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晴也是好奇的看着安然。

安然故作高深道。

“你們明天就知道了。”

程筱筱切了一聲,“裝的神神祕祕的。能有什麼驚喜。”

安然目光一轉看向了王浩,“對了王浩,你請的那個彈琵琶的明天就不用來了,一個主播,配不上叔叔的檔次,我自己請了專業人士明天特地來個楚叔叔慶生。”

王浩看着安然的表情,心中有了一些不爽,但也沒說什麼。

程筱筱脾氣爆,口直心快。

“王浩都已經準備好了,你現在又說不請了,這叫什麼事兒嘛。”

安然無所謂的笑了笑,“這也沒什麼的,請那種小主播花不了多少錢吧,我相信王浩也不差這點錢吧,王浩也不希望到時候讓一個不知名主播給楚叔叔獻曲吧,多跌份兒。

是吧王浩,你覺得呢?”

王浩咧嘴一笑,“沒事兒,你開心就好。”

安然無視王浩說的話。

“雨晴,你就不想知道我還給楚叔叔準備了什麼驚喜嗎?”

楚雨晴眉頭微微一皺。

“什麼驚喜?”


安然走向楚雨晴,楚雨晴出於女人敏銳的第六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雨晴,我買了兩張電影票,我知道這部電影是你一直想去看又沒有時間去看的。

而且我也知道你不喜歡看電影的時候旁邊有人打攪,所以我專門包了場。

就在今天晚上九點鐘,咱倆去看電影,看電影的時候我再告訴你什麼驚喜。”

程筱筱鄙夷的撇了撇嘴。

楚雨晴看了眼電影票,“我晚上要回去,八點半之後不出門。”

“沒事,看完電影我送你回家,你怕什麼?”

楚雨晴還是搖搖頭,“不用了,改天吧。”

安然緊緊的攥着電影票,最後還是笑了一聲。

“好,那就改天再陪你去看。”

“所以驚喜到底是什麼?”程筱筱實在是沒忍住問道,

安然輕笑一聲,“筱筱你不是請了慕容度嗎,我正好請了著名畫家紅魚先生,紅魚先生作了一幅畫,正好到時候讓慕容度過來題字。” “紅魚先生?就是那個一幅畫拍賣了七千九百萬的紅魚先生?”

程筱筱詫異問道。

安然打了個響指,“筱筱你知道啊,沒錯兒,就是他,我花了很大代價才把他請過來。

就是爲了給楚叔叔過生日。”

“我靠!這個紅魚先生和慕容度會長一樣不好請,你是怎麼請來的?”程筱筱問道。

安然拍着胸膛,“當然是靠我的面子。”

看到程筱筱幾人目光後,安然有些尷尬。

“紅魚先生很仰慕張大千先生,我有幸從一個朋友那裏得到過一副張大千的畫作,我把畫送給了紅魚先生,作爲交換,請他來楚叔叔的生日。”

安然得意道。

楚雨晴想了想,“多少錢,我給你吧。”

安然立馬回頭,“雨晴,你說的這都是什麼話,我給楚叔叔過生日,花多少錢都是我應該做的。這是我自願的,你要是給我錢的話,這算什麼。”

楚雨晴欲言又止。

程筱筱看了眼王浩,“土包子,你幹嘛呢?”

低着頭看手機嘿嘿笑的王浩擡起頭,“沒幹嘛。”




“你是不是在和哪個小姑娘聊天呢?”

“沒。”

“手機給我!”程筱筱伸手。

王浩把手機給了程筱筱,程筱筱拿着王浩的手機鼓搗了一會兒後,王浩手機忽然死機了。

程筱筱黑着臉,“你這是什麼破手機,你就不能買一個好一點的嗎?”

王浩拿回來手機,“不是我跟你吹牛逼,我這手機雖然老了一點,雖然動不動死機,雖然偶爾會出一點小問題。

但是我這手機任何系統都能裝,任何軟件都能用,而且超長待機,一個月只需要充一次電。”

“你可拉倒吧。”

程筱筱翻了個白眼。

看了眼時間,“雨晴,我和土包子先走了。”

楚雨晴愣了一下,“不一起吃飯嗎?”

安然連忙開口接茬道,“吃什麼飯,雨晴,人家筱筱和王浩明顯是有事情,你看不出來嘛,可別攪和了人家的好事。

對了,你倆記得明天下午給楚叔叔過生日的事情,時間一定不要忘了。

聽到了嗎王浩?”

王浩也挺反感安然這個憨批總是會針對王浩,但是礙於楚雨晴和程筱筱的面子,王浩也不好和安然說什麼。

二人出了門,嘻嘻哈哈的吃了飯,開車送了程筱筱回了家。

翌日。

清晨。

王浩剛起來,就有人敲門。

一開門發現是精心打扮的秦舒怡,手裏面提着琵琶。

“浩哥,什麼時候出發?”

王浩看到秦舒怡的樣子之後,一時間諸多愧疚。

“淑怡,抱歉,今天的事情你去不了了,但是錢還是照付。”

秦舒怡愣了良久,精心準備了很長時間竟然換來了一個這個,秦舒怡還是有些難受。

王浩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和秦舒怡說,直接掏出手機轉了錢,感覺這樣還能好受一點。


秦舒怡卻是沒有收錢,衝着王浩笑嘻嘻道。

“浩哥,沒有去表演收什麼錢,正好我可以去補個覺,想到今天表演節目,緊張的我一夜沒睡好。不說了,我先去睡覺了。”

秦舒怡拎着琵琶開開心心的跑了。

王浩沒說什麼。

洗漱的時候,手機振動了一下。

四個人的羣裏面,安然@了一下王浩。

“王浩,你提前過來一下。”

王浩不明所以。

“去幹什麼?”

“搬東西,人手不夠,你過來幫忙搬一下。”

王浩還沒說什麼,程筱筱就發了個語音消息。

“你他媽有毛病吧?人手不夠你是幹什麼吃的?你早幹嘛去了?你怎麼自己不去搬?使喚誰呢?”

程筱筱直接語音消息開炮道。

王浩看着手機屏幕,一時間搖頭笑了笑。

緊跟着,程筱筱的語音消息就給王浩過來了。

“不準去!給他臉的!自己是幹什麼吃的!真是個大傻叉!”

過了一會兒,安然發了個消息。

“已解決!”

大清早就搞得有一些不開心。

程筱筱給王浩發了個消息,程鯤不在,讓王浩過去陪她吃早餐。

王浩看着程筱筱的消息。

“怎麼感覺咱倆像是偷情的一樣?”

“你不說我還沒感覺,你一說這種感覺就上來了。

請快點過來和我偷情!”程筱筱回消息道。

王浩啞然失笑,下樓開車,和程筱筱吃了個早餐之後。

楚雨晴在羣裏面發了個楚雄走了的消息。

安然立馬@王浩和程筱筱。

“準備過來!”

楚家。

王浩和程筱筱下車,把車停進了車庫裏面,避免讓楚雄看到。

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在楚雄回來之前,分頭去接人。

程筱筱去接慕容度,安然去接紅魚先生。

留下的人佈置房間。

就剩下一個王浩和楚雨晴,王浩覺得和楚雨晴待着有點尷尬。

“豬頭,我去接慕容度會長吧,你和楚總留着。”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