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張葉。 從看到蘇荷時起,張葉就在一直觀察著蘇荷,腦中一直在轉著如何跟蘇荷結識的念頭。這些並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蓋七的那顆千年雪魄珠和傀儡術。

並且張葉很清楚,如果放棄了眼前的這個機會,那下次遇到蘇荷就不知在多久之後,而且屆時上前結識所造成的結果也會大大不如第一次見面時的震撼。所以在蘇荷婉言拒絕江慕白,輕移蓮步走開的時候,他立即大步迎上前去,非常從容的站住,就那麼站在了蘇荷的身前。

張葉突兀的舉動,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從蘇荷來到天凈宗起,見到蘇荷的人,即使再狂傲,哪一個不是裝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何曾見過張葉這種從容而氣勢逼人的舉動。且不要說江慕白一時愕然臉色怪異,就連楊雄和一旁的龐虎,都為之猛然一怔。

「你就是蘇荷?」張葉凝視著蘇荷的眼睛,一瞬不瞬。

「是啊。」在張葉走到面前時,蘇荷好像也從未經歷過這樣顯得有些「無禮」的舉動,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而在張葉逼人的目光下,她的目光不免略微有些躲閃,慣性的柔聲答道。

張葉依然凝視著蘇荷,從容道:「我叫張葉,你看清楚了。」

蘇荷不明其意,加上她又極少當面直接拒絕別人,還真的看了看張葉。

「今天你我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認定,你就是我一直想要找的那個人。」張葉昂然道,「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修為應該是在七竅境,但是我現在還只是神識竅期。希望你給我一點時間,等我的修為超過你后,我就會去找你的,你等著我。」

說完,張葉深深的看了蘇荷一眼,似乎要透過蘇荷的雙眼看進她的心裡去,接著立即轉過身,向來路大步走回。

蘇荷當場愣住。

此時,周圍更是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驚呆了。

楊雄獃獃的看著張葉,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張葉似得;龐虎也忘記了身旁的池柔雪,嘴巴大張,目瞪口呆的看著大步走回的張葉;江慕白卻先是一呆,反應過來后,臉色猛地變得一片鐵青,看向張葉背影的眼神中,已是充滿的無盡的惡毒。

蓋七此時也站在內門弟子當中,對方才的一切目睹的清清楚楚,他激動的臉色通紅,雙拳緊握,尤其是在看到江慕白的神情后,更是長吐了一口氣,似乎將胸中惡氣一掃而空。只見他嘴唇微微抖動,也不知在喃喃自語著什麼。

而作為當事人,蘇荷足足愣了大半響,才終於反應過來。

她美麗的雙眼恢復了靈動之後,一張傾國傾城的俏臉上立刻布上一層淡淡的紅霞,接著她看了一眼張葉昂然的背影,忽然低下頭去,輕輕拉了下仍在一旁發獃的池柔雪。

池柔雪這才回過神來,下意識的邁步跟蘇荷向前走去,但是雙眼仍不可思議的盯著張葉。

而此時,周邊眾人回過神后,目光從張葉身上收回,不約而同的都看向了蘇荷,每個人的眼神都顯得很是複雜,但是其中,卻均有著一絲嫉妒和緊張,似乎生怕蘇荷對張葉由此動心了一樣。

即使有不少人嘴角含著一抹不加掩飾的對張葉的嘲諷和不屑,他們的眼神也幾乎全都如此。

面對蘇荷的絕美容顏和溫柔善良,又有哪一個人不為之動心?很多人不過礙於自慚形穢,將心思強壓了下來。雖然他們不肯承認,但是他們心中都再明白不過,張葉方才的舉動,正是他們每每想去做卻又顧慮重重退縮的勇敢行為。而張葉卻當眾做了出來,這如何不讓眾人心中五味雜陳?

張葉站在一開始的地方,臉色淡然。

但是仔細看去,張葉的眼中分明有著一絲得逞般的笑容。

從他開始向蘇荷走去時,張葉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尤其是轉身時的那個深深的眼神。張葉能清晰無比的感覺到,蘇荷當時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她彼時的心是敞開著的,自己的眼神在蘇荷的迫不及防之下長驅直入,在她的心上狠狠的刻下了一道痕迹。

自己已經在蘇荷的心裡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張葉無比的確信這一點!


就在這詭異的氛圍中,掌教白眉上人從主峰上緩緩飛了下來。在白眉上人的左右身旁,跟隨著四位掌峰,也不知何故,其中卻少了綠裙婦人和靈眼中的黑袍老者。


眾人很快發現了這一點,一陣輕微騷動后,眾人忙都將怪異的目光從蘇荷身上轉回,仰頭看向一臉肅然的掌教和四位掌峰,整個山谷中剎那間一片寂靜。

掌教和四位掌峰在半空中停下,掌教白眉上人緩緩掃了眾人一眼,接著在眾人的注視下,沉聲道:「此次召集你們前來的緣故,幾位掌峰已經向你們都透露過了,是關於通天峰秘境的事。」

「由於一些原因,通天峰秘境提前開放,時間就在一個月後。」掌教緩緩道,「我已經做出決定,宗內七竅境以上的弟子全部要進入秘境中,但是通天峰秘境面積廣闊,所以除了這十五名弟子外,本座也給其他弟子一個同樣的機會,只要願意進入秘境中的,本座一概允許。」

山谷中靜悄悄的,眾人都凝神聽著。

不過聽過掌教這番話語后,一些人的眼神便已經有了一些變動,顯然頗為意動。

「這處秘境是一位古修士修鍊的場所,」掌教接著道,「如果你們機緣到的話,大有可能在其中得到極為珍稀的靈藥和靈物,甚至不排除有獲取上古功法和靈寶的可能性。但是我要提醒你們一點,秘境中雖然寶物不少,但是危險更多,進入其中極有可能就此殞命,所以你們在報名之前,先要想清楚了。」

在聽到上古功法和靈寶時,所有人都是雙眼一亮,但是聽到掌教後面的話語,眾人立即又陷入了沉默中。

眾人的神態全都落在掌教眼中,他微微一笑,道:「不過只要你們能從秘境中歸來,所獲之物,自己可以留下四成。並且將會得到宗內獎勵的一件上品靈器和一顆回天丹。」

此言一出,眾人轟然騷動。

張葉也不由大為心動,且不說一件上品靈器,回天丹可是靈脈境和七竅境中的極品丹藥!即使是經脈全斷,修為大損,一顆回天丹也能將傷勢恢復八成以上。也就是說,一名修士只要還未進入靈圖境,如果能具有一顆回天丹,幾乎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竟然能拿出這種傳說中的丹藥做獎勵,掌教可還真夠捨得。」張葉暗道,「不過由此看,那秘境中的危險可就非同小可了。」

在張葉暗自思量時,周圍眾人也都是眼神閃爍不定的思索著。

「我給你們一柱香的時間考慮,」掌教淡淡道,「一柱香過後,便開始報名。」

掌教話音剛落,早已忍耐不住的眾人立刻開始嗡嗡的談論起來。

「林師兄,你去秘境嗎?先不說在秘境能得到什麼,就是一顆回天丹已經足夠去為之拼一把了。」

「千萬別衝動。你想想,如果秘境中不是極為危險,掌教怎麼會拿出如此大手筆的獎勵?」

「我也覺得不去為好。宗內七竅境弟子全部進入秘境,雀山莊和陰羅教去的七竅境弟子想必也絕不在少數,那麼以我們的修為進入秘境中,又能搶得到什麼?我感覺屆時不僅多半什麼都得不到,反而很可能白白將性命搭上。」

……

眾人交頭接耳議論不休,隨著相互交換著意見,很多人眼中的火熱漸漸褪去,顯然是看清現實后,興奮之情隨之大減。

「柔雪,你…你去嗎?」龐虎紅著臉,吃吃的向不遠處的池柔雪問道。

似乎因為龐虎在旁,池柔雪一直臉若冰霜,眼角也不斜一下,此時聽到龐虎詢問,頭一扭,連理都不理。

龐虎登時尷尬無比,卻又不好繼續發問。

「龐師兄,我跟柔雪已經商量好了,我們一起進入秘境中。」一旁的蘇荷見狀,微笑介面道。

「這樣啊。」龐虎臉色一喜,心中對蘇荷為自己解圍很是感激,滿臉笑容的拱手謝道,「多謝蘇姑娘。」

張葉在旁微微一笑,池柔雪既然要進入秘境中,龐虎豈有不去之理?暗嘆道:「龐虎對池柔雪當真情根深種,竟然只是為了一起去,似乎連命都可以不要了。」

這時,蘇荷忽然轉過頭來,看向張葉,神情間似笑非笑,用她那潺潺小溪般的溫和聲音問道:「張葉,你去嗎?」 張葉沒想到蘇荷會主動向自己發問,抬眼向蘇荷看去。

周圍眾人雖然在低聲商議,但是心神卻有大半都集中在蘇荷身上,蘇荷聲音雖小,但是哪裡又瞞得過眾人,於是周圍的議論聲為之戛然而止,一旁的內門弟子全都向這邊看來。

且不要說龐虎、楊雄、蓋七,就是池柔雪,都不由詫異的轉過頭來。

江慕白更是聽得清清楚楚,臉色猛然大變。

蘇荷雖然對每個人都很客氣而溫柔,但是還從未主動向某一人打過招呼,此時竟然向張葉主動發問去不去秘境!於是蘇荷的話剛一入耳,江慕白的醋意已經滔天。

張葉並未回答,只是淡淡的跟蘇荷對視著,但是腦中卻在急速轉動,他在急速的想著一個問題:「蘇荷為何會這麼問自己?」

自己不過是神識竅初期,蘇荷明知如此,竟然還問自己進不進秘境?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張師弟剛突破神識竅期不久,離神識竅大圓滿尚有不小距離。」江慕白忽然微笑道,「通天峰秘境中如此廣闊,張師弟連御器飛行都無法施展,如何能夠去得?蘇姑娘莫要開玩笑了。如果秘境是在三年後開放,張師弟倒還有可能前去一番。」

江慕白這一番話聽似為張葉解圍,卻是明褒暗貶,最後一句,更是藉機嘲諷張葉的資質。

一旁的楊雄對江慕白的心思洞若觀火,當下冷笑道:「那可未必。」

「不要答應她。」這時,魔奴的聲音忽然在張葉神識中響起,「上古修士的修鍊之所早已不復存在世上,如果這秘境真是上古修士修鍊的地方,那隻能是空間秘境。你可知空間秘境演化數萬年之後會有多危險,別說七竅境,就是靈圖境冒然進入其中,也是白白送死。」

張葉一直淡淡的跟蘇荷對視著,在魔奴勸告過後,他忽然微微一笑,道:「既然蘇姑娘相約,我怎能不去?」

其實對是否進入秘境,張葉心裡雖然頗為意動,但是理智上告訴自己最好不要前去,因為在入門測試時跟江慕白對轟三拳后,他便發現,自己的實力跟七竅境比起來,差距實在有點大。但是此時蘇荷開口相詢,張葉思量之後,卻立刻決定前去秘境中。

因為他絕對不能破壞掉剛給蘇荷留下的印象。

雖然已經用三顆普通的雪魄珠提純過了靈力,但是對於那顆千年雪魄珠,張葉是勢在必得。早晚有一天他會修鍊到七竅境第三層,屆時即使千年雪魄珠能將突破到第四層的幾率提高上一層,他也要去嘗試一下。至於進入秘境中會不會遇到危險,張葉自認只要夠謹慎,保住性命應該還是問題不大的。

畢竟,下面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修鍊,有聖祖魔功和吸靈**在身,一個月的時間,對於張葉來說,已然不短。

而在跟蘇荷的對視中,張葉敏銳的發覺到,蘇荷此舉其實是對自己的一種「反擊」。顯然,在一開始自己氣勢逼人的衝擊蘇荷的心理時,蘇荷在反應過來后便有了反抗心理,想借著詢問張葉是否去秘境翻過盤來。她雖然問的是「你去嗎」,但是意思明顯不過的是在問「你敢去嗎」。


這種情況下,張葉怎麼可能會說不去?

而蘇荷的這種反映,也明白無誤的證明了張葉的猜測:自己確實已經給蘇荷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並且這種印象之深,還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聽到張葉毫不客氣的說「蘇姑娘相約」,蘇荷本來似笑非笑的俏臉上,猛地便是一紅,接著目光便躲閃開去。

江慕白將這一切看在眼中,胸膛幾乎被氣炸,他冷笑一聲,道:「張師弟的勇氣令人佩服,就不知進入秘境后,張師弟是否能安然無恙的出來?」

張葉微微一笑,看了江慕白一眼,一言不發。

這種明顯的對自己毫不在乎的神態,讓江慕白登時臉色鐵青,但是這口惡氣卻又只能無可奈何的吞下,江慕白此時心中恨意已是到了極限,眼中猛地爆出一道寒芒,暗道:「小子你這是找死,進入秘境中只要讓我見到你,我讓你後悔做人。」

「時間已到。」這時,只聽半空中掌教的聲音悠悠傳出,「現在開始報名,願意進入秘境的弟子舉起手來。」

話音一落,便有百十人將右手高舉起來。這百十人中,自然包括龐虎和張葉。

過了片刻,又有數十人似乎有些猶豫的舉起右手。

掌教臉色木然,目光一掃,道:「一共是一百四十三人,還有弟子願意前去嗎?」

整個天凈宗弟子數千,除了寥寥數人外,修為最低的也在神識竅期大圓滿境界,足能御器飛行,卻只有一百多人報名,這自然讓掌教有些失望。

山谷中一片死寂,過了良久,餘下眾人中,再無一人舉手。


掌教嘆了口氣,道,「一個月後,報名的弟子隨我前去通天峰。」然後再不言語,衣袖一擺的便騰空向峰頂飛去。作陪的四位掌峰互視一眼,忙也跟隨飛去。

「張葉,我剛才只是一個玩笑,如果你覺得去秘境不合適,千萬不要勉強。」在掌教和四位掌峰離去之後,蘇荷扭過頭來,忽然對張葉柔聲說道,一張絕美的臉龐上此時滿是歉意。

顯然,蘇荷也認為張葉方才不過是迫於自己發問,逞強之下才說要去的。

張葉眼神異樣,凝視著蘇荷的目光,片刻后,才一笑道:「多謝蘇姑娘關心。我都懂。」

我都懂!這三個字含義實在太過豐富。

但是蘇荷看著張葉的眼神,立刻就明白過來,張葉此言分明是說他早已心知肚明自己剛才為何主動發問,又聽張葉的回答有些**,當下俏臉再度一紅,扭過頭去,拉著池柔雪便騰空而起,甩出一條長長的紅綾,逃走般的向遠處空中飛去。

江慕白的心神無時無刻不在蘇荷身上,臉色蒼白的聽完蘇荷和張葉的對話后,頭蓋骨險些氣炸,而見蘇荷匆匆離去,也顧不得跟張葉糾纏,恨意滔天的瞪了張葉一眼后,忙也御器飛起,向蘇荷追去。

張葉臉上帶著一絲奇異的微笑,看著遠遠離去的蘇荷,若有所思。

在見到蘇荷之前,張葉便已經研究過蘇荷的性格。蘇荷背景極深,卻對每個人都很是客氣,從無倨傲之色,顯然心地溫柔而善良,不願意傷害他人。對蘇荷和其他人來說,這自然是天大的優點,但是對張葉來說,卻是蘇荷致命的弱點。

於是張葉從見到蘇荷的一開始,就「肆無忌憚」的直接攻擊蘇荷的內心,因為他知道,即使自己再直接,蘇荷也會因為心地善良而忍受下來。而自己的這種直接一旦憋在心裡,就會產生一種異樣的變化。

這種異樣變化,不是厭惡,就是慢慢的開始心動。按蘇荷如今的表現來看,顯然是後者。

「蘇荷,你逃不掉的。」張葉臉上似笑非笑,目光閃爍。

「兄弟,我對你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一旁的楊雄忽然說道,他看向張葉,眼睛閃閃發亮,「以江慕白的性格,見到蘇姑娘也不免拘束,不敢造次。你竟然敢第一面就直抒心意……」說著,他連連點頭,感慨不已。

顯然,楊雄已經認定張葉是對蘇荷一見鍾情,但是卻不覺得有絲毫奇怪,似乎對蘇荷一見鍾情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從池柔雪一離開,龐虎便顯得若有所失,此時聽到楊雄的話,精神當即一振,伸出一隻胖胖的手指,對張葉一翹,道:「兄弟,我真沒想到,你只是短短几句話,竟然能讓蘇姑娘主動找你說話。」他連連搖頭,滿臉的敬佩,甚至可以說是崇拜之色:「我拜你為師好不好?你教我幾招去擺平池柔雪。」

龐虎本不是害羞之人,眼見張葉敢在眾人之前對蘇荷直抒心意,豪情頓起,當下對自己對池柔雪的想法也絲毫不加掩飾起來。

這時,蓋七也從後面走了過來,對張葉和蘇荷之間方才發生的事,他全都看在了眼裡。但是他並沒有上前跟張葉交談,眼神卻越加神經質的奇異,他深深看了張葉一眼后,便向空中甩出一根方方正正的黑色木棍,騰空而起的遠去。

此時山谷中的眾弟子都陸續離開,一時間空中儘是向各個方向御器飛行的人。

面對楊雄和龐虎的炯炯目光,張葉只有苦笑不已,道:「兩位師兄太高看我了。」接著便道:「離進入秘境只有一月了,小弟現在急需提高修為,就先離開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