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嘆了口氣,心中羨慕不已,如此年紀能擁有這般戰力,簡直駭人聽聞,要知道他現在還沒有達到翻雲境,如果今天順利突破天知道他的戰力會飆升到怎麼的地步。

“這次武堂選技賽,看來又要多個對手了。”

其中也是來了不少的天才,見到王澤如此驚人的表現,心中暗自想到。

“哼,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後面的天劫一個比一個恐怖,說不定這小子虎頭蛇尾,最後身死道消也有可能…”

有人冷笑,嗤之以鼻。 “轟!”

銀芒交織,天穹撕開一個大口子,在衆人駭人的目光之下,而後六條銀雷如大蟒一般,向下衝來,個個頭角崢嶸,氣勢迫人。

王澤心中也是浮現一抹凝重,這種極別的雷電,的確有些驚人了。六道現出,就算他戰力驚人,也感覺到非常棘手。

“是時候用它了!”

而後,手掌一招,一攻雷色的石塊,現於掌心,向天空之上一拋,頓時在衆人錯愕的目光之下,只見天空之上六道雷電一下子被吸進去了三條之多。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一聲在石頭竟然能夠吸收天地之雷電之力?

“這難道是聚雷石這種奇珍?!”

“天啊,他竟然有這種渡劫奇物…”

衆人譁然,心頭劇震,沒想到王澤竟然能拿出如此罕見的珍貴之物。

就連林老與黃老也是有些發愣,這小子底牌也太多了吧。

此物正是聚雷石無疑,之前在蠻獸山脈遺蹟之中得到三顆,突破出塵境用掉一次,這勝兩顆一直被王澤珍藏。


至此,還剩下三道雷電,王澤頓時壓力大減,金光洶涌,拳風呼嘯,茫茫震耳,最終雖說將三道雷電全部擊潰,但他也傷了不輕的內傷,體內一陣翻騰,有一縷鮮血的血跡,滴落了下來。

“小傢伙,下面是天火劫,這纔是真正的難關!”

曉機子提醒道。

王澤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天火劫這可是大名鼎鼎的天劫,爲五行之劫,霸道異常,渡過此動,他便真正的邁出出塵境而達到翻雲境之列。

烏去翻涌,雷電陣陣,最後一縷赤芒呈現,猶如火紅的太陽出現在天空這上一般,爲漆黑的烏雲添上了一抹絢爛的色彩。

隨着第一縷赤芒呈現,似乎是起到了連鎖反應一般,一束束縷光接兩連三的呈現而出,最後將天空之上的烏雲,染成了血色,如一條血河在奔騰不休。

同時,一股浩瀚的天威,鋪天蓋地壓蓋而下,如一尊萬丈巨嶽一般,壓迫人心,令人喘不過氣來。

“天火劫..是天火劫來了…”

衆人汗毛豎起,全部都是渾身冒冷汗,感覺到了股天威不可觸的威嚴,而後戰戰兢兢向後退去,目光彙集在了坐在斷崖之上的那道單薄的身影,想要看看他能否抵擋而住這恐怖的天劫。

“這種天劫,的確超往了一般…”

林老心中有些凝重,一般情況絕對不會出現如此浩大的劫雲,同等級之中別人的天劫,威力要比這小上許多。

“若是潛力驚人之輩的確會出現這般情況!”


李天也是一臉鄭重道:“相傳,皇室大公主、天玄宗楚雲、與天冥宗小冥王渡天火劫之時,就出現了異常。”

“這三個人可都是真正的天縱奇材,他們的資料會他們的勢力完美的隱藏了,誰也不知道他們如今達到何種地步。”

黃老搖了搖頭,而後目光望向皇室老祖道:“不知道皇家小女娃娃渡的天火劫與之相比,威力如何?”

此話一出,林老和李天也是來了精神,附耳恭聽。

“黃老頭,你可胳膊肘往久拐啊…”



皇室老祖有些不滿,這些東西都是機密,不可言傳。

聞言,黃老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而後不再多問,無論怎麼說,他也算是他們皇室一邊的人。

“轟隆….”

劫雲翻涌,威壓瀰漫,每一次翻動間,那鮮血的顏色都會變得更加深邃了幾分,猶如岩漿一般在流淌,而且天地之間的溫度也是極點上升,熾熱無比,一股熱浪撲面而來,讓一些實力低下人,立刻都在滿頭大汗,一臉駭然的再次向後倒退了一段距離。

山林之內的樹木也在迅速枯萎,原本綠意蔥鬱,立刻簌簌的化爲齏粉,連地面都被烤焦了。

“轟”的一聲炸響,宛若岩漿噴發,血色劫雲翻騰,而後一道粗大的血柱向下噴薄而來,溫度高的嚇死人。

“來了!”

衆人駭人,渾身發毛。

王澤看着這一幕,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一股熱浪撲面而來,讓得他周身的空氣都是發出波劇的波動,似乎是要跟着燃燒一般,讓他的皮膚泛疼。

“嗡!”

體內勁元速度翻騰,如同大河一般流淌,讓王澤的身體一時間發出絢爛的光芒,而後,在周身凝結出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罩,如同一個由黃金鑄成的大碗一般,流轉着一股驚人的氣魄,堅固無比。

這種天火劫很難與之相抗,那恐怖的溫度只要一接進,人的皮膚瞬間烤熟,恐怖的令人咋舌,唯有死死的抵擋,方有一線希望。

“還好這種天劫的時間不會太長,你要堅持下去。”

曉機提醒道。

王澤點了點頭,而後渾身勁元再次暴漲,繼續再着金碗,讓他越發的堅固起來了。

“轟!”

火光濤天,熱浪撲面,那一困粗大的火柱終於是所有駭然的目光之下,轟隆一聲,撞擊在了王澤所凝結成出的金碗之上,頓時地動山搖,旁邊不運處的一座矮山,都是在這兇猛的撞擊之下,爆碎而開,亂石飛崩。

山林間殘枝敗葉,第一時間,被燃起了熊熊大火,黑霧瀰漫,火光四濺,飛禽走獸,狼狽逃躥,這是一場災難。

不少人倒吸涼氣,頭皮發麻,這種天火太嚇人,他們自認抵擋不住。

就是一些真正的天才,此刻也沉默了下來,遠遠的觀望在心中默默思量,如果換做自已能否抵擋得住。

“哼!”

在如此強烈的衝擊,王澤當場就是發出一聲悶哼,體內一陣騰涌,連五臟六腑,在這一刻都是感覺被衝擊的晃動了一下,讓他一口鮮血不自覺的衝上的喉嚨,最後又被他強行嚥了下去。

血色的劫雲,發出的岩漿之柱,與天相擋,看起來格處的嚇人,而一座枯崖之上,那一道單薄的身影盤腿而坐,獨自抵擋這如此駭人的天劫。

“當!”

金光洶涌,勁氣澎湃,地面龜裂,一條條漆黑的裂縫,浮現在衆人眼前,讓人悚然。

劫雲之上,劇烈翻滾,不斷的爲血色的柱子增加着能量,讓他變得越來越粗,而那種股氣也是呈直線上升,就算是王澤在此刻也有些抵擋不住了,他身外的那層金碗,在迅速凹陷了下去,這般下去,非常的危險。

“抵擋不住了。”

衆人叫到,不知爲何,在這一刻,有不少天才都是不由的暗自鬆了口氣,這種人血染與此,武堂選拔賽上,他們也是能夠少一個競爭對手。

“臭小子,你一定要給老夫堅持下去。”

林老緊握手掌,心中焦急不已,但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雖然他實力高深,但也幫不上一點忙,天劫只有憑自已渡過,若是外人相助的話,被天劫鎖定,那麼天劫的威力,會被瞬間擴大,只會適得其反。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王澤周身所凝結成出的那層能量光罩終於裂開了,而後迅速龜裂,如同蜘蛛網一般,密密麻麻。

“不好!”

王澤心頭一沉,此時他都能感覺到,外面滾滾岩漿那恐怖的溫度,從裂縫之中滲透進來,讓他汗毛豎起,額頭之上冷汗密佈。

“看來這樣是不行了!”

王澤搖了搖頭,於是不再反抗,體內勁元翻騰,那層能量光罩終於是咔嚓一聲,破碎而來,岩漿之柱瞬間轟擊在他那單薄的身軀之上,將他淹沒,一進間山崖之上,血色的岩漿如同一條瀑布一般,順利崖壁蔓延而下,地堅固的石頭都在發出噗哧的聲響,被恐怖的高溫給融化了,嚇人無比。

“嘶!”

看到這一幕,四野倒吸涼力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背後嗖嗖的冒着寒氣,這一幕太嚇人了,斷崖的頂端,只可以模糊的看到一個人的輪廓,其它在也沒有什麼東西,全是無盡的岩漿。

“哧!”

被巖將包裹,王澤體內勁元翻涌,渾身都在冒金光,咬牙在死死的與岩漿對抵着。身上的汗水早已將衣衫全部打溼。這裏同的溫度沒有人可以真切的體會到,若不是他意識堅定,換作是別人怕是早已堅持不下去,而化爲了齏粉。

“哧!”

突然一滴岩漿滴入了王澤的身體之上,頓時讓那一塊破膚,冒起一陣陣白煙,讓他直齜牙咧嘴。這些岩漿無也不入,而且還有吞噬勁元的功能,防不勝防。

隨着第一滴岩漿的落下,隨後第二滴、第三滴、王澤的防衛如同破傘一般,跟本抵擋不住,身渾身都在冒白煙,他表情在這一刻也是非常豐富,齜牙咧嘴,擠眉弄眼,完全是被他那種溫度給烤的。

這還只是幾滴岩漿而已,就讓得王澤如此狼狽,若是他真的被岩漿瀰漫,可難想像,他會在第一時間熔化掉,無論是骨頭還是血肉,什麼都不會剩下。

“還是動手寒冰晶魄吧,這樣下去不行..”

曉機子提醒道。

王澤咬了咬牙,而後從元戒之中將寒冰晶石取出,頓時一股寒氣,如汪洋一般浩蕩而開,席捲四面八方,讓得那些岩漿都在在第一時間而化爲固體,被凍出了一層寒霜。

“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剛剛溫度恐怖的岩漿怎麼會莫名的化爲固體?而當感覺到那股刺骨的寒氣之後,衆人更是打了激靈。

“不對,這是寒冰晶石,專門剋制天火劫的奇異晶曠!”

有眼力過人的老者,發現了異常,驚呼道。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對方的底牌好像是無窮無盡一般,先前有聚雷石,而今又有寒冰晶石這種奇物,無一不是非常珍貴之物啊,就算是四大家族,也是眼紅的存在。

林老黃老、皇室老祖,李天,也是愣了下來,讓小子到底有多麼底牌。

而有些天才更是嫉妒不已,想想自已,當初渡劫之時,可是啥都沒有啊,差點搞得身死道消,而對方卻有這麼多渡劫神器,簡直讓人眼暈。 當然,王澤此次天劫的威力,太過於龐大,如果不借助外物,他估計就連三成的把握也沒有,要知道天劫那可是一個催命符,沒有人不忌憚它。

“轟!”

隨着寒冰晶石被王澤取出,而擋住了恐怖的岩漿,那天空之上的劫雲似乎是感到了一種天生相剋的氣息,而後變得更加狂暴了起來,岩漿翻涌,隆隆作響,讓人頭皮發麻,骨頭髮酸,這種聲音光是聽聽都讓人渾身感到一種無力。

“轟!”

劫雲被神光繚繞,而後一道紫氣撕開劫雲,如燃燒的紫色神光一般,剛一出現,那溫度都是成倍暴漲,讓人衆人如同火海一般,心神滌盪。

“吼!”

最的,紫色竟然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之下,詫異的形成一頭雄子的模樣,這頭獅子龐大無比,足有四五丈,如同一個矮山一般,渾身覆蓋滿了紫色的鱗片,散發出森然光澤,如同神色在燃燒。

“轟”的一聲,它粗大的爪子一撲子拍落,石崖當場爆碎,巨大的石塊橫空,如同海浪一般,向四周席捲而去。

“雷劫化形?”

“天啊,這怎麼可能,竟然是雷劫化形!”

衆人震驚,一個個臉色之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雷劫化形,那可是隻有真正的超級天才,同階無敵的存在,纔會引發這種恐怖的天劫。

這種雷劫化形之景象,在整個離國幾乎從沒有人見過,哪怕是聽說也沒有,只有古籍之中有過記載,但那種的人物,莫不是驚才絕驚,威震八方,跺一跺腿八方雲動的蓋世人傑啊。

“這….”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