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奪鳩比他還興奮,找了個藉口離開後,就直接往先前降落的那片樹林走去。

收集好木柴,點燃後,奪鳩就坐在一棵樹下藉着火光研究起這黑色石頭。

全神貫注的看着那塊黑色石頭,一絲神識離體。

奪鳩因爲爲吸收了陰陽源珠的緣故,所以神識很強,但不能夠真正的控制,只能借住聚精會神的時候流出的一點神識。

奪鳩也確實好運,第一,攤主不識貨,第二,今天是鎮上舉行大型拍賣會已經交易會,所以那些原本經常在鬧市中淘寶的人都不在。等等原因在加上個運氣。

當神識將整個黑色石頭探查幾遍後,終於發現一絲不凡之處。

這石頭上有個小洞,一丁點若有若無的幽冥氣息從中流出。

那些年被我們浪費的時光 ,方能發現它的奧祕嗎?

隨後,又搖了搖頭,奪鳩憑這股神祕的幽冥氣息,他可以確認這是神識的一種,就算自己將這快石頭弄成粉末都沒有用。

不過奪鳩也不着急,自己腦海裏還有一個活着的藏書閣,日後修煉到兩儀境界,在叫他查看便是。

於是他就閉目盤膝,開始修煉那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玄經起來。

那本書極爲奧祕,還有着許多多的威力極強的殺招,比如大力金剛指,等等,對奪鳩修煉武道大有用處。

第二日清晨,奪鳩就乘坐着般若祥雲往天武宗飛去,因怕引人注目,於是就在不遠處下落,步行到山底下。

此山名炎玄,而天武宗就建立在此山中。

炎玄山下是一大片佈滿生機的森林。


一眼望去,整座山峯高聳入雲,高不可攀,此山有一條彎彎曲曲,佈滿了青苔的青石臺階,顯然多年未曾有人走過。

石階山頂下週圍百米除了幾座木房子,便是一片空地。

此時空地上有許多人,有老又少,這些人中有的是附近達官子弟,皇室宗親,還有他們的跟班護衛,還有的是跟奪鳩一樣慕名而來,到此處來拜師學藝的。

奪鳩剛剛接近這裏就被一些人發覺,神識就探測過來。由於他穿的衣服是普通百姓的尋常衣物,體外也沒有任何靈力和源力散動,所以那些人的神識也就一打量後便不在注意。

那些人非爲許多羣,議論紛紛。

奪鳩則隨意找塊人少的地方,盤膝而坐,閉目養神。

天武宗招收弟子報名的地方就在這裏,旁邊那幾座木屋就是那些接待人員居住的地方,此時還未到報名的時間。

過了許久。

“吱…”隨着旁邊幾座木屋緊閉的房門打開,衆人就停止議論,整理好冠容,向那幾座木屋看去。奪鳩也立起身形,注視着一座緩緩打開的木門。

幾道白影一眨眼就從衆人眼前晃過,那幾座木門還未完全打開,青苔佈滿的石階不遠處就出現五名身穿不同顏色衣物的老者。

在衆人目瞪口呆之際,五人中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站了出來,鏗鏘有力的說道。

“我們五人是天武宗的接引長老,負責接引你們進入我宗派之內,想入我天武宗的到我們面前,閒雜人等還請避退。”話音剛落,五人紛紛釋放出強橫的勢氣,周圍百米內佈滿肅殺,這股氣勢另衆人都有些呼吸不順暢。

許多人往五人走去,而那些原本居心否測,想潛入天武宗以及那些一同前來的下人紛紛退離。

隨後五人點好人數,然後那麼白衣老者再次走出,正顏厲色的向衆人說道。

“我們不管你們在外面有着什麼樣的身份地位,入了我天武宗,就要遵守裏面的規矩制度,做不到的,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衆人聽後,沒有一人遲疑,只是站那裏等着。

白衣老者見後,摸着長鬍須,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慈祥,笑着說道:“既然你們都沒有想退出的,那我們便喚出傳送陣!”

說罷,五人紛紛運起源力,施展出一模一樣的手勢,光華起,五人從地面上飛昇十多米之高,共同向青色石臺階打出一掌。

頓時,一幕可容納幾人通過的五色光圈出現在衆人眼前。

五人落地後,共同說道:“這就是通往我天武宗的傳送通道,你們速速進入,記住萬萬不可與那青石臺階過於靠近,不然七竅流血而亡,別怪我們沒提醒你們。”

這一干人等聽後,帶着好奇,一個個輪流往那光圈走去。

奪鳩此時大敢疑惑,爲何與那青石臺階過於接近會七竅流血而亡,但此時已經輪到他,於是也沒細想,邁入光圈之中。 在這五色光圈裏彷彿過了千年,又彷彿只是一瞬間,奪鳩等人就到達炎玄山腰,天武宗,實在是奇妙得很。


此時衆人站立在一雕刻着玄奧符文的圓石柱旁,共有四根,每一根都有水桶般粗,旁邊不遠處,便是千丈懸崖。

懸崖周圍有着許多懸空漂浮的宮殿閣樓,它們被一座座不同光華所化的橋樑連接於此山。

山腰上也有着一座座佈滿肅殺而又威嚴的宮殿,一條九曲彎折的青石臺階從那雲霧飄蕩的山底下延伸,經過這佈滿宮殿的山腹懸崖,還在向那看不見頂端的上方蔓延。

那白衣老者似乎就是這五人中的主心骨,只見他緩緩說道。“這裏就是就我天武宗所在之地,這山腹中的宮殿有藏書閣,武技殿,長老宮等等。”然後他右手又指了指那片懸空漂浮的宮殿仙樓繼續說道。

“那就是我們宗派內門弟子以及核心長老居住的地方,別看只是一座宮殿仙樓,其實裏面別有一番洞天,你們好好修煉,日後也有機會成爲內門弟子以及核心長老,甚至宗主。這天下是屬於你們年輕一輩的,我們都老了。”

他說的這番話極具渲染,讓場下許多人都熱血沸騰,眼中充滿了對未來的憧憬,與幻想。

“此人修爲如此之高!說話的時候無形中都帶有一種魔力,讓人的情緒跟着他走動,看來天武宗還真是臥虎藏龍。”久違的聲音他從腦海裏傳來。

原來那白衣老者剛纔說的那段話能夠傳入他人腦海中,於是尚宇的魂魄就聽到了,當然只是傳入而已。

“徒兒,你日後在此要小心翼翼,千萬不能泄露你修煉了佛門功法,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尚宇強調的說道。

尚宇如此關懷,奪鳩臉上露出笑容。

“我知道,師父!”這句師父奪鳩是真心真意喊的,儘管他不知道尚宇對他這麼好究竟還有什麼居心。

“恩。”說完後,尚宇便不再言語。

白衣老者搖了搖頭,嚴肅的說道:“好了,不說那麼多了,我這就帶你們去參加外門長老那裏去進行弟子登記以及考覈,你們跟我來。”這五人,白衣老者轉身就走,其餘四人向那石柱走去,顯然是要回到山下。

衆人聽後,便跟着他走向遠處的一座金碧輝煌,大門打開的殿堂,那座殿堂牌匾上寫着,入武殿。

進去後,衆人發現裏面的空間似乎擴大了幾倍。

裏面靈氣充足,金色的香爐上插着帶着紋路的金色檀香,陣陣白色靈霧飄動着。

這檀香不凡,乃是靈香,點燃後散發的是靈氣香霧。

這種檀香在外面一些寺廟道觀之中,只有在焚香拜佛,供奉道尊的時候纔會使用,可在天武宗只是普普通通的檀香而已。

幾名神采飛揚的老者在這裏面打坐論武。

他們見到白衣老者帶領奪鳩等人進來之後,其中一位老者笑着問道:“看來你又發現好苗子呀,讓你親自護送過來。”

奪鳩從這句話中,就猜測到白衣老者在天武宗的地位肯定不同凡想。

“恩,是有幾個天資不錯的好苗子。”這句話並沒有當場說出來,而是神識傳音給老者。

“那麼需要在考覈中增加難度嗎?”老者會問道。

白衣老者想了會,回答道:“這是必然,不過注意此人,他天資極好,與內門弟子中的那幾名小怪物有的一拼,而且我懷疑他隱藏實力。”說完神識向奪鳩掃了一下,奪鳩以爲是其中某位長老的探查,也就沒太放在心上。

兩人還在用神識交流着。

“明白了,我會注意的,我會探查清楚他的身世等等。”老者恭敬的回答道。

“恩。”白衣老者點了點頭,便不在言語。

老者意味深長的看了奪鳩一眼,看得奪鳩莫名其妙,一頭的問號。

“好了,我就先走了。”白衣老者說完後,便往殿外走去。

待白衣老者走後不久,一名老者接着說道:“各位先來我這裏報名,隨後我就帶你們去你們參加考覈,你們幾人去接待一下。”

於是報名不緩不慢的開始了。

其實這考覈只是入門考覈而已,判斷你有沒有潛力,天武宗收的弟子通常都是年齡不超過十八,因爲年輕人,血氣旺盛,骨骼未曾定型,此時修武極佳。

過了會兒,輪到了奪鳩, 重生國民女神:影帝大人,麼麼噠

“姓名,出生之地,年齡?”老者看到是奪鳩之後先是一愣,然後不慌不忙的問道。

這天武宗收的弟子當然要身世清白等等,所以奪鳩也沒太在意他的表情。

“奪鳩,無罪城奪家,今年十五。”奪鳩也沒想到自己說的這段話給老者帶來的多大震撼。

奪家,居然是奪家的人,要知道奪家可是…這消息告訴他,想必他也會震驚吧!老者在心裏想着。

老者雖然震驚,但表面還是說道:“好了,你先退到一旁,等到登記完後,就帶你們去考覈。”

“恩。”於是奪鳩便到一旁等候。

直到中午,才完。

於是那幾名長老帶着奪鳩等人先去食膳殿裏吃了午飯,這裏的菜餚極爲清淡,都是藥膳。

寬大的殿內能容納萬人以上,現在卻只有依稀幾十人,後來長老告訴他們,今天是天武宗外面弟子比武的日子,接近萬人,所以在一空間中舉行,自然如此少的人。

食用過午飯後,奪鳩等人就被那幾名長老帶到另外一座充滿妖獸氣息的宮殿。

在這裏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些妖獸的吼叫之聲。

“我天武宗常年抓捕的妖獸都放於此處,一來獎勵那些有功的弟子,二來考覈弟子的實力。”一名走在最前方的長老介紹道。

他們在漆黑的走廊裏走着,走了許久,終於看見光芒。

越接近光芒,那些妖獸吼叫的聲音就越來清晰,震耳欲聾。

“閉嘴!”聲音具有着無上威嚴,頓時一片安靜。

正好衆人已經走出那漆黑無光的通道,於是他們也看見這一番極爲震撼的畫面。


這是一片類似於圓塔的空間,不計其數的不同級別的妖獸被關押在這散發不同色彩的光芒所形成的牢籠中,一層疊着一層。

一名身穿藍衣的中年男子站立正中間,背對着奪鳩等人,他散發勢氣極爲霸道,牢籠中的妖獸們就是被這氣勢威嚴所懾服,外表雖然兇殘威猛,但眼中露出一絲膽怯。

籠中的妖獸在怎麼兇猛威武,也永遠都是被馴服的。

這些妖獸發覺奪鳩等人,於是再次狂暴起來,眼露兇光,張開大嘴,直流口水,居然把奪鳩等人當成食物。

中年男子早就發覺奪鳩等人,只是現在纔回過頭來。

他雙眼微閉,堅毅冷峻的俊臉,雙手背放,昂首挺胸。

從一個人的氣勢等等可以看出這人的性格,由此可以看出他爲人高傲不屈,剛毅正直。

他突然睜開雙眼,銳利的眼神看着奪鳩等人頭皮發麻,那些即將發狂的妖獸再次被這散發殺氣的男子給震住。

於是場面安靜起來。

一名長老向前走一步,打破場面的尷尬,他眼中流露出敬仰之色,恭敬說道:“見過太上長老。”

天武宗有五人,天之輩,乃是太上長老,他們不過問宗派一切大小事物,專研武道。

這中年男子聽後,點了點頭,便不在言語。

隨後那名長老又回過頭來,說道:“這考覈就在前方的光圈裏的一片空間裏,呆會你們進去,會隨機分配到那片空間裏不同的位置,在那裏有許多的大力傀儡,擊殺一個,就算過關。”

說罷,右手指向前方的散發着五彩光華的光圈。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