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直接倒飛了出去,就算她是正八經的封川期大佬,也不可能打得過這麼多的闢海後期,甚至大圓滿的強者,而且更有幾個半步封川期大佬的存在!

這林欣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

良久,這林欣終於站不起來了,單膝蹲在地上,一隻手持着長劍也放在地上,臉色蒼白,周身的靈力流轉的極爲緩慢,也很匱乏。

而她雖然有丹藥,現在卻並不敢吃。

她明白,在場都是宗門的宗主掌教,誰能沒點丹藥?今日她已經敗了!何必再自取其辱!

而那些強者也並沒有繼續進攻,畢竟這可是冰寒閣的副閣主,殺了她,那樂子可真就大了。

就連一旁的劉無忌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看着這破破爛爛的大殿,心裏那叫一個疼啊。

再看向那林欣的時候,雙眼盡是憤怒。

江北懂……

這要是他,他也得怒火中燒。

這些怒氣值都特麼白瞎了啊!

哎!

可是,怎麼轉移一下呢?作爲一個新時代的有爲青年,得挑戰自己啊!

江北上前一步。


“列位連山脈英雄好漢們,今日小僧法海能留得這一身臭皮囊,還要多謝各位了。”

“法海,我有今天,你可是滿意了?”那林欣冷笑着問道。

江北緩緩搖了搖頭。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這法海大師,是什麼意思?

“林欣,你罪有應得,你今日大動干戈,毀壞人家紫雲宗大殿,你該當何罪!這大殿惹你了嗎!”

衆人:“???”

那劉無忌的臉色更淒涼了。

“劉宗主!你還愣着做什麼!”江北冷聲喝道,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啊?”劉無忌愣住了。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今天她林欣能毀你紫雲宗大殿,明天她在你頭上拉屎撒尿,劉宗主,你也要忍着嗎!”江北再次冷喝道。

那劉無忌的身體猛地一震!趕忙躬身行禮道:“還望法海大師明示!”

“小僧已經說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劉宗主,她的儲物戒指,我覺得賠償你這大殿,沒什麼問題吧?”

“法海!你欺人太甚!”

怒氣值+999 666

感受着這一波接着又一波來的怒氣值,江北那心裏可真是美滋滋。

這林欣大佬還是猛的呀。

就算是現在被這些連山脈的大佬們合力給幹翻了,但還是依舊穩健。

江北摸了摸下巴,一臉善意的笑容擡起了頭,看向一旁瞪大了眼睛,滿臉懵逼的劉無忌,笑吟吟的問道:“劉宗主?你意下如何?”

“啊,啊?”劉無忌徹底傻了眼了。


“咕嚕……”

下一刻,劉無忌吞了口唾沫,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就在那傻愣愣的看着眼前這一臉笑容的法海大師。

他,剛剛說了什麼?

什麼意下如何?

腦袋這轟隆轟隆的響聲是怎麼回事?

“咕嚕,咕嚕……”

又是一道道的聲音,傳了出來,在場的人幾乎都是下意識的嚥了下口水,就連一直表現出極爲淡定從容的葉瓊都被江北這一波騷操作給搞懵了。

他的意思,是要把這林欣的儲物戒指給奪走?

算作是賠償給紫雲宗的損失?

這尼瑪……

不就毀了個大殿嗎?而且這大殿看起來還沒什麼事啊,嗯,暫時看來沒什麼事。

此時。

大殿之內極爲安靜,雖然這裏人不少,足有二十多個,而且個個實力超絕,但是每一個敢說話的。

這種事兒,他們評價不來。

這是要掉腦袋的事兒啊!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道理在場的各位都懂,而且這林欣雖然是代表整個冰寒閣來的,但是不要忘了,這林欣只不過是一個副閣主而已!

她後面可是還有一個正八經的大佬,冷雙,冷閣主在呢!

據不可靠推測,那冷雙可早已經是封川二階的超級強者了,就連萬魔宗的四大尊者都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這種情況下,這羣人敢亂來嗎?

能把這林欣給留住,就已經很不錯了!

沒有人敢打破這尷尬的氛圍,就連江北都沒有再次開口,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師,他不能亂搞人家心態,壞事……不適合自己去帶頭做。

不過這種極具建設性的意見還是可以給一下的。

畢竟決定和這劉無忌友好相處一下,主要還是人家給了他……給了老爹百萬的中品靈石,是個好人!

下一刻。

“轟隆,轟隆……”

連續的巨響傳來,只見整個大殿搖搖欲墜起來,棚頂上開始緩緩墜下青色的大石,砸在了地上。

“轟!”

一聲巨響,頓時讓這些人從剛剛那迷茫之中清醒了過來。

“不好,這大殿要塌了!”劉無忌趕忙說道,這話已經是廢話了,沒看那幫強者已經調頭就跑了嗎!

實力強不代表着要在這挨砸啊!

不過瞬間爾爾,這幫強者便直接跑沒影了。

什麼?江北?

哦對,忘了說了,江北第一個帶頭跑的……

至於後面的劉無忌,也是最後一個跑出來的,你們先跑!不用管我!

至於那林欣,就尷尬了,她也很想跑,但是沒什麼辦法,她全身上下的穴道都已經被封印住了,跟本就沒辦法運功,而且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

劉無忌沒什麼辦法,急得直撓頭,再看看外面……

“轟隆!”


又是一塊大石頭,穩穩地落在了劉無忌的身邊!

頓時,劉無忌只覺得後背一陣陣發涼,頭髮根根立起,再看一眼那臉色蒼白的林欣,一咬牙,“得罪了!”

劉無忌輕喝一聲,隨後大步走去,來到那林欣的身邊,直接提着她的後脖領,拎了起來。

往外跑!

劉無忌畢竟也是個大佬,腳還是快,只不過眨眼間,便已經來到了外面,手裏還拎着那林欣。

外面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愣住了。

這畫面實在是沒法描述。

“劉宗主,沒事吧?”江北嘴角抽了抽,故作關心的問了一句,有些羞愧。

畢竟剛剛第一個就跑了,有些丟人,說好的什麼捨棄這一身臭皮囊呢……

“沒事沒事。”那劉無忌下意識的就把手一鬆,連連擺手,法海大師對他如此關心。

那可真是……

“撲通!”

突然,一道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傳入了衆人的耳中,自然也傳入了劉無忌的耳中。

下一刻,劉無忌傻愣愣的轉過頭去,看着被劉無忌放開了手,直接迎面和大地來了個面對面接觸的林欣……

臉色當時就是一白。


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倒是江北的眉頭直接擰了起來,開口問道:“傳聞這冰寒閣林欣副閣主此生從沒處過……從沒與異性有過瓜葛,不知是真是假?”

“這……自然是真的。”那劉無忌沒毛病法海大師是啥意思,下意識的答道。

而那還親吻着大地的林欣,一張臉更是驚怒交加,偏偏她這身子現在還動不了……

但是現在,這法海突然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笑話!她冰寒閣可都是冰清玉潔的弟子,傳出去和男性有染那算什麼,她作爲副閣主自然不能壞了宗門的名頭!

而且,跟男人有什麼好的?

倒是江北微微一笑,隨後便直接來到了林欣的身前,蹲了下來。

再點上一根菸。

不鹹不淡的吸了一口,這才微微點了點頭道:“怪不得,怪不得啊……”

林欣:“???”

“原來林施主是嚮往自由之人。”

林欣:“???”

“若不是見到林施主將這一吻送給了這大地,小僧絕不會相信,哎,林施主果然是有大智慧之人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