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幾位衣衫白凈的女子就已經找好了空地,紮好了帳篷。

??????

鸞峰不小心地看到了人家女子洗澡的畫面,心裏面雖然覺得慚愧,但是,卻還是難掩激動的情緒。

心想,剛剛要不是自己反應機敏,恐怕就被抓了個現形了。雖然,自己不是有意為之想看的,但是,面對著那就擺在眼前的「美女沐浴圖」他也是難掩好奇的。

回想起陳鳳玉那曼妙的身姿,鸞峰的臉上不由的一陣燥紅。

等到回來的時候,發現小小已經煮好了水。熱水在鍋中一陣滾沸。

鸞峰尷尬地笑了笑,就像做錯事的小屁孩一樣,一溜煙又出去了。

等到回來的時候,手裡面拎著一隻叫不上名字的飛禽。


將飛禽剔除羽毛,洗得乾乾淨淨的,加上一點作料,就開始入鍋了。


小小不斷地忙活著,也不搭理鸞峰。

鸞峰坐在大鍋的旁邊,神色猶豫,很是不安。

那玉背實在是太漂亮了,還有那白皙得吹彈可破的肌膚,還真的天生尤物啊。鸞峰在心裏面想著那極為美好的畫面。

美女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眼前直晃動。

「嗷嗷嗷。」

小小手拿著木勺,舀上一點湯,發現沒有滋味,在打量鸞峰時,又發現炭火已經沒有多少了,不由得,叫了起來。

那叫聲是在埋怨鸞峰的不專心看火。

被小小這麼一叫,旁邊衝天樹上的鳥獸都其嚇飛了好幾隻。回過神來的鸞峰,尷尬地笑著,趕緊在火堆裡面塞上幾個樹枝。

等到烈火燒得柴木,劈啪作響的時候,夜幕降臨后的潮氣,也是被柴火的熱浪,從鸞峰和小小的身邊驅除。

身上暖洋洋的鸞峰看了看還在忙活的小小,剛才水沒有開,現下水總算是開了,水裡面煮的食物的味道也是發散了出來。

「好沒好呢?」

「嗷嗷嗷?????」

小小又開始比劃起來,示意還要再等上一小會兒。

無聊透頂的鸞峰將那本奇花異草的典籍又拿了出來,開始觀看。

約莫半柱香的時間,總算是可以吃了。

之後,一人一獸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期間,那人因為搶了那獸手裡面的一塊肉而被那小獸狠狠咬了一口。「

「嗷嗷嗷」

「不要咬我啊」

「不要臉」

??????

叫聲震天,此起彼伏。

「好了好了,睡覺,吃飽了。」

鸞峰躺在火堆旁邊,小小就趴在自己的胸口上面。

在睡前,他又向火堆裡面加了幾根衝天樹的樹枝,說來那衝天樹的老枝遇到火焰倒是極其地好燒。

熱量在火堆旁四散,驅散夜晚來臨時的潮寒。

一堆火,一個人,一隻獸,一片星空,倒也是安詳。

但是就在鸞峰快要睡著的時候,在旁邊的密林中的一個身影卻是緩緩地浮現。

那身影並沒有忽然襲擊鸞峰和小小,而是緩步向鸞峰那邊走來,之後,竟然,出乎意料的在鸞峰和小小的身邊坐了下來。

「吃的還不錯,水煮『鷺雞』嗎?」

那身影借著火光能夠看清,竟然是,一身白衣的女子,這女子身材妖嬈,手指纖細,身上發散出淡淡的香氣。

來人正是陳鳳玉。

原本馬上快睡著的鸞峰聽到身邊的說話聲,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但是,仔細一想,知道大事不好,眼睛在那女聲落下的時候,也是猝然睜開。

「你是誰?」

鸞峰自然是看清了面前的女子的臉龐,一時間,倒是有點醉了,但,還是冷然喝道。

要知道睡覺的時候,在你的身邊猛然出現這麼一個人,任誰也是不好受的。

不說是驚嚇,就是這樣一個你不曾相識的人出現,還和你說話,你恐怕都會心肝巨顫。

「你問我嗎?」

陳鳳玉一隻手拿著一段樹枝,不斷地扒拉著火堆裡面的炭火。

另一隻手抓取一段乾柴,扔入燃著的柴火之中。但是言語間,卻是不讓分毫,「小弟弟,我還想問你,你是什麼人啊?」

我是什麼人?

鸞峰看到陳鳳玉,全然已經忘記了自己不久前所做過的事情,因為他本就沒有看到那陳鳳玉的臉面,而是只看到了她的玉背,還有那被遮掩得嚴嚴實實的飽滿胸脯。 「我嗎?」

「我叫鸞峰,還請多多關照。」

將小小塞到自己的衣衫裡面之後,鸞峰就要伸出手去,想和陳鳳玉認識一下。

而陳鳳玉卻是冷眸斜撇,對那鸞峰那古怪的手勢,不理不睬。



陳鳳玉忽而一轉,目光森然,看向鸞峰,陰沉道,「小淫賊,你倒是淡定。難道你忘記了你剛才做的好事了嗎?告訴你,就算你逃得快,我也能夠按照痕迹找到你。」

這下子輪到鸞峰傻眼了。

鸞峰心下不安,心想不就是無意間看了人家姑娘兩眼嗎?怎麼就成了小淫賊了。

現下人家姑娘都追過來了。

不過,偷窺人家女孩子洗澡確實是不好何況,鸞峰自是知道,同時也是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正所謂字錯能改善莫大焉嘛。

鸞峰有點為自己叫屈了。

這要是在2078年的地球上,就算是**處境的**美女也是多不勝數的。

怎麼自己就成了小淫賊了,他又沒做什麼羞羞的事情。

「姐姐,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剛才還在這裡吃東西呢,怎麼就成了小淫賊了?你說,你按照痕迹找過來的,莫非你一路跟我來到這裡的嗎?還偷窺我們吃飯,不成?。」

鸞峰不回答陳鳳玉的言語,卻是反問起來。

「這。」

陳鳳玉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一片緋紅,怒氣道,「小淫賊,休想狡辯。」

「什麼小淫賊,我也不比你小多少吧!姐姐。」

「胡說什麼,看招。」

說著,陳鳳玉手上一頓,隨即單手向鸞峰抓去。

鸞峰看到陳鳳玉縴手探出,也是下意識地運轉龍氣,兩人的手掌隨即碰撞到了一起。

巨大的氣流在兩人之間鼓動,把那堆柴火,還有尚未燃盡的柴灰,也是吹得東偏西散。

火星四濺,將兩人都照得極為清晰。

「大龍師嗎?」

陳鳳玉對鸞峰出手並沒有使出全力,但卻是探測到了鸞峰的實力,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小年紀的淫賊,竟然已是達到了大龍師的境界。

這倒是超出了她的預料。

「對啊,我也是剛剛修鍊到大龍師的境界。」

鸞峰身形立在旁邊,縮回手掌,答道。

他倒是沒避諱,因為通過自己剛才超出一般人的精神力,他已是感知到,眼前的這個女子和自己的實力是不相上下的,心想,就算是自己抵不過她,帶著小小逃離還是可以的。

「很好,你的天賦倒是不錯。可惜的是,你是個小淫賊,不務正業,就喜歡偷窺人家女子洗澡。你知不知道,你的罪行,在我們玉女閣可是要挖眼睛的。」

陳鳳玉雖然看出鸞峰的實力已是達到大龍師的境界,但是,心裏面還是篤定自己一定可以戰勝眼前的小淫賊。

其實,要是鸞峰真的使出自己真實的實力,恐怕陳鳳玉也是會大跌眼眶的。

「我說姐姐,我必須承認,我是看了你,但是,那也是無意之舉啊。我剛剛就在林中獵捕飛禽,卻是恰好看到你在那湖譚之中洗澡。於是,出於好奇,才向那邊望了一眼的。」

鸞峰隨即解釋起來。

但是,聽了鸞峰的話,陳鳳玉臉上已是一片燒紅了,怒氣也是在胸中竄動,原本就高聳的胸部,再生氣之下,更是起伏不斷。

「你,簡直是不可理喻。看來,今日我要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了,豈不讓你還真的小瞧了我。」

說著,再度對著鸞峰出手。

「荊棘亂象。」

聲音剛落鸞峰就感覺到不對了。

卻是發現,在自己周身的地下,開始有一條條藤蔓一般的東西破土而出。

那東西,就像是生命一般,不斷地搖顫著。但是,鸞峰看得分明,那都是些龍氣所凝聚成的荊棘。荊棘本身很是柔韌,但是尖端卻是很尖利。

鸞峰腳尖點地,猛然暴起,才算是勉強地躲開了那龍氣荊棘的束縛。

「啪啪啪。」

數十條荊棘直接怕打在鸞峰起身的地方,土沫飛濺。

原本那些剛才在對抗之中還在燃著的柴火也是遭了秧,在那荊棘的拍抽下,很快就寂滅飛散。

「姐姐,我說你是不是太狠了!?好歹,你也是大龍師巔峰的層次,對我這個小小的御龍師出手,是不是有點歹毒了?」

鸞峰起身後,身形在一棵衝天樹的樹枝上面停了下來。

「是嗎?小淫賊,我不想與你逞口舌之利。但是,你不知道自己錯了,這可是惹怒了姐姐我。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教訓教訓你,我就不叫陳鳳玉。」

陳鳳玉說著再度運轉腹丹,催動著龍氣,攻擊向鸞峰。

那些荊棘再次抽來,目標早已鎖定鸞峰的所在。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