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人太甚的是你們方家!如果不是我及時出現,鬼知道方雨那個禽獸不如的狗東西會幹出什麼事!我們一直都沒的罪過你們方家,倒是你們方家,一直以來都在打我們的主意,胡祥受到誰的蠱惑,這個不用我說明了吧?今晚更是在飯店裏想要動我老婆,你說究竟是誰欺人太甚?”顧藏鋒也站了起來。

方雲捏緊了雙拳,死死的瞪着顧藏鋒,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恐怕顧藏鋒早就已經被方雲殺了幾百次了。

“姓方的,我今天來不是來和你商量的,是來通知你的!你們最好照做!不要跟我玩什麼花招,你想玩嗎?你要是想玩,我就奉陪到底!”

顧藏鋒的雙眼之中燃起一絲淡淡的殺意,右臂往前一伸,將方雲的金屬盤子拿在手裏十分輕易地捏成了一個金屬團。

方雲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自己吃牛排的金屬盤子是不鏽鋼材質的,少說也有五毫米厚,居然就這樣被顧藏鋒輕鬆地捏成一團,這要是顧藏鋒捏的不是金屬盤子,而是人的手臂,恐怕會被捏成一團肉醬吧!

顧藏鋒將金屬團扔在了桌子上之後也不再理會方雲了,帶着金手大搖大擺的從方雲的別墅了走了出去。

即便顧藏鋒和金手已經離開好一會兒了,方雲依然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不斷變化着。

十幾分鍾後,方雲才憤怒的將桌子上的餐具統統扔在了地上,同時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王八蛋!老子跟你沒完!” 一班男生沒人吭聲。

徐長青站起來,一臉茫然。

“樓長,我們和周學長沒衝突啊。”

這顯然就是在裝傻充愣。

“同學,有問題咱們談談才能解決,對不對。”

邵琛的笑容收了些,暗含威脅的說道。

“畢竟我是樓長,你們有什麼訴求,我還是能幫得上忙的。

鬧到院裏的話,就不好收場了。”

徐長青攤了攤手,不再說話。

但他的意思很明確,沒衝突就是沒衝突。

陳小龍這會兒是真的感覺到麻煩了,三班這羣人,明顯有高人在後面出主意。

“周恪,差不多真的得了,這事兒鬧大了,王老師也得跟着咱們遭殃。”

陳秋見周恪還不肯低頭,忍不住勸道。

“而且樓長都已經同意可以和咱們談了啊?!”

這傻批,關鍵時刻總出來拖後腿。

一班男生已經有人開始動搖了。

陳小龍稍稍鬆了口氣,繼續加大力度規勸道。

“這應該是你們的班長吧,他說的對,導員是你們未來四年的老師。

連累他受處分的話,確實對大家不利。你們有什麼訴求,和我……”

滴滴滴。

沒等陳小龍把話說完。

一輛大車開進了宿舍樓前,還按動了喇叭。

衆人一看不由樂了,按喇叭的大車上,鄒小北和柳園正站在頂上!

想必是讓別人送貨的同時,幫他順上一程回到了學校。

也就這兩天開學期間門衛管的不嚴,所以這大車才能進來。

後車廂裏,裝了一車的貨。

再接着,鄒小北從車上跳了下來。


看到鄒小北下車,一班的男生們不由鬆了口氣。

這場大戲可算是要到最後的尾聲了!

如今,一班的代表和15棟樓的樓長會面。

可謂是真正的王牌對王牌!

不由得,所有人都親切地和鄒小北打起了招呼。

“老鄒你可算回來了!我都想死你了!”

“太好了,終於來了。”

“媽蛋,總算是鬆了口氣。”

“你要是再不會來,我們可就不好收場了 !”

不同於一班男生都很高興,此時的陳小龍看到鄒小北後不由眯起了眼睛。

打量這個從車上跳下來的精壯男生,怎麼看,這位都像是體育生多過像廣告學生。


但是很顯然,這位纔是真正說話管用的!

此刻,鄒小北正邁開步子走過來。


看着面前的衆男生,他一臉“驚訝”地問道。

“哥幾個怎麼了這是?”

“不知道啊!老鄒,咱們在這裏等着卸貨,但樓長過來,突然說要幫忙調和咱們和周學長的矛盾。”

葉修笑呵呵的指了指陳小龍介紹說道。

“對了老鄒,這位是咱們15棟的樓長,陳小龍,陳學長。”

“樓長好。”

鄒小北揚了揚眉,笑着看向陳小龍說道。


“我們和周學長沒矛盾,也不打算鬧事兒,樓長別誤會。

三班的男生坐這裏,是準備幫忙卸貨呢。”

聽到鄒小北的話,陳小龍的眉毛不由微微一挑。

一臉不善地看着面前的大車,他不由有些陰沉問道。

“卸貨? 劍破九天 ……”

“吃的,喝的,用的,什麼都有。”

只見鄒小北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陳小龍不由解釋說道。

“兄弟們最近窮瘋了,想着進點貨在樓裏做個小生意,跟學長學習創業。

既然學長剛好也在,那我就厚着臉皮,求學長幫忙照顧下學弟們的生意。

你看看,我這筆記本和我這水杯,可都是好貨!”

說完,鄒小北不由對着面前的陳小龍眨了眨眼睛。

拿出他剛剛買回來的水杯。

看到這個水杯,大家不由樂了起來。

只見面前的水杯和筆記本啥的,樣式居然和鄒小北賣的一模一樣不說。

最重要的是那個價目表,只見那張醒目的價格表上,筆記本和水杯的價格,至少比陳小龍的價格便宜了一半!

這讓原本臉色就有些陰沉的陳小龍,面色看上去是更加陰沉了!

頭一次見有人能把搶生意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而周加榮,則有些着急的看向陳小龍。

他可是知道,這裏面有多大的利潤空間。

但這會兒事情已經鬧了起來,整個樓的人都在看着,不盡早叫停,鐵定收不了場。

一班還有個男生在去院辦的路上呢。

“我當是多大點事兒,原來都是誤會一場。”

此時的陳小龍,心裏在滴血。

但是他還是強行擠出一個笑容出來。

“學校對於學生創業,一直都是鼓勵支持的態度,我能照顧的肯定照顧。”

“那我可就多謝學長嘞!”

鄒小北咧開嘴,笑的格外燦爛。

只見他大手一揮,對着一班的男生們吼道。

“哥幾個別愣着了,大家幫忙搬東西!”

而衆人,只是發出了一陣歡呼,接着便開始搬起了箱子卸貨。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顯然,這一局,肖非凡帶着大家莽贏了。

徐長青和葉修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睛裏的驚歎。

老鄒牛比啊,正面硬肛陳小龍不說,還愣是從對方手裏搶了生意。

當真是商業鬼才,此子居然恐怖如斯!

而樓上和周圍看熱鬧的男生們,看到最終的結果後也是一個個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霧草,那個帶頭的男生是誰啊?居然把陳小龍幹趴下了!”

“我的天,這還不是最牛批的,看着架勢,怕是陳小龍承認了他商人的身份啊!”

“這個可以有!我早就看陳小龍不順眼了!忍他很久了老子!”


“就是就是!東西賣那麼貴,不怕生兒子沒**嗎?!”

“他們箱子裏的東西都有什麼啊?我們馬上去幫幫小學弟做做生意唄?”

“行啊!走一個馬上!”

我叫江不讓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

鄒小北帶着自己班級的一羣男生們硬肛的事情被一羣人看到。

甚至還有不少人鼓起了掌來或者吹起了口哨!

如此,廣告一班的男生們一戰成名!

而陳小龍,更是要捏着鼻子認了此時不說。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