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爸,我衝動了。”

凌天龍的這一聲喝止果然有效,凌浩宇剛纔確實頭腦發熱了,準備帶一批人去警局要人,若不是凌天龍喝止道,有可能以凌浩宇的個性,真會做出襲警的事。

凌天龍擺了擺手,示意他先冷靜下來,隨即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是凌大哥嗎,近來可好啊?不知打電話有何事?”

電話那頭傳來王剛沙啞的聲音,很顯然是抽菸抽多了,嗓子薰壞了纔會發出的聲音。

“我是凌天龍,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開門見山了說!”


凌天龍知道這王剛是個典型的笑面虎,而且做人事表面上那個一套,背地裏又是一套,不然王剛是坐不上局長這個位置的。

當然凌天龍也是老江湖了,對於各個道上手握重權的人物都有些交情,其中和王剛也有些交情,只是談不上深交罷了。

“我知道凌大哥是個爽快人,那就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電話那頭絲毫不爲剛纔凌天龍的語氣感到生氣,語氣仍然顯得很平靜。

“我想要你放個人。”

“放誰?”

“一個叫葉無雙的年輕人。”

“不行。”

“爲什麼!?”

“葉無雙是我這現在的重點罪犯,前不久的四天三命案件我想凌大哥有聽說過吧?”

“聽說過,那和你放不放人有什麼關係?”

凌天龍的語氣顯然是有些不耐煩了,這王剛兜兜轉轉就是不放人,這讓他很是生氣!

“我們懷疑這幾起命案是他做的,現在正在拘留中,我們不能放人。”

王剛反駁道。

“什麼?這不可能!這年輕人我是瞭解的,他不可能做這些事,你抓錯人了,放了他!”

凌天龍咄咄逼人的說道。

“不放!”

王剛同樣厲聲反駁道。

本來凌天龍就和他不同道,王剛也不怕得罪凌天龍,畢竟他知道這些混的人想在靖海市過得安逸,肯定是不會得罪自己的,不然王剛可以隨便找個藉口,每天去封封場子,那也夠凌天龍喝一壺的!

“你……你真的不放?”

“不放又如何?我說凌天龍,你還是管好自己的手下吧,現在是嚴打時期,可別怪我王剛沒有提醒你!到時候不小心真抓了你的人,你可別怨我!”

“哼!勞您提醒!”

凌天龍說完,啪的一下掛了電話。

此刻凌天龍一臉的冷峻之色,雙手捏的格格作響,氣的渾身發抖!

是的,王剛絲毫沒給他一點情面,而且看樣子似乎還和自己槓上了!這讓靖海市地下皇帝凌天龍徹底的惱羞成怒了!

“爸,他是不是不放人?!”

凌浩宇從剛纔自己的父親的語氣和臉色就明白了談話一定是失敗了!

“是的!”

凌天龍深吸一口氣,冷冷的答道。

“爸,我去掀了他的警局!看他還敢不敢欺負咱們!”

凌浩宇的火爆脾氣蹭的往上冒,狠狠的說道。

“浩宇,千萬別衝動!最近這段時期不太平,你若這樣貿然行事會讓王剛這個小人抓住把柄的,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薑還是老的辣,凌天龍很快的冷靜了下來,他想救那個救了自己的年輕人,但他作爲大佬,當然得考慮一切的利弊權衡與得失!

畢竟血盟幫現在也不太平,要是幫裏的異端藉機挑事,那可是會造成幫裏大亂,那肯定少不了腥風血雨!

“可是,爸,葉兄弟是您的救命恩人,您難道不想救他嗎?我是不會相信葉兄弟會幹出殺人這種事的!”

凌浩宇鏘鏘有力的說道,他對葉無雙是絕對的信任的,一個有着仁心仁術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是殺人如麻的儈子手?

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

“我沒有說不救他,浩宇啊,做事不要太沖動,否則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那樣我們血盟幫就完了!”

凌天龍厲聲說道。

“可是爸……我們不能不救葉兄弟!就算是抵上我這條命,我也要救葉兄弟!”

凌浩宇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一定會救他的,他可是我看好的年輕人,放心吧,我會和幾個老友說說這事,浩宇,你先不要衝動,萬一……“


“萬一怎麼?”

凌浩宇趕緊問道。

“萬一他們真的不放人,我凌天龍即使是賠上自己的這條老命,我也會救他!”

凌天龍一臉慈愛的看着凌浩宇那堅毅的面孔說道。

“嗯,爸,我知道了!”

凌浩宇狠狠的點了點頭。


“嗯,這幾天,你要時刻關注案件的發展動向,還要加大人力去調查一下事情的真相!我是絕對不會相信葉無雙是殺人兇手的,這裏面肯定有什麼陰謀!”

凌天龍一臉肅穆的說道。

“嗯,知道了爸,我這就派人去打聽消息!”

“去吧。”

說完,凌浩宇轉身急衝衝的朝外面走去。

待凌浩宇離去後,凌天龍走到窗臺邊,看着那車水馬龍,喃喃自語,葉無雙,凌叔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

此刻葉無雙早已被帶入了單獨的扣押嫌疑犯的牢房內。

走進房間葉無雙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只開了一個窗口的房間,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可比自己在唐朝坐過的大牢要舒服多了。

至少不管從環境還是設施看上去都還是不錯的。

只是葉無雙非常納悶,自己怎麼又住進了牢裏?

一千多年前自己就被打入過死牢,如今到了現代又被關進了牢裏,葉無雙一陣無語。

葉無雙無奈的撇了撇嘴,一躍跳上了牀,既然調查需要時間,那自己也只能配合,反正葉無雙身正不怕影子斜,權當給自己放個假吧。

“你這小子,都這個時候了,還顯得這麼輕鬆?你是少根筋吧?”

一道蒼老的帶着一絲不好氣的聲音傳了出來。


“呃……我說姜老,現在我急也沒用啊,何況別人把我關在這了,那我只能等唄,反正出也出不去。”

葉無雙有些不爽的說道,這姜老不諷刺自己會死啊!

“老夫汗顏啊,我就想問一句,你是真的出不去,還是不想出去?”

“是出不去。”

“裝,你小子繼續裝!”

“我沒裝。”

“還沒裝!你若想走,何人能留!”

“……” 葉無雙聽完姜老的話,一下子啞口無言了,的確葉無雙如果想要逃的話,當然是非常輕鬆的。

在唐朝的時候,葉無雙都可以從千軍萬馬的死牢中逃脫,何況是現在這些看起來毫無武力值的警察所能阻擋的了的?

葉無雙尷尬的一笑說道:“姜老,這都被你發現了?”

“你以爲人人都和你一樣傻啊?雖然你的等級很低,但是比這些普通的警察還是強那麼一點的。”

姜老悠悠的聲音再次傳出,當然還夾雜着因葉無雙對他洞察力懷疑的不滿之意。

葉無雙徹底的汗顏了,什麼叫只比普通的警察強那麼一點?

至始至終葉無雙都不明白爲啥自己引以爲傲的能力在姜老面前卻是一文不值!

要不是葉無雙因爲看不出姜老那深不可測的等級,他絕對會二話不說衝上去和這個老傢伙大戰三百回合!

“咳咳……小娃娃別想些不靠譜的東西,你若不是達到神帝那個等級,就別談和我較量,就算較量也是被虐的份。”

姜老懶洋洋的聲音再次傳出。

葉無雙欲哭無淚,這簡直太欺負人了,沒辦法誰叫自己還是太弱呢?


“嘿嘿,姜老,我沒有想那些東西,您老別多想。”

葉無雙訕訕的一笑說道。

“那你爲什麼不出去?你難道還想讓自己的修爲止步不前嗎?說好的藥材呢?還沒買?”

姜老之所以一直催促葉無雙加緊時間修煉,這是因爲他心中的一個祕密。

當然現在他沒選擇告訴葉無雙,畢竟葉無雙現在的等級太低,就算說了也於事無補。

“我當然也想出去,但是我是想光明正大的出去,而不是逃出去,要是就這麼逃了,那我不就變成通緝犯了?我可不想過着每天被人追殺的日子!藥材……還沒買。”

葉無雙無奈的說道。

“好吧,我服了你,那你就繼續等吧,不過不要浪費修煉的時間,現在既然還沒有丹藥,那你就先慢慢積累靈氣吧!”

姜老也認同了葉無雙說的話,便沒有再嘲諷,而是交代了一些事後,便不再說話了。

葉無雙見姜老沒再說話,便無奈的聳了聳肩,閉上了雙眼,陷入沉睡中,進入玲瓏空間開始修煉起來。

——–

葉無雙剛被關進去沒幾個小時,電視上就播報了這條新聞。

四天三命案件疑兇終於浮出水面,嫌疑人竟然是帝豪中學高三年級的學生葉無雙,到底是因何原因使得青春少年走上一條不歸路?欲知案件後續發展,請準時鎖定新聞快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