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紫玥被她這個動作給驚悚了一下,但還是硬著頭皮問道,「你可是要進魔族宮殿?」

她點點頭。

「給你,這裡是一千兩銀子,只要你帶我們進去!」

那姑娘愣了愣,隨即笑開,那笑容有種光風霽月,大雪初化的感覺,「好!」

————————————————————————————————————

這些士兵對歐陽紫玥他們那麼百般糾結,但是對這姑娘倒是恭恭敬敬的! 這些士兵對歐陽紫玥他們那麼百般糾結,但是對這姑娘倒是恭恭敬敬的!


歐陽紫玥看她才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但是氣場倒是很強悍,只是稍稍一抬眼,都沒說一個字,那些士兵就如同凍住一樣,自動放行……

她不經哀嘆……這真是個看臉的世界,就因為她長得沒別人那麼漂亮,所以辦什麼事都不容易么?

幾個人團簇著那姑娘一起走到魔王大殿,然後魔王也跟人間一樣,要上早朝!

歐陽紫玥他們都準備在外面等著,直到軒轅晉上完早朝,再進去!

可誰知道那姑娘把裙子一提,然後直接走了進去,並且還完全是直呼其名的那種,「軒轅晉——」

整個過程,歐陽紫玥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就沒有見過年紀這麼小,卻這麼剽悍的姑娘!

居然比菁兒還剽悍……她還年紀這麼小,以後一定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那些大臣們似乎也已經司空見慣了!

歐陽紫玥在外面聽到軒轅晉叫了一聲,「妖姬——」,人如其名,這姑娘的名字就跟她的人一樣,那麼妖冶,那麼迷人……

然後聽到軒轅晉從龍座上下來的聲音,歐陽紫玥也很是時機沖了進去,「軒轅晉!」

軒轅晉看到她整個人呆住了,完全傻了,不知道作何反應,然後他突然側過了妖姬,朝著歐陽紫玥走去……

妖姬笑了笑,沒吱聲。

軒轅晉當真是發乎情止乎禮,看著歐陽紫玥,什麼也沒有做,又看到她一旁站著的君無邪,愣了愣,「這哪兒來的孩子?」

歐陽紫玥微笑著告訴他,「這是君無邪。」

軒轅晉眼神有絲恍惚,但隨即還是笑著道,「太好了,你終於等到這一天……」

原來看著她鬱鬱寡歡的時候,他裝作是君無邪,那時候他真的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忍不住想要是他真的是君無邪該有多好,可惜……一切只是奢求,他只是他,永遠不可能是君無邪!

妖姬走了過來,站在他身旁,佔有慾很強的挽住了他的胳膊,「不介紹一下嗎?」

歐陽紫玥清晰的看出了她眼中的敵意,「我和軒轅晉只是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我也沒有嫉妒你……」

歐陽紫玥倒是沒有想到妖姬說話這麼直接,一點彎都不打,愣了愣。

然而接下來更沉重的打擊在後面——

妖姬的視線在她身上逡巡了一下,「事實上,你也沒有讓我嫉妒的資格……」

她走到菁兒跟前看了看,「這姑娘都比你強點!」

歐陽紫玥:「……」

要不要這麼打擊人!

「好吧,我知道你長得漂亮!」

軒轅晉這才開始認真介紹起來,他指著妖姬,歐陽紫玥也用很感興趣的眼神看著妖姬,她倒要看看這囂張的小蘿莉究竟是何方神聖!

「她是妖族女王,妖姬。」

「什麼?」不止是歐陽紫玥,其他人都連通她一起吃驚起來,一個看上去才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居然是妖族女王?也就是說這個看上去像小蘿莉的姑娘其實是個御姐! 「什麼?」不止是歐陽紫玥,其他人都連通她一起吃驚起來,一個看上去才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居然是妖族女王?也就是說這個看上去像小蘿莉的姑娘其實是個御姐!

幾人面面相覷,軒轅晉彷彿看出了他們的驚訝,笑著說道,「其實妖姬表面上看上去很小,但她已經三千歲了……」

妖姬橫軒轅晉一眼,「不知道亂報女人歲數是禁忌嗎?」

總裁的祕密前妻 ,「你哪是女人,你就是個老妖精。」

兩人嬉笑著,似乎是很親密的關係。

歐陽紫玥愣神,原來這妖姬就是如同林志穎一樣的存在,無論怎麼樣都不老,永遠保持著****童顏!

————————————————————————————————

軒轅晉安排他們在魔族的宮殿住下來了……

晚上君無邪找到軒轅晉的房間,當然是在沒有歐陽紫玥的情況下,兩個男人第一次如此正常的開始談話……

軒轅晉斟了一杯茶遞給君無邪,「你還是小孩子狀態,好像不能喝酒吧?」

他的眼裡分明帶著一抹嘲笑。

但是君無邪也不是吃素的,他冷笑道,「我知道你對玥兒有情,可是你不覺得你這個人很倒霉嗎?你原來喜歡花翎,她在的時候你不知道珍惜,現在你就把玥兒當成花翎的替代品……」

他雖然身子小,但是身上散發出的氣場卻是無窮無盡,讓人敬畏的!

「誰跟你說得!」軒轅晉猛地將雙手撐在桌上,一時之間,一股強勢的氣浪襲來,裹挾著殺氣,讓人窒息!

君無邪戳中了他的軟肋,他喜歡花翎,但是那時候卻一直沒有察覺,這是他心中永遠的傷!

君無邪笑了笑,「我現在也算是魔族的成員,原來你對的花翎的感情,雖然你自己不覺,但是周圍的人都看得出來,當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你是魔族?而我是魔王,你應該受我管轄,怎麼能如此以下犯上!」軒轅晉的手掌更近了一寸,彷彿隨時都會取君無邪的首級。

君無邪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他!

「君無邪,若是我殺了你,玥兒可就是我的了……」軒轅晉幽幽的說道,眼神里釋放著駭人的光色!

君無邪仍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就那麼與他對視著,很平靜的眼神,眼睛里好似有一彎秋鴻,了無痕迹……

軒轅晉笑了,只不過卻不再是那種逼迫人的冷笑,他的笑容有種初雪化開的感覺!

「好!好!好!」他連說三個好字,笑聲爽朗,「我終於明白玥兒為什麼會選你了……」

「因為你的堅決,你對她的愛無人能及……」他的眼神中閃爍著敬佩,「這確實讓我望塵莫及……」

「可是……」他話鋒陡然一轉,「我要讓你知道,我也從來沒有把她當成過任何人的替代品!」

君無邪點點頭,對他的話也表示贊同,「玥兒是獨一無二的,她跟任何人都不一樣……」 君無邪點點頭,對他的話也表示贊同,「玥兒是獨一無二的,她跟任何人都不一樣……」

「那麼,你準不準備快要復原,讓她也更放心?」軒轅晉突然這麼一說,讓君無邪瞪大眼睛!

「我已經從君無殤那裡聽說了你跟玥兒的事,因為她上次讓你中毒,所以她已經決定了再也不會逼你,雖然她這麼說,可是我知道他一定會很期盼你快點復原,魔族至少要五百年才能長大,這還是看每個人的機遇,有的人或許更長時間,你忍心讓她等你五百年嗎?」

君無邪沉默了……他當然不想……

「將心比心的想一想,她雖然不再逼你,可是為了她,你也應該今早讓她幸福……解鈴還需系鈴人,所以作為魔王的我,自然是有辦法讓你快速成長起來……」

君無邪點點頭,眼神里隱隱有光澤在閃爍,「那你告訴我,要如何才能快速長大……」

他也不忍心讓玥兒一直等下去!

「求我……」軒轅晉饒有興味的笑,這時候好似燃起了一絲惡趣味!

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君無邪居然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將那三個字說出口,「我求你……」

為了玥兒,他什麼事都可以做!

為了玥兒,他甚至可以低聲下氣,不顧尊嚴!

他們兩已經等待太久太久了……

軒轅晉愣了愣,苦笑,看來無論怎麼自欺欺人,君無邪對歐陽紫玥的這種愛,終究是自己比不上的……

他嘆了口氣,還是告訴了君無邪方法,「讓你的修為增加,但不能是魔族的修為……跟你解釋起來或許會複雜,簡單來說,你要找妖姬要五百年的修為……」

他剛說完,君無邪就不說話了,因為誰都知道這有多困難!


找一個妖族女王要五百年修為,她本來立於妖族不敗之地,若是給了他,那麼就相當於有可能會失去自己的王位。

妖族可都是非常冷血無情的,唯獨只承認強者,試問這怎麼可能?

所以……君無邪沉思了一下,問出口,「妖姬最喜歡什麼東西? 都市全能道士 ……」

軒轅晉扯了扯唇,「她最喜歡的是修為……只有強大才能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

回到房間,君無邪靜靜的走到床邊,看著歐陽紫玥靜謐的睡顏。

她睡的那樣香甜……那樣美好,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

白皙如同牛奶一樣的肌膚,淡粉色的唇,還有高挺的鼻樑,無一不讓人傾心……

他伸出手,想要撫摸她的肌膚,她卻是陡然把眼睛一睜,澄澈的眼裡倒影出他的影子!

「你醒了?」

「不是……是根本就沒有睡著。」歐陽紫玥坐了起來,看著君無邪,「你去找軒轅晉道謝了。」

君無邪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

如果讓他知道他要去找妖姬要修為的事,那麼她絕對不會同意的!所以他選擇了隱瞞! 如果讓他知道他要去找妖姬要修為的事,那麼她絕對不會同意的!所以他選擇了隱瞞!


兩人又這麼坐著聊了一會兒,歐陽紫玥終於沉沉睡去了……君無邪確認她睡著了,才去了軒轅晉告訴他的,妖姬的房間,幽暗的燭火下坐著一人。

「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這不,我一直沒睡,等著你!」妖姬笑道。

她的笑容非常漂亮,非常嫵媚,勾勒的眼線讓她看起來像只慵懶的貓!

君無邪坐了下來,替妖姬斟茶,又替自己斟了一杯,但是妖姬卻搖搖手,「不,我不喜歡喝茶,我喜歡喝酒……」

然後她拿起酒瓶晃了晃,兀自喝了一口,令人沉醉的酒香在周圍彌散開來……

她似乎有些醉了,醉意朦朧的看著君無邪,「你知道嗎?我很想吃了你,看著你的樣子,就知道你一定不是凡品,修為的純度很高,你的十年修為可以抵上別人的數百年……」

她幽幽的舔了舔唇,有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但是君無邪卻沒有絲毫的畏懼,他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她,「你既然一直在等著我,就應該知道我為何而來……」

「五百年修為?」妖姬挑眉,笑了笑,「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絕對不可能!」

君無邪凝望著她,「我必須得到!」

「那麼……」

————————————————————————————————

歐陽紫玥其實根本沒睡著,她太了解君無邪了,一看到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心裡有事,於是她裝出自己睡的很沉很沉的樣子,然後跟著君無邪悄悄溜了出來,結果她看到君無邪居然進了那個妖姬的房間!

說君無邪背叛她?這樣的話,她鐵定不會信。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