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色匆忙的朝着裏面走去,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見狀,江北也自然的跟上。

片刻之後,明白過來了,原來他們也是要去發佈任務!而且任務很讓人覺得好笑,找人!

找一個叫滅霸的人!

江北都不禁愣了一下,他有這麼招人喜歡嗎?還花了一百塊靈石放出個任務來?就爲了找他?

甚至要不是不想暴露過早,他都想接下這個任務了。

突然!江北明白了!既然能用這個東西來發布任務,那能不能用來傳播消息!

默默地退了出,隨後取出一個儲物袋,又掏出一塊老爹給他的中品靈石,他也攔一個有緣人!

還真叫江北找到了一個,年雖不大,看起來倒是很滄桑。

“朋友。”江北主動的打了個招呼。

那年輕人一臉疑惑的看了一眼江北,又看了看周圍,指了指自己。

江北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招呼過來。

“不知閣下找我所爲何事?”年輕人愣頭愣腦的問道。

“幫我一個忙,一塊中品靈石。”江北伸出手,手中的中品靈石差點把年輕人的眼睛亮瞎。

頓時,露出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江北。

“什麼忙!兄臺直說便是!” 果然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社會就是直接,只要有靈石,叫人去幹什麼都行!

江北緩緩掏出手中的儲物袋,開口道:“幫我傳一個消息,讓工會發佈一個公告,這塊靈石就是你的了。”

年輕人頓時身體一震,這世界竟然還有如此好事!

但是他並沒有着急,事出反常必有妖!

“兄臺爲何不親自前去?”

“我的身份不允許我去做這種事,你無需多問。”江北一臉不悅的說道,向着年輕人身後又看了一眼。

意圖很明顯,已經準備要找第二個人了。

而這年輕人頓時大急,趕緊說道:“兄臺!沒問題!我接下這活了!不就是傳一個消息嗎!”

江北一臉嚴肅的看了看他,嘆了口氣道:“算了,便宜你了。”

說着,把手中的儲物袋交給他,緩緩開口道:“公告就是……萬魔宗幽冥尊者被海妖聯盟殺了。”

而這句話落下,年輕人臉色頓時慘敗無比,魔門之事絕對不允許他們討論!

“兄臺,這活我……”

“小兄弟,且莫急!”江北趕緊拉住這轉身要走的小夥子,你走了我咋整!

年輕人一臉的焦急,很想走,但卻擺脫不了江北的大手。

“小兄弟,你且聽我細細講來!”江北說着,拉着他來到了一個拐角,刻意放低了聲音。

“小兄弟……這魔門之事雖不許我們議論,但你可知道這是爲何?”江北一臉深意的問道。


年輕人一臉不解的搖了搖頭,他哪懂這個?

“傻孩子,正是因爲魔功修煉簡單粗暴,戰鬥力驚人啊!”聲音極低,隨後四下看了一眼,又一臉嚴肅的朗聲說道。

“但是我們一身正氣的修煉者!怎麼可能去修煉那種東西!爲人不齒!”

江北在心裏暗暗罵了句娘,沒辦法了。

年輕人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不錯!他們正派修士不可能去修煉魔功!

“所以,你要知道,魔門尊者被殺,絕對是鼓舞士氣的,只是我的身份需要保密,而且我也不怕告訴你,我也是一個火系修煉者,根本和魔門扯不上邊。”

江北說完就後悔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啊!

說着,點上一根菸,熊熊的丹火出現!

當時嚇得這年輕人就是往後退兩步。

“大人!還請快快收了神通吧!”

江北微微一笑,表示莫慌。

“所以,這個消息放出去,其實是振奮人心的你不覺得嗎?我想讓散修再不懼怕魔門修士!但又不好親自出面。”

年輕人思索片刻,鄭重的朝着江北鞠了一躬。

“大人如此俠士心腸,當真是吾輩修士之典範!”

“呵,呵呵,這個,真是愧不敢當。”江北擺了擺手,一臉的尷尬,饒是他這個厚臉皮都有點受不了了。

“那我這消息……”江北一臉猶豫的問道。

“包在我身上!”年輕人拍着胸脯保證道。

“好!要是有人要對你不利,你就說是別人的指派!去吧!皮卡丘!”江北大手一揮,直接將儲物袋和靈石都給了這年輕人。

“大人!請留步!還沒問您的名字……”青年看着江北遠去的背影,一臉激動的問道。

“不好意思,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我是明星,有緣我們江湖自會相見!”江北頭也不回的答道。

角落中,那青年激動的雙眼流下了淚水,多久了,都沒碰到過這種俠士心腸的人,修煉界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世道,竟然還有人願意這樣做!

看着自己手中的儲物袋,裏面裝着四百塊靈石。

青年激動的攥緊了它,隨後面色鑑定的朝着修煉者工會內走去。

一炷香的時間不到,修煉者工會高層震動!立即召集全體管理人員開始緊急大會!

而這青年,也自然被人押了進去……

“說!到底是何人命你來傳遞此消息!”

一個寬闊的屋內,爲首的華服中年人一臉陰沉的問道,乃是修煉者工會的副會長!張無爲!

實力闢海境五階,強橫無比!

而他自然知曉這幽冥是何人!那可都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啊!怎麼突然就傳出了他被殺的事!


“小人,小人也不知道,不過那是個有着忠肝義膽的俠士。”青年一臉緊張的回答着,神色之中還帶着對江北的恭敬。

而得到了如此回答,這張無爲也一臉的懵逼。

忠肝義膽的俠士?還要讓別人來替他傳消息?

“那人呢!去哪了?”張大副會長一臉陰沉的冷聲喝道。

青年身體一顫,跪在地上,目光之中帶着崇拜,答道:“回大人,他叫明星,他說他還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張無爲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一頭撞死在桌子上。

這特麼都是什麼對什麼!

倒是這羣人也並沒有怎麼爲難這小青年,畢竟得到的消息還是極爲有價值的,雖然不清楚對方是爲了什麼,但如果消息屬實,絕對會是對魔門致命的打擊!

遠了不說,以後在幽暗森林魔門弟子就不敢太囂張!

魔門雖不止萬魔宗一個,但是絕對是以萬魔宗爲老大的,而萬魔宗的幽冥一脈,傳承如此之久,突然就被人殺了,直接是會讓人興奮死!

張無爲考慮了良久,一拍桌子,沉聲喝道。

“好!將這條消息掛在工會的最醒目位置上!”


“是!副會長大人!”

而此時,張無爲也在緊張的聯繫起了雲瀧城的各大家族,準備共商大事!自然就是這萬魔宗幽冥尊者被殺的事!

事有蹊蹺,絕對得慎重對待,不過先將消息放出去是必須的。

而張無爲,他倒是真的對不起他這個名字,此人野心很大,不光靠着修煉者工會的實力建立了屬於他的家族,甚至還想要取代城主府的地位!

如果此時利用得當,他即使實力不如林家,也絕對能和林家平起平坐,此時,這林家已然接到了通知!

至於江北,辦完了正事,則是直接往酒樓趕了,他可不敢再在這破工會再待着了,萬一被人捉了去,那豈不是尷尬的要命?

他也確實有不得不去做的事了,比如……補個回籠覺什麼的。

起個大早怪困得,而且折騰了這麼一大圈,也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醒沒醒。

至於修煉者工會那邊,江北則是完全不擔心,他敢肯定,那幫管理層得到這個消息也絕對會很開心。

當然,能進展的如此順利,也是他沒想到的,畢竟在它看來,這事兒還得看以後的慢慢發展。

不過兩頭都解決完了,還是讓人比較欣喜的,先回去找他女朋友慶祝一下!

至於什麼林家,乾脆就已經又被江北拋在腦後了,人生在世,今朝有酒今朝醉! 此時,侯煙嵐確實纔剛剛睡醒,主要是昨晚被那不要臉的變着法給折騰了個夠嗆。

雖然羞憤異常,但是實在是沒什麼反抗的能力。

而結果就是,今早就算是江北走了,她也沒什麼反應。

就比如現在,當江北輕聲進了門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他女朋友睡得如同死豬。

雖然這麼形容一個當過大明星的美女不太恰當,但是吧……實話。

江北也實在找不到什麼恰當的形容。

輕輕走到侯煙嵐的身邊,然後脫掉長袍,鑽了進去。

夏天,而且是夏天的小尾巴了,清早的天氣該說不說還是有些涼。

導致了江北的手可能就不是那麼暖和……

所以,當他大手輕輕一握的時候,侯煙嵐當時就猛地睜開的雙眼,身體一陣顫抖。

太踏馬涼了!

“江北!啊啊啊!你要死啊你!”侯煙嵐頓時就驚呼了出來。

“給老子消停點!大早上的讓不讓人睡覺了!”


此時,江萬貫的補刀顯得是那麼重要。


江北尷尬的撓了撓頭,一臉的羞愧。

“嘿,嘿嘿,那個,那我先捂捂手再來。”

而此時,侯煙嵐的睏意也沒了,猛然坐了起來,被子滑落,對着江北怒目而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