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狐玥仰頭望著今晚的月色,還是那麼的明亮,可心卻是痛的令她無法呼吸。

她很想逃離這個時空,可卻又倦戀,只有這裡才有他的一片天空。

*

藍楚軒睡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醒來的時候柳狐玥就坐在他身旁,默默的凝視著日出。

瀑布潭底下是一個很高的懸崖,水源又從懸崖高處划落,「稀稀」的聲音使得這片寧靜沒有那麼的「靜」。

藍楚軒緩緩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問:「我睡了一夜。」

柳狐玥沒有回頭看他,只是輕輕的點了一個頭。

「你守在我身邊一夜。」


她搖頭。

「那你……」

「吃吧。」她伸手,把放到火架上的肉拿下來,遞給他。

藍楚軒接過:「謝謝你。」

「不必謝我,我並不想救你。」柳狐玥起身,走向了偌大的水潭,背對著藍楚軒,低頭喝了幾口水。

藍楚軒咬下了一塊肉,一邊看著她一邊嚼:「莫念卿,你總是口是心非。」

還是從洛司然口中得知了柳狐玥的這個名字。

藍楚軒總覺得「莫念卿」太過多的憂傷。

他站起身,一夜的休養,他看起來好多了。

提著她給他的肉,站在她背後,聲線帶著硬朗的霸道:「跟我回去吧。」

她身子一僵,手停放在了冰涼的水裡,怔了怔……

那樣一句輕鬆的話,他是如此淡定的說了出來,讓她覺得可笑!

她站起身,容顏堪冷,雙眸犀利的看他:「只要救你的女子,你都可以隨便帶回家。」

「你……」藍楚軒有點無辜的瞪了瞪眼,隨後扯開了嘴角,勾唇笑著回道:「你若想跟我回家也可以。」

柳狐玥眉頭一蹙,不解,有點兒惱羞成怒的問:「什麼意思?」

「我是想請你到我家坐坐,並沒有別的意思,你若是想跟我回家也可以。」藍楚軒嘴角的笑意更濃。

柳狐玥明白了過來,咬了咬牙,推開了藍楚軒,從他身旁走過。

可就在她越過他的身體時,身後傳來了落水的聲音:「砰——」

柳狐玥眉頭跳了跳,她發現這傢伙老是喜歡出一點小狀況。

倏地回身,就見男子在水裡划著,他烏黑的發散落於水里,如海藻般的在水中飄浮著。

他就那樣淡定的伸長了手,輕輕的吐:「是你推我的,你得拉我。」

柳狐玥走到了岸邊,居高臨下的漠視他:「沒有下次。」

蹲下身子,抓住了他伸來的手,本想將他從水中拉起來,他卻反手握住了她細小的胳膊,將她一拽,把她拽入了水中。

柳狐玥驚呼了一聲,只感受到水花在自己周身濺飛起,下一刻,冰涼之意就襲來,她卻覺得這樣的溫暖正適合現在的自己。

他把她抱入了懷中…… 柳狐玥攥緊粉拳,重重的捶打在他的胸膛,還抬起了手,一巴掌狠狠的落在藍楚軒的臉龐。

可就算她這般的對待藍楚軒,他還是笑。

笑聲清朗的在這山谷間蕩漾開。

柳狐玥用力的推他,對著他咆哮:「放開,瘋子。」

「莫念卿,我適不適合?」他收斂的笑聲,低下頭,將她緊緊的扣在自己懷裡,眼中劃過了迷人的笑容。

她不明白他的話,雙眸轉了轉,盯著面前的男子,只覺得他是一個瘋子。

藍楚軒道:「我適不適合做他的替身。」

「你……」

「不要驚訝,我並沒有那麼弱。」藍楚軒自信滿滿的說,嘴角微微揚起:「你跟那男子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聽得清清楚楚,那個叫鳳逸軒的男子,長得跟我很像,對吧,不然,你不會用那樣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她怔怔的瞪著眼前的男子。

她記得……

鳳逸軒也曾經說過,他沒有那麼弱。

他可不可以不要在長得跟他那麼相像的同時,卻每一處都與鳳逸軒很像很像。

她狠狠的別開臉,有些惱羞成怒說:「你跟他沒得比。」

藍楚軒挑了挑眉,雖然她的話及是傷人,可他這張臉皮似乎比她鞋底的灰還厚:「是不是因為我比他帥。」

「藍楚軒!」她咬牙切齒的喝他。

藍楚軒點點頭,低沉的「嗯」了一聲,反問:「你就是這麼連名帶姓的叫他嗎,還是……有叫他軒軒。」

「你是想死嗎?」柳狐玥伸手抓住了脖子掛著的魔獸之墜。

可就在她手快觸到魔獸之墜時,藍楚軒卻先低下頭,咬住了她脖子掛著的魔獸之墜,再將那魔獸之墜咽了進去。

柳狐玥一驚,修長的手指用力的插入他的嘴巴,想將她的魔獸之墜給摳出來,可藍楚軒早將那魔獸之墜吞入喉嚨。

她從來沒想過還有人跟她玩這樣的玩笑。

裡面可裝著兩隻神皇級的魔獸啊。

她雙眸瞪的很大,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表情如此豐富,而不再是繃緊了一張冷臉,讓人不易靠近。


他吐出了舌頭,證明她的魔獸之墜早就被他給吃掉了。

她氣結的死摳住他的嘴巴說:「藍楚軒,我就算沒有魔獸,一樣可以殺了你。」

「原來你喜歡那麼重口味的遊戲,喜歡我的嘴嗎?」藍楚軒聲音帶著調侃的問。

柳狐玥咬緊了牙,從他嘴巴抽回自己的手,視線瞥向他的胳膊。

她伸手將他胳膊上包紮他傷口的布解開,傷口未乾,還發了膿水,可她卻毫不留情的一根指頭戳在了他的傷處。

他臉色霎時大變,可就算明明很痛,他也依然沒有放開她。

他低下頭,在最痛的時候,咬住了她的耳朵。

他有多痛,她便有多麼的痛。

她氣的不行,雙手索性搭在他的脖子,指甲深深扎入他的皮肉里。

兩個人在水裡就似一對相擁有一起的情侶,萬崖頂的水流濺落在兩人之間。

柳狐玥瞪大了雙眸,望著面前的水簾,卻是怔了呆了。 他鬆開了她的耳朵,就那樣靜靜的擁著她,一隻大掌輕輕拍她的背,說:「他是不是背叛了你?」

雖然雲傾城拉著柳狐玥走出了很遠的距離,可昨晚一直躺在這兒的他,卻將雲傾城與柳狐玥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他來自於妖鬼族。

聽那男子說,他準備跟妖鬼族裡命定的女子成親了。

自此,他好像還聽到了她的哭泣聲。

這樣冰冷的女子,他若不是親耳聽到,是真的不會相信還懂得哭泣。

柳狐玥選擇沉默不答。

藍楚軒又道:「那個叫雲傾城的男子,似乎對你動了情。」

他講到這兒時,柳狐玥眉頭一跳,雲傾城對她動了情?

「他勸你去愛別的男人,你一點也不明白他的意思嗎?」

她不懂,除了鳳逸軒以外的男人,不管是誰,她都不想再去懂。

「不過,現在在我看來,你已經沒有必要明白那個男子的意思,你或許可以考慮把我當成他。」

藍楚軒的話講到這兒,柳狐玥便冷著聲,立刻打斷了他的話:「你再完美,終究不過是替身。」

她雙手放開了他的脖子,輕輕的推開了他,往後慢慢的退出他的懷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便轉身,往水潭岸邊游去。

上了岸,纖瘦的背影對著藍楚軒:「你可以把我魔獸空間還給我?」

藍楚軒手貼著胸口,將魔獸之墜從自己的身體引了出來,攥以手掌心內,淡淡一笑:「不可以。」


柳狐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藍楚軒很驚訝,她竟然就這樣走了,不打算要回她的魔獸空間了嗎?

他可記得,她這個吊墜還裝著兩隻強大的幻獸。

好吧,藍楚軒承認她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

等藍楚軒走出瀑布潭的時候,柳狐玥早已不見蹤影了。

*

南領國,繁華的京都。


柳狐玥在大街上緩緩的走著,踏入南領國國境,她就已經打聽到了藍家的位置,所以,她並不急著尋找小黎君。

在去藍家之前,她想準備一樣禮物送給小黎君。

彈彈指著前面的小賣鋪:「麻麻,麻麻,去那邊看看好不好?」

柳狐玥順著彈彈所指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家賣小孩子玩樂的小玩具,那裡有風箏、搖鼓,還有孩子戴的手飾。

柳狐玥一眼就相中了那家店鋪,她快步的走過去,選擇了一個手圈,剛好適合小黎君佩戴。


彈彈在她肩膀上跳了跳說:「麻麻,我也要。」

「你又沒手。」柳狐玥自顧自的挑選著。

彈彈卻不服氣的鼓了鼓圓圓的臉:「誰說我沒有手。」

它揚起了長長的軟毛,在柳狐玥的臉龐上掃了掃,撓得柳狐玥臉龐痒痒的。

柳狐玥別開了臉說:「彈彈不可以這麼不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