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校長,自然也是知道張主任在教育局裏有人,閉了閉眼鏡,思想了一下,然後說:“張主任,我看,這事,沒你想的這麼嚴重吧?!”

“不行!一定要這樣”

…………

(未完待續) 過了大概10分鐘的時間,正在李明談笑之間,朱校長的電話又再響起。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喂!你好!我是朱校長!”朱校長接過電話,然後很禮貌地問好道。

“哦!嗯嗯,好的!教育局裏的領導嘛!我知道了!”朱校長接着又對着電話的那頭說。

“是是!是!我知道,嗯,我不會說出去的!”朱校長接着頻頻地點頭稱是。

“好!好的!謝謝你們的關心!”

“嗯嗯!改天再聊!”

從朱校長的語氣間,李明感覺到朱校長逐漸地放鬆了精神的感覺,“會不會師傅已經給教育局的打電話了?”李明心裏案子地猜疑着。

“好,再見!”朱校長,最後這樣說着,然後便掛掉了電話。


李明、湯瑩,紛紛狐疑地望着朱校長,用眼神在詢問着朱校長的到底談了一個怎樣的電話。

朱校長先是一臉的狐疑,然後又淡淡地一笑,神情很是詭異。

張主任,一聽是教育局的領導打來的電話,早早就已經在一旁沾沾自喜了起來,脖子伸得長長的,眼眉早就挑到了天花板上,如果不是苦於他不會唱歌的話,恐怕現在已經像一隻小夜鶯一般地在唱起了歌來。

“咳咳……那個,張主任!”朱校長,清了清嗓子然後對張主任說着。

“是的!校長!我知道了,肯定是教育局的人讚揚我們學校監考特別的給力,你不用表揚我,這是我份內的事情!”張主任謙遜地說着,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

李明挑了挑眉毛,心裏暗暗感嘆:“我他媽的的,還真有這麼噁心的人呀!?”

湯瑩,一臉懇切地看了李明一眼,一手直接將李明的手給握住,示意他放心,沒事!

正在張主任,在肚子的暗暗竊喜,加上對湯瑩的yy之際,突然,“不是!”朱校長斬釘截鐵地一句,打破了張主任的春秋大夢。

“什麼?你說什麼不是!?”張主任被朱校長突然的一句不是,差點嚇了一跳。

李明暗暗偷笑,在場的就只有他知道,內裏發生在什麼事情,心想:“師傅肯定已經打電話了!”

“沒有!接到教育局的電話,局裏的領導說,關於李明考試疑似作弊的這個事情,已經由國家保安局的人接受調查!他還說,讓我不要把這事情宣揚出去,趕快處理掉所有的作弊證據,他說怕給平頭市的教育系統,帶來什麼負面的新聞。”朱校長徐徐地說着,然後將放在桌面上的那個紙團,撕得粉碎的爛,然後丟到垃圾桶裏面去。

“啊!……啊!……啊!……啊啊!……”張主任張開口,得一個黑黑破洞,對於眼前的事情,似乎不太敢相信,國保局的人居然調查起了一起學生的作弊案子,這不是天荒夜談嗎?在於張主任的邏輯裏,他根本就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所以,甚是驚訝地長大着口,想問個清楚,不過其實朱校長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根本就無從問起,最後就只有張開嘴,不停地在叫着。


“啊哈哈哈!你叫得真想只井底青蛙!”李明得意地調侃着說。

其實,在饒正收到李明的短信後,確實是火大了,沒想到還有人敢在學校裏誣衊自己的徒弟,本來他想開着坦克去教育局看看是誰敢惹李明的,不過後來,張梟跟他說:“算了吧,別這樣啦!讓我打個電話!”

結果,張梟就給教育局的局長打了個電話,當然是用國保局的號碼呼出的,是人接到這樣的奇怪號碼都會有點奇怪,這樣就更加增加了張梟所打的電話的說服力,在電話接通了之後,張梟跟教育局的局長說:“我是國保局的專職探員,我懷疑你們有收取賄賂,誣告污衊高考學生作弊的事情!現在你不是事必要說,但你所說的將會成爲法律上的供詞。我現在問你,剛纔是不是有一樁高考作弊的案件?”

教育局的局長一下子被嚇壞了,其實他並不知道張主任這邊搞的是什麼回事。而張主任找到的也只不過是個科長,還沒有找到局長這個層面上面去。很快,在教育局的局長了解清楚事情之後,便唯唯諾諾地答應了張梟的要求,這個作弊的事情,全權交給國保局的來處理。看上去有些彆扭,怎麼這麼小的一個案子國保局也會插手?不過同樣地,就這麼小的一個高考作弊事情,完全可以由學校自己來處理的,但是教育局的人都插手了!就爲何國保局的人不能插手呢?

只要後面有人,就看誰的靠山大了,誰大,誰就說了算!誰大,誰就是規矩!你張主任要玩,我李明也一定陪你玩到底去!

後來,教育局的局長還開了個緊急的會議,將這個案子的當事人給批評了,很快,電話也就打到了朱校長的電話裏面,知道自己碰了硬柿子的教育局的人,態度有了180°的轉變,對着朱校長,左道歉,右抱歉的,說了一大堆。

而朱校長,則依舊是禮貌地給予了迴應,最後,便是將這個事情的結果告訴了在校長室裏的所有人!

張主任,傻愣愣的長大了嘴,此時一臉驚呆地望着看着李明。

湯瑩,聽到李明沒事,高興得不知道怎樣去表達是好,立馬給了李明一個熱情的擁抱,一雙豐滿便將李明的臉壓得緊緊的。

“呃!湯老師……我有點透不過氣!”李明有點羞愧地說着,在朱校長的面前幹出這樣的事情來,李明始終還是有點顧忌的,畢竟朱校長是他很尊重的人。

張主任,看着眼前香豔的一幕,差點沒被氣得昏暈,不過他此時已經沒有了發作的資本,在於他看來,自己最後的底牌也都已經被李明給徹底地打敗,剩下的,就只有灰溜溜地離開了朱校長的辦公室。

朱校長,依然是面露着慈祥的微笑:“呵呵!”淡淡一笑,如果說李明跟湯瑩在學校裏是師生戀的話,那麼畢業了的李明跟湯瑩,就只不過是姐弟戀罷了,所以,朱校長還是看得很開的,師生戀不行,但是姐弟戀則無什麼大礙,“哈哈哈!”

…………

料理完了,這個事情之後,李明又再投入到了緊張的高考之中,而張康民那廝在看來李明安然無事地回到考場的時候,不禁有點錯愕,以及失望,各種的憤怒妒嫉恨,都轉嫁到了張主任的身上,心裏暗暗罵道:“你個廢物,張梅國,這個辦事能力還敢拿老子的錢!”

有時候,表兄弟也是沒有情面講的,尤其是當兩人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層面的時候,張康民肯定會找人拿會他的預付款,而張主任,難免又會再受一次皮肉之苦,這些都是後話。

重點是,經過了,連日來緊張的考試之後,高考終於結束了,不用再埋頭溫習的日子,李明將會變得空閒不少,他已經在開始謀劃着自己開創事業的事情,在這條事業的路上,李明又即將會遇到怎樣的事情,和那位貴人,讓他踏入人生一個而又一個的巔峯呢?

…………

高考終於是結束,這也是湯瑩該離開Z國的時候。

湯瑩想到要離開Z國返回日本,不禁一陣黯然失落,她低着頭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江南大廈,今天她很輕鬆地話別了李明,並答應來日還會再見。

湯瑩還未到公寓的門口,公子芊已經在外面靜靜地守候着。

“小姐!請你遵守你的承諾!”公子芊,躬身恭恭敬敬地說着,頭點得很低,腰桿彎成了90度的直角。

“行啦!煩不煩,我不正回來收拾東西嗎?”湯瑩沒好氣地迴應着,心裏其實狠不得公子芊立馬消失在眼前,不過就算公子芊消失掉,那麼還會有千千萬萬個的公子芊出現在自己的跟前,這個男僕已經算是比較和藹的了,如果換成是日本山口組的其他成員,恐怕早已經寸步不離地將湯瑩團團圍住。

這個,也是湯瑩的爺爺的意思,讓湯瑩自己做一個決定!

Wωω _тт kán _c ○

“小姐!根據家族的傳統,我們家族成員在參加成人禮之後,小姐你的身份會有一個巨大的轉變,我看你還是回到國內順利過渡一下,會安全一點!請小姐你三思啊!”公子芊跟在湯瑩的後面囑咐道。

“……”湯瑩心頭怔了一怔,一時沒有說話,其實她心裏早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此時,湯瑩這個新一代的山口組繼承人,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解除千年來命運的枷鎖——成人禮成,配偶必死!

山口組的統治層裏幾百年來,都不允許有外姓的男人,但是當遇到下一代繼承人是女性的時候,這名女性的丈夫必須在她懷孕後被殺掉。而到了湯瑩這代,剛好她的母親在生下她之後,就因爲難產,失血過多而斷氣了,湯瑩就成了家族的獨女,所以,湯瑩的丈夫,無論是誰在湯瑩懷疑之後都必須死!

這就意味着,湯瑩必須當一個寡婦,而統治着整個龐大的日本底下帝國,這種寂寞的日子,恐怕沒有誰願意去過,這或者就是每個人生命中所註定有的羈絆。

……………………

考慮到天氣比較凍,改變下更新時間,早上9點,晚上7點!

本週的更新計劃依然是2更一天! 不過,湯瑩深深地相信,她所愛的李明這個Z國的勇敢男人,能在Z國裏活得好好的。這樣一來,自己也就不止一個人活在世上,哪怕不能相見,但她還是知道大洋的彼岸有一個她愛着的男人。只要心裏有愛,那麼即使沒有了一切也不會覺得孤單!

況且,你如果讓湯瑩去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交合,然後懷上他的孩子,再將這個男人殺掉,湯瑩寧願選擇轟轟烈烈的愛一次,所以,湯瑩那晚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李明。

湯瑩坐在大廳的位置上,用手揉了揉眼睛,她感到累了,跟家族的這場捉迷藏,是時候該完結了,但願,李明能在Z國的土地上,找到愛他的,以及他愛的人!

公子芊跟了進來,然後,正想要催促湯瑩。

可是,還未等公子芊開口,湯瑩“嘶”的一下,快速地吸入一口涼氣,該到決斷的時候,湯瑩還是下得了決定的,甩一甩頭髮,心想,就算再逗留多一陣,結果還是要走,還不如干乾脆脆。

“走!”湯瑩猛地一轉頭,便往門外走去。

公子芊,恭敬地從後面跟上,而且還拎上了湯瑩的旅行包,其實也就是幾件隨身的物品,衣服大多都沒有帶走,而此時房間裏,則留下了一個會影響李明一生的人,陳佩佩小姐——暴血娛樂公司的,女掌門!

…………

李明回到家中,有一種興奮得不知道如何抒發的心情,平時總是想着要考試,要上學,此時突然不用考試了,不用上學了,起碼有兩個月的長假,該乾點什麼呢?李明還沒有給計劃好,大概找幾個朋友坐坐吧!

哦,對了,阿虎!呃,好像人家現在挺忙的。

那麼,鄧智斌吧!那廝正在忙乎着,王思敏的事情。

還有,小辣椒劉夢倩,不過好像又正在冷戰期間!

好吧!我找師傅去!不過,師傅那嚴肅的樣子,不知道又會不會把自己拉去特訓!李明此時還沒做好,再次進入緊張狀態的準備。

噢!湯瑩,對了,找湯瑩,除了以補習爲名的單獨見面,好像他們倆還沒有真正的約會過!

想起湯瑩,李明心裏立即又一種甜甜的感覺,又能跟美女約會了,然後還可以去嘿咻嘿咻一下,多爽啊!人生最爽的事情,莫過於此!

想到這裏,李明心裏不禁暗暗偷笑,下半身瞬間很是配合地給出了足夠反應。

呃!李明嚇了一跳,可能是最近都忙於溫習,基本沒有跟湯瑩卿卿我我的心思,此時,一下子,想起跟湯瑩一起的香豔場景,那豐滿的**,小李明瞬間擡起頭來也很正常。

“嘶!”吸了一口空氣,李明冷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思,他無數次地在告訴着自己,我沒有那麼齷蹉,我跟湯瑩是真心相愛的,是講感情的,而不是**的,可越是這樣想,就越是想起跟湯瑩**的情景。


越想,就越是難熬!

終於,李明爆發了,大吼一句:“泥馬!老子,馬上去找你!”

你?當然是指湯瑩了!

強大的精神力量在支持着李明,李明的精神從高考後的疲累,一瞬間,轉變成了興奮,激昂,情緒高漲!

換過了衣服,李明便快步竄出門去,出門前,李明查看了一下天氣預報:今夜有雷陣雨!

今夜有雷陣雨?不管了,老子大不了今天……不回家!

今天,李明不想再穿他們中學的校服了,那件馬甲,一穿就是三年,真的有點讓人惱煩!

此時,湯瑩正在趕往機場的路上,而且離機場已經很近了,如果她知道她的愛人,真在趕去和她來個最後一次,不知道她會不會毅然地再在那個公寓裏多待半個小時呢?

不過,一切都只是如果,呵呵!

陳佩佩,接過了湯瑩了鑰匙,從現在開始,她便是江南大廈這個單間公寓的主人。

陳佩佩不是一個很講究的人,但是卻是一個很嚴謹的人,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她從來都有點討厭,所以嘛!她是個版權主義者,除了維護自己公司的版權之外,她還從來都不買盜版,就像看書,她從不看盜貼,她認爲只有正版的纔是最好的,她還發誓過,她以後的老公,必須是一個原裝正版的chu男,如果,是一個二手貨的話,那麼,對不起,接受不了!


從來,就聽過男人有chu女情結,沒想到,這陳佩佩也有處男情節,不過,其實這些,都是出自她讀大學時候,一次不太美滿的感情經歷造成,那廝……瞞着陳佩佩……

自此之後,陳佩佩便有了chu男情結!

同樣地,這個房間,所有湯瑩用過的東西,她都不要,必須滴,必須統統都丟到屋外去,不能有一件的逗留,否則的話,她可是會捉狂地道:“怎麼還有一件啊?!”

總的來說,陳佩佩有點認死理,比較呆板,認真,嚴謹,不拘言笑,反正她的生活只跟一件事掛鉤,那就是——暴雪娛樂公司即將推出的和已經推出的遊戲。

李明,越想越加快着腳步,不知道怎麼的,他總是覺得自己在跟什麼在比賽着一樣,彷彿只要一慢下來,那麼便會見不着湯瑩,不過李明的心裏確實非常的淡定,“湯瑩就算要去那裏,也一定會跟我先說一聲。嘻嘻!”李明心裏暗暗自詡道。

不一會,李明便來到了江南大廈湯瑩家的門口,保安們自從黃瓜走後,已經懶散成了一羣只會睡覺和打屁的蜀黍,李明自出自入也根本沒有人過問!

“叮咚!”門鈴響起,當然是李明按的,一陣焦急,一陣興奮,一陣微熱,李明已經開始在心裏幻想着,等下怎樣給湯瑩一個熱情的吻,然後如何摸着她結實的胸肌,一直順藤摸瓜地摸到那神祕的花園,那種肌膚上的絲滑、圓渾、還有豐富彈性,只要想想都讓李明有種想吼叫的衝動!(呃!李明邪惡了!)

李明已經決定了,只要門一打開,他便衝屋內去,然後狠狠地,熱情地,瘋狂地,如癡如醉地,咬住湯瑩的嘴脣!


“呃!”門被緩緩打開,緊閉的門縫,漸漸變成一條細細的縫隙!

“啪!”李明一掌推開了門,也管不了那麼多,一把就將開門的人就抱住,然後深情地吻了下去。

陳佩佩,通過貓眼,自然是知道門外之人,就是李明,但沒想到李明居然這麼猴擒,而且,她也根本就不知道李明跟湯瑩的實際關係,她一直只認爲他們只是老師跟學生而已。

突然被李明這麼抱住,陳佩佩有點驚愕,又有點害怕,當然沒有想接受的意思了,如果有,那麼她還是暴血娛樂公司的掌門人麼?不過,李明實在是抱得太過用力了,以至於陳佩佩根本就掙脫不了李明的環抱。

打嗎?距離又太近,根本陳佩佩的手,就被李明壓在了兩個胸膛之間,連動都動不了!

踢?陳佩佩還沒學習過撩陰腿,而且終日坐在辦公室的她,腿部的力度早早就已經退化,而且在這麼近的距離,要她縮起腿,再踢向李明確實有點難度。

而且,李明顯然已經是閉上了眼睛,根本就不理眼前的人是誰,鐵了心的,就要吻下去!

叫?

對,陳佩佩想到了,還有聲音是她可以使用!

喊“救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