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這才鬆口氣。半天還好,要是拖個一天,真的會要他的老命。就小少爺這態度來看,白小姐遲早會是小少夫人。他要是得罪了,以後還能好好的安享晚年嗎?

“白小姐,這裏太陽大。您要不要先回去坐一會兒。這羣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李叔道。

白小然皺眉,看了時間。折騰了一會,已經九點半了。她還要去醫院看林時彥,然後還要趕到學校,時間來到急嗎?可她再急,這會兒門也開不開。她也沒辦法出去。

思索了一會,只好道,“那我先回去坐着。對了李叔,您手裏沒有備用鑰匙嗎?”

“這個,有倒是有。只是,很少用過。我一時想不起來放在哪了。等我回去找找。”李叔撒謊道。

“嗯,那您找找。”白小然坐在沙發上,無聊的打開電視機。可眼睛餘光卻時不時的瞥向壁鐘。看着時間分針一格一格的過去,心裏着急。

李叔人呢?怎麼還不出來。算了,還是在等等。要是十點一刻還李叔還沒有出來,她再去過去問問。

此時,帝迦大廈,總裁辦公室。

韓浩毫不客氣的推開門,大喇喇坐在沙發上。挑着一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無奈道,“我說,你突然叫我來什麼事?你不是知道我今天和尚嘉那邊了談生意嗎。”

“不用談了。”顧寒辰淡漠道。

韓浩挑眉,“爲什麼?你嫌他們獅子大開口要價太高?可尚嘉那邊的毛料,是我們能找到最好的。”

“阿辰,你要相信我。我可是談判高手,絕對能把價格砍到一半。”韓浩自豪道。

“待會你就知道。”顧寒辰道。

韓浩詫異,丈二摸不着頭腦。阿辰這是什麼意思。還沒搞懂,下一秒。他就看到顧寒辰拿起手機打電話。

“你要的價格我同意了。”

“沒有要求。”

“把林時彥帶回去,看牢了。我的女人不是他隨便能碰。”

沙發上的韓浩,聽到目瞪口呆。阿辰這架勢簡直就是牛掰掰的霸道總裁。可……“阿辰,你是在說笑吧。尚嘉的毛料雖然很好,可那價值根本就不值那麼高的價格。這不是白白送錢給他們尚嘉。”

“你知道尚嘉背後的人是誰?”顧寒辰淡淡道。

韓浩挑眉,“是誰?難不成……”

“林石海。”顧寒辰悠悠吐出三個字。

“什麼?林石海?”韓浩驚得站起來,瞪大眸子看着顧寒辰。“你、該不會是在說笑吧。”

“我像是在開玩笑?”顧寒辰不悅道。

韓浩嚴肅搖搖頭,“不像!”隨即,眸子爆發喜悅。“太好了。本來還以爲我們會虧本。可林石海不一樣。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絕不會做賠本的買賣。怪不得尚嘉獅子大開口,要這麼高的價格。原來背後是佔了一尊大佛。”

“林石海這傢伙消失了幾年,怎麼突然出現在在a市?”韓浩不明所以的問道。

“他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韓浩摸着下巴捉摸。怎麼這一個兩個都喜歡扎堆a’市。他心裏想着,還一邊饒有煞事的盯着顧寒辰。這傢伙也是突然就一頭扎進了a市。雖然他們在a市發展了帝迦,可真正幕後核心集團,還是落腳在帝都。這件事除了幾個從帝都帶來的心腹,沒有人知道。帝迦不過是他們龐大集團下一個小小控股公司而已。只不過,顧寒辰這個幕後董事長放着帝都不管,偏偏跑來a市,坐陣小小的帝迦。

“阿辰,你別玩過火了。”韓浩隱隱提醒。 顧奶奶和顧爺爺是不可能讓白小然嫁進顧家的。他們身份懸殊太大。他們這種大家族,十分看重門第。更是有着複雜的聯姻關係。更何況,顧奶奶和顧爺爺一直把阿辰疼在手心裏,根本不可能會讓阿辰娶身份地位的女人。他們老一輩的思想頑固,肯定覺得沒有人能配的上們什麼都完美走到幺孫。光聽他媽媽說,顧奶奶對那些大家族裏出來的世家女都挑三揀四,各種覺得配不上顧寒辰,更不用說白小然只是身份低微的商賈之女。

顧寒辰眸眼不悅,盯着韓浩,冷聲道,“你越界了。”

韓浩背脊一凜,瑟瑟發涼。皺巴着一張臉,雙手高高舉起投降道,“那算我多嘴。”

“下午我不在,你來處理事務。”顧寒辰站起身道。拿起衣架上的黑色西裝,搭在胳膊上。朝門外走去。

韓浩肩膀一慫,上挑的桃花眼耷拉着,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婦。無奈的說道,“阿辰,你又扔下我一個人。”

“記得處理好尚嘉的協議。”顧寒辰拋下一句話,人消失在視線中。



紫藤苑,

白小然終於忍不住從沙發上站起來,喊道,“李叔,你鑰匙找到了嗎?”

沒有迴應。

白小然皺眉,朝客廳裏處的放下走去,“李叔?”

房間裏的李叔,哭着一張臉,簡直要崩潰。他就算有鑰匙也不能夠白小姐啊。不僅不能給,還要假裝找不到鑰匙。這可真是一項高難度的任務。

“李叔?”白小然道。

聲音越來越近。李叔無法,只好出聲,“哎,白小姐。我還再找。人老了,容易糊塗。這鑰匙也不知道被我放在哪了。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白小然停下腳步,“找不到嗎?”

李叔打開門出來,說道,“白小姐,這鑰匙長時間沒用用過,一時還真不容易找到。”

“那該怎麼辦?”白小然愁眉苦臉,“李叔,你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我今天說好了的要去學校。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這……”李叔爲難。

“李叔,你要不要給門口的保安打電話,看他們什麼時候過來?”白小然提議道。

“好,我、再打電話給他們試試。”

李叔想走的遠一點打電話,可這樣太明顯。接話接通,他語氣嚴厲道,“你們這羣小子,不知道大門的被鎖了嗎?快點趕過來,把門打開。”

掛上電話,李叔朝白小然道,“白小姐,他們說他們馬上就到。您要不在等等。我順便還去找下鑰匙。”說完,想要閃人,卻被喊住。


“李叔,紫藤苑有什麼後門或者是小門嗎?”白小然擰眉道。她不想在等了,還等下去要等到什麼時候。

李叔沒想到白小然會突然提到這個問題,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時,已經慢了半拍。“白小姐,沒有小門。少爺、少爺不喜歡設計小門。”

“你在撒謊!”白小然沒有錯過李叔剛纔那一瞬間的真是反應。

“我、白小姐,我還有些事,先走一步。”李叔道。

“李叔,你不能走。”白小然疾步跟在後面,一把抓住李叔的胳膊,怒意質問,“是不是他不讓我出去?”

李叔轉回身,苦瓜着一張臉,“白小姐,不是這樣的,少爺他、”

“就是他對不對?他爲什麼要這麼做?”白小然氣的不能行。簡直不敢相信那個男人可以這麼惡劣。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虧她還心疼他沒吃晚飯,給他做了夜宵。他知不知道,今天對她來說有多麼重要。他怎麼可以隨便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不、白小姐,您誤會了。”

“是我不讓您出去的。”李叔背下黑鍋,不想讓白小姐和少爺鬧矛盾。他可是親眼看着少爺對白小姐是有多麼的好。要是兩人感情出了問題,他可不得內疚死。

“什麼?李叔,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白小然瞪着眸子,不敢相信的說道。她懷疑李叔是不是在說謊,可視線仔細盯着李叔每一個表情,絲毫沒有察覺到撒謊的痕跡。

李叔苦笑,卻不解釋。

白小然拿李叔沒辦法,只好道,“那你現在把大門打開。李叔,我今天有很重的事情要去學校一趟。”

“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身後傳來一道低沉沙啞的嗓音。

白小然驚得回過頭,“你不是去上班了嗎?”不對,剛纔根本就是李叔在撒謊。“是你對不對?你爲什麼不讓我出去?”

顧寒辰皺眉,視線涼涼的朝李叔看過去。

李叔剛鬆口氣又提了起來,“少爺,我……”

“你先回屋。”

“是。”

李叔走後,偌大的客廳只剩下白小然和顧寒辰兩個人。

顧寒辰悠哉哉的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打開電視。仿若白小然不存在。


白小然走到他前面,高高的俯視着他,“你在生氣?”除了這個原因,她想不出來還有其他的理由。可這個男人,昨天表現都不是已經不生氣了嗎?爲什麼還要把她鎖在家裏。

顧寒辰挑眉,“你去學校做什麼?不是找到工作了嗎?”

措不及防的被問道這個問題,白小然一時語塞,“我、我是有要緊事處理。”

“什麼要緊事?”顧寒辰步步逼問。

白小然眼神亂飄,“我現在要回學校。”

顧寒辰冷眸凝視。

白小然盯着視線,頭皮發麻。明明是他的不對,怎麼一轉,就變成她心虛起來了。

“走吧。我送你去學校。”

“不、不用了。”白小然急忙道。他送她去學校,不就發現她一直在撒謊了嗎。

“嗯?”男人聲音危險,漸漸逼近。

白小然後退幾步,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堅持。幾秒後,她投降道,“可、可以。”

顧寒辰脣角微勾,“跟上。”

白小然聳耷拉着腦袋。算了,發現就發現吧。誰讓她說謊在先。

到了學校,白小然迫不及待的趕到教務處,幸好這個時候林主任在辦公室。她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此時,裏面辦公桌上,坐着一個俊美斯文的男人,強大氣場逼人。可不知怎麼,白小然總感覺他身上透着一股違和,周圍好像縈繞着一股滲人的的邪氣。 她嚇得渾身一哆嗦。在仔細瞧瞧,那股邪氣消失了。看起只是個斯文儒雅的教導主任。

白小然搞不清,也不打算多想。她上前一步,恭敬的喊道,“林老師您好,我是白小然。”

“你就是那個白小然?”林石海漫不經心道。只是深眸卻落在顧寒辰身上。兩個同樣強大的男人,視線在空氣中噼裏啪啦的交匯。

白小然茫然擡眸,“林老師,您認識我?”

林石海輕笑,“大有耳聞。”他今早可是剛被顧寒辰警告過。

白小然更加懵懂茫然,大有耳聞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很出名嗎?

“林老師,您能不能幫我蓋個章籤個字。”說完,白小然把要蓋章的紙放在桌面上。

“你是要調視頻?”林石海挑眉問道。

白小然侷促,“嗯,是這樣。”說着,她目光下意識瞥向身邊男人。他單手插兜,靠在牆壁上,好像沒有聽見。


“沒問題。只是,你能告訴老師爲什麼要調監控視頻嗎?”林石海淡淡的說道。

白小然蜷着手指,“我、”她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

可林石海不打算放過,他可是受到命令的。更何況,那個下命令的人就站在他前面。“是什麼難處?還是你不想告訴老師?”

“不、不是的。”白小然不安回道。學生天然對老師有種畏懼感。白小然也不例外。

“那是爲什麼?”林石海非常富有耐心的再次問道。聲音裏透着難以察覺的八卦。

“是因爲,是因爲監控視頻可以證明一些事情。”白小然沒有直白的說。這這裏的兩個男人都是老狐狸,豈能猜不出個半分緣由?

“有人陷害你?”林石海直中要害的說道。

“老師,你怎麼知道?”白小然脫口而出。等說完,才意識到好像說漏嘴了。頓時懊惱的皺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