間,帶走眼前的敵人…,死神降臨。”

泣無淚飛身而起,向着高臺飛去,泣無淚落在高臺上,坐在王座時,一陣灰霧包裹着泣無淚的靈魂,泣無淚感覺自己來到了無盡的虛空之中。 唸完魔法咒語的軒轅盜天,等了幾息時間不見任何的反應,看着兩道越來越近的劍氣,軒轅盜天着急的想到:“爲很什麼我的魔法失效了,是死神拋棄了我嗎,難道要死在這裏?”

“哈哈哈,老烏龜,這下你死定了,當年殺了我們魔**士團那麼多少人,造了太多的孽,現在魔法都失靈了,今天你死定了,”絡腮鬍子的劍神看着一臉不敢相信的軒轅盜天狂笑道。

軒轅盜天不甘的看了一眼光明三劍客,閉上了渾濁的眼睛,心裏死灰一片。

此時的軒轅盜天在想自己已經無法活下去了,必定會死在兩名劍神的禁忌劍招之下,早已放棄了反抗,一心等死。

就在三劍客狂笑的時候,沙漠上空突然黑氣涌動,一個青年從空間裏現出來。

青年出現後,看着兩道劍光輕蔑的一笑,擡手一掌拍下,頓時漫天的黃沙被巨大的黑色能量手掌壓下,兩道禁忌劍光消失於無形。

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向光明三劍客,光明三劍客立刻釋放着耀眼的乳白色光芒守護着全身。

“我擦,這小子難道是上界之人,居然輕易的破了我們的禁忌劍招.”魁梧的男子驚訝的看着天空中的青年道。

“大哥,這肯定是上界之人,不然不肯輕易的破掉禁忌劍招,但是元素大陸有時空封印,上界的人更不無法主動來到元素大陸,”冰冷的男子眼裏出現了懼怕的神情。

“難道是…?”魁梧的男子看着陰唳的男子,想到了什麼。

“大哥,肯定是那老小子施展的死神降臨,這是新的死神,神殿的聖典裏記載,死神隕落,”冰冷的男子猜到了一些事情,看着魁梧的大漢說道。

“不好,你快走,去報告教皇陛下,我和老二爲你斷後,”魁梧的大漢冷汗直流,一掌擊出,將冰冷的男子擊飛,遠遠的喊道:“你不要管我們,快走…。”

魁梧的大漢話還沒有說完,巨大的手掌將亂竄的騎士團和魁梧劍神和絡腮鬍子劍神拍在沙漠裏。

“大哥,二哥,”冰冷的男子撕心裂肺的吼到,兩顆淚珠滴下,仇恨的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青年,化作一道光芒向沙漠外圍飛去。

巨掌的能量漸漸的消失,沙漠裏留下了一個巨大巴掌印的深坑兩位劍神拄着長劍慢慢的爬起來,噴了一口鮮血,恐懼的看着空中的青年,暗自嘆道:“這是什麼樣的存在啊,僅僅是一道能量凝聚的手掌就將我等擊成重傷,滅了魔**士團,上界的人就這麼恐怖麼…。”

而亡靈大祭司軒轅盜天自從天空的青年出現到出手重傷兩名劍神,滅掉全團的魔**士這短短的一分鐘裏,一直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着的青年。

他知道,那是死神,他們信仰的死神大人,這次出現的不是什麼降臨,而是死神親自出現,並且出手。

亡靈大祭司那是在元素大陸上唯一能釋放死神降臨的人,他不會認錯死神的氣息,只是他想不通爲什麼死神會親自出現。

遠處趴在沙丘上的二女和八名殭屍也是錯愕的表情掛在臉上,他們驚訝的不是死神真身出現在元素大陸,而是那熟悉的身影分明就是泣無淚啊。

這時他們才發現身邊的泣無淚臉上定格着微笑,一動不動的趴在沙丘上,很顯然泣無淚的靈魂離體了。

司馬千詩不滿的嘀咕着:“這傢伙居然這麼強大,還是傳說中的死亡主神…。”

“王真的好強大…”這是八名殭屍此時的心聲。

而夢姿卻擔憂的想到 :“他居然是死神,父王肯定不會讓我和他在一起的,唉…”

這是天空中泣無淚感覺一陣頭暈目眩,靈魂之中傳來刺痛之感。


泣無淚的身影漸漸的暗淡下去,消失在空中。

亡靈大祭司軒轅盜天跪在地上,仰頭看着消失的泣無淚叩頭高聲道:“軒轅盜天恭送死神大人…。”

回到死神殿空間裏的泣無淚立刻出了死神殿,回到了身體之內,爬在沙丘上的泣無淚身體動了一下,暗道:“原來死神殿還有如此大的能力,藉助召喚之力,配合着王座的威能,既然能有如此大的威能,不過靈魂的消耗一是非常巨大的。”

“夫君~”感覺到身邊的泣無淚動了一下,司馬千詩眼冒星星的看着泣無淚,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影子,那是兩個兩個上好的屬下,你去收了他們,”泣無淚指着重傷的兩名劍神說道。

影子知道該怎麼做,崇拜的行了一禮回道;“王,我這就去辦。”

影子張開雙翼,化出殭屍形態,飛離沙丘,向兩名拄着長劍的光明劍神飛去。

泣無淚和二女與七名殭屍也站起來,走下了沙丘,向破舊的神廟走去。

現在意外的碰到了亡靈教會的大祭司,由他帶路去亡靈教會隱居的地方更加省事,總比拿着地圖慢慢的尋找的好,也隨便問問亡靈教會現在的情況。

亡靈大祭司看到從沙丘上飛下來的影子,本想開口詢問,可當看到沙丘上走下的泣無淚時,手開始抖動,身體顫抖起來,那個身影他記得,是死神。

亡靈大祭司立刻趕過來,到泣無淚不遠處時就要拜下去,泣無淚手一揮,一道能量阻止了亡靈大祭司道:“剛剛你什麼也沒看到對嗎?現在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泣無淚知道,光明神和黑暗之神是不會放過死神的,要是自己是死神的事情傳出去,會引來很大的危機,說不定會喪命。

亡靈大祭司好似明白了什麼,開口道:“少爺說的對,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您好,我乃是亡靈教會的大祭司軒轅盜天。”

“呵呵,本君乃是天魔帝國的國主‘魔君’,這次來是受人之託,前來尋找亡靈教會隱居之地,”泣無淚微微一笑,將赫連無忌給他亡靈指環丟給了亡靈丟給了亡靈大祭司。

亡靈大祭司看了一下亡靈 指環道:“少爺,不知道刑皇現在可還好。”

“能吃能睡的,過得挺滋潤的,”泣無淚隨意的說道,心裏卻鄙視着猥瑣的赫連無忌。 影子很快就撲到了兩名重傷的劍神身前,在兩名劍神痛苦的嘶吼聲中,兩名飛僵殭屍誕生。

影子帶着兩名光明劍神變成的殭屍走過來,恭敬的站在泣無淚身前,影子道:‘王,事已經辦妥。’

“影子,你帶着他們去把逃走的那個傢伙帶回來,他們兩個是三劍神之一,好好利用這一點,你把這份地圖拿着,等事情辦完立刻來亡靈教會隱居之地找我,”泣無淚指着身後的殭屍和那兩名劍神變成的殭屍說道。

“是,王,我這就去,”影子說着轉身帶着一衆殭屍就走,沒走幾步,泣無淚的聲音響起。

“等等,影子儘量把他變成你們的同伴,如果不行的話,直接殺了,”泣無淚煞氣騰起,身上黑氣繚繞。

“是,王,我明白了,”影子回道。


“影子以後別叫我‘王’,聽着彆扭,還是叫我‘魔君’吧。”


“是,魔君大人,屬下這就去追殺那逃走之人,”影子和幾名殭屍都展開雙翼,向着沙漠外追去。

一旁的亡靈大祭司看着影子輕易的就讓光明神忠實的信徒倒戈,不可置信的想到:“死神大人的這位手下手段也太高明瞭吧。”

“大祭司,我們走吧,路上你和我說說着亡靈教會的事情吧,”泣無淚看着遠去的幾道身影,對身邊站着的亡靈大祭司說道。

“是,少爺,”大祭司走在前面帶路,泣無淚和二女悠閒地跟在後面,泣無淚拿出摺扇扇動,趕走身邊炙熱的空氣。

這是大祭司開口道:“少爺,你來繼承教皇之位並不是那麼容易啊,現在的教會內部太亂了,幾大長老各自爲政,都想當教皇。”

“自從刑皇大人離開教會後,大長老的狼子野心,培養親信。”

“二長老爲人忠厚,擁戴刑皇大人,他相信刑皇大人早晚會回來,一直和那幾位爭權奪利的長老周旋着。”

“三長老和五長老更是過分,這兩名長老聯手明目張膽的威脅教衆歸順其麾下,暗殺其他長老的親信。”

“四長老一直保持着觀望的狀態。”

“至於六長老是我的好友,對教會忠心耿耿,爲人正直,前幾天大長老來拉六長老入夥,六長老拒絕了大長老,大長老懷恨在心,趁着六長老不防備出手偷襲,導致六長老身受重傷,生命垂危。”

“我聽說曾經神廟裏出現過火精蓮花,特地來尋找火蓮救治六長老,哪曾想到沒有找到火蓮,還暴露了行蹤,被光明教會盯上,我懷疑是五長老將我的行蹤透露給駐紮在火獄沙漠裏的魔**士團,打算借光明教會的手殺了我。”

“畢竟教會裏還有我的壓制,他們翻不起多大的風浪,如果我死了,他們就可以大規模的動手了,五長老的算盤打得響啊。”

泣無淚聽了大祭司的話皺起眉頭道:“看來這亡靈教會不像想象中那麼平靜啊,大祭司,我們先去看看六長老吧。”

聽聞泣無淚要去看六長老,大祭司心奮的擠出了和藹的笑容道:“多謝少爺,這下六長老有救了…。”

在大祭司的心裏,死神是萬能的,是無所不能的,現在死神要去看六長老,那麼他就有救了。

在沙漠裏走了很久以後,大祭司在一個沙丘前停下道:“少爺,我們到了,這沙丘之下就是六長老的居所。”

大祭司拿出一個水晶球,念動咒語,一道黑色的光線從水晶球裏發出,擊在沙丘之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