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博姆見康斯坦丁被一拳秒殺,得意地環顧這群黑人戰士,冷笑道:「你們這是打算做什麼?竟然將槍瞄準莊主的兒子,難道是想造反嗎?」

比爾博姆雖然沒有威望,但畢竟是馬汀莊主的兒子,自己難道真得敢下手向馬汀射擊嗎?

守護莊園的黑人戰士們一下子沒有了主心骨,稍作猶豫之後,紛紛將槍口放下,不知所措地望著比爾博姆。

比爾博姆覺得特別解氣,自己是馬汀莊園的合法繼承人,但總有人不將自己放在眼裡,尤其是以康斯坦丁為首的這些戰士,只聽父親的命令,讓他覺得非常憋屈。

「趕緊給我讓開,我們現在就要上山。」比爾博姆大手一揮,前面的人終於迫於淫威,還是讓出了一條道。

比爾博姆帶著海勒一群人,朝後山深入。

尼古拉斯不動聲色地跟在海勒的身後,眼中充滿期待,他與身邊一名白髮西方老者,低聲叮囑道:「穆罕穆德教授,等會請用最短的時間預測出鑽礦的產量。」

尼古拉斯在南非跟繆迪分別不久,繆迪就被人暗殺。尼古拉斯鬱悶無比,但恰好在這個時候柳暗花明,自己的好友海勒給自己透露消息,他在南斯達旺找到一個可以發財的機會,所以尼古拉斯不顧安危來到了戰亂的南斯達旺。

尼古拉斯還從中東邀請了一個知名的地質學家穆罕穆德緊急聘請過來,一起幫忙研究這個鑽石礦的存儲量。

長年戰爭和頻繁的政權更迭,使非洲在資源勘探方面遠遠落後於全球。對於商人來說,這意味著絕佳的機會。

尼古拉斯現在覺得財富離自己真的很近,如果成功拿下這個鑽石礦,說不定自己就再也不用在費瑞製藥仰人鼻息,完全有資本投資一家鑽石礦公司,自己擔任董事長。

雖然這幾年鑽石沒有前幾年那麼火爆,但依然有利可圖。

穆罕穆德點了點頭,興奮地說道:「從地形來判斷,這裡的鑽石產量巨大,不會低於八千萬克拉。」

尼古拉斯驚愕道:「那豈不是能達到全球鑽礦前十的水準?」

如果產量真有那麼大,別說自己成為富翁,南斯達旺也能因此迅速崛起,成為非洲又一個富饒的國家。

比較典型的案例就是與南斯達旺相鄰的波札那,最貧瘠的土地下埋藏了最珍貴的寶物,一顆閃閃發光的鑽石改變了一個國家的命運。

「沒錯,排名第十的鑽石礦,儲量在七千萬克拉,如果證實的話,這個新鑽礦將能擠入前十。」穆罕穆德開心地說道,雖然他成功發現很多礦區,但像這麼大的鑽石礦還是第一次遇見,若是真能夠如自己所分析的那般,這輩子研究各種富含礦產的地貌,也算是值得了。

尼古拉斯面帶微笑,非常紳士地湊到穆罕穆德的耳邊,悄悄地許以重利。

……

當比爾博姆帶著一群人上了後山的時候,密切監視著他的陳克一臉凝重地走到屋內,湊到葉盛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葉盛臉上露出驚容,朝陳克招了招手,暗示他找個僻靜的地方說話。

「比爾博姆沒有那麼愚蠢吧?竟然選擇引狼入室?」葉盛站在一處空曠的地方,狠狠地踢了一腳咖啡樹,有些憤怒地說道。

他和丹妮在談戀愛,雖然對比爾博姆沒有什麼好感,但內心深處還是將比爾博姆視作大舅子一般看待。在華夏人的心中,大舅子的份量還是很重的。

在自己和馬汀洽談生意的過程中,葉盛也始終注意分寸,沒有帶著大隊人馬深入後山的鑽石礦區。

「海勒的情況我已經調查清楚了。他是海軍退役軍官,喜歡別人喊他退役前的官職。如今,他一直在南斯達旺從事咖啡原材料引進生意,同時海勒也是這個國家最大的醫藥供應商,他主要代理美利堅製藥巨頭費瑞集團的產品。」陳克耐心地介紹海勒的情報,「據了解他和喬納的關係也不錯,畢竟都是美利堅人,他們都是王儲邁爾斯的支持者。」

葉盛捏緊拳頭,憤怒道:「簡直被比爾博姆的行為蠢哭了!海勒這樣的人,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難道真願意跟他分羹?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要讓他們滾出莊園,鑽石礦我勢在必得,絕不容忍他人染指。」

陳克重重地嘆了口氣,無奈道:「就在不久前,為了進入後山,海勒打倒了一直看守礦山的康斯坦丁。海勒是比爾博姆領進來的,現在馬汀正在接受治療,誰也攔不住他們。如果我們動手的話,發生衝突,只會造成誤會,讓我們陷入被動。而莊園的那些黑人戰士也會將我們視作敵人。我們現在的主力部隊不在這裡,動起手來,沒有太大的勝算。」

葉盛點了點頭,道:「從主力部隊派出五十人,支援我們。不出意外,和海勒之間勢必會有一場惡戰。」

主力部隊駐紮的基地位於距離馬汀莊園不遠的小鎮,葉靈此刻住在那裡,如果從那邊調人,十幾分鐘就能趕到莊園。

陳克頷首:「我這就去通知!」

葉盛摸著下巴,嘆了口氣,「你先去忙吧,我跟楊閻羅商量一下應該怎麼辦!」

葉盛找到了正在吃火鍋、喝大酒的楊閻羅,楊雄見葉盛給自己使眼色,連忙跟他走到外面。

葉盛將海勒來到莊園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擰著劍眉道:「如果現在動手的話,有沒有勝算?」

「勝算是有,不過犧牲也比較大。海勒的情況我了解過,他的保鏢都從喬納的安保公司請過來的,是職業傭兵,單兵作戰能力非常強。如果計劃足夠縝密,我們的人或許可以安然無恙,但莊園的那些普通人就不一定了。可能演變成一起慘無人性的屠殺。」楊雄心情沉重地說道。

莊園內除了黑人戰士之外,還有數百普通百姓,他們受到馬汀的聘用,住在莊園內,幫助種植、處理咖啡豆原材料。一旦發生交火,他們的生命安全根本得不到保證。

葉盛猶豫許久,嘆氣道:「還是要保護好這些無辜的平民,不然即使得到了這個莊園,那也是一座在鬼庄,沒有任何意義。」

「那就得將他們轉移到安全地帶,然後再進行戰鬥,死傷可以避免到最小。」楊雄還是很欣賞葉盛的行事風格,他並不是那種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有處人與事的底線。

「但是調動那麼多人,需要馬汀下達命令。」葉盛搖頭嘆氣道。

「現在馬汀的情況怎麼樣了?」楊雄皺眉道,「如果蘇醫生早點治好馬汀,相信以馬汀的見識,肯定會支持和配合我們完成這個計劃。」

輕輕地嘆了口氣,葉盛搖頭苦笑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沒有任何消息,我等會讓丹妮進入房間將情況告訴蘇韜。」

「沒想到解決此事的關鍵,最終還是落在蘇醫生的身上!」楊雄面色凝重道。 軍火商喬納正在為傭兵團難得一遇的慘敗,損失慘重而感覺心疼無比,他不是因為昔日熟悉的屬下死去而感到悲憤,而是這些傭兵在他眼裡都是真金白銀投資起來的資產,十幾人死亡他的心血就白費了。

雖然他很吝嗇,但深知傭兵需要富養的道理,每個成熟的傭兵至少在他身上要投資五百多萬的美金,死了十幾個傭兵,意味著自己損失了七八億美金,這筆賬讓他一直處於鬱鬱寡歡的情緒當中。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喬納有點不悅地放下酒杯,「什麼事?」

「秦先生,想要見您。」屬下知道老闆的心情不好,所以說話時異常忐忑。

「讓他進來吧!」喬納勉強打起精神,雖說這次慘重的損失皆有秦經宇而起,但他知道秦經宇不能得罪,自己還得依靠他從華夏採購物美價廉的軍資,雖說本國的武器性能最優,更新換代最快,但價格非常昂貴,無論是中東還是非洲,華夏製造都是熱門產品,而秦經宇一直給他提供極為優惠的價格。

秦經宇從門外走了進來,掃視了一眼喬納,淡淡一笑,他對喬納很了解,這是個極為貪婪的傢伙,自己聘請他的傭兵團狙擊蘇韜,給出的價格是一千萬美金,喬納自視甚高,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不僅沒有履行任務,而且還是損失慘重。

「秦先生,對於之前的任務,我感到十分抱歉,你也知道,夸克雷特也是儘力了。原本以為將他們圍困住,沒想到他們的援兵來得太快,所以才會失敗。」喬納臉上堆滿笑容,絕口不提,沒有完成任務,要退回預付金一事。

秦經宇擺了擺手,面色寬和,「前因後果我非常清楚,不過你們任務失敗,這是不爭的事實吧?」

喬納痛心疾首地說道:「秦先生,為了執行這個人物,我們損失了十幾個經驗豐富的戰士。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絕對不會接這個任務。你應該知道培養一個精銳戰士需要花費多少代價,我為他們付出太多心血,更重要的是,我視他們作為自己的親兄弟。」言畢,他偷偷地掃了秦經宇一眼,心想我都這麼慘了,你還好意思找我追究違約金嗎?

秦經宇哪裡瞧不出喬納的小算盤,這些長期在戰火中成長起來的傭兵,都是無價的財寶,但喬納這種唯利是圖的商人,絕對不會為他們的死去流一滴淚。喬納的眼裡除了錢,還是錢。

輕輕地擺了擺手,秦經宇微微嘆氣道:「那麼多戰士英雄死去,我表示非常的遺憾。請你放心,對於之前支付的費用,我不會再追究。而且我還會讓人將尾款給你,作為補償。」

「哇,秦先生您實在是太慷慨了。」喬納的世界瞬間亮了,不過他很快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因為之前和秦經宇合作的過程中,他是一個非常謹慎和精明的合作者,任何微小的細節都會緊抓不放,為了幾千塊錢的出入,也會跟自己錙銖必較,今天怎麼突然轉性了?

秦經宇意味深長地一笑,從口袋裡掏出手機,「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你是一個具有戰略投資眼光的人,這是我的朋友尼古拉斯發來的一段視頻,他現在正在和你的朋友海勒上校在一個農莊,相信你會為他們的發現而感到怦然心動。」

喬納與海勒的關係非常要好,都是美利堅人,手上都掌握著武裝力量,而且還共同支持王儲邁爾斯繼位,他知道海勒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將注意力放在一個咖啡莊園上,雖然喬納知道咖啡種植業很賺錢,但他沒有太大的興趣。

手機上的主角是一個中東人,穆罕穆德用強調古怪的發音,激動地說道:「這是一個巨大的奇迹,沒想到會在南斯達旺發現這麼大的鑽礦,雖然沒有深入勘探,但這絕對是一個超過八千萬克拉儲存量的超級鑽礦,哦,我實在太高興了,沒想到這個鑽礦竟然是被我發現的。」

秦經宇一直觀察著喬納的表情,他的眼中先是驚奇,隨後露出一抹亮光,這傢伙果不其然動心了。

「海勒的運氣實在太好了。」喬納嘖嘖讚歎,「這可是一筆驚人的財富啊,機會被他抓住了。」

秦經宇拿回手機,臉上帶著微笑,「這麼大的礦產,你覺得海勒有能力一口吞下嗎?」

果斷地搖頭,喬納激動地說道:「現在南斯達旺處於動亂之中,政權沒有穩定之前,誰也沒有把握吃下這麼大的礦產。像這種級別的礦產,肯定要整個國家提供保護和支持,海勒雖然實力不錯,但想要獨自吃下這個鑽礦,絕對會被撐死。」

秦經宇打了個響指,笑道:「所以他找到了尼古拉斯尋求合作,同時他也向我拋出了橄欖枝。 後宮無妃 海勒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這個財富是機會,也是災難,只有讓更多人加入到計劃里,他就可以坐享其成。」

喬納下意識地舔了舔發乾的嘴唇,眼中露出喜悅,「如果海勒願意分享這個偉大的項目,我當然可以為他並肩戰鬥,我們之間一直合作得很愉快,經常互相幫助。」

秦經宇表面上點了點頭,贊同喬納的觀點,但內心卻是心知肚明,喬納和海勒的友情太浮於表面,否則,海勒為何不將消息直接告訴喬納,而自己來將消息轉達給喬納呢?

海勒比喬納的情商要高很多,他知道如果直接將消息告訴喬納,以喬納貪婪的性格,指不定會將鑽礦獨吞,自己會被暗地插刀。

秦經宇面帶微笑道:「我會將這個項目上報給華夏政府,相信他們很快就會派出專家團隊,協助我們的工作。不過在此之前,你和海勒要幹掉葉盛的炎黃傭兵團,因為葉盛也有資格尋求華夏政府的支持,他比我們更早地接觸到那個莊園。」

喬納終於明白秦經宇為何跟自己如此客氣地商議,這傢伙是準備借刀殺人啊!

葉盛和喬納私下聯繫過很多次,礙於喬納和秦經宇合作很久,所以喬納一直對葉盛保持距離,但喬納對葉盛的人品有所耳聞,他是個新入行的軍火販子,但背景實力雄厚,一點不輸給秦經宇。而且,他做生意非誠信,不會像秦經宇那樣,經常用殘次的槍支來充數,導致購買方上了戰場,出現大批炮彈啞火,欲哭無淚的狀況。

「炎黃傭兵團雖然搭建的時間很短暫,但實力強勁,裝備精良,訓練有素,注重團隊配合,想要拔掉這個釘子,難度非常大。」喬納猶豫不決,他雖然貪財,但沒有那麼愚蠢,被稍微煽動一下,就會衝鋒陷陣。

「你手中有火紅奇迹這個殺手鐧,竟然會害怕他?」秦經宇淡淡笑道,「葉盛支持胡斯卡,我們支持邁爾斯,這場硬仗遲早要發生,先下手為強。如果我們早一步獲得那個鑽礦的擁有權,對於穩固邁爾斯的信心也有好處。 三國之老師在此 鄰國波札那就是依靠鑽礦,迅速變成了非洲最發達的國家之一。我們完全可以複製這個成功,到時候你就是建國功勛,不僅可以獲得巨大的財富,而且還能享有權力。」

不得不說秦經宇的口才實在了得,用無比質樸的語言,描繪了一幅波瀾壯闊的畫面。在理想的虛擬世界里,給喬納許下了一個無法抵抗的誘惑。

尤其是美利堅的子民,他們原本就是一個共建國家,廣袤的南美洲原本落後愚昧,一群冒險者登陸之後,對土著趕盡殺絕,共建了一個全新的國家,南斯達旺現在的局面和數百年前的美利堅竟然有幾分相似。

喬納開始自己的白日夢,自己能不能成為南斯達旺新國建立的國父級人物?

喬納沉思許久,開口道:「沒錯,你成功地說服了我。請你轉告海勒,我願意和他並肩戰鬥,聯手消滅炎黃傭兵團,共同開發鑽石礦,支持王儲邁爾斯成為這個國家的領袖,共建美好家園。」

秦經宇微微一笑,讚歎道:「這是個偉大的決定!」

現在不比數百年前,重新建造一個新國家,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但,秦經宇野心勃勃,正在推動一個前所未有的偉大計劃,如果成功的話,他可以將南斯達旺變成自己可以不斷創造價值的國都,利用資本和產業將這個國家的子民變成創造財富的工具。至於政權交給誰,無論是邁爾斯、胡斯卡甚至是喬納或者海勒,都跟他沒有太大關係。

掏出手機給手下大將夸克雷特撥通電話,喬納信心十足地命令,「夸克雷特,請你召集勇士,立即前往馬汀莊園,我們要和海勒上校匯合,聯手對付葉盛的私人傭兵團,這場戰鬥不僅是復仇,同時也是挽回我們失去的尊嚴。」

「喬納先生,我們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大家都很疲憊。」夸克雷特很無語,不知道喬納哪根筋搭錯了。

「夸克雷特,你打算違抗我的命令嗎?」喬納生氣地說道,「如果你不願意參加這次戰鬥,可以留下。我會安排新的首領。」

「先生,您誤會我的意思。既然您這麼堅定,那麼我立即就召集人馬,半個小時之後,就可以出發。」夸克雷特無可奈何地說道。 見蘇韜皺起眉頭,擔心他反感,邁爾斯又沉聲道:「我不是在威脅和恐嚇你,而是想告訴你,我們現在的立場一致,如果你治好了我的父親的病,我會說服他調動王室第一軍參與到此次馬汀莊園戰役。雖然武裝分子的實力強大,但我們的核心力量沒有受損,會調動海陸空三股戰鬥力,向對手發起總攻。」

葉靈在翻譯邁爾斯的話時,語氣充滿擔憂,因為自己的胞弟此刻正在危險之中,她內心深處不斷地祈禱,葉盛千萬不要有事。

蘇韜也沒想到馬汀莊園那邊的變化這麼大,現在已經從「戰鬥」的級別提升到了「戰役」的級別。

主要是因為馬汀莊園的鑽礦存儲量實在太大,已經達到中東地區「石油戰爭」的程度,唯一不同的是,中東地區搶奪的是石油的歸屬權,而南斯達旺爭奪的是鑽礦的歸屬權。

誰奪得了鑽礦,誰就擁有影響國家未來經濟運勢的資本,無論是喬納還是葉盛,都還不夠級別,正面進入戰場。

數百人的傭兵團在小規模的行動中,或許能起到奇兵之效,但在正面戰場上,數萬人的交鋒過程中,幾百人根本沒有辦法改變戰局,別提守住馬汀莊園了。

黛麗絲眸光含淚,哽咽道:「在你們的眼中,我的爺爺或許是一個性格古怪,脾氣暴躁的國王,但在我的眼中,他是我的親人,我不能坐視爺爺就這麼痛苦下去,我請求你能想想辦法。」

蘇韜說實話被黛麗絲的孝心感動,他皺眉思索道:「我再想想辦法吧,主要是需要一個人能打開老國王的心結,你不合適,邁爾斯殿下也不合適……」

老國王對給自己治病的醫生都如此反感,邁爾斯和黛麗絲都是他的晚輩,竟然想要改變他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只會讓他覺得尊嚴受損,權威受到挑釁。

邁爾斯也能理解蘇韜的意思,讓自己說服父親,難如登天,其實邁爾斯內心深處對老國王還是保持一次敬畏,不僅是自己,其他幾個兄弟,也畏老國王。至於杜阿拉直接以留學的名義,在俄羅斯生活多年,就是擔心被父親教訓。

「我能理解你的難處了。」邁爾斯嘆氣道,「父王之所以變成這樣,也是身不由己。南斯達旺雖然不是個發達國家,但擁有千萬人口,管理起來非常困難,他為了讓國家免受困境,必須要樹立起一個絕對的權威形象,成為至高無上的領袖,所以父王才會把自己變成孤家寡人。他一開始並非如此,慢慢變成現在的模樣,成為一種本能和習慣。」

蘇韜點了點頭,邁爾斯已經理解帝王病的原理。

黛麗絲痛苦地說道:「我實在想不出南斯達旺還有誰能夠說服爺爺。」

蘇韜嘆氣道:「我不走了,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想想辦法,等我想到辦法,再通知你們。」

黛麗絲的眼神瞬間充滿光彩,她感激地看著蘇韜,「是真的嗎?」

蘇韜點了點頭,黛麗絲和邁爾斯都是南斯達旺王室重要的成員,如今將希望落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若不放手一搏,實在有點過意不去,而且葉盛、楊雄等人此刻深處險境,自己雖然不在戰場,但也得要給他出把力,「這件事恐怕要頗費一番波折,而且要秘密行動。」

黛麗絲眼淚滑出眼眶,「謝謝你,蘇神醫,非常感激你做得一切,我銘記於心,我和父親將記住你的恩情。」

這一刻黛麗絲沒有擺出公主的身份,而是和平常人一模一樣,這也讓蘇韜決心要介入此事。

按照中醫六不治的原則,蘇韜其實已經犯規了。

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

扁鵲說得很清楚,傲慢狂娟,無法與他講道理的人,第一個就不能治療。

老國王的帝王病,傲慢驕縱是主要原因,蘇韜是不能治療的。

不過,任何事情都得分情況,規矩是人定的,現在如果自己不去盡量嘗試救治老國王,那麼愧對黛麗絲的孝心,也是置葉盛於險境而不顧。

「感謝的話,暫時不要說,因為我真的沒有完全把握,這不僅在於我,還歸結於其他原因。」蘇韜無奈嘆氣,只能大膽地嘗試一下了。

其實蘇韜內心深處是有一個合適勸說老國王的人選,只不過這個人非常難以請動,那就是南非總統馬蒂爾。

林毅夫給蘇韜提議,如何重新解決馬汀莊園危機,也提到了馬蒂爾副總統,因為南非是南斯達旺的鄰國,南斯達旺很多企業都是南非人建造,南非在南斯達旺的影響力非常大。

不過,難度在於,南非在南斯達旺出現內戰的情況下,不敢輕易調動兵力,那樣會讓國際輿論指責南非試圖干涉他國內政,引起更大規模的矛盾和爭議。

在南斯達旺,已經沒有任何人適合來勸說老國王,但在南斯達旺之外,馬蒂爾論身份和地位與老國王相當,若是能請動他來說服老國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蘇韜沒有把握能說服馬蒂爾,只能分兩步走,先給賈斯汀打了個電話。賈斯汀是馬蒂爾的秘書,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賈斯汀接到蘇韜的電話之後,非常高興,笑道:「蘇,很高興接到你的電話,這證明你是安全的,我也徹底放心了。」

蘇韜苦笑道:「我給你打這個電話,不僅是要跟你報平安,而且還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請說吧,我早已將你當成生死與共的朋友,只要我能幫忙,一定竭盡全力。」賈斯汀發自肺腑地說道。

蘇韜語氣凝重地說道:「事關南斯達旺現在的局勢……」

言畢,他將南斯達旺現在的局面,簡單地告訴賈斯汀,自己提到鑽礦的時候,賈斯汀並沒有特別震驚,顯然這個消息已經不是秘密。

「南斯達旺現在的局面混亂,我也有心無力。如果你想安全離開,我可以調動特種部隊,秘密潛伏到南斯達旺,將你營救出來。」賈斯汀為難道,「除此之外,我什麼也幫不了你。」

蘇韜沉聲道:「不,你現在能做很多事情,你的決定甚至會影響現在南斯達旺的局勢。我想請您說服馬蒂爾副總統,參與到南斯達旺此次動亂之中,努力讓這個國家恢復安寧。」

賈斯汀愕然半晌,「這絕對不可能,現在國際無數目光都瞄準南非政府,馬蒂爾先生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靜觀其變。」

蘇韜只能以利相誘,「南斯達旺的那個鑽礦,擁有八千萬克拉存儲量,這是一個足以讓南斯達旺從欠發達國家改變成發達國家的財富,現在無數境外勢力,都虎視眈眈,難道作為一個強大的鄰國,就不想從中謀取利益?」

賈斯汀嘆了口氣,耐心地解釋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果南非政府派出大規模部隊,那南非的海域將多出無數戰艦甚至航母。至於亨特拉爾這些反對派,也會將馬蒂爾先生遇到風口浪尖,這將會對他的仕途造成極大的困擾。」

蘇韜壓低聲音道:「我有一個提議,並不是要讓南非派出軍隊,因此南非政府不會遇到國際勢力的刁難。但對於馬蒂爾副總統而言,卻是更加危險……」

賈斯汀聽完蘇韜的想法,瞪大眼睛,吃驚地說道:「你的想法實在太大膽了。」

蘇韜笑著說道:「我對馬蒂爾副總統很了解,這是一個有膽色有魄力的優秀領導者,他聽到我的提議,絕對願意冒險嘗試。」

「光靠我一個人去說服他,恐怕還不足夠。」賈斯汀憂慮道,「你能否請蕭副總理,給馬蒂爾副總統打個電話,說明他的態度?」

蘇韜明白賈斯汀的意思,這是賈斯汀讓蕭副總理給馬蒂爾副總統確立信心,表明華夏政府是支持他的決定。

華夏現在已經世界各國無法忽視的力量,尤其是在非洲大陸,擁有左右戰局的實力。

蘇韜點了點頭,道:「好的,那麼我們分別行動,儘快推動此事。」

掛斷賈斯汀的電話,蘇韜給薛副秘書長撥通電話,詳細說明南斯達旺現在的局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