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紫發現,童川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神sè的堅定並不像在開玩笑,讓她心神一凝,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一位才不惑的修仙者便要進入黑海。

「不惑實力進入黑海的確很危險,不過這裡距離黑海還有很遙遠的距離,而在這趕路這段時間中,我會進入元道,我早就有了自己的道,只要元氣具備,突破元道沒有絲毫困難。」童川道。

黑海很危險,童川他自然知道,當初藍貝便說過帶他去黑海,不過小魚卻說,就連藍貝去黑海,連自保能力都不足,一位神虛大成的高手,卻在黑海之中連自保能力都不足,僅僅這一點便能夠大概了解黑海的恐怖。

而童川之所以要進入黑海,他所說的原因自然有成分,不過更多的還是因為純陽,不錯,就是因為純陽。

就在三天前,沉寂了數月之久的純陽終於開口了,從聲音中童川能夠判定前者恢復了不少,不過還是沒有盡數恢復,而純陽開口所說的第一句話便是讓童川進入黑海。

「主人,前往西域黑海。」

這是純陽的原話,童川不明白為何純陽會讓他進入黑海,他還知道,純陽根本不知道黑海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而黑海也是因為前不久他取出阿浩所給的地圖的時候,純陽發現了這麼一個地方而已。

但是在發現地圖上黑海的瞬間,純陽便讓他進入黑海,而童川也問過純陽原因,不過卻並未得到答案。

「你確定么?」

晏紫詢問道,他實在難以想象童川要去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童川點頭,雖然不明白純陽的用意,但是他與純陽之間有一種聯繫,在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純陽讓他去黑海這件事上,沒有任何惡意,而且純陽也沒有任何理由會害他。

晏紫搖頭,既然童川決定了,她也不好多說,沉思片刻,道:「既然你要去黑海,那麼我就只能和你順路到下一個城池了,到了那裡之後,我便會去拍賣會出價找人建立一個通往南域的空間域門。」

「那麼三rì后便動身吧!」

說完這句話,童川便閉上雙眼,現在的他雖然傷勢盡數恢復,不過他還是抓緊時間盡量再有突破,若是能夠進入不惑巔峰的話,自然最好。

不過當傷勢恢復之後,每次進入冥想的時候,童川也不再使用元液輔助,元液在恢復傷勢的時候才能夠最大化的利用,因為只有當受傷恢復的時候,自身才能夠最大化的吸收元液之中蘊含的元氣,而平時修鍊冥想,使用元液雖然也有作用,不過在吸收的過程中,一大半的元氣都會被浪費,這種事情童川可捨不得。


元液是修鍊者必不可少的東西,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而在修鍊者的世界,元液就是錢。

而且童川還打算還留著元液買些恢復神識的天地異寶,純陽也說過,她不過是才蘇醒而已,因此才會是小孩子的狀態,還需要大量的天地異寶來恢復神識,而上次的出手,也讓其原本從才蘇醒恢復的神識又減弱不少,也無法保持和童川以前那種隨時都能夠交流的狀態了。

這次還好,純陽並未陷入昏迷,不過難保以後還會出現什麼狀況,而且有純陽在的話,以她那見識,也能夠幫助童川很多東西,他自然要保證純陽的恢復。

轉眼間,三rì的時間過去,也到了童川晏紫二人出發的時間,經過數月的恢復,兩人看上去都還不錯。

離開山洞,兩人相視一眼,繼后便向西方掠去,身形一閃便出現在百丈之外,雖然這次受傷比較嚴重,不過當完全恢復之後,也讓二人的實力提升了不少。 半空中,兩道流光劃過,眨眼間便出現在視線的盡頭。

這二人自然是童川與晏紫,此時的二人一路向西,向著最近的一個城池掠去,而目標便是為了找一個渡劫巔峰的高手幫助晏紫建立域門。

一個元道想要請渡劫巔峰高手出手相助,唯一的辦法只有尋找拍賣會,以拍賣的方法尋找渡劫巔峰高手,這是大陸上最為通用的辦法。

有了拍賣會的監督,就算渡劫巔峰高手想要耍花招,也得考慮一下後果,每個拍賣會背後都是有恐怖的存在,而這種恐怖的存在要麼就是頂尖大勢力,要麼就是有巔峰高手,而這類巔峰高手實力自然遠超渡劫巔峰。

我不想要這個系統

「大概還有多遠?」半空中,晏紫出聲問道。

聞言,童川取出地圖查看一番,環視一周,確定二人所在位置,道:「以我們二人的速度,大概還需要兩rì的時間才能到,不過在我們西北方數百公里的位置有一個小型城池。」

晏紫搖頭,小型城池之中雖然也有修鍊者,但是她需要的乃是渡劫巔峰高手,這種高手一般不會出現在小城池之中,因此她直接排除。

就算晏紫不表示,童川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瞬間之後眉頭微微皺起,見此,晏紫問道:「有什麼不對么?」

「想要到達我們的目的地,就必須經過一片山脈,在地圖上,這山脈被標註有妖獸,而且其內還有相當於人類神虛神魔實力的妖獸,按照我們現在的速度來看,今晚就會進入這片山脈中。」童川蹙眉道。

在童川聲音落下后,晏紫便陷入沉凝中,有相當於人類神虛神魔實力的妖獸出沒,對於他二人來說比較危險,若是白天的話還好,但是在夜晚,視力和感知能力都會受到影響,讓危險加大。

「我們可以先不進入這片山脈,從地圖上來看,這山脈的範圍並不大,僅僅數百公里的範圍而已,要不我們先在山脈外休息一夜?明rì再出發,又或者繞開這片山脈?若是如此的話,大概會多花一rì時間。」童川問道。

晏紫沒有回答,反而將目光望向他,似乎在徵求他的意見一般,見此,童川攤了攤手,道:「我是無所謂啦,聽你的。」

「雖然一夜的時間對於我們來說沒有太大影響,不過我還是打算不停歇,畢竟這次可是損失了兩位渡劫長輩,這件事我還是想要早點回去稟告。」晏紫道。

童川無所謂的點頭,道:「我也這樣想,這山脈雖然有相當於人類神虛神魔的妖獸,不過想必數量也並不多,我們小心一點,遇到的可能xìng也不大,而且就算遇到了,惡戰一番對我們的實力也很有幫助。」

有了戰鬥就能夠加快提升實力的經驗,童川現在渴望戰鬥,只要不是恐怖到他沒有絲毫勝算的敵人就好,顯然神虛神魔有這個實力,但是可別忘了還有一個晏紫在身旁,兩人聯手下,就算不動用特殊手段,在神虛神魔實力面前還是有一戰之力。

若是面對人類神虛神魔的話,他二人還沒有多少勝算,但是妖獸和人類有很大的不同,就算能夠化作人形,不過在機動xìng上還是無法和人類比較。

而且這也是純陽的意思,雖然這次依然還是不知道純陽的意思,但是童川還是沒有絲毫懷疑。

既然有了決定,兩人都不再遲疑,身形一動便繼續向西方疾馳而去。

隨著時間的度過,當夕陽西下的時候,童川二人終於看到了這片山脈,當下兩人都停下身形落至地面,並非立即進入山脈,在進入山脈之前,兩人還要將狀態恢復到巔峰才行。

一個時辰之後,兩人再次動身,不過這一次並未飛入半空,而是身形在密林之中穿梭。

在這有妖獸出沒的山脈中,而且還是夜間,若是飛入半空的話,完全就是在招惹這些妖獸,如此愚蠢的事情,童川二人自然不會幹。

在密林中行進間,童川二人都將感知力蔓延開來,而童川甚至將聆聽能力施展開來,不敢有絲毫大意,身上浮現元氣,若有不對勁,便會立即動手。

不過顯然二人此舉是多餘的,當百餘公里過去,也並未遇到妖獸找上門,雖然一路上遇到不少妖獸,不過都被二人提前感知,然後繞開。

沒有遇到妖獸,童川二人自然高興,當下也加快了速度。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在這一個時辰之內,兩人依然還是沒有遇到任何妖獸主動攻擊,就算其中有一次沒有感應到一頭妖獸的存在,童川二人直接從這頭妖獸身前數十丈穿過,也並未引起這頭妖獸的攻擊。

「你想必也發現這裡的不同了吧!」晏紫沉聲道。

實在是因為這山脈內太過奇怪了,當初二人怕遇到妖獸,因此每當感應到妖獸的時候,都會繞開,但隨著時間的過去,發現這些妖獸竟然沒有主動攻擊,兩人的膽子也變大了,雖然不會主動去招惹,但是從眼前穿過依然不受到攻擊,這事怎麼想都太奇怪了。

「要不我們試一試?」童川問道。

聞言,晏紫點頭,怪事必有鬼,既然這山脈內的妖獸如此奇怪,兩人自然要弄明白,先不說兩人的好奇,萬一遇到什麼恐怖的事情,也好有個準備。

既然有了決定,兩人的速度一緩,細細感知周圍狀況,不過多時,一頭氣息足以和人類元道巔峰相比的妖獸進入二人的感知範圍內。

「就是這畜生了!」

童川對晏紫點頭,這個實力的妖獸最好,實力強大,而兩人也有實力應付,旋即二人便向這頭妖獸行去,並不掩蓋氣息。

當二人來到這頭妖獸身前數十丈之外時,這頭妖獸緩緩抬起眼皮,僅僅掃了二人一眼,旋即又閉上雙眼。


妖獸的這一舉動讓童川二人都是大感疑惑,妖獸對人類都存在一種憎恨,一般遇到人類的時候都會主動攻擊,就算這些還不能化作人形的妖獸也是如此。

但是眼前這頭妖獸不但沒有主動攻擊,反而還如同沒有發現童川二人一般,如此怪異的事情別說童川,就算是晏紫也是第一次聽說。

「有人來了!」

突然間,童川面sè微變,在他的感應中,一道氣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接近,速度之快讓童川根本無法判斷此人的實力,若從這速度上來判定的話,恐怕至少也是神虛大成。

咻!

在這山脈之中遇到有人接近,童川二人都保持極高的jǐng惕,當一道破風聲響起之後,在二人身前出現一位青年。

出現在童川感應中的那道氣息便是這位青年,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而已,火紅的頭髮披在身後,身上披著一件白sè袍子,眉清目秀,唯有兩道劍眉露出凌厲。

「妖氣!」

在這位青年出現的瞬間,童川二人便有一個判斷,那圍繞在其身旁的滔天妖氣瞬間將此人的身份暴露,能夠化chéngrén身的妖獸,至少也需要神虛實力,而且還無法完全化作人身,身上一定會保留妖獸的一部分,但是眼前這位青年身上卻沒有絲毫妖獸特徵,若是將那妖氣收斂的話,和一位人類一般無二。

既然沒有保留妖獸特徵,那麼眼前這頭妖獸的實力,恐怕不是神虛那麼簡單,瞬間讓童川二人繃緊身體。

「在下智友,在此等地肺山十當家已經有些rì子了!」青年笑道。 一直以來,蕭凡都不是一個貪心的人。但是對於他而言,雖然已經是九爪龍皇的肉身力量,但是還不足以完全融合六道天輪。

如今的六道天輪還沒有大成,現在照樣都無法融合,讓蕭凡有些擔憂的是,如果六道天**成以後,自己的肉身力量不足,恐怕會控制不了六道天輪的力量,反而受其反噬,甚至於修爲盡廢,付之東流!

不出所料,蕭凡再一次遇到了狼羣,不過不是狂狼羣,而是普通的草原狼。大雪紛飛,食物缺乏,能夠看的出來,這羣上百頭的草原狼餓極了。

傳說中,佛門曾經有一個佛陀以身飼鷹,只爲了讓這隻鷹不去殺生,流傳至今,成了一段佛門捨生普度衆生的佳話。

蕭凡的生靈道情繫天下蒼生,但是他也不可能以身飼狼,不說他還有着很多事情要做,即使是他讓這些草原狼來吃自己,以九爪龍皇的肉身強度,這些狼也咬不動。

散放出淡淡的龍威之後,上百頭草原狼匍匐在地,渾身顫抖的給蕭凡讓開了一條道,讓他離去,草原狼只是低等的野獸,面對神龍的氣息,它們生不出一丁點的反抗。

繼續向積雷城的方向走去,蕭凡記得,當年的自己是坐在小卓的馬上,一羣人向自己問東問西,當初的他們在自己的眼裏是那麼的強大,估計誰也無法想到,十數年後,自己已經成就了頂尖的修爲,遠遠的超過了他們。

當積雷城模糊的出現在視線中時,蕭凡知道自己又來到了一處記憶中的地方。在這裏,一個水系的魔法師跟衆人大戰,當初的自己,第一次爆發出了龍吟神兵的力量!

有一段記憶在心海中湮滅,蕭凡的心境又感覺通達了一分,嘴角微微一笑,淡漠的繼續向積雷城走去。

當蕭凡剛剛走到積雷城城門之時,雪停了。城門口的守衛很自然的放了蕭凡入城,因爲他們感覺一個柔弱的書生沒什麼好盤查的。

走入積雷城後,無數的感慨再一次涌上心頭,蕭凡並沒有刻意的去壓制,此次步入紅塵,一是爲了了卻記憶,讓一切成空,從頭來過,然後體悟蒼生之情,以求將生靈道提升到一個至高的境界。

記得初入積雷城的時候,他蕭凡便面臨了第一個抉擇,那時候正在下雨,一個人獨自站在雨中,小卓,小生,莉莉,兮若他們都等待着自己的決定。

回憶到這裏,蕭凡笑了,當時的選擇是迎難而上,心念觸動的剎那,天空中一道霹靂閃過,竟然下起了雨。

就在積雷城中的人們疑惑的望向天空,詫異着爲什麼剛剛停了雪,就又下起了雨的時候,站在街道上的蕭凡卻是哈哈大笑,不過多時,消失在蕭條暮雨之中。

之所以笑,是因爲無意間的心境通達,竟然讓巫道的化身至尊巫神隨心間就可以掌控天氣變化!

不知不覺間,蕭凡來到了曾經的天武學院的大門前,看着這斑駁的門牆,蕭凡緩緩步入其中。

十幾年前的天武學院,是有着無數道陣法保護的,現如今整個天武學院中冷冷清清,早已敗落,武道院長天玄臥龍現在在六道蒼穹輔助自己,道修院長紫星道君已經去了遙遙九天,至於其他三院的院長也都各奔東西,回到各自的勢力去了。

浩大的天武學院之中盡皆瓦礫,儼然成了一片廢墟,讓蕭凡感覺有些詫異的是,他竟然從空間中,感受到了淡淡殺戮魔道的氣息!

微閉上眼睛,蕭凡想起了當年離開天武學院之後,兮若告訴過自己,當兩人面臨生死存亡的那一刻,一道突然而來的血色刀芒救了兩人。


略微念想一下,蕭凡感覺,如果他自己猜測不錯的話,當初救了自己和兮若的那道驚天刀芒,應該是殺神白起所爲。如果是自己的父親,刀芒中不可能蘊含如此龐大的殺戮氣息。

摩天之巔,殺神白起給予了自己全篇的《潛龍決》,更是還傳授了自己殺兵之魂的凝練之法,由此看來,他是很有可能救了自己的那個人。

暮雨中擡頭望天,蕭凡的六重眸子中似乎看到了隱匿在星空中的北斗殺伐星。殺戮魔道的殺兵之魂,已經被他凝練到介乎於有形與無形之間的境界。

所爲殺魂,有形小成,無形大成,而今的蕭凡只差一步,便可跨過臨界點,將殺戮魔道修煉到最高的無形殺魂境界!

如此說來,自己欠了殺神白起兩份人情了,一份救命之恩,一份授藝之恩。冥冥之中,蕭凡感覺在未來的歲月,他還會與這位殺神再見,到了那個時候,便是自己報恩的時候了。

循着依稀的記憶,蕭凡來到了那年的那個小湖,如今的湖水依舊如往日那般清淨,翠綠的垂柳,不禁勾起了他心中那段琴音。

盤膝而坐在兮若當初坐的那個位置,無聲無息間,紫色的天殤琴顯現在雙膝之上,微微感慨過後,蕭凡剛要撫琴,空間卻是突兀的傳來一震波動。

記得當年這個時候出現的是慕容南風,當蕭凡回頭望去的時候,卻是發現,這次的來人似乎不善,赫然是武道聖主軒轅天絕。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蕭凡嘴角淡漠一笑,卻是並未望向軒轅天絕,而是望向他身旁的夢如雲。

軒轅天絕面色冷然的冷冷一哼,道:“當年敗在你的手中,而今九九歸一,我軒轅天絕當然要贏回來!”說話之間,軒轅天絕向前跨出一步,凌然的氣勢陡然爆發,向蕭凡衝擊而來!

蕭凡微笑不語,輕輕撥動琴絃,念道:“我本浮萍。”一語道出,在軒轅天絕和夢如雲的眼中,此時的蕭凡在磅礴的武道氣勢中,宛若一葉浮萍隨波逐流,任你氣勢滔天,我依自在飄搖!

“擒天手!”五指成爪,軒轅天絕的大手化作彌天大小轟然臨下,氣勢洶洶,碧波的湖水都不禁盪漾起來。

看似慵懶不在意的緩緩擡起右手,擒天手近在眼前之時,蕭凡才伸出食指輕輕一點,道:“六道一指,破盡萬千虛妄!”

一擊餘波,將蕭凡身下的塵土激盪的向四周擴散,軒轅天絕的身影卻是微微退了半步,顯然蕭凡更勝一籌。

“鷹擊長空!”軒轅天絕雙手張開,猛然躍起,在蕭凡的六重眸子中顯現出一隻金色的巨大鵬鳥,這軒轅天絕所施展的,赫然是模仿上古兇獸的絕世武學!

看着從高空向自己俯衝下來的巨大金鵬,蕭凡單手捏了一道法印,雙手一合,而後陡然分開,從下向上與軒轅天絕雙掌對擊在一起!正是《潛龍決》中的一式“龍擊九天”!

轟!咔嚓!小湖中的湖水激盪起數十道巨大水柱,岸邊的垂柳也伴隨着巨大的咔嚓聲攔腰斬斷,蕭凡腳下的大地龜裂,軒轅天絕也被蕭凡震退了回去!

軒轅天絕的眉頭終於皺了起來,第一次交手,他用了六層力量,而蕭凡似乎只是清淡描寫的輕輕一指,便將自己震退半步,第二次出手,用了八層的力量,卻同樣被蕭凡以一對肉掌震了回來,最讓這位武道聖主難以安心的是,蕭凡最拿手的六道天輪還未施展出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