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瑾萱有些無聊地站在門口,沒有想到幾個月沒回來,家裡就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小五,還真是讓我意外不斷啊!

時間沒有過多久,一聲歡呼聲突然從府內傳了出來。

「二姐,你可回來啦!」

一個倩影跑了出來,竟然是東方瑾萱的四妹——東方玉兒!

東方玉兒高興地將東方瑾萱拉進了府內,然後一邊走一邊嘰嘰喳喳個沒完。

「玉兒,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你不用上課了么?」

東方瑾萱很是詫異地問道。

「今天上午沒課!」東方玉兒笑了笑。

「上午沒課,那你下午怎麼辦?」

「嘿嘿!」東方玉兒突然一副很神秘的樣子,「二姐,你突然消失了這麼久,一定不知道我已經換學校了吧!」

「換學院?換哪裡了?」

對於這件事,東方瑾萱還真不知道。

「我現在已經在『皇家魔武學院』學習了,每天都有專門的車輛接送,全都是沾了弟弟的光呢!」

「對了,小五呢?」


東方瑾萱想要問問她這個弟弟,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到底做了什麼轟動的事,竟然可以一下子成為「鐵秦帝國」的小王爺,這種事情就算是現在親眼證實了,依舊是難道接受。

要知道,自己的弟弟才多大啊,怎麼就讓他當王爺了呢?

鐵秦帝國的皇帝又是怎麼想的呢?

「說到弟弟,我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

「難道小五不在王府中?」

「不在,這段時間都沒有見到他!」

※※※※※※※※※※※※※※※※※※※※※※※※※※※※※※※※※※※東方修哲協助護送小公主,一路上遇到了好幾波刺客,不過都被他給消滅了。

最後,終於到達了「沙察市」,並且見到了接應人。

柳紅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緊繃的神經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對於這個小公主如何奪回她的皇位,已經不是她關心的事了。

「沙察市」倒是有點規模,街道兩旁的店鋪里出售著各種當場的特產,東方修哲花了一天的時間,將這個城市有意思的地方都逛了個遍,並且買了很多東西,準備帶回去給大家分一分。

就在東方修哲還準備再逛逛時,腦海里突然響起了辰月的聲音。

沒有特殊的事情,辰月是不會用靈魂傳音給他的。

「出了什麼事?」東方修哲皺著眉頭問道。

「少爺你現在在哪裡,現在大家都在到處找你呢,都以為你失蹤了。」辰月有些焦急地說道。

終於暴露了么?

東方修哲嘆了一口氣,這中間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以至於超出了他的控制範圍。

「辰月,你就這樣告訴大家好了……」沉默了一下之後,東方修哲突然對著辰月交待道。

結束了通話,東方修哲沒有了再繼續逛下去的心情,便是決定連夜趕往「鐵秦帝國」。

乘著夜風,幾人坐在「鋼鉗獵手蠍」的背上,向著沙漠的深處進發。

柳紅手中拿著一個帶有指針的羅盤,不停地糾正著方位。

此時天上星星點點,月光十分皎潔。

「喂,柳紅,按照這個行進速度,我們幾日能夠到達鐵秦帝國?」東方修哲問道。

此時的「鋼鉗獵手蠍」在全速奔跑著,身後揚起了一條長長的沙塵。


深思了一下,柳紅說道:「如果能夠一直保持這個速度的話,五日內便可抵達鐵秦帝國的邊境。」

「哦,是么!」

東方修哲眼睛一亮,這個時間可是超出了他的期望值。

「不過,」柳紅皺著眉頭接著說道,「要是遇上了惡劣天氣,或者碰上了寵獸,時間就不好說了!」

「咦?這是異元素!」

當柳紅施放出她的「幽冥探知」時,菲米莎立時眼睛一亮。

柳紅向菲米莎投過去詫異的目光,她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的眼光如此好,一般的人看到她施展出這個招式,只會以為是一種特殊的火系魔法,根本不會與「異元素」聯繫到一起。

「這是我曾經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的!」柳紅介紹說道。

說實話,她與菲米莎並未說過太多的話,只是女人的敏銳告訴柳紅,這個女人的實力非常強悍,絕對不像外表這麼柔弱。

似是找到了共同的話題,兩個女人開始聊了起來,而且越聊話題越多,竟然有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你是『元素獵人』?」

當聽到菲米莎的身份時,柳紅大吃一驚,她上下仔細又仔細地打量著菲米莎,真的很難相信這個嫵媚的女人,竟然會是一個「元素獵人」?

元素獵人的名聲她可是聽說過的,那絕對是能夠「以一當千」的狠角色,各種危險的地方他們都可以去得,有著很多關於他們的傳說。

「其實沒有你想得那麼誇張!」

菲米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元素獵人再厲害又能怎麼樣,最後還不是成為了這個小鬼的人。

東方修哲靜靜地坐在那裡閉目養神,看他那一動不動的樣子,就好像已經睡著了。

貝露有些無聊的抬頭看著星空,對於兩個成熟女性的談話,她也沒有多少興趣。

兩個女人越聊越投機,已經沒有了先前的生疏,不知不覺竟然聊到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當柳紅說起東方修哲在「草根啟蒙學校」里的那些調皮事時,菲米莎被逗得一陣花枝亂顫,她想不道,自己這個小主人竟然還有著這麼多「風光」歷史,估計有這麼一個學生,一定會非常的頭疼!

夜越來越深了,風,捲起兩位美女的秀髮,形成了一道十分誘人的景色。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柳紅的「幽冥探知」突然探查到了前方有著很多人,數量多達上萬。

就在柳紅猶豫著要不要叫醒東方修哲時,沒有想到後者自己醒了。

以「鋼鉗獵手蠍」的速度,很快便趕上了前面的大隊人馬,竟然是數十個聯合在一起的商隊和數以萬計保駕護航的傭兵。

東方修哲幾人的出現,立時引起了這些傭兵們的警惕。

「鋼鉗獵手蠍」的速度慢了下來,不緊不慢地跟在這些大部隊的身後,這樣既可以讓「鋼鉗獵手蠍」休息一回,又不用擔心前方會出現什麼狀況。

就這樣維持了一個多小時,「鋼鉗獵手蠍」突然加速,將這支龐大的隊伍丟到了身後,並且很快便從數萬人的視野里消失了。

「喂,剛剛過去的那是什麼人?」

「誰知道呢,不過她們的膽子還真是夠大的啊,只是幾個人,便到『白骨萬里大沙漠』里來!」

「估計她們還不知道這片沙漠的恐怖!」

「只是兩個女人和兩個小孩,我看她們走不了多遠,一定會出事!」

這些傭兵們,有些無所事事地聊著,對於他們來說,也許東方修哲幾人只是一個小插曲。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不覺間已經到了第二日的早晨。

為了維持「鋼鉗獵手蠍」的速度,東方修哲給它使用了數張恢復咒符。

可能已經接近了沙漠的危險地帶,柳紅神情凝重地利用「幽冥探知」對四周方圓進行著探查。

在這片沙漠中,可是有著很多危險而恐怖的寵獸,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淪為食物。

「不好!」柳紅突然一聲驚呼,「前面兩千米的地方,有著數只大型寵獸埋伏在地下。」

柳紅建議,繞個圈子,射過那幾隻寵獸的獵食範圍。

可是,她這個建議沒有被東方修哲採納,「鋼鉗獵手蠍」速度不減地筆直向前衝動。

「轟!」

整個沙地好像炸開了花,一隻巨大的寵獸出現在了正前方。

看到這隻寵獸的出現,柳紅的臉色大變,因為那是一隻地階七星寵獸。

然而,讓她更加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東方修哲飛身跳下「鋼鉗獵手蠍」,沖向那隻攔路的寵獸,然後一巴掌過去,竟是將那隻猶如一座小山般的寵獸,給扇飛了。

望著那隻飛出去上百米遠的寵獸,柳紅突然有種全身發麻的感覺。

很難想象,要是這個巴掌拍在人身上,會有著什麼樣的效果!

「自己離去的這幾年,這個孩子他到底都做了什麼樣的訓練,為什麼可以擁有這麼變態的實力?」

現在柳紅總算明白,為什麼東方修哲不在乎埋伏的寵獸了……閑言少敘,東方修哲四人,終於在第六日的下午,順利抵達了「鐵秦帝國」的邊境。 「我終於回來啦!」

看著街道兩旁人來人往,東方修哲突然笑著說道。

一旁的菲米莎,正用一雙好奇的眼神打量著這裡的一切,心說話:這裡就是「鐵秦帝國」的都城么,貌似小了一點!

作為一個元素獵人,菲米莎去過很多帝國,其中絕大多數帝國都要比這個「鐵秦帝國」富有和強大。


為了不招搖過市,東方修哲已經將那隻「鋼鉗獵手蠍」收進了天星納戒之中。

四個人,租了一輛馬車,向著「南王府」的方向駛去。

「對了柳紅,我現在的新家地方很大,正好缺少人手,你有沒有興趣再為我做事?」

車廂內,東方修哲笑眯眯地望著有些發獃的柳紅。

「新家?」柳紅一愣,「難道你們又搬家了?」

柳紅曾經可是在東方修哲的身邊待了一段時間,而且將軍府變故的時候,她也在場。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東方修哲再次笑了笑。

馬車緩緩停了下來。

下了馬車,望著眼前這個巨大的府邸,柳紅和菲米莎都是一愣。

莊嚴而巨大的門口,站著二十幾名精神抖擻的護衛,透過大門可以看見府內鳥語花香,植被繁茂。

「來這裡做什麼?」

柳紅心中充滿了疑問,尤其當她看到「南王府」三個醒目的大字時,更加疑惑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