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的確死不足惜,周浩也就沒有多餘的猶豫,拿出全部的實力與老者攜手擊殺此人,老者的正面牽制給了周浩很大的發揮空間,異能在此刻顯現出來獨特的手段,冰與火的雙向攻擊下,讓毒蛛門的此人心肝劇裂,錯漏百出之下,被老者找到打在要害,一擊致命殺掉了此人。

周浩上前忍着噁心掀開了她面前的面紗,沒想到居然看到了一張還算正常的臉,只是歲月的痕跡在她的臉上刻畫了溝痕。一張老嫗的面龐展現在了周浩和老者的眼前,該有膿血的臉並未出現,臉上還算光潔,並沒有什麼疤痕。

“還真是奇怪,難道上了年紀的人那些惡瘡就消失了?”周浩不由好奇的說道。

“少見多怪,毒蛛門又不是所有人都會用毒這種手段,剛纔我們交手間她也並未曾對我們使用毒,這位看起來在毒蛛門應該有一定的地位,沒想到今天會死在我們手裏,算是結束了她罪惡的一生吧!”老者嘆息的說道。

“那前輩她該如何處置,就仍在這裏麼?”此間的事情已經基本上了解,估計外面的那些車隊守衛應該也已經離去,周浩指着地上的屍體,對老者問道。

“恩,就讓她待在這裏吧,算是給毒蛛門一個警示,告誡她們這裏的營地已經被人發現。也少了讓她們繼續盯着嚎風谷打算!” 這一趟替天行道周浩算是過了一把大俠的癮,不僅把人安全的救出,還一舉搗毀了毒蛛門的地下倉庫收穫頗豐。心情愉悅下,周浩在毒蛛門營地外用異能構建起幾面土牆,把營地包裹在其中,往裏面點燃一把大火,徹底燒掉了毒蛛門留在此地的痕跡!

魂歸來兮!願逝者安息!

默默地給死在這裏的人囑咐了兩句,周浩和老者就此離開了這裏,往着嚎風嶺方向飛去!他們拖延的時間已經不少了,用不了多久天色就會再次黑暗下來。到時候查找起來會麻煩很多。

不過這個時間點還是有一定的好處,馬上接近夜晚,嚎風谷就會恢復它的兇名,在趕往嚎風谷的人都會停下來,等待第二天的到來。這樣就不會有什麼人再來打擾到周浩,周浩足可以放下心尋找那塊墜落的隕石!

回來的速度很快,爲了抓緊時間,周浩也不管不顧了,開始用一些暴力點的手段發掘,手中的能量球不斷的擊打在嚎風嶺的巖壁之上,濺起無數的粉塵和碎石。

成果也是顯著的,那些燒焦的地方大多都脫了漏出了裏面該有的顏色,這樣就能夠讓周浩很好的辨認岩石內是否有隕石的存在。

在不斷的剝離下,周浩終於在一處低矮的山丘附近發現了一絲可疑的地方。在這山丘的附近有着一顆巨石,從它的樣子來看,好像山丘曾經和它是聯繫在一起的,是被什麼東西給分割開了,再經由常年的風化,使得最後的那點聯繫都已經斷絕。

穿過山丘和巨石之後,周浩用土屬性異能翻開了面前的土層和石塊,,果然在不多久的之後,就見地面之下出現了一個不同於岩石的巨大球體。

“找到了!”周浩欣喜的告知還在另外一側尋找的老者!

異能和雙手把隕石的外面的土層都清除乾淨,周浩看着凹凸不平的隕石表面,他的嘴角樂開了花!真的跟自己想的一摸一樣,嚎風嶺正是被一塊天外隕石擊中形成的!


看這個隕石的體積並不大,但它能夠弄出嚎風嶺怪異的現象,周浩用腳後跟都能想到它一定與異能之間有着某種聯繫!只是有什麼樣的聯繫周浩尚且還不能判斷,不過這種能力應該屬於增幅性的!

爲何周浩會下如此的判斷,周浩一時也說不清楚,只是心中隱隱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大一些。現在就是周浩想辦法把隕石從裏面徹底弄出來。

隕石的體積預計不大,也只是相對而說的,它如今深入地下,想要把它弄出來絕非易事。而且馬上就要天黑,到時候狂風四起,風刃的攻擊又會不斷而至,那樣麻煩就多出不少了!

老者站在周浩身旁,見到周浩的面前確實有一塊不像岩石的東西出現,他此刻就問道:“這個就是你口中的隕石?”

周浩點了點頭,並沒有回過臉去,他還在思考如何把隕石從裏面取出,經過剛纔自己的仔細觀察,周浩發現隕石是卡在了岩石中的,只是表面看上去單獨的落在這裏,其實下方還有巖體存在!

這樣的困難就更加高了,首先周浩得清理掉附近的雖有阻礙,那些碎石到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周浩身後那塊巨石,周浩只是挖出了隕石的一部分,從隕石的走向上看,這枚隕石的大部分就是卡在了巨石和山丘的中間。

那麼問題就來了,周浩絕不會傻到清理山丘的,但那塊巨石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想要一擊擊碎還是有些困難的,不過不做點什麼的話,是不可能把隕石弄出來的。

周浩直接動用了金屬性異能攻擊金翅斬,這是開山的利器,周浩屢試不爽。當金色的開山斧出現在了周浩的頭頂,老者的眼神都直了,從沒有見過周浩動用這種大攻擊性的異能手段,要不是周浩如今身體還是保持原樣,老者真的會認爲一個巨人此刻正在此處嚎風嶺開山碎石呢!

沉重的轟鳴聲在大地的顫抖中傳遞到地底深處,猶如上演了一把交響樂,載叮叮鐺鐺的響聲中,周浩完成了巨石的破碎任務!爲了能夠輕鬆的取出卡在其中的隕石,周浩用金翅斬在巖體和隕石之間的縫隙處繼續揮舞着,現在的異能儲備足夠周浩揮霍斷時間,反正現在周浩就算不修煉,混沌能量也會自覺的予以補充。

嚎風嶺被周浩弄得烏煙瘴氣,溝壑縱橫,那些經過長期車隊經過摸出的痕跡徹底被掩埋在灰塵之中,周浩和老者兩人全身灰白,就連口中的唾液裏也含雜了大量的粉塵。


眉毛,頭髮,更是不用多少,早已被厚重的粉塵覆蓋,不過周浩並沒有注意到這些,現在萬事已經具備,最後的環節就是取出其中的隕石!

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動用儲物空間把隕石直接收進其中,這樣省去了周浩不少的力氣,到時候再把隕石放出一探究竟就好!想到此處周浩就直接上手去辦,他是一個實際主義者,到了現在天色已經暗淡下來,再過不久僅剩下的光亮也會退去,到時候嚎風谷就會大變樣的。

只不過周浩已經完成了一切,他直接上前按在隕石上,一道白光閃過,隕石消失在了周浩面前,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哈哈,成了!以後嚎風嶺又得改名了!”周浩狂笑了兩聲,這才發現自己和老者已經變成了土人,更是捧腹大笑不已。

“行了,別笑了!弄點水出來清洗清洗,跟着你小子總沒有好事,都是乾的苦力活!”老者笑罵了周浩一句,催促周浩從他儲物空間內找點清水出來。

兩缸清水放在了面前,周浩和老者也不避諱什麼,脫去弄髒的衣物,直接跳進了水缸內。簡單的清洗之後,周浩一把撿起自己和老者的正陽宗衣物,一併扔進了水缸內,揉了數十下確定把塵土都洗掉,周浩把衣服披在自己身上,一股火屬性異能透出體表,轉眼間烘乾了兩人的衣物!

簡直不要太簡單了! 清理過後,渾身上下很是清爽。此時天色也已經黑了下來,周浩和老者兩人商定,他們今晚就在這嚎風嶺內呆一晚上。看看隕石離開了嚎風嶺,那些異象在嚎風嶺內還存不存在。

儘管周浩心中已經非常牟定這件事,但是驗真一番還是好的。晚上週浩有數次想要取出隕石來細細觀瞧,不過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慾望,嚎風嶺內不適合拿出隕石,現在的嚎風嶺已經很明確的證明了周浩之前的猜測、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隕石帶來的,沒有了隕石存在,嚎風嶺一晚上都沒有起任何的波瀾。天色剛矇矇亮,周浩和老者就此離開了嚎風嶺,向着正陽宗的車隊行進方向追趕而去。

就在周浩和老者剛剛離開不久之後,嚎風嶺迎來了另外一批車隊。當他們看到千倉百孔的嚎風嶺,驚恐之色躍然於臉上。不知道嚎風嶺這裏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重大變故,都不敢在此久留。匆匆的往前趕路,逃也似的驅趕馬車離開了嚎風嶺。

車隊走後,又有另外一批身穿黑衣的人到了嚎風嶺,這些周浩和老者自然都不知道了,他們要是還呆在嚎風嶺就會一眼看出這批人來自毒蛛門!

搗毀了毒蛛門在嚎風嶺附近的祕密營地,讓這些毒蛛門的剩餘人員都既驚恐又惱怒,不知道是誰做的這一切,他們在周浩和老者在嚎風嶺夙夜之時,回到了嚎風嶺附近的祕密營地,看着焚燬的營地,就連地下倉庫的積攢下的貨物都消失一空。

剩下的就只有他們門下的一位長老屍體,這樣的突發事件讓毒蛛門人無法向門內交代,只好硬着頭皮在營地周圍展開了搜尋,一晚上的時間她們這才找回了嚎風嶺,可惜周浩和老者早已經遠去。

周浩和老者做的事情沒有留下什麼線索,而那些被挾持的車隊護衛也早已經逃離了嚎風嶺的範圍,毒蛛門的這批人最後查無結果,只能趕回毒蛛門內向高層報告這件事情!


這些都是後話了,正陽宗的車隊與周浩之間相差一整天的路程,所以想要追趕上正陽宗的車隊,還需要花費一點時間。周浩也並不着急,他首先要弄清楚隕石的用途才行。

所以在路上,周浩的趕路速度並不快,他和老者離開了嚎風嶺一段距離後,他們的速度就慢了下來,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隱祕所在,周浩從儲物空間內放出了那塊隕石。

隕石在地上直接砸出一個大坑,別看隕石的個體不是特別的巨大,可它的重量要遠超同體型的岩石。周浩放下隕石之後,就試着搬動放在地上的隕石,他用盡了全身力氣才稍稍讓隕石晃動了幾下而已。

這也真是多虧了有儲物空間存在,要不然想要把隕石輕鬆弄走,那就有些困難了。找了點清水把隕石上的泥土洗掉,整個隕石透着一股淡黃色,上面有很多坑坑窪窪的小洞,應該是隕石在撞擊後產生的高溫所造成的。

這時候老者對着周浩問道:“你想怎麼利用這塊隕石?”

周浩有些茫然的說道:“我還不知道它的真正用途,又怎麼知道如何利用呢!當初我猜測隕石具有增幅異能的作用,可是到了此刻我發現我竟然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周浩確實不知道該如何測試這顆隕石,對於隕石這種東西,周浩也只是在書本上見到過描述,真正見到隕石的樣貌這還是第一次。

“你身上的異能感應不到隕石內部麼?”老者試探性的問道,他對異能還不如周浩瞭解的多,但現在能夠周浩提供點思路也是好的。

“不行,隕石本身是沒有異能存在的,否則它早已經不在嚎風嶺了。這個辦法我在剛纔就已經驗證過了!”周浩搖了搖頭,否決了老者的這個建議。

“那既然你懷疑它其中具有增幅的作用,爲何你不把異能打入隕石之內,不就能夠知道是否存在增幅的作用了麼?”老者想起周浩之前的猜測,他急忙再次對周浩提起了建議。

“是啊,這倒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不過,可行麼?是不是有點太簡單了?”周浩想過之前也想過這個辦法,不過他覺得這個辦法實在是完全沒有任何依據的簡單猜測,有點不太可能和現實。

但事情往往就是越簡單的辦法反而越能夠接近真相,周浩試探性的打出一擊小火球,轟在了隕石的一側,還沒等周浩仔細感應隕石打在隕石上異能的能量變化,站在對面的老者竟然被一團大火迎面燒來。

要不是老者躲得快,這團從隕石另一側碰出的異能大火就會把老者的頭髮已經鬍鬚燒成粉末。就這老者的臉上有了煙燻的黑色。

周浩愣了,老者同樣也愣了。周浩深知自己剛纔的那團異能火苗,威力微乎其微,根本不可能演變成灼燒老者的大火。可看剛纔那股火系異能的架勢,已經有了相當於B級異能者發出的威力。

這其中的差距跨越了兩個異能級別,也就是說隕石對剛纔的異能小火苗有了增幅的作用,讓異能小火苗變成了一團足可以傷到老者的大火。

這意味着什麼?周浩很快就脫口而出:“寶貝,真是個好寶貝啊!”撫摩着隕石粗糙的表面,周浩甚至狠狠的親了兩口,可週浩一下子又犯了難。

這隕石形體如此巨大,費勁全力自己都不能挪動分毫,又何談能夠使用隕石呢。總不能把它放到天龍幫的城牆上面,來外敵入侵的時候,用來抵禦敵人吧。

這不就是有些大材小用了麼,周浩絕不甘心這樣做。隕石的作用對周浩來說有非常大的作用,試想一下,以如今周浩的異能實力,加上隕石對自己的增幅之下,這些異能的威力將變得何其巨大。

靜下心來想想周浩還是有點小激動的,他不斷的搓着手在地上來回轉動,可就是想不出怎麼樣才能讓隕石發揮它該有的作用,來幫助現在的自己! 周浩把期待的目光聚焦到了老者的身上,作爲天星大陸的人老者的很多建議都對周浩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這次也不例外,周浩希望老者能夠給自己想到一個好辦法出來。

“或許你可以把隕石交出來,交給煉器宗讓他們給你打造一把趁手的兵器,在肉身修煉者的世界中,修煉者沒有武器支配,不是有些太可憐了麼?”老者拿起他的柺杖在手裏晃動了幾下,舞出幾個棍花出來,與周浩相處這麼久,周浩對武器的依賴幾乎是沒有的。

這就有些不太正常了,肉身修煉者一般都會有自己相對的武器,不管武器的優劣程度有多少差距,但作爲肉身修煉者的一個標誌就是擁有一把趁手的武器。


沒有趁手的兵器,是會要在天星大陸四大神州吃虧的。兩個肉身修煉者走在路上偶遇,他們第一眼都會去觀察對方手中的武器,武器可以說是一個肉身修煉者身份的象徵。

這當然是在大衆層面來說的,是肉身修煉者比較流行的一種比對方式,用來猜測對方的身份,看他是否能夠讓自己招惹。一把好的武器更是難能可貴,不僅能夠大幅度的增加肉身修煉者的戰鬥力,而且也使用獨特的武器在天星大陸四大洲建立自己的名聲。

當別人一眼認出你手中的武器,不用你自報姓名,對方也會馬上想到你是何人。有了一把趁手的武器,會讓別人優先高看你一眼,一個連武器都沒有的人,試想他的實力又會高到什麼地方。


在老者與周浩闡述武器的重要性的時候,周浩的心思也活絡了起來,他想起自己剛加入異能界NCB組織的時候,NCB給周浩發放了一把光劍,這把光劍跟隨的周浩並不久,在自己被綁架之後,武器就失蹤了。

在後來周浩就因爲各種原因,對武器的需求也不那麼巨大。現在身在天星大陸的肉身修煉者世界中,周浩在得到了隕石之後,他對擁有一把真正屬於自己的武器想法愈加濃重。

一把能夠增幅異能的武器,同時還是一把足可以與其他肉身修煉者匹敵的攻擊性武器,這樣的武器帶了雙重的優點,就像老者剛纔所說,把隕石交給煉器宗,花費一點代價讓他們給自己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煉器宗這樣的宗門,周浩還從未見識過,但聽名字上面的幾個字,應該是專門打造兵器的宗門。就是不知道白虎神州的煉器宗,工匠的手藝如何,這個宗門又能否信任的過。周浩可不想自己還沒有得到武器,就被別人黑掉了自己的這部分材料。

周浩把自己的疑慮告知了老者,老者捋着鬍鬚大笑了起來,他說道:“這一點你用不着擔心,煉器宗在天星大陸存在了這麼久,最在乎的就是誠信,他們算的上天星大陸少有的中立勢力!一心只爲打造天底下最強大的兵器,其他的事情煉器宗從不過問,你只要把隕石交給他們就好,當然了你得付出一些費用,這部分費用的多少,就看你需要往隕石內添加多少天地奇物了!”

“那前輩你說除了隕石之外,我還需要準備一些其他什麼材料呢?要是全部從煉器宗購買材料,是不是所要花費的代價要大很多?”這是周浩比較犯難的地方,他對煉製武器一竅不通,不知道煉製武器還需要什麼樣的材料,現在既然老者說道了這裏,周浩還是覺得多問幾句比較好。

“這你還是交給煉器宗這些專業的人吧,代價方面你先不用着急,搞了那麼多毒蛛門囤積的貨物,應該可以換取不少的費用。而且我身上還有當年打造這把柺杖剩下的材料,到時候一併交於你就是了!咱們還是及早的動身趕路,千萬不要錯過了正陽宗入白虎聖城的時間,否則我們想要再進白虎聖城可就非常困難了!”老者回頭看向前方,他們兩人已經在這裏停留了不少時間,要是正陽宗的車隊在前面發生了什麼意想不到的狀況,可就有些麻煩了。

老者已經心中隱隱有了一股異樣的感覺,總感覺這次正陽宗的車隊會遇到什麼事情,這個感覺並不強烈,或許是他們遇到了毒蛛門時間後,老者纔會生出這樣的感覺出來,但總而言之只有見到了正陽宗的車隊相安無事之後,老者纔會真正的放下心來!

一般肉身修煉者都不會向老者和周浩如今這般趕路,在空中不間斷的飛行,會極大的損耗自身的體力,對於長途跋涉的人來說是非常的不明智的。

周浩和老者正因爲如此,也是緣由正陽宗車隊離他們的距離並不會太遠的基礎上。一旦找到了正陽宗的車隊,周浩和老者大可以坐在馬車上恢復。

可就這樣足足的趕了一天,正陽宗的車隊依舊沒有見到蹤影,在空中飛行,兩人的視野極度開闊,能夠在光線明亮的情況下,再沒有抵達遠處,就可以看到遠處比較模糊的情景。

“沒想到這冰夜長老的行進速度還真是不慢,咱們緊趕慢趕了一天的時間,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前輩你說我們是不是走錯了方向?”周浩懸浮停留在空中,手搭涼棚舉目眺望之下,在他的前方的路面上依舊是空蕩蕩的一片,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活動的影子!

“或許吧,這正陽宗護送車隊的人都是久經這條路,能夠提高速度前行也並無不可能。也許他們就在前方的不遠處,你我還是多留點力氣,趁着夜晚還沒有到來,抓緊時間追趕上去!”老者說完就率先提速,繼續向着前方趕去。

周浩在後面聳聳肩,表示了下自己的無奈,然後就緊跟在老者身後趕了上去。到了夜晚時分,天空中的光亮就幾乎沒有了,周浩和老者無法在夜間在空中飛行,只好降下身形,該有走陸地繼續追趕正陽宗的車隊。

這樣也能利用晚上的時間,慢慢的恢復白天空中飛行時耗費了大部分體力! 又一天的朝陽升起,經過一晚上時間的恢復,各自的體力都恢復了大半,想來今天應該就能趕上正陽宗的車隊。兩人重新升空,一邊在空中欣賞朝陽美景,呼吸着沁人心脾的空氣,一邊不吝嗇體力向着前方全力趕去。

可朝陽的出現,到黃昏的來臨,周浩和老者兩人臉上紛紛漏出了一份不解,就算車隊行進速度再快,也不應該在兩天如此高強度的追趕下依舊不見蹤影。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老者一直在心中隱隱的擔憂變或許變成了現實,恐怕這正陽宗的車隊出了什麼事情。可他們一路追趕之下,並沒有發現在這條路上出現過打鬥的痕跡。

一般來說,有冰夜長老這般實力的人親自護送,就算他不敵對方,也不可能輕易的束手待斃。而且正陽宗與白虎神州的耀陽宗的關係早已在白虎神州傳了個遍,像耀陽宗這樣的強勢宗門,早已經把話放出,正陽宗的貨物一般勢力是不會染指的。

難道說他們遭到類似於毒蛛門的情況?這倒是有很大的可能,可毒蛛門動手的地方又在何處,嚎風嶺作爲一個天然的下手好去處,自然發生的事故也是最多的。

剩下的路上,並不會有好的下手點,在整個通往白虎聖城的大道之上,每隔一段路程都會有閒散的村落或者是驛站供過往行人使用。可以說在嚎風嶺之後遇到危險的可能性變得很低。

路上常常在不經意間有人出現,要是選在這些大道上動手,說不準就會被人看到,所以在正常情況下,過了嚎風嶺之後,基本上就算進入了安全區內,當然了這並不排除有些勢力強橫慣了,甘冒被人知道的情況下打劫正陽宗的車隊!

要是這種情況的話,最有可能的就是耀陽宗的敵對勢力做的。不過周浩和老者並不確定正陽宗的車隊真的碰到麻煩了,他們還得仔細打聽一番。

老者記得在往前的不遠處,就有一間驛站,如果正陽宗的車隊經過了這家驛站,那說明周浩和老者並沒有追趕上,白白的擔心了一場。

落在驛站的大門外,周浩就見門口的牌匾上可這四個大字-濁酒驛站。周浩笑了笑,小聲的念出了這幾個字。濁酒,估計這裏會有酒水出售,也難怪,連續的趕路下,身體確實有些疲乏,這時候有點酒水解乏會是非常不錯的選擇,看來這家店主很會做生意,在驛站門外周浩就聞到了裏面散溢而出的淡淡酒香。

“周浩你在這裏等等,我去附近看看!”

“恩”周浩只是迴應了一聲,再沒有多說什麼。在這個時候周浩和老者之間就有了心有靈犀,幾個小的動作周浩就能猜出老者想要幹什麼。他這是想在四周圍觀察一番,看這裏是否停留過大批的車隊。

雖然在正陽宗車隊之前就有很多車隊經過,但新的痕跡和舊的痕跡是很容易辨認的。周浩和老者不知道正陽宗的車隊有沒有在此濁酒驛站停留過,貿然進去問詢,未必會得到真實的答案。

這算是老者常年行走在天星大陸的一種經驗,與其輕信別人言語不如相信自己的眼睛。老者離開不久就很快回來,他對周浩微微點頭,意思告訴周浩正陽宗的車隊得確在這裏停留過。

爲何老者敢如此確信,是因爲老者後來交給了周浩一塊布料,這塊布料周浩記得很清楚,就是跟周浩身上穿的衣物是一種布料,它真是正陽宗的衣物上剮蹭下來的。

“哪裏發現的?”周浩低聲問道。

“就前面一塊樹枝上扯下來的,在周圍有很多車轍印,說明正陽宗的人在此修整過。走,我們進去問問店家有沒有見到這批車隊!”老者那股擔憂的神色消散了,這正好說明正陽宗的行進速度很快,讓他們誤以爲出了什麼事情,現在好了等到問清楚店家之後,周浩和老者就能繼續往前追趕了!

濁酒驛站的規模並不大,老者曾經幾次路經這裏都因爲天色尚早,沒有在此留宿過一回。沒想到這次調查正陽宗車隊的消息,竟然走進了濁酒驛站之內。

進入驛站的大院內,裏面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除了前面有間比較大的屋舍之外,驛站的大院內就剩下莫過膝蓋的雜草了。整個驛站顯得非常的荒涼,泥土堆砌而成的房屋上也有不少雜草隨風搖擺,有幾塊青石鋪成的一條小道延伸進了那間大點的屋舍內,酒香也正是從屋舍內傳出!

順着青石小道,周浩和老者走進了屋舍內,到了近前周浩才發現,看似不太起眼的屋舍竟然是一座酒館,裏面坐着閒散的幾個人,端着各自的酒碗不停的喝着。

周浩和老者出現在這酒館內,很快就有人上前來招呼他們。看此人的穿着和扮相,應該是小二之類的夥計。被店小二領着坐在一處還算乾淨的桌子上,店小二給周浩和老者端來一壺茶水之後,就向他們詢問道:“二位想在這裏吃點什麼?”

既然人家開口,周浩不好意思說自己現在已經不需要吃飯了。他看着老者,希望老者能夠回到店小二的問題。老者可沒有周浩這般不好意思,他直接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面前,向着店小二問道:“夥計,我問你今天或者昨天有沒有一批車隊經過這裏?”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