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那個亂碼兄,我得解釋一下啊,那是傅家老大的兒子,就是傅家的長孫,比三爺還大幾歲的那位,不是傅聿修哈,傅聿修和三爺關係平平,怎麼可能和他在一個圈子裡。

前文提過一次,傅家二老本來是想讓他和晚晚訂婚的,只是覺得他年紀太大,傅聿修和晚晚年紀相仿,才選擇了傅聿修,所以是差點成了他媳婦兒,最後卻成了三嬸,嘻嘻 傅家老宅

一頓飯晚飯的功夫,都是在圍繞如何給傅沉過生日,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傅沉低頭吃飯,愣是沒說兩句話。

宋風晚低頭咬著一根菜葉,想起那日傅沉的相親對象。

漂亮大氣,身段婀娜。

這樣的美人兒都看不上,三爺眼光得有多高啊。

「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大哥都能跑會跳了。」老太太心裡急啊。

「這快過年了,你也多出去交際交際,總待在家裡,天上還能給你掉下個媳婦兒?」

「老三,有時候看人不能光憑第一印象,覺得可以的就處處,保不齊就合適呢。」

傅沉低頭吃飯,無聲抵抗。

宋風晚原本是幸災樂禍的,只是瞧著老太太挨個姑娘給他介紹,什麼醫生護士,律師空姐,什麼職業的都有,倒是有些不是滋味。

太受歡迎了吧。

雖然他脾氣古怪,有時性格惡劣,陰晴不定,但總體來說對她是很好的,她過些日子回雲城,想到那個家裡,會住進另外一個女人。

她總有點地盤被人搶佔,領土被人侵犯的錯覺。

咬著筷子,嚼著飯菜,嘴裡索然無味。

**

經過那夜傅沉威逼利誘她喊三哥開始,她又挾私報復故意叫他三叔,兩人關係陷入了一種莫名的尷尬中,尋常見面打招呼也是不冷不熱。

宋風晚忙著為藝術聯考衝刺,喬西延難得來一趟北方,要去西北採購石料,來回得兩三天。

傅沉近日也整天不著家,偌大的房子,瞬間就變得空落落的。

藝術考生的統考,就是進入校考的敲門磚,通過統考才可以參加各個院校的校招考試。

對宋風晚來說,統考沒什麼問題,重點還是放在校招上,所以即便是衝刺階段,壓力也沒那麼大。

傅沉不在家,經常是她一個人吃飯,空蕩的餐桌,總讓人提不起胃口。

「三爺今晚還不回來?」宋風晚不時看著門口。

「最近公司忙,他後天生日,下班還得去老宅跑一趟,估計回來會比較晚。」年叔笑道。

「多晚?」

去老宅?肯定有事討論相親的事,宋風晚咬了咬嘴唇,心尖酸澀,很不舒服。

「怎麼說都得七八點吧。」

「那我等他回來吃飯。」宋風晚整天待在畫室,沒什麼運動量,飢餓感不強。

年叔怔愣片刻,笑著沒說話。

宋風晚牽著傅心漢出去遛彎,回來后又在院子里等了會兒,一道刺目的車燈照射過來,伴隨著轟鳴的引擎聲,她急忙跑到門口,卻瞧著一輛騷包的黑色超跑穩穩停住。

「宋妹妹啊,你怎麼在門口,接我啊?」下車的不是傅沉,居然是段林白。

「段哥哥。」宋風晚打量著他。

他這是從哪兒過來的,穿著一身貂,夾著一個包,妥妥社會一社會小青年。

豪氣十足。

「走啊,進去吧,外面這麼冷。」段林白拉著她的胳膊就往裡走,宋風晚身形偏瘦,穿了個羽絨外套,看著稍顯單薄。

他原本是出門避難,現在老太太一門心思撲在傅沉身上,加之馬上雙旦來臨,他父親生意忙,顧不上他,趕上傅沉生日,他就溜回來了。

**

傅沉在老宅的時候,就收到了千江的信息。

宋小姐尚未吃飯。

她在等你。

傅沉嘴角揚起,他最近確實有些忙,他想將手頭事情處理完,想和她一起過生日,陪她回雲城考試。

他緊趕著回家的時候,千江的信息又來了。

段小爺回來了,穿著一身貂。

他拉著宋小姐回屋了。

傅沉擰眉,這二浪子怎麼溜回來了。

等他趕回家的時候,段林白正和宋風晚說著自己這趟出去的見聞,洋洋洒洒,豪言壯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上山打虎去了。

「三叔!」宋風晚瞧著傅沉,急忙起身,心底歡喜。

「嗯。」

「傅三,你看我給你帶的生日禮物!」段林白拿出一個超大的袋子,將裡面的衣服拿出來,貂皮大衣。

「我特意去東北給你買的。」段林白炫寶一樣的撫摸著皮草。

「我信佛,你讓我穿動物皮毛?」傅沉挑眉。

「假的,人造的,嘿嘿,我那件也是假的。」段林白解釋,「我和你說,只要你生日那天穿了這件衣服……」

「我保證你就是京城最靚的仔。」

「噗嗤——」宋風晚直接笑出聲,傅沉臉卻徹底黑透。

「我都計劃好了,你生日的時候,把那幾個人叫上,我去碧水包個場,咱們幾個哥們兒,好好舒服一下。」

拯救全球 「碧水?」宋風晚狐疑。

段林白嘿嘿一笑,「是啊,爺們兒舒服的地方,脫光了衣服……」

他笑容邪性,宋風晚當即紅了臉。

難不成他們是要去那種地方?

「妹妹,你來京城,我都沒帶你出去玩過,要不要和哥哥一起去見見世面?保證你舒服又痛快。」

宋風晚心臟砰砰亂跳,她以為段林白就是張揚無度一些,喜歡吃喝玩樂,沒想到還……

荒淫無度!

簡直傷風敗俗!

難怪三爺親她的時候,那麼霸道精準,敢情壓根不是雛兒,私底下肯定是……

宋風晚咬了咬唇,莫名有些難受。

------題外話------

穿著貂,夾著包,社會二浪子回來了,哈哈~

再配個大金鏈子,你就是京城最靚的仔。

*

通知一下:20號上架,就是這周四,具體時間和活動安排會另行通知。

上架前每天兩更,上架當天會多更很多,所以我也在努力存稿啊 宋風晚被段林白這話臊得面紅耳熱。

「我前段時間被一個瘋婆子給打……」段林白話到嘴邊,急忙咽回去,「我是說被一個瘋婆子嚇到,摔傷了,好久沒去那邊快活了,傅三,要不今晚過去?」

我心蕩漾 要是被宋風晚知道,自己被女人打了,有損英明神武的形象。

宋風晚立刻將視線對準傅沉。

傅沉心細如塵,剔透非常,看她耳根通紅,就明白這丫頭想歪了。

「可以。」

「妹妹,你也一起來吧,別整天學習,咱也好好放鬆一下。」

宋風晚愕然,還帶她一塊兒?

她還是個未成年啊。

「走著,舒服完,哥哥帶你去擼串。」段林白是個自來熟,拉著宋風晚就往外走,這手指剛碰到她的胳膊……

一串佛珠甩過來,「啪——」的一聲,打在他手背上。

傅沉沒作聲,就眯眼看著他。

段林白揉了揉手背,神色訕訕。

我去,醋勁兒這麼大。

碰一下都不給?

「三爺,我還是不去了,你們去玩吧。」宋風晚低頭盯著腳面,「我去也不合適。」

「沒什麼不合適的,走吧。」傅沉沒給她拒絕的機會,轉身往外走。

宋風晚猶豫片刻,還是追了上去。

媽媽,我可能要學壞了。

**

到了地點門口,宋風晚才看到古色古香的門樓上寫著碧水足浴四個大字,瞬間覺得自己方才太污了。

她低頭扯著雙肩包的帶子,跟在傅沉身後,愣是沒敢說話。

「你還沒吃飯,我們吃點東西再進去?」傅沉轉身看她。

「不用了,還不餓。」

「第一次來?」傅沉心知她為何臉紅,也不戳破,媳婦兒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他今天若不帶她過來,怕是她會想更多。

「嗯。」其實吳蘇的那地方江南水澤,人們生活愜意會享受,足浴按摩很多,只是她沒試過。

「長期坐著對腰椎不好,按一下晚上睡得舒服。」傅沉一行人由服務人員領著已經進了一個四人包廂。

「三爺,段小爺,還是老師傅?」服務生笑著,顯然這兩人是這裡常客。

「不用給我找,給她找個女的按摩師傅,下手輕點的,她第一次來。」傅沉已經脫了外套搭在沙發上。

他本就沒打算過來,怕宋風晚誤會罷了,既然帶她來了,總得讓她體驗一番。

包廂很大,沙發電視,還有一個書架,四張並排的單人床,泰式裝潢,燈光黯淡,香薰微暖。

「好的,那你們先準備一下,換下衣服。」服務生拿了兩套衣服過來,就先退了出去。

「你去那裡換,我和林白出去。」傅三將最上的小號衣服遞給宋風晚,就拉著段林白走了出去。

宋風晚抱著衣服,踟躕得走到內側小門裡,裡面不僅可以更換衣服,還能洗澡沐浴。

衣服是棉質的,腰上系著帶子,床上倒是很舒服,她將自己衣服摺疊好,抱出去還等了五六分鐘,傅沉和段林白才回來。

傅沉仍舊穿著自己衣服,段林白已然換好衣服,長得無關風月,卻又邪性禍水。

「妹妹,你別怕,正規場所,待會兒泡腳按摩后,讓人給你推個背,舒服!」段林白已經盤腿坐到外側一張床上,開了局遊戲。

不消片刻,便有服務生送了些茶水果盤。

宋風晚將衣服妥帖放在床頭,摸著床沿坐下,趿拉著棉質拖鞋,露著腳趾,秀氣瑩潤,略顯不安的搓動著,落在傅沉眼裡,倒是意外可愛。

她低頭刷了會微博,餘光瞥見一側的書架,走過去看了一番,都是些名著,拆封過,卻張然如新,就是裝飾用的。

她走到書架前,看了一圈,踮腳去拿上面的一本《紅樓夢》,書位置偏高,她踮著腳,雙腿繃緊,衣褲拉高,露出纖瘦的腳踝,還有一截白嫩細軟的小腰……

傅沉眯著眼,像是有東西扼住他的喉嚨,熾熱發緊,呼吸急迫越熱。

就在宋風晚指腹摸到書脊的時候,傅沉已走到她身後,微微靠近。

宋風晚驚得猛地回頭,傅沉高大的身影籠罩過來,周身都被一股灼人的熱度籠罩。

「三爺?」她腦子有些懵,說話也是隨心,她喊傅沉三叔,無非是為了氣他罷了,現在已經沒了思考能力。

「腰帶鬆了。」傅沉垂眸。

宋風晚低頭,系腰的帶子,本就是活結固定的,她踮腳用力,身子舒展,腰帶就微微鬆開,這衣服裡面還有一個帶子,不至於露點什麼,那也有些窘迫、

她正欲動作的時候,傅沉低低說了一句,「別動。」

緊接著一雙手從後面伸過來,擦著她的腰,他的手臂很長,環著她的腰,溫熱輕柔。

他動作克制,只有衣袖從她腰上滑過,惹得她身子綿軟。

手指執起腰帶,微微將其收緊,束住她的腰,靈活的打了個結。

指尖無意從她腰上滑過。

腰很細,溫熱白皙。

軟得不行。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