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女子瞥了一眼心安理得的喝着水的顧藏鋒,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了。

算了,凍的就凍的吧!喝瓶凍的又不會死!

不過女子擰開瓶蓋之後又產生了新的顧慮。


自己之所以會戴上一個口罩,就是不想讓別人認出自己,現在要喝水了。

自己總不可能戴着口罩喝吧?這讓自己怎麼喝?

自己總不可能迴避這個傢伙喝吧?別人還會以爲自己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呢!

想到這裏,女子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算了,取下口罩就取下口罩吧!反正遲早自己也會在這裏露面的!早晚都一樣!

女子將自己的口罩取了下來,小口的喝着瓶裏的水。

一番暢快的飲用將女子渴的感覺徹底驅散。

顧藏鋒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取下口罩的女子,頓感一陣驚豔。

沒想到這女人……聲音這麼好聽,長得也這麼好看!

以後誰敢跟自己說老天爺是公平的,自己絕對會衝上去反手就是一巴掌!放屁!你看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長得這麼漂亮,聲音也能這麼好聽!

但是顧藏鋒早已經經過柳依然、蘇傾城和譚青璇一干美女的薰陶,對於一個女人的美貌,或多或少的都會產生一些免疫。

對於眼前這個女子的美貌,顧藏鋒只是在第一時間感到驚豔,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驚豔很快就變成了索然無趣。

顧藏鋒感到索然無趣不要緊,這下子輪到女子驚訝了!

女子清晰地看到顧藏鋒看了自己一眼,隨後一臉平靜的轉過頭繼續喝着自己的水。


這人……是不認識自己嗎?自己難道長得不好看嗎?自己的美貌難道還沒有一瓶水有吸引力?

大哥,難不成你的礦泉水裏面還摻了糖不成?即便摻了糖也不應該比自己更有吸引力吧?

近一分鐘之後,女子確定顧藏鋒對自己是真的沒有一種驚喜的感覺,頓感懷疑人生。

女子呆呆地指了指自己:“先生,有個問題冒昧的問您一下,您……不認識我嗎?”

“嗯?”顧藏鋒疑惑地看着女子,“你剛剛說的是……認識你嗎還是認識你媽?嗯……不過答案都一樣,我不認識你,也不認識你媽!”

“你居然不認識我?”女子驚呆了,彷彿聽到了一個外星人降臨地球的新聞。

“不認識……”顧藏鋒十分誠實的搖着頭。

但是誠實之中多少帶一點鄙夷。

你以爲你是誰啊?長得好看老子就應該認識你?全天下長得好看的女的那麼多,難道自己每一個都應該認識?這麼多人,光記名字,這輩子都記不完啊!

“你……當真不認識我?”女子用一種極度誇張的神色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立即回以一個更加誇張的驚訝表情:“嚯……笑話!我爲什麼會認識你呀?你……給我一個認識你的理由?”

“我……”

女子仔細想了好一會兒,確實……自己還真的無法給出一個讓顧藏鋒認識自己的理由。

“那就對了嘛!你自己都無法給出一個我必須認識你的理由,你怎麼就斷定我應該認識你呢?”


顧藏鋒眼神之中的鄙夷愈發濃烈了。

聲音確實是好一道好聲音,悅耳動聽清脆!

姑娘確實也是一個好姑娘,禮貌美麗大方!

就是太自戀了一點,甚至自戀到臭美的地步!

你一個第一次來夏國的人,爲什麼會覺得自己應該認識你?你這自戀,你這臭美,真的已經到了喪心病狂泯滅人性的地步了!

“呵呵……”女子尷尬的笑了笑。

女子覺得如果自己繼續和顧藏鋒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自己真的會被活活氣死!

女子無奈的揮了揮手,算是和顧藏鋒道別。

隨後女子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顧藏鋒的視線之中。

顧藏鋒對於女子的離開,也沒有任何別的想法,只是朝自己學生們練習太極拳的區域走了過去。

很快,顧藏鋒就將手裏的一瓶水喝的一滴不剩。

按照顧藏鋒的習慣,自己手裏的每件垃圾都應該按照標準的投彈要求訓練自己。

和往常一樣,顧藏鋒揚起了手裏的礦泉水瓶子,瞄準數米之外的一個垃圾桶,準備來一次精準的投彈。

但是很快,顧藏鋒就發現了詭異的地方。

礦泉水瓶子上的標籤,上面印着這個牌子的形象代言人。

“嗯?這人怎麼這麼眼熟?嘶……怎麼和剛剛那個自戀女長得那麼像?額……形象代言人……雨……宮……雅……美……臥槽?雨宮雅美?雨宮雅美!!!” 雖然顧藏鋒很驚訝自己居然和這個所謂的全球樂壇天后雨宮雅美來了次巧遇。

但是顧藏鋒並沒有任何的其他情緒。

畢竟在顧藏鋒看來,自己和雨宮雅美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去的,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顧藏鋒是打心眼裏瞧不起這些所謂的明星。

成天不幹正事,不是炒作就是緋聞,簡直就是吃飽了撐的去作秀的典型代表!

在顧藏鋒內心裏,不管是天王也好,天后也罷,還沒自己的學生們重要呢!


顧藏鋒將手裏的礦泉水瓶子精準的扔進了幾米外的垃圾桶裏,隨後邁着沉穩的步伐朝學生們練習的區域走了過去。

隔着老遠顧藏鋒就看到所有的學生們都在賣力的溫習着動作姿勢。

雖然大多數學生們的姿勢不太標準,十分的彆扭生硬。

但是顧藏鋒還是感到十分欣慰。

大多數學生也會有這樣的心理吧?如果老師離開了,哪怕只是暫時離開一小會兒,大多數學生都會對於自己手頭的學習任務有所懈怠,哪怕是顧藏鋒以前在血影學習本事也是如此,這是人的一種本性。

可是自己離開這麼久了,學生們依然認真刻苦賣力的溫習着動作招式。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這些學生們都是打心眼裏想學太極拳!

面對這些學生們幾近渴望的求學態度,顧藏鋒自然願意傾囊相授!

顧藏鋒十分認真十分負責的挨個指出每個學生姿勢的不標準之處。

整個下午,就在這種求學若渴和傾囊相授的氛圍中悄悄流逝。

望着汗流浹背的學生們,顧藏鋒不由得欣慰的笑了起來:“好了,同學們,今天的國學武術課程到此結束!回去之後記得多加練習,下週上課的時候,我會看你們舞拳,到時候不要讓我失望哦!”

……

時間還早,顧藏鋒駕車來到了振華的露天停車場裏。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柳依然和唐詩妍了,說不想她們那是騙人的!

自己今天要出現在這裏給她們倆一個驚喜!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和唐詩妍見面了,就先去見見唐詩妍吧!

顧藏鋒邁着大步走向了前臺:“你好,美女,我想找唐詩妍唐小姐!”

前臺MM看了一眼顧藏鋒,顧藏鋒離開振華的時間並不算長,之前顧藏鋒替前臺MM和柳依然出頭,暴揍豪少的那一幕依然歷歷在目。

前臺MM一眼就認出了顧藏鋒,小臉蛋上浮現出一絲驚喜的神色:“呀!是顧部長啊!好久沒見到您了,最近過得還好嗎?”

顧藏鋒不由得笑了起來:“哈哈,我早就不是什麼部長了,我現在是湖東市第一大學的一個老師!”

“您在我們振華的人心中,可永遠都是那個超MAN超有正義感的部長呢!現在在當老師嗎?培養祖國未來的花朵?嗯……是一個偉大的職業!”前臺MM抿嘴一笑,“哦……對了,您是來找詩妍的嗎?”

“對!要不要你和她……”

“不用了!”前臺MM迅速搖着頭,“您又不是什麼壞人,去吧去吧,還記得詩妍在哪個辦公室吧?”

“當然記得!謝謝了!”顧藏鋒朝前臺MM感激一笑,往電梯裏走了進去。

雖然前臺MM只是給自己行了一個方便,但是對於顧藏鋒來說,前臺MM可是給自己幫了一個大忙!

如果唐詩妍提前知道了自己快要來了,還能稱得上驚喜嗎?

前臺MM望着顧藏鋒的背影,不由得吃吃的笑了起來。

前臺MM是個聰明人,顧藏鋒都離職了,爲什麼還會回振華找唐詩妍?

很明顯兩人的關係不是普通朋友關係!

自己就成全一下這個超MAN的男人,讓他浪漫一次吧!

顧藏鋒豎起耳朵憑藉自己敏銳的聽覺,隔着門就聽到了辦公室裏面傳來的一陣噼裏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音。

這小妮子……工作的時候還蠻拼的嘛!

顧藏鋒嘴角微微一揚,輕輕敲了一下辦公室的門。

“請進!”

辦公室裏面傳來了唐詩妍清脆的聲音。

顧藏鋒輕輕地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隨後又悄悄地將辦公室的門關上。

唐詩妍絲毫沒有注意是誰走了進來,依然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電腦上。

“什麼事?”唐詩妍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電腦,全神貫注的工作着,或許在唐詩妍看來,走進自己辦公室的或許是自己的助手!

顧藏鋒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唐詩妍的身後,忽然將自己的右手手掌搭在了唐詩妍的脖子上:“不許動!打劫!”

聽到這個熟悉得不能夠再熟悉的聲音,唐詩妍的手重重的抖了一下。

隨後唐詩妍幾乎是發出一聲興奮地尖叫聲,從辦公椅上跳了起來撲進了顧藏鋒的懷裏,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了顧藏鋒的身上。

“藏鋒!是你!我沒想到居然是你!”

感受着自己懷裏唐詩妍的活潑,顧藏鋒不由得緊緊地抱住了唐詩妍。

“傻丫頭,想我了沒?”

兩人早就已經挑明瞭關係,再加上唐詩妍活潑外向的性格,此刻唐詩妍毫無顧慮的和顧藏鋒來了個親密接觸。

“想死你了!我還以爲你不要我了呢!”

“怎麼可能,這麼漂亮活潑可愛的女票,打着燈籠都找不到啊!”

“哼,知道就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