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影裏的杜磊依舊看不清表情,繼續的說道:“既然你不肯承認你是搶劫的,那你帶着頭套幹什麼呀?要是你真的不是搶劫的,是和我過節的,想來報復我的人就把套頭摘了去,既然都有膽量做出這樣的事情難道就沒有膽量摘掉頭套嘛,說實話,我倒是很期待頭套後面的你長得是什麼樣子!”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趙二彪的心裏也是不太平靜,雖然聽出來杜磊的話是在激自己,可是,趙二彪還是一狠心,對着杜磊說道:“摘就摘下來!有什麼大不了的!”

一邊說話,趙二彪一邊伸手去摘臉上的頭套。

其實,趙二彪這樣做並不是因爲趙二彪不夠沉着,上了杜磊的騙,趙二彪思來想去只是覺得自己應該堂堂正正的,要不然這樣的行爲確實是和搶劫沒什麼分別。

趙二彪和杜磊你一句我一句說的歡,一旁聽着的林子軒可是急的不得了,就在想要摘掉頭套的時候,林子軒也沒管趙二彪同意沒同意,搶前一步,緊緊的握住趙二彪握着黑色摁子的手,狠狠的壓着趙二彪的手指,替趙二彪摁動了黑色摁子。

黑色摁子剛剛一摁動,一道淡藍色的電光便倏的一下子噴了出來,淡藍色的光將林子軒映的異常詭異,蜿蜿蜒蜒的朝着杜磊飛了過去。

趙二彪意識到林子軒搶着摁動了黑色摁子的時候想要制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聽着周圍一陣窸窸窣窣的一陣響動,然後聽到杜磊小聲的驚呼了一句,雖然杜磊的聲音很小,可是,趙二彪卻聽得清清楚楚。

杜磊剛剛一見到黑色摁子中閃出的電光便驚呼 “鬼雷”,雖然趙二彪不知道這兩個字的意思,可是,趙二彪卻將這兩個字牢牢的記在了心裏。

電光火石之間,趙二彪已經將頭套摘了下來,而剛剛將套頭摘下來,趙二彪便對着林子軒質問道:“小林子,你這是要幹什麼呀?”

這樣說完話,還沒等林子軒有什麼反應,趙二彪便趕快轉過臉去急急的說道:“杜磊,好漢做事好漢當,就是我趙二彪攔的你••••••”

趙二彪這話說到一半兒便停了下來,因爲已經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剛剛杜磊站立的地方已經空空如也,杜磊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只剩下黑乎乎的樹影了。 見杜磊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不見了,趙二彪自然是感到吃驚不小,愣愣的看這個樹影,想象着杜磊是怎麼做到的,想象着那是怎麼樣的速度。

想了好一會兒,雖然是沒有想明白杜磊是怎麼做到的,可是,趙二彪卻想到了說服自己相信的理由,杜磊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夠應對自如且杜磊剛剛說出了自己以前從來沒有聽說的鬼雷二字,想必杜磊一定不是個簡單人物也一定知道自己寶貝的事情。

趙二彪心中這般說服自己後對着身旁的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剛剛乾什麼呀?嚇了我一跳!”

聽到趙二彪這有些責備的言語,林子軒顯得憤憤不平的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幹什麼?趙哥,我還想問問你幹什麼呢?咱們兩個是出來幹什麼的,既然已經將套頭戴上了就不能夠再摘下去的,要是被杜磊看見了,我們的麻煩可就大了!他可是認得你的!”

“可是,杜磊說的也有些道理,要是這樣的話我們豈不就真的成了搶劫的了嗎?再說了,你最開始的時候不也不知道我帶了頭套來嗎?”

林子軒看了一眼趙二彪說道:“戴頭套有戴頭套的做法,不戴頭套有不戴頭套的做法!你剛剛是用不戴頭套的做法承受戴頭套的後果!糊塗呀!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趙二彪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一擺手說道:“什麼戴頭套不戴頭套的!我都被你給繞迷糊了!好了,好了,趕快想想現在該怎麼辦吧!”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一邊搖頭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的!不會變通!就認死理!不管怎麼樣能拿到錢就行唄!”

見林子軒還在糾結這件事情,趙二彪輕輕的拍了拍林子軒的肩膀說道:“好了,小林子,不管怎麼樣杜磊也消失了,咱們現在要想的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林子軒看了趙二彪一眼說道:“怎麼辦?當然是你決定了!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誰讓你是我哥呢!”

說完話後,林子軒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說道:“這就對了!既然事情已經砸了,咱們趕快開車離開這裏!要是有人路過就不好辦了!”

一邊說着話,趙二彪一邊拉着林子軒朝着車子走了過去。

剛剛走到車子錢看見了還躺在地上的彪形大漢,林子軒看了一眼趙二彪問道:“趙哥,他怎麼辦呀?”

趙二彪踢了彪形大漢一腳說道:“沒事,一會兒他應該就能醒了!”

說完話後,趙二彪便和林子軒上車離開了。

趙二彪剛剛上了車便拿起了放在後座上的手機,而剛剛將手機拿在了手裏,趙二彪便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趙哥?”林子軒看着吃驚的趙二彪不安的問道。

趙二彪沒有說話,而是將手機遞到了林子軒的眼前。

“我勒個擦,二十多個吝嗇摳的未接電話!吝嗇摳還真是有毅力呀!這吝嗇摳平時對咱們是一分一毛都不肯多花,你這一下子讓他少了200萬也難怪他這樣!哈哈••••••”

就在林子軒這樣說話的時候,趙二彪已經將電話放在了耳朵邊上。

一見到趙二彪將電話放在耳朵邊上,林子軒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你這是幹什麼呀!給吝嗇摳回電話就等於自投羅網呀!”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看了林子軒一眼說道:“我不是給吝嗇摳打電話,我是給120打電話,你忘了,那個大娘還在地上躺着••••••喂,你好,是120嗎?對••••••對••••••有一個老大娘••••••”

見趙二彪臨走了還沒有忘了那個老大娘,林子軒也不敢望了自己的任務,猛踩一腳油門,加快了車速,奔着家的方向便猛開了去••••••

回到家裏以後,趙二彪沒說什麼便直接進了自己的屋子,倒在牀上便矇頭大睡,這一天對趙二彪來說實在是太累了,身體累心裏更累。

第二天一早,林子軒還在睡夢中的時候便聽見有人敲門,一邊心中暗暗咒罵這麼早就來敲門的人一邊擡頭看了一眼牆上的鐘,而剛剛一望去,林子軒驚奇的發現已經九點多了。

林子軒使勁睜了睜惺忪的眼睛纔去開門,而剛剛一將門打開發現敲門的竟然是米豔。

米豔一見門看了,問也不問的便朝着趙二彪的房間走了去,一邊走一邊朝着趙二彪的房間大聲的說道:“經過我昨天晚上一晚上的打探!我終於知道你和那個王紅霞還有叫做韓若冰的警察是怎麼回事••••••”

米豔推門進到了趙二彪的房間卻又馬上退了出來,滿臉疑問的對着林子軒問道:“趙哥呢?”

林子軒長長的打了一個長長哈欠後說道:“趙哥在牀上呀!要不然趙哥還能去哪裏呀!?”

米豔將門完全打開對着林子軒說道:“難道趙哥會隱身?!”

聽到米豔這樣說話,林子軒走上前去,而剛剛一到趙二彪房間門口便發現趙二彪根本不在牀上。


“奇了怪了,趙哥這是去哪裏呀?”


就在林子軒這樣自問的時候,敲門聲忽的又響起來了,同時還伴隨着叫門的聲音。

“小林子,開門呀!我忘記帶鑰匙了!”

“是趙哥的聲音!”林子軒一邊說着一邊跑去給趙二彪開門。

“趙哥,你這大早上的跑哪裏去了!”剛剛將門開開,林子軒便對着趙二彪問道。


“我去報警去了!另外,順便和吝嗇摳說說這事兒!”

一聽到趙二彪說去報警了,林子軒寬慰的一笑,然後手搭着趙二彪的肩膀對着趙二彪嬉笑着說道:“怎麼?趙大本事,不再糾結於你所謂的男人的面子了?我跟你說,這就對了,誰一輩子還不遇到些困難呀!求求身邊的朋友和女人怎麼了,一點不丟人,真的••••••”

“小林子,米豔,你們借我多少錢我都會盡快還給你們的••••••”

“得!又來了!再說了,趙哥,難道你就那麼不相信冷美人嘛!冷美人不是說了嘛,這件事報警了就一定會解決的!”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顯然,對於證據確鑿的事情,即便是報了警,趙二彪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不僅僅是趙二彪,任何人遇到這樣的事情可能都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就在趙二彪剛剛嘆過氣後,趙二彪的電話忽的響了起來。

“老婆最大呀,老公第二,你不許揹着我去找小三••••••”

一見到是冷美人的電話,趙二彪稍稍的猶豫了一下便接起了電話。

趙二彪剛剛接起電話還沒等說話,電話那頭便傳來了冷美人的聲音:“事情解決了!200萬找回來了!”

“我擦••••••“ 聽到電話那頭冷美人說出來的消息後,趙二彪一下子呆呆的立在原地,握在手裏的電話也險些掉在地上,此時,只有一個詞能夠形容趙二彪此時的狀態,那就是呆若木雞。

林子軒也隱隱的聽到電話裏面說什麼200萬的事情,再加上趙二彪此時的狀態,林子軒意料到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林子軒快步奪上前去,扶住趙二彪問道:“趙哥,怎麼回事呀?”

趙二彪深吸了幾口氣後纔看着林子軒激動的說道:“人民警察萬歲••••••人民警察萬歲••••••人民警察萬歲••••••”

趙二彪這沒頭沒腦的喊出來的兩句可把林子軒和米豔給嚇壞了,林子軒也沒管三七二十一,對着趙二彪就是一拳,生生的把趙二彪打的坐在了地上。

還沒等趙二彪反應過來的時候,米豔迅速的湊到了趙二彪的面前,伸出拇指使出全身力量掐在趙二彪的人中上,一邊使勁掐着人中,米豔一邊不斷的朝着趙二彪喊道:“二彪呀,你可醒醒呀!千萬不要讓急火攻了心呀!醒醒呀!”

躺在地上的趙二彪可沒感覺到什麼急火攻心,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人中也是像針扎的一樣。

稍稍緩過神兒來以後,趙二彪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可是,趙二彪掙扎的越歡,米豔掐的也就越緊,趙二彪的人中也就越疼。

最後,趙二彪實在受不了了,一擡手打掉米豔的手,然後慌亂的站起身來,眼睛放光的對着林子軒和米豔說道:“警察破案了!200萬找回來了!”

見到趙二彪手舞足蹈,眼睛放光的說出這樣的話,林子軒眼中露出悲慼之情的搖了搖頭說道:“趙哥,你怎麼就被急火攻了心,開始說胡話了呢!?哎••••••”

說着,林子軒又忽的蹲下身來,在趙二彪的臉上又是狠狠的來了一拳。

打完以後,林子軒還不忘叮囑米豔說道:“米豔,狠狠的掐,直到把趙哥掐清醒了爲止!快掐••••••”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米豔自然是不敢耽擱,用長長的手指甲狠狠的掐着趙二彪的人中。

趙二彪本來沒有事兒,被林子軒和米豔兩個人這樣一折騰,頓時覺得天昏地暗,頭昏眼花的。

趙二彪實在受不住了,張嘴斷斷續續的說道:“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呀••••••人民警••••••警察••••••察真的•••••是真的••••••真的••••••把錢••••••找回來了••••••相信我••••••相信我呀••••••”

林子軒蹲下身來聽趙二彪說話,而剛剛聽完後,米豔便對着林子軒追問道:“趙哥說什麼?”

林子軒朝着米豔搖了搖頭說道:“趙哥說警察破案了,200萬被找回來了!怎麼可能呢,剛報案就破案呀?趙哥這明顯就是急火攻心,產生幻覺了,開始說胡話了,必須趕快把趙哥救回來,要不然趙哥就危險了!我讓你使勁,使勁,使點勁兒呀!狠狠的掐••••••”

被折騰的昏頭轉向的趙二彪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我知道你心疼趙哥,可是現在不是心疼的時候,你現在使的勁兒越大就是對趙哥越好!”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會使勁的,我看趙哥掙扎的厲害,要不然你再給趙哥一拳吧!”

“這個••••••好吧!”

臉上又捱了一拳後,趙二彪頓時覺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滿世界都是金星星,可是,趙二彪的意識瞬間反應過來了,不能夠再說200萬找回來的事情了,要是再說這件事兒的話,自己肯定會被他們兩個折騰殘的,所以,趙二彪心裏一轉,決定換一個思路。

趙二彪猛的顫動了幾下身子,然後費力的睜開眼睛,眼神迷惘的對着米豔說道:“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我••••••我這••••••是••••••是怎麼了••••••別在這••••••這耽誤時••••••時間了••••••趕快去••••••想••••••想辦法解••••••解決200萬的••••••事情吧••••••”

趙二彪忍着人中和臉上傳來的劇痛,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斷斷續續說出這句話。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米豔看了看林子軒,眼神好像是在詢問林子軒應該怎麼辦。

林子軒想了想,然後示意米豔停手,蹲下身來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能記得你剛剛乾了什麼嘛?”

趙二彪裝作滿臉疑惑的樣子對着林子軒說道:“我只記得我接了個電話,然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那200萬呢?”

“我已經報警了,警察叫我回家等結果,有消息會給我打電話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你可算是恢復過來了,你不知道剛剛你急火攻心有多嚇人,謝天謝地!”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氣的肺子差點兒沒炸了,心中暗暗的想:“你小子說的倒是好聽,讓你白白打了三拳!”

心中雖然這樣想,趙二彪嘴上卻直說不知道,一個勁兒的搖着腦袋。

“小林子,你扶我坐起來,我頭有點兒暈!”一邊對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一邊順手撿起了地上的手機。


林子軒一邊扶着趙二彪坐了下來一邊朝着米豔驕傲的點了點頭,好像是在說:“怎麼樣?我的決策英明吧!多虧有了我,要不然今天趙哥可就麻煩了!”

米豔見林子軒看向了自己,也好不客氣的點了點頭,好像說:“你的決策確實挺好,可是我執行的也不錯呀!”

米豔這般的時候還不忘了看看自己那尖尖的指甲。

就在趙二彪剛剛坐下來的時候猛的將椅子朝着林子軒一推,然後自己快步的向後退了退。

一見到趙二彪這樣的表現,林子軒第一時間反應,對着米豔急急的說道:“不好!趙哥的病情復發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一邊小心翼翼的躲閃,防止林子軒突然給自己一拳一邊大聲的朝着林子軒喊道:“喵了個咪的,平時沒見你反應有多快,打我的時候反應倒是不慢呀!這幾下給我打的,哎呀••••••”

“趙哥,我是爲你好,你現在有病了,你需要這樣,你都開始胡言亂語••••••”

“病!病!病!病你妹呀!我根本就沒有病!剛剛那個電話是冷美人打過來的,她在電話裏清清楚楚說200萬要回來了,不信你自己聽!”

說着,趙二彪把手裏的電話扔給了林子軒,原來,剛剛趙二彪撿起了電話就撥通了冷美人的電話,冷美人在電話裏也將事情聽了個大概。

接過電話,林子軒將信將疑的將電話貼在了耳邊。

“哦••••••是我••••••對••••••對••••••對••••••這樣呀••••••好••••••太好了••••••對••••••好••••••是••••••嗯••••••是••••••那好••••••拜拜••••••”

將電話撂下以後,林子軒臉上瞬間變了表情,嘻嘻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我最親愛的趙~哥~我~的~好~趙~哥~”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