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笑道:「你是誰,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無盡之城,本公子要了。」

「你若立刻滾出無盡之城,你兒子,可以還給你。」

祁洪傑彷彿聽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一個毛頭小兒,竟然也敢口氣如此大!」

「真不知死活!」

「好,這個兒子,我不要了,但是,你們卻都得陪葬。」

祁洪傑森然、狠辣地道,表現得非常的冷酷絕情,連兒子生死也不在乎。

但是,很多人卻知道,祁洪傑故意如此說的。

他們都料定,那小子根本不可能敢殺掉祁連舟。

因為,祁連舟應該是他們的護命符!

他們敢來此,也必然是因為有祁連舟在手。

所有的人,包括祁洪傑都如此理所當然的這樣認為。

「嘿,那小子,諒他也不敢對少主如何?」

「沒有少主這張護符,他們根本不敢出現在這裡。」

無盡之城中,祁洪傑的一些手下,已經冷冷地嘲諷道。

噗!

然而,下一刻,全場沉寂了下來。

所有的聲音,剎那消盡。

他們的目光,不可置信地看著江寂塵。

因為,他們的少主祁連舟,竟然被生生捏爆了,化成一片血霧。

這一切,來得毫無徵兆,太過突然,根本沒有一個人能夠料到。

「玉兒,不好意思,本來想將此人交給你折騰的,但一時衝動,忍不住捏死了。」

這時候,江寂塵淡淡的開口道。

而他,神然淡然,只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是,在祁洪傑等所有的修士看來,這絕對是驚天大事。

特別是,祁洪傑等人,本以為江寂塵只是嚇唬他們,根本不敢出手。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

「難道,這小子不需要護身符了?」

祁洪傑這邊的修士,都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本章完) 祁洪傑,痛失愛子,怒不可歇。

他冷冷地盯著江寂塵道:「看來,澹臺玉兒敢回來,一切因為你。」

「殺了他,我需要他的頭顱,祭奠我兒!」

祁洪傑最後森然的下達命令。

江寂塵立於寶船戰舟上,淡淡一笑道:「當我看到你時,我便知道,你這種人,根本不指望能夠威脅到。」

「所以,我覺得你兒子成了無用之物,自然殺掉了。」

「現在,你自己不願滾,要本公子親自出手,那你們就恐怕難逃一死。」

最後,江寂塵更是直接宣判了他們的死亡。

而這時候,二十個九重聖帝修士,繼續殺來。

江寂塵神色漠然,一步踏出。

他竟然不退反進,與二十個九重聖帝,正面抗上。

大戰,在高空之中開啟。

一個陌生的青年修士,獨戰祁洪傑手下二十個九重聖帝強者。

這一幕,讓人震撼無比。

而結果,出乎意料。

祁洪傑二十名九重聖帝手下,統統被斬,血染蒼穹,屍落大地,天地一片靜寂。

那一剎那之間,在所有修士看來,卻彷彿一個世紀一般漫長。

他們看到了,那個陌生青年,只與二十名九重聖帝錯身而過,那二十名九重聖帝,便變成了二十具屍體。

震撼的一幕!

可怕的一個人!

他是誰?

這時候,無盡之城,一個個修士,都衝上高空,看著這一幕戰鬥,心中震驚。

在之前,他們認為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

他們認為,那個陌生青年,必被二十個九重聖帝秒殺掉。

但結果,卻是二十個九重聖帝,被陌生青年秒殺掉。

狂歌戰舟上,澹臺玉兒他們,以為足夠的了解江寂塵了。

直到此刻,他們才發現,對江寂塵,他們依舊是一無所知。

「若你只是派一些不堪一擊的垃圾出來,那實是浪費本公子的時間。」

江寂塵抱劍而立,漠然的開口道。

若是之前,必然會有人嘲笑他,指責他的狂妄、不知死活。

但現在,誰敢說?

二十具九重聖帝的屍體排在那裡,鐵一樣的事實,證明著這個陌生青年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祁洪傑,臉色難看無比!

他沒想到,眼前這個陌生青年,如此恐怖。

他遠遠的低估了對方。

兒子被殺,手下被殺!

似乎,都是因為低估了對方。

對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讓他非常被動。

「你們出去,取他首級!」

最終,祁洪傑依舊沒有親自出手,叫五名九重聖帝圓滿境的修士,再次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剛才斬殺的二十名九重聖帝,最強是九重聖帝中期境。

現在出動五名九重圓滿聖帝境,由此可見,祁洪傑對江寂塵的重視。

此時,祁洪傑臉色一片凝重之色,眼中甚至有了忌憚之色。

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陌生青年。

五名九重圓滿聖帝的修士殺來,江寂塵繼續迎殺上去。

這一次,江寂塵花費了一些手腳,受了一點小傷。

但結果,依舊屠掉了五名九重圓滿聖帝境的修士。

「看出來了,這小子的極限戰力,應該接近至高聖帝!」

很多人從此一戰,得出這樣的結論。

而他們自然明白祁洪傑派出五名九重圓滿聖帝的原因,完全就是為了試探那個陌生青年。

至於自己手下的死活,他並不在乎。

「若如此,也唯有我出手,才能殺他,派其他的人出去,都只能是送死。」

「但是,我沒有必要冒著這個險。」

祁洪傑心中暗道。

然後他看著江寂塵,冷冷地道:「小子,我不得不承認,本城主低估了你。」

「但是,單憑你一人,便是想逆天,改寫結局,想都不用想。」

「無盡之城,禁制如天,我守在城中,動用禁制力,你短時間之內,休想攻進來。」

江寂塵倒不知祁洪傑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淡淡地道:「那又如何?」

祁洪傑森然一笑道:「你進不來,那就是無路可退,只能等死了!」

「不信,你看看你的身後!」

祁洪傑聲音一落,天地震動,海浪滔滔。

一尊尊強大的海族生靈,破開海面,衝天飛起,出現在江寂塵的身後。

原來如此!

看到這一尊尊強大的海族生靈,江寂塵瞬間便已經知道了祁洪傑的想法。

原來,他想借海族之手,滅掉自己!

而他只要守住無盡之城,江寂塵進不去,那就要受到海族的無盡攻擊。

說白了,祁洪傑要與海族聯手阻殺江寂塵。

在任何修士看來,這完全就是絕境!

澹臺玉兒等人,此時根本就是無能為力,除了在一邊旁觀,沒有任何作用。

若不然,他們也不會被祁連舟擒下了。

江寂塵的目標是無盡之城,至於澹臺玉兒這些人的強弱,他倒並不在意。

海族生靈登岸,那些來不及進入無盡之城的飄泊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統統被海族生物,當食物一樣,一口吞掉。

江寂塵環視四周,發現出現的都是海族的精英強者,而且,組合成戰陣,能夠暴發出來的威力很強。

而且,當中有很多尊,接近至高聖帝的存在。

「就算是他們又如何?來了也是給本公子送菜!」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

面對如此境況,他依舊平靜淡然,顯得非常篤定自信。

「小子,看來,你並不知道海族的可怕?一會你就知道,自己說出這話有多愚蠢。」

祁洪傑恨恨地盯著江寂塵道。

「海族?哦,在我眼中,它們都只是一桌桌海鮮大餐而已!」

江寂塵不可謂不毒舌,一言引爆全場。

特別是一群海族強者,聽到江寂塵之言,一個個便已經忍不住,衝殺過來了。

江寂塵一步退回到狂歌戰舟之上。

隨之,神念一動!

嗡!

狂歌戰舟被催動,密密麻麻,如同小手指一樣大小的聖帝光炮凝成,向四周發射。

噗,噗,噗……

衝上來的數千海族強者,剎那被打成篩子。

「都是送菜!」

帝少的重生毒妻 江寂塵冷然地開口。

蒼天殺陣、煉魂幡已經飛出,卷著數千海族強者的屍體而回。

(本章完) 狂歌戰舟的威能,驚世無雙。

特別是群攻之法,可以一片片的收割生命。

不過,這數千海族強者,顯然只是炮灰。

死了,海族一方,也並不會在意。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