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萬萬沒想到,於長風的態度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而這一切完全都歸功於夏雨涵出具的一份檢驗報告。另外的校領導看完,無不唏噓。看向方正的目光中,還有幾分欣羨的味道。

這是一份孕檢報告,報告的結論是,夏雨涵已經懷孕三個月了,也就是說,三個月前,夏雨涵就成爲真正的女人了。

而目前的情況看,這孩子的爸爸就是他們身前的方正方先生了。不得不說能和夏雨涵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結婚生子,也是一件幸事。

只不過方正卻高興不起來。搶過那張報告看了一眼後,方正傻眼了。心道這夏雨涵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連孕檢報告這一出都用上了。這樣一來,她這麼大張旗鼓的目的就更加難以琢磨了。

但是,現在這個社會,什麼都可以造假,再說即便不是造假,那也不能排除這夏雨涵是不是跟別人搞懷孕了,現在找他這個冤大頭來喜當爹了。

正如吳小胖說的那樣,備胎什麼的已經司空見慣了。


“夏雨涵,這種小伎倆也用上了,你到底居心何在啊,我上輩子欠你的還是怎地。”方正有些欲哭無淚了。可是人家夏雨涵倒是得意的不行,正冷笑着看着他,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氣急的方正將手上的報告往桌上一拍,怒道,“這種報告花幾十塊錢,就能弄出一摞來,再說了即便是肚子裏真的有孩子了,想必也是你某一任男友的結晶吧。現在隨便找個人來當備胎,倒是卯上我了啊?求求你告訴我,我哪裏讓你看順眼了,我改成麼?”

說完憤怒的抱臂站在一邊,不再說話。受這氣,真窩囊。

“方正,你說話得憑良心,”夏雨涵倒是氣得不行,指着方正說開了。“還記得咱們第一次約會,還記得咱們第一次牽手?還記得——算了,今天你給我一個交代,要麼跟我回去見我家人,要麼我打電話給教育局的舉報。你選吧。”

“你舉報吧。”方正怒道。

這會於長風坐不住了,直接走了過來,對着夏雨涵毫升相勸,接着將興奮不已的她和方正送了出去。

“方正,記住,男人的責任不能忘記,犯錯了不可怕,重要的是知錯能改,要想辦法彌補人家。去見家長了好好解釋清楚。順着女孩子點。”

在於長風這喋喋不休話裏有話的囑咐下,方正很不情願的就被夏雨涵挽着手臂走出了辦公室。 對於於長風等人這樣推卸責任的做法,方正心裏一百個鄙視。這沒搞清楚我問題就硬要自己跟着夏雨涵去家裏,這算怎麼回事?

還有這夏雨涵,竟然還心安理得的挽着自己的手?

方正看在眼裏,都起雞皮疙瘩。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現在倒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不得不說這夏雨涵的演技已經到了如火純清的地步了。想必在江洲學院再也不能找到與之相媲美的人了。

兩人就這麼拉拉扯扯,摟摟抱抱的小吵着下樓去了。

直到他們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於長風還沒回過味來。他發覺有些對不起盧楠了。不過這方正搞出這麼一茬子事來,造成這樣的後果,也怨不得他於長風不是。

在校方領導們一個個出去後,於長風正準備帶上門打電話,卻不想這時候盧楠情緒低落的從一邊冒了出來。


“還看呢,人家都走了,都怪你。”盧楠幽怨的說了句。

於長風詫異的看着突然冒出來的盧楠,這才恍然大悟。不禁心疼起來,“楠楠,怎麼,你都聽到了?”

盧楠點點頭,看樣子心裏很不舒服。

“唉,楠楠,這小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竟然和人家女孩子搞到這程度,”於長風長吁短嘆起來。說着將盧楠讓了進來。“這樣也好,他濫情這般,你也斷了這條念想,和他沒有好結果的。”

“鬼才相信方正會是那樣的人呢呢,難道你也相信夏雨涵的一面之詞?”盧楠怎麼都覺得這裏面有蹊蹺。剛剛方正說的話,她全都聽到了。

對於方正,她不說百分百了解,但卻很信任。所以這樣的事情一出來,剛開始確實有些不舒服,心裏來氣,可是想了想倒是覺得這是夏雨涵的小伎倆,這目的是什麼暫且不說,這最直接的效果無非就是兩種。

第一,讓方正身敗名裂,就此走人。第二,讓方正名正言順的和她交往。就目前的情勢來看,第二點的可能性還是大一點,要不這夏雨涵也不會說什麼見家長的事了。

綜合所有的情況分析,夏雨涵無非就是看上方正了,只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顧及自己一個女孩子的名節問題。這樣的做法確實有些牽強,但是想想平時夏雨涵冷臉視人的樣子,也不難想象,她做出這樣驚爲天人的舉動出來,其實並不是偶然的。

現在社會上,就不能走尋常路。要麼蟄伏着什麼也不幹,要幹就幹的驚天地泣鬼神,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出場嘛,不轟轟烈烈還有什麼意思。

正當盧楠尋思着這些情況的時候,於長風有些不捨得看着她,遞過來留在這的那份孕檢報告。“看看吧,這個應該不是假的。不管是真是假,她是下狠功夫一定要讓方正就犯了,人家女孩子都不顧自己的名節了,我們還能說什麼。”

“切,別以爲就她能做出這樣的事來。惹毛了我盧楠,照樣讓她不得消停。”盧楠氣憤的接過報告,隨意看了一眼。

正想着仍在桌上,卻不想這會眼睛隨意一瞥,確實發現了問題,再仔細一看,她心裏立馬氣不打一處來。指着報告上的檢驗日期給於長風看。“老爹,你看,這日期明明就是不對,這十一還沒到呢,日期都寫到了十月七號了。這不是明擺着忽悠人麼。”

“喲,還真是誒。”於長風一驚,那檢驗報告上的檢驗日期竟然是將來時,這未免有些雷人了。“楠楠,你想——怎麼辦?”

於長風本想着詢問盧楠的想法,卻不想就在這會擡眼,早就不見了盧楠的身影了。

… …

方正費盡口舌,搪塞夏雨涵,好不容易擺脫了她的糾纏。在將夏雨涵送到車上之後,就獨自邁着步子往回走。

他的心裏思緒萬千,總覺得有什麼事將要發生一樣。

雖然夏雨涵這樣的鬧劇看似毫無跡象,但是卻像是有預謀的。至少是提前設計好的,要不然夏雨涵怎麼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栽贓陷害,還不顧自身形象。要知道這樣做的後果,無非就是兩個極端。要麼一舉成名,要麼聲名掃地。

方正確實想不到夏雨涵這麼做究竟能給她帶來什麼好處。

而且還有一件讓他揪心的事,那就是夏雨涵竟然真的將見家長的事情直接提上日程了,還說什麼讓他等通知。

說的好聽,不就是坐以待斃麼!方正心道。

就在這時候,盧楠走了過來。

看着方正一個人往回走,不禁挖苦起來,“咱們的新聞人物怎麼一個人回來了,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就不想認賬了?”

“就是,怎麼了?你滿意了?”方正也不是吃素的,聽出來盧楠話中的意思,對於她的出現方正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什麼意外的,這會盧楠不出現的話,方正到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你放屁。”盧楠忿忿道,想到剛剛看到的造假孕檢報告,她就來氣。

這造假就造假吧,請個醫生竟然還是個編外的,寫個日期竟然還能寫成將來的。這假造的真是一點不專業,什麼水準這是。這要是換在了商品市場上,315打假,第一個打的就是她。

“算是吧,”方正淡淡的看了盧楠一眼,接着往回走,“沒事你回去吧,這麼晚了別在學校瞎逛了。”

“你什麼意思啊,小子,你是不是真的想體驗下喜當爹的滋味啊?”盧楠一把拉住了方正的衣服,在事情沒說清楚之前,這件事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完了。

“想啊,怎麼着,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方正沒好氣道,他心裏也是鬱悶的不行了,乾脆破罐子破摔得了,走一步算一步。

這會盧楠不說話了,知道自己說的有些過頭了,見着方正停息了一會準備起步離開,才硬聲道。“你放心,這件事交給我,我一定讓夏雨涵生不如死,她怎麼對你的,一定讓她怎麼還回來。”

“你想幹嘛啊?可不許胡來。”盧楠的性子直,也烈,指不定能幹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所以方正不得不提防她,只不過這話倒是說出來,卻沒了聽衆了。

盧楠沒有停留,說完就走遠了,只不過走了一段停了下來,立時給方正發來了一條短信。

“姓方的,你要是敢去見夏雨涵的家人,哥們我跟你沒完。所有人都會瞧不起你的。”盧楠說。

看着短信,方正笑了笑。本想勸盧楠幾句,但是想想沒必要了,這才收起手機獨自回宿舍去了,等待他的又將是一個無眠之夜。

… …

郊區一棟幽靜別緻的別墅內,冷秋生坐在大廳沙發上,正目不轉睛的打量着手裏照片中的人物。

另一邊的沙發上,坐着吳三當家吳萊,還有夏雨涵。

冷秋生盯着照片裏的方正看了好一會了,不過卻一句話不說,還不時的感嘆一番,不知道是讚歎還是不屑。

“吳萊,這就是你所說的冷月她喜歡的男孩子?”將照片扔在茶几上,冷秋生不快的質問起來。

吳萊頓時一驚,不知道冷秋生爲什麼如此動怒。昨晚已經商量好了的,不管自己閨女弄出怎麼樣的動靜都不干涉。可是這纔剛剛一天就變卦了。

面對質問,吳萊不禁愕然。看了看身邊同樣滿肚子火氣的夏雨涵。“大,大哥,這件事您還是問小姐吧。”

“好,冷月,你說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喜歡上這樣一個土鱉。”不得不說,方正給人的印象是不怎麼好,不喜歡打扮,有些不修邊幅。平時不是運動服就是運動衫的,有時候還穿着大褲衩在學院裏溜達。照片中的他給人的感覺,倒是有幾分痞子相,只不過依舊難掩其土氣的形象。

“姓冷的,我叫夏雨涵,不叫什麼冷月。”夏雨涵爲自己正名,不過這冷月的名字倒是和她的的性格氣質蠻配的。“再說了,人家土不土跟你沒關係,又不是你嫁給他。你着哪門子急啊?不是閒的嘛!”

在冷秋生面前,夏雨涵絲毫不懂得禮貌。雖然坐在她對面的是她的親爸。

冷秋生聞言,立馬是捶胸頓足,氣憤的不行,指着夏雨涵說道,“三弟,你看看你這侄女,就是小時候被你們給慣的,現在好了吧,什麼事情都不聽管教了。”

見又把矛頭指向自己,吳萊心裏那叫一個鬱悶,這夏雨涵小時候那麼乖巧,能不慣着麼。現在管不了了又來數落他的不是了。吳萊有點想不通,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姓冷的,別在這怪吳叔了。反正我跟你說明了,要是你們真的爲我好就別什麼事情都安排好了,”夏雨涵看了一邊有些尷尬的吳萊,隨即重申自己的立場。“還有,下次別再讓我去見那黑二代胡明瞭,看着他都噁心。”說完一擺手,蹬蹬的徑直上樓而去。

“這——”冷秋生欲言又止,真有種教女無方的感覺。本來下午聽說網上謠言四起,還以爲那是有人故意炒作的,卻不想晚上夏雨涵就給他帶來了一個驚天的‘喜訊’。

他的話沒說完,那邊夏雨涵倒是停下腳步,再次開口了。“土鱉女婿上門,你這做岳父的要不要做準備,自己看着辦。到時候別說我沒提醒你。”

“你說什麼?女婿,上門?”看着漸漸消失的背影,冷秋生感到眼前一黑,隨即靠着沙發喘了起來。“作孽啊,我冷秋生一世英名,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不孝女了。”

看着個性十足的父女倆反目,這吳萊在這坐立不安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忙着給冷秋生吃藥,最後安慰他一番,才悻悻離去。 雖然夏雨涵整出的鬧劇,表面上看像是已經煙消雲散了。不過卻讓有些人看着依舊大爲光火。例如刑警隊的那些人。

他們在懷疑,這樣一個生活不檢點,尤其是做事太草率,動不動就搞緋聞的大學生,有沒有資格成爲他們的懷疑對象。

一個作風有問題,根本就像是小孩過家家的小痞子,怎麼可能和震驚江洲的販毒網絡有關呢?

對此,有不少人已經開始懷疑了,是不是之前的偵查方向出了問題了。

而警方對林木琳的調查發現,她就是一個受害者,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綁架的。也就是說,在‘66’號院子裏出現的人的嫌疑最大。而那件案子的幕後推手,到目前還沒有找出來。至於向虎那邊,內線的消息一直得不到確認。

放長線釣大魚的想法已經不能生效了。因爲時間緊迫,再有幾天就黃金十月了。也就是說,如果不出意外,這交易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

憑這一點,倪雅等人倒是希望方正的出現只是一個意外,更想着這個意外能打破蛇仔亮預先安排的計劃。

另外方面,緝毒大隊那邊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簡直到了無從下手的地步了。他們甚至想過要提審向虎,好在倪雅出面阻止。說是向虎還有用,必須留着。

倪雅坐在辦公桌前,看着電腦中的論壇上的帖子和照片,心裏那叫一個窩火。

怎麼也想不到原先認定的販毒網絡的重要分子,竟然是個風流小痞子。這樣的結果完全超出預期。

更可怕的是,龍雙喜那邊的工作纔剛剛展開,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就出了這麼一檔子讓人啼笑皆非的事。人家和女學生曖昧是他的自由,可是選的時間節點太讓人糾結了。難道不能緩緩再來鬧麼?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開,進來的依舊是龍叔和龍雙喜。

要不是倪雅的這次部署,想必龍叔和龍雙喜也不可能有這麼在一起的時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對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倒是起到了推進作用。

只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兩人的分歧在加大,老的不看好這個計劃,小的就知道死磕,還只認錢眼,有點難以自拔的味道。

兩人先後進來,直接坐在了沙發上,也不說話。

“龍叔,這個案子棘手啊。”倪雅最後看了一眼電腦屏幕中方正和夏雨涵曖昧的照片。不禁露出了一絲憂慮的神情。

“我還是那句話,凡是要考慮後果。”龍叔義正言辭,起身道。“你們設計黑道幫派,我不反對,但是你們也知道,現在的情況不是我們所預料的那樣。”說着,龍叔就走到了門口。倪雅見狀也很無奈。一邊的龍雙喜倒是沒事人一樣,繼續坐着。

“好自爲之吧。”龍叔撂下這麼一句,之後帶上門出去了。

只留下暗自輕嘆的倪雅和依舊不以爲意的龍雙喜。


倪雅這會越看越來氣,這方正和夏雨涵搞得也太露骨了點吧。一下午的時間,整個江洲都知道了他的英雄事蹟。可謂一朝揚名天下知。

氣急之下,倪雅狠狠的一拍電腦,沒想到這麼一個動作竟然讓電腦停止了工作。

“什麼破玩意。”倪雅鬱悶之極,最後癱坐在座椅上。

見到這一幕,龍雙喜笑了。“倪姐,是不是看着人家曖昧,很來氣,是不是有種羨慕嫉妒恨的趕腳啊。我覺得,你老也該找個悲催貨談個戀愛什麼的。要不整個閃婚也行啊,要求也別太高了,老這麼耗着也不是個事。你說呢?”

“說個屁啊我說。”龍雙喜自鳴得意的說着,完全沒顧及倪雅的感受,在他說完的時候,一個文件夾已經悄然而至,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

“倪姐,我可是爲你着想啊,沒句好不說,還打人,這什麼人嘛這是。”龍雙喜揉着被砸疼的手臂,有些幽怨的看了倪雅一眼,不過還是乖乖的將文件夾撿起來放到桌上。“姐,我覺得吧,那個——”

“你覺得,你覺得有用?人家根本就不像是什麼毒販子,倒像是縱橫花叢的風流君。”沒等龍雙喜說完,倪雅就氣憤道。

“其實——”龍雙喜小心翼翼的說道,見倪雅這次沒有發火,才清了清嗓子,接着闡述自己的想法。“這也沒什麼不好的。網絡的輿論作用,正好可以給我們作掩護。再說了,他們這樣弄,難道我們就不能當作是他們有意而爲之,目的就是爲了麻痹衆人,以期達到最終的目的。就像我們,在網上發佈消息,請水軍炒作論壇,攪渾網絡。其實目的都是一樣的。”

“這倒也是。”倪雅點點頭,示意龍雙喜接着說下去。


“親姐,能不能給口水喝啊。”這馬上十一了,天氣還是有些熱,讓人有點燥熱不安的。龍雙喜說了這麼幾句就口乾舌燥的嗓子冒煙了。

“德行,在這也跟我客氣啊,自己沒手?”倪雅冷哼一聲,還是走到飲水機旁,接了一杯開水。“喏,喝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