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浪雖然心裏忐忑,但還是走到大陣上。

一瞬間,黑貓的雙眼發出金光,大陣開啓,李浪猛然打個囉嗦,雙眼也開始同步發出金光,另一個時空裏,被小人魚帶到族地的“紫然”看到建築物後雙眼也發出金光。

而真正的紫然,此刻卻覺得自己正在化爲,張嘴說不出話,揮拳沒有任何風聲,整個人都沒有了重量,彷彿只要他想,就能飛起來,就能盾地!他驚恐的看着自己。

系統很熱心的更新系統欄:

同一個時空裏,只能有紫然,所以本時空的紫然只能隱藏,不然造成時空錯亂,戰心祕境直接判定失敗,紫然本人也將受到極大傷害。

就這樣紫然呆呆的看着新‘紫然’。 “你好,人類。”

張倚夜朝因大陣發動而倒在地上的‘紫然’伸出了手,‘紫然’握着張倚夜的手順勢站了起來。

“你好,請問這裏是……”

……

紫然看着‘紫然’,心裏覺得挺滿意的,看,這就是我,表現多麼彬彬有禮,多麼……

好嘛,編不出來了。

紫然看着張倚夜滿口胡言,說什麼張倚夜花了很長時間找到拯救人魚族的生存契機,然後壓根不瞭解紫然偏偏又說紫然善良,嘿,這他竟然還蒙對了,不過紫然看到小人魚時迷惑他是怎麼知道的?

紫然跑到瑪雅神像的後面,發現果然是黑貓搞鬼!

黑貓偶爾會給張倚夜傳話,教他怎麼跟‘紫然’聊天。

這時,突然聽見‘紫然’驚道:

“借屍還魂?我死了!”

頓時紫然臉一下子紅了,自己也有中二的時候!他跑回去看“自己”。

然後看張倚夜讓紫然在這裏修煉雨元素到化繁境界。

按照紫然的記憶,“他”會一直修煉到下午,在這期間,自己多半是沒啥事情做了。

罷了罷了,先去找楚戀雨和倆小孩。

紫然搖搖頭,直接飛走,放出感知,由瑪雅神殿往外螺旋飛行。

一邊飛他一邊唱:

“兩隻小蜜蜂啊,飛在花叢中啊,麼麼噠,啪啪啪……”

一會以後他又換了首歌: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的快,跑的快,兩隻都是公的,兩隻都是公的,真變態,真變態……”

雖然沒有誰能聽見,但紫然樂意。

“麻麻。誒~什麼東西帶給我們全家營養健康?那啥玻璃海苔,哈哈哈。”

紫然唱着唱着就笑了。

這時他也找到了晴物語……呃,同時也找到了白荷綻。

這倆小孩湊在一塊玩,紫然來了興趣,想聽聽他們說什麼。


“喂。”

“我不叫喂。”

“哦,那好吧,小朋友。”

“你不比我大,應該叫名字。”


“晴物源。”

白荷綻隨口叫了一聲。

“幹嘛?”

晴物源很不耐煩。

“你知不知道這是哪兒?”

“不知道……”

紫然:……

紫然覺得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會被說水的,反正這倆小毛孩跑不到哪去,紫然就乾脆走人了。

繼續一圈又一圈的螺旋環繞。

一直繞道一座山前。

這座山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其餘的山都是很明朗很陽光的,唯獨這座山陰氣沉沉,毫無生機的樣子。

紫然想了想,反正自己什麼處於不存在的狀態,不如進去看看。

想了就去做,紫然飛向山裏。

一路走來,看見很多稀奇的玩意,比如什麼長了犄角的蝙蝠,有長長的舌頭而雙腳站立的狼,還有陰森森的大樹,黑漆漆的草等等。

進入了這座山,就沒有看見過任何陽光。 紫然繼續深入,一直到看見一座似乎深不可測的洞穴。


將精神力注入眼中,以便能夜視,紫然淡定的走進了這個洞穴,一進來就看見了好多好多的蝙蝠和好多好多的狼,越是深入,看見的蝙蝠和狼就越是強大,從一開始看到的練氣級的怪到現在看見的元嬰級別的怪,紫然越看越心驚。

一直走到了洞穴的盡頭,紫然看見了兩道門,這兩道門在源源不斷的生產蝙蝠和狼。

期間可以偶爾看見有那麼一兩隻蝙蝠或狼剎那變成紫然熟悉的血族吸血鬼和狼人。

這叫紫然十分驚訝,原來吸血鬼和狼人在瑪雅時代就有了,原來吸血鬼和狼人是這麼來的。

就只是兩扇門,就分別製造了吸血鬼和狼人,跟西方的傳說沒有任何關聯。

話說這些吸血鬼和狼人都不正常啊,吸血鬼眼睛是紅的也就罷了,爲嘛這狼人眼睛也是紅的?它們身上怎麼都充訴着一種十分暴虐的氣息?

如果紫然再博學多才一點,他就會知道,這是天地大劫的產物,目的是爲了殺死一切生靈,好讓世界升級更便利。

爲什麼有天地大劫呢?難道說是瑪雅一族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重錯嗎?

當然……不是,天地大劫之所以存在,是因爲該紀元的生靈對本紀元的知識掌握的太多,換言之,就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爲了不讓生靈掌控天地,只能進化出更多的知識,天地大劫其實是一種片面的說法,是世界法則爲了維護自己的主權而做出的反應。

把世界比作一個軟件,那麼天地大劫就是更新軟件,之前的一切數據要被替換,而他們這些狼人血族,就是清除數據,讓天地大劫更好的執行。

如果有誰在天地大劫來臨之前掌握了本片天地的大部分知識,那麼他就有足夠的能耐去阻止天地大劫,使本天地的生靈活下來。

而瑪雅一族就是掌握了天地知識的那一族,有能耐使自己存活,這是世界所不允許的。

殺死這些人,以這些人的生命爲能量,可以更好的進化出更強大的世界,可以開展下一紀元的文明!

就是紫然所存在的文明!

在紫然存在的文明裏,有太多人類未知,浩瀚的星系,神祕的星球,其他的元素,流星,彗星,黑洞,甚至平行宇宙或者外星人?

太多的未知,太多的奧妙,人類不知需要多少時間去探尋!

瑪雅族掌握了太多的太多的被他們稱爲“自然科技”的知識,大興即大敗,本紀元容不下他們,只能毀滅。

畢竟他們身上有着一種缺點,那就是,不管他們知道再多,也不過是孱弱的人族之軀。

呵呵,他們用科學武裝自己,用頭腦探索科學,然而力量終究有限。

紫然又多看了一會,覺得十分的無趣,輕飄飄的離開了。 又找了一會,總算找到楚戀雨,最倒黴就是她了,來到了荒無人煙的大海邊,舉目無親,茫然無助,想走,又擔心走錯路。

那一張怯怯而憂心的小臉看得紫然十分心疼。

可惜紫然卻不能說話也不能碰到楚戀雨,罷了罷了,我就在這裏陪你好了,小可憐。

紫然如是想到。

然而沒多久,大海里就蹦出一隻藍色小美人魚,她親切的跟楚戀雨打招呼,兩個女孩很快就熱鬧的聊起天來。

“這裏是哪啊?小人魚。”

“嘻嘻,這裏是大海啊!你穿着的衣服好漂亮啊。”

(楚戀雨:滿頭黑線ing……)

“謝謝誇獎,我是問……你有沒有見過兩個小孩子,或者一個帥氣的大男孩?”

“沒有噢!我帶你去海里玩吧。”

小美人魚十分熱情的道。

“不了,謝謝你了,我不會游泳。”

“不會游泳?這算什麼,有我帶你,不怕!來,把這顆海草吃了,它可以讓你在水下呼吸十二個小時。”

“不用了啦,我想找到我的那些朋友。”

楚戀雨有些黯然,她莫名其妙的就被紫然一聲不響的帶到這裏,偏偏又跟紫然走散了,放出神識,卻發現神識可以探索的距離連十里都沒有。

“這樣吧,你陪我玩會,我就帶你去人類居住的地方,或許你能在那裏找到你的朋友們呢?”

楚戀雨想了想,決定答應小人魚,吃下小人魚給她的海草,跟小美人魚一塊下海去了。

旁邊的紫然滿頭黑線,他看見他的小可憐小戀雨三言兩語之間就被忽悠得跑去其他地方了,萬一今天來的人不是這麼一位心思單純的小美人魚,而是一個心懷鬼胎的人呢。

嗯,看來回去後得好好**一下。現在小美人魚說了會送楚戀雨回到瑪雅族,紫然也就只好回到瑪雅族去等另外一個“紫然”趕緊回去了。

趕回瑪雅族地的時候,紫然正好看見“紫然”帶着那什麼草離開的那一幕,當“紫然”離開後,紫然總算是恢復了正常隱身狀態。

天地間剛剛下過一場靈氣十足的雨,空氣更是十分滋潤。

黑貓從神像後面走出來,看着張倚夜,幽幽道:

“我一直搞不懂,你們究竟掌握了些什麼,讓世界都爲之忌憚,想將你們毀滅。”

張倚夜笑笑,道:

“我們掌握的就是魔法啊,這就是自然科技啊,當我們的魔法開展到足以毀天滅地的時候,世界都奈何不了我們啊!”

“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把魔法開展到那種程度?”

“唉,創造那種毀天滅地的魔法,只能是你這樣掌握黑暗魔法的人才能創造,我們瑪雅族向來愛好和平,只求生存,不求更強大的力量啊。”

不久以後,紫然知道,張倚夜做到了,他成功保留了瑪雅族的血脈。 黑貓再道:

“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們也有一線生機,就是這個世界之子。”

“貓,你知道,你口中的‘我們’其實不包括你。”

“不,包括我,下一紀元就包括我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