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無法幫助羅征,青龍單純的說教根本就毫無意義,只能由羅征自己說服自己,自己打敗自己,這就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鬥,任何人都無法參與,除非有人能夠改變羅征的思維,但那樣一來,等於重塑羅征的靈魂與記憶,那也並非是現在這個羅征了。

就在這時候,裘刃卻走到了羅征面前。

感受到眼前站了一位神海境武者,羅征便是睜開了雙目,淡淡的望著裘刃,雖然他與裘刃素不相識,但羅征根本不用想已經猜出了此人的身份,白天派人追殺自己的必然就是眼前這傢伙。

「他們人呢?」裘刃盯著羅征冷冷的問道。

「誰?」羅征反問。

裘刃冷笑道:「三個人,你說是誰?裝傻么?」

「哦……已經被我殺了,」羅征淡然回答道。

「就憑你?」裘刃的眉頭一皺。

羅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隨即說道:「對,就憑我……」

聽到羅征與裘刃的對話,周圍還在修鍊或者休息的飛升者們,臉上都流露出愕然的表情。

似乎這生死境的青年與裘刃之間發生的衝突?

而且這生死境的青年竟然將裘刃身邊的三人給殺了……

這傢伙有這麼強?

惹了裘刃,不是自尋死路么?

「你這是自尋死路,」雖然裘刃早已經知道結果,但再次確認之後他臉上的寒意也是越來越濃烈。

「路,不是自己尋的么……」羅征忽然抬著頭,仰望著星空,今日夜晚多雲,夜空之中霧蒙蒙一片。

聽到羅征蹦出這話,裘刃臉上流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什麼意思!」

「我想知道這條路盡頭的意義是什麼……」羅征繼續說道。

這次不僅是裘刃,其他的武者臉上也流露出奇怪之色,這傢伙是不是瘋了?還是被裘刃嚇瘋了?

看著羅征獃滯的臉,裘刃反而笑了起來,「裝瘋賣傻是沒用的,在你面前有兩條路可以選,要麼種下奴印,作為我的奴僕聽我差遣,要麼等你明日前往礦脈之際,就是你的死期!」

羅征淡淡的望著裘刃,目光之中清澈無比,忽然一拍腦袋,「我知道我為何感到厭倦了,你這種話,我聽過無數遍了!」說著竟然還笑了起來,這笑容便是給人一種非常純凈的感覺。

這次輪到裘刃無語了,他甚至真的懷疑羅征並非裝瘋賣傻,而是真的傻了,難道是被自己嚇傻的?

寒門崛起 「即便是知道我為因何而厭惡,可是依舊沒有找到意義……」羅征皺著眉頭,盯著裘刃說道。

若不是裘刃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當著靈武聖地的甲士們動手,他恐怕早就出手擊殺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了……

「這生死境的小傢伙似乎病的不輕……」

「肯定是嚇傻了,不敢面對裘刃,不過這招沒用啊!裘刃的性格,向來是不會放過任何冒犯他的人,求饒沒有用,裝傻更加沒用!」

「我怎麼覺得他並不是啥了,這傢伙的話,聽起來似乎有些怪怪的,但是他好像在思索什麼東西。」

飛升者們雖然不敢過來,但也並沒有一鬨而散,他們也知道裘刃不會在這裡殺人,所以不用擔心自己會被牽連進去,當然,眾人議論的時候也是壓低了聲音,避免讓裘刃給聽見。

「你說呢?追求強大的意義是什麼?」羅征忽然盯著裘刃問道。

裘刃的眼皮子跳了跳,缽大的拳頭已經捏的緊緊,他有點無法忍耐這傢伙了,他原本是想來給羅征施加心理壓力,讓他老老實實成為自己的奴役,沒想到這傢伙根本沒將自己放在眼中,反而蹦出一串不著邊際的話!

他很想在這裡動手……

但最終還是將心中的怒火壓制下去,最終不置一詞,明日想辦法處理掉這白痴就夠了,想到這裡他掉頭就走。

可是羅征依舊沒有放過裘刃,而是身形一閃,擋在了裘刃面前,盯著裘刃問道:「你說呢?追求強大的意義是什麼?」

自己想走,這小子居然還攔路,裘刃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

至於周圍的飛升者們,也是瞪大了眼珠子看著這一幕,其中一人便是小聲說道:「估計是真的被裘刃嚇瘋了,否則哪裡有這個膽子攔裘刃的路……」

(感謝蒲園夢1K閱幣打賞,感謝Léī500閱幣打賞,感謝皇城心宇的打賞)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倘若裘刃知道羅征跟個傻子一樣,打死他今晚都不會過來!

他今天找羅征的目的很簡單,要麼種下他的奴印,成為他的一名奴役歸順於他,要麼死,對於有用的傢伙,裘刃從來不會濫殺,這也是他立足在這礦脈之中的一項本領。

誰知道這傢伙根本不受自己的危險,反而像個白痴一樣答非所問。

若非他心存忌諱,不願意在這裡動手的話,現在羅征應該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我最後警告一次,讓開,」裘刃的臉色已經如寒冬的堅冰一般冷冽,眾目睽睽之下,自己被一個生死境的小傢伙這麼戲弄,的確是非常丟人的事情。

羅征卻沒有絲毫的畏懼,依舊盯著裘刃問道:「告訴我,變強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裘刃眼中閃爍出一抹殺意,卻是伸手抓住了羅征的肩膀,既然這傢伙不讓開,就讓他先吃吃苦頭罷了。

他那如同鷹爪一般的手直接卡在了羅征肩膀之上,體內的真元力量運轉起來,他這番出手不動聲色,實際上已經使用了八成力量!

其他的武者哪裡看不明白?這裘刃多半已經用上了暗勁,下一個呼吸,羅征的骨頭恐怕都要碎掉了。

誰知道羅征依舊一動不動,依舊重複著那句話……

而在這時候,裘刃的力量施展出來,就看到羅征的肩膀輕輕一擺,一股強大到裘刃無法抵抗的力量反而倒卷出過來。

在這一瞬間,裘刃臉色赫然大變,在那股力量的席捲之下,裘刃整個身體開始急速後退,雙腳在地面上犁出了兩道凹槽,他便是向後足足退出了數十丈后,整個人又一個翻滾之下,再一拳搗在了身後的地面之上后,才堪堪停了下來!

裘刃的這一拳,其實是將羅征肩膀輕輕擺動的力量釋放出去,他若不這麼做的話,骨骼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力量,最終的結果恐怕是全身的骨頭寸寸斷裂!

「啵!」

這一拳打在裘刃身後的土地之上,那土地微微下陷,隨後這土地的表面就如同水面泛起漣漪一般,捲動起來,形成了一個上百丈的大坑,便是將許多靜坐修行的飛升者也捲入了其中,他們便是紛紛御空飛行起來。

這些飛升者修鍊被打擾,一個個臉上也帶著怒意,但是看到裘刃,哪裡又敢發作?只是好奇到底是誰讓裘刃吃了一個虧?

至於那些看戲的飛升者們,目睹了整個過程之後,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

一拳將土地打出上百丈深的大坑,這些飛升者都能夠輕鬆做到。

問題是剛剛他們可是看得清楚,羅征根本就沒有出拳,他只是肩膀輕輕擺動了一下!

何況擺動之後,力量傳遞到裘刃的身上,這已經經過了第一層泄勁!而裘刃不斷地後退之中,這乃是第二層泄勁,當裘刃無法完全卸掉這股力量的時候,只能選擇將這股力量打入地面中,這已經是第三層泄勁了!

也就是說羅征的力量,在削減了三次之後,還能造成如此破壞……

要命的是,他只是用肩膀輕輕動了一下。

這羅征的力量,到底恐怖到什麼境地?

至於裘刃,眼中也是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他當然想不明白羅征為何能爆發出如此力量,但現在他算是清楚了,自己派出的那三人為何被羅征所秒殺,為何幾乎在同一時間,三道奴印會消失。

這小子的實力,不可估量!

「嗖!」

眷眷柔情 羅征卻如同一道幽靈一般,穿越空間,瞬間挪動到裘刃的跟前。

裘刃已經不再輕視羅征,他意識到即便是自己全力以赴,想要拿下羅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當羅征瞬間移動過來的時候,他體內的真元開始瘋狂的涌動,已經是全神戒備的面對羅征,隨時準備動手。

在這裡動手,或許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可是什麼麻煩都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誰知道羅征挪動到裘刃面前,依舊是那一句話,「告訴我……」

這時候裘刃臉上的表情也是精彩無比,傻子不可怕,就怕傻子很強大,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樣子不回答羅征的問題,他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於是這這位如同鐵塔一般的梟雄人物,最終還是忍住了動手的衝動,終於認真的思考著羅征的問題。

「變得更強大,就可以活的更久!」裘刃無奈的回答道,反正他今天的面子基本已經丟光了,也不在乎多丟一點了。

「活的更久,是為了什麼呢?」羅征又問。

「活的更久就是為了變得更強大!」裘刃翻了翻白眼,繼續回答道。

「那變得更強大,又是為了什麼呢?」羅征繼續問。

裘刃長大了嘴巴,盯著羅征,他真的處於崩潰的邊緣了,這人是不是有病?

至於其他的飛升者們,已經是強行憋著一口氣,防止自己笑出聲來……這也是裘刃,換了別的人物,恐怕早就開始哈哈大笑了。

幾乎快要崩潰的裘刃,這才咆哮道:「變得強大,是為了更好的享受,可以隨心所欲支配這個世界!可以享用整個世界的財富,可以主宰一切生靈的生死!」

當裘刃這番咆哮之下,羅征的目光驟然一亮,再次陷入了沉思。

「主宰一切么……」羅征一邊思索,一邊喃喃的說道。

他的確是感到了厭倦,但這並不說羅征失去了進去向上的武道之心,只是厭倦了這種殺伐而已,厭倦了這個弱肉強食的規則……

「若我能主宰一切,必將改變這個規則,改變這個寰宇,」羅征雙目中的光芒越來越亮,灼灼之勢,宛若星火!

「以我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厭倦的資格,自己還有太多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

「厭倦是沒有用的,只能努力變得強大,然後去改變……」

飛升上界之後,或許是因為不適應,或許是因為孤獨,給羅征的心境產生了細微的影響,最終才會讓羅征陷入心靈困境之中!

不過羅征的自我修復能力也是極強,他幾乎是依靠著本能,逮著這裘刃進行了一場「思辨」。

當然,裘刃無奈之下被被逼迫出來的答案,並不正確,或者說也並不重要。

羅征只是依靠著他的話,引申之下,便是讓自己思辨出了正確的方向!

心靈困境對於武者來說,其實是非常兇險的一件事情,許多武者因為遭遇心靈困境,尋找不到自己活著的意義,歸隱山林的有之,變得瘋癲的也有之,甚至還有當場看破生命的意義自殺的也有之……

而羅征則是通過思辨,迅速的走出了這困境。

掙脫了心靈困境之後,羅征的目標則更為清晰,他的武道之心也在這場「思辨」之中完成了蛻變和升華……

裘刃的臉上幾乎都開始閃現出委屈之色了,自己惹了這個白痴,也算他倒霉!

不過就在這時候,羅征的目光已經恢復了空靈,反而對裘刃微微一笑,「謝謝你!」

裘刃皺著眉頭,他已經不想與羅征多說一句話,將身後的披風一抖,整個人便是飛速沖向聚居地的另外一邊!

這小子沒有瘋魔,他便是裝傻戲弄於我,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他心中哼哼的想著,剛剛回到自己住處,就看到兩位甲士站在自己的門口。

看到靈武聖地的這兩位甲士,裘刃臉上當即就堆砌了笑容,他在這礦脈中作威作福,依靠的就是這兩位大哥。

「黃老,陳老,你們兩位怎麼來了?手頭上的真元玉不夠花了?」 黑袍劍仙 裘刃嘿嘿笑道,臉色也是非常客氣。

他掌控了這礦脈之後,可是打點了不少真元玉給這兩人,彼此之間也算是非常熟悉,而他裘刃能夠穩穩的坐鎮在礦脈之中,也是靠這兩人的照顧。

誰知道其中一位甲士只是冷冷的說道:「裘刃,今日我不要你的真元玉,不過,我奉勸你一句,不要找那羅征的麻煩。」 聽到這陳姓甲士的話,裘刃的臉色微微一凝。

他裘刃一世梟雄,在下界的時候便是混的風生水起,即便是飛升了之後,照樣也是如魚得水。

在他的信條之中,別人犯了自己,就絕對沒有活命的道理!

剛剛這臉是丟盡了,這般回來的過程中,他還籌劃著如何對付羅征呢!眼下這「陳老」竟然讓自己不要動他,這是什麼道理?

「為什麼!」裘刃不服氣的問道。

那黃姓甲士冷冷一笑,「不為什麼,只是告誡你不要碰羅征,你若聽勸那就好,若是不聽勸,自然由得你,言盡於此!」

隨後那陳姓甲士又多說了一句,「這羅征當日飛升上來,僅僅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適應了元氣壓力。」

說完之後,兩位甲士便是頭也不回的匆匆離去。

看著兩位甲士離開的背影,裘刃的臉上也流露出複雜之色,其他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不過這兩人與他關係如此熟稔,這番話聽起來嚴厲,但應該是為自己好……

羅征這小子離開飛升之井,只用幾個呼吸的時間適應了元氣壓力?裘刃臉上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裘刃剛剛飛升的時候,適應的能力也是極為強悍了,但是也足足耗費了五天時間,這羅征恐怕是被靈武聖地看上了吧……

雖然絕大多數在上界土生土長的武者,都對下界飛升者有一種偏見,但作為一個十品聖地,對人才的渴求幾乎是沒有止境的。

在羅征離開飛升之井后的表現,便已經被那些甲士們上報了。

飛升者們的根基可能不如上界中的武者,但是其中總有一些異類,一些佼佼者,對於這樣的人物,無論哪個聖地都非常歡迎!@^^$

所以羅征在挖礦的時候,靈武聖地便是讓一些甲士們暗中觀察羅征。

也幸好羅征行事極為謹慎,前日他動用咆哮令便是布置了神紋,隔絕了外界的窺探,否則怕是要出大問題……

現在羅征便是端坐在曠野之中,閉目修行,在武道之心得到了升華之後,在他的內心之中也產生了一絲緊迫感,他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例如幫助熏恢復往昔的榮耀和實力,幫助青龍他們,尋找羅嫣……

而這一切,都需要強大的實力作為依託。

在羅征周圍的那些飛升者們,也是用驚奇的目光偷偷打量著羅征,心中也是無比唏噓,這小子竟然裝瘋賣傻,無形之中戲弄了裘刃一頓,就不知道他明日之後的命運會如何了?!$*!

除非他不離開聚居地,永遠不去挖礦,只要進入礦脈,絕對會迎來裘刃的追殺。

不過第二天,羅征與慕茗雪兩人繼續去挖礦,返回,安然無恙。

第三天,挖礦,返回,裘刃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第四天,那裘刃出現在聚居地中,碰到羅征后竟然還堆起笑容,與羅征打了一個招呼!

這樣一來,礦脈中的武者們頓時明白了,這裘刃應該是服軟了,至於個中緣由,就不得而知了,大家心中也是各種猜測。

羅征挖礦的效率很高,儘管礦脈的底層風險巨大,但是對羅征來說問題並不是很大,最關鍵的是他跑得快!

而且羅征也做好了打算,倘若自己真的跑不掉,他還有一個殺手鐧,那就是啟動「艮字令」遁入仙府之中,不過這些時日挖取真元玉,他卻是一次都未曾用到過……

不過羅征也無法獲得挖走所有的真元玉,例如有一天羅征和慕茗雪發現了一株真元玉,上面恐怕凝結了五六十枚之多!

可是在這一株真元玉的周圍,竟然有三頭十二級的凶獸守護,這種情況下,羅征哪裡會去找死?只有帶著慕茗雪先行撤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