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朋友力作<<邪獵花都>>,不錯的書! 「不是說過讓你好好休息么?」

合上文件,慕卿尷尬地吐了吐舌頭。

「我就是這種閑不住的性格嘛,你也不是不知道。」

封時奕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將餐盒放在慕卿面前的桌上。

「快點吃飯吧,媽特意給你做的。」

「媽?!」

慕卿戲謔的看著封時奕,她怎麼不知道封雲櫻成了封時奕的母親?

神色不變地打開餐盒,卻不知耳根早已紅的徹底。

看著封時奕如此可愛的反應,慕卿伸手捏住封時奕的耳垂。

「有沒有人說過你是個大悶騷?」

啪。

拍開慕卿放肆的手,封時奕將筷子遞到慕卿面前。

「吃飯。」

看來有人不好意思了,慕卿調皮地吐了吐舌頭,接過筷子開始吃飯。

封時奕則是拿起了一旁的文件看了起來,發現是封氏最新的合作項目文件。

「公司的文件?誰給你的?」

明知故問,慕卿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還能有誰?我讓宋文給我拿過來的。」

如果不是讓宋文拿文件過來解悶,估計她會被悶死的。


看著手裡的文件,封時奕不是很想給慕卿看這些,不過封時奕也知道慕卿是閑不住的。

「你不要把文件拿走,我在醫院待著特別沒意思。」

明明已經可以出院回家了,可是封時奕偏偏不肯讓慕卿出院。


說是什麼怕慕卿會留下後遺症,讓慕卿多觀察幾天再說。

「我不會拿走,但是這份文件你不能做。」

「為什麼?」

慕卿茫然的看著封時奕,以往的文件不都是可以隨便讓她接手的么?

「沒有為什麼。」

聽到這話,慕卿不滿地嘟了嘟嘴,正要抗議時,腦中忽然閃過一道白光。

剛剛在某一瞬間,好像看到了這份文件是隸屬於馳遠集團的。

戲謔的看著封時奕,慕卿嘴角仰著一抹調侃的笑容。

「我猜猜原因,是不是因為這份文件是和馳遠合作的原因啊?」

封時奕伸手敲了下慕卿的額頭,掩飾心下的尷尬。

「話多,快吃飯!」

就知道傲嬌屬性的封時奕不會輕易承認,慕卿偷笑著低下頭。

見狀,封時奕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著,將手裡的文件隨手扔到一旁。

「其實我真的已經可以出院了,我們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啊?」

看著慕卿賣萌的模樣,封時奕眼中閃過一抹寵溺。

「想要出院?要我答應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打算怎麼謝我啊?」

慕卿偷偷地撇了撇嘴,然後臉上掛上可憐兮兮的表情。

「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謝你呢?我可是你老婆誒,你不能這樣欺負我。」

輕輕地捏了下慕卿的鼻子,封時奕嘴角揚起一抹笑。

「我可以讓你出院,但是你要記得只能在家裡待著,不可以處理任何文件。」

那豈不是和在醫院差不多?慕卿張口就要反駁,可是想到在家裡還可以偷偷出去,慕卿也就答應了。

「沒問題,我保證聽你的。」

反正封時奕每天都上班,封雲櫻也不會過於嚴厲的管她,所以回到家不就是她的天下了么?

猜到慕卿的小心思,封時奕倒也沒有點破。

「那明天我讓宋文過來處理你出院的事。」

知道她即使現在說自己可以回去,也不可能讓封時奕放心,慕卿只好妥協地點點頭。

「不要耍小脾氣,你看看你已經是第幾次把自己送來這裡了?」


其實也沒有幾次吧,慕卿尷尬地吐了吐舌頭。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每次她獨自出門的時候,經常會出點意外。

難道真的和封時奕說的一樣,她不適合自己出門?

不對!慕卿狠狠地甩了下腦袋,轉頭瞪了眼正在偷笑的封時奕。

居然敢故意誤導她?!慕卿上了封時奕兩個白眼。

「這種小事也需要出賣色相,封時奕你是不是墮落了?」

宦妃天下 ,眼中劃過一抹邪魅的光。

「只要招數有用就可以,至於其他的,我不在乎。」

不過就是不想讓她出門而已,至於這麼大費周章么?

反正無論怎麼說,慕卿還是會偷偷溜出門的。

顯然封時奕也知道這個道理,也沒有和慕卿過多糾結這個問題。

隔天清晨,慕卿醒過來的時候,已然看不到封時奕的身影。 李桂花緊緊地摟著江帆的脖子,「我剛剛洗了個澡,耽誤了點時間!」李桂花頭上還是濕漉漉的,衣服領口敞開著,露出點溝壑。

江帆從李桂花身上聞道了一股香皂的香味,還有李桂花身上一股奶香味,調皮道:「哇!桂花,你身上好香,怎麼還有奶香味呢?」

李桂花嬌羞道:「你胡說什麼,我身上怎麼會有奶香味,我又不是奶牛!」

江帆嘿嘿笑道:「桂花,你比奶牛還要奶牛!」江帆的手像泥鰍一樣在李桂花身上遊動。

「你壞死了,我哪比得上奶牛!」李桂花羞澀地撲入江帆的懷裡,像一隻小貓一樣。

江帆一把將李桂花抱起,放在灶台上,悄聲道:「桂花,你等會叫聲要小點,不要把爺爺吵醒了。」

李桂花羞澀地點了點頭:「嗯,我會忍住不叫的。」

江帆立即使出龍虎按摩秘術,什麼腎俞穴、鳳翅穴、促精穴統統不放過,片刻之後李桂花如同熱鍋里的泥鰍,活蹦亂跳起來。她緊緊地咬著牙,眉頭緊皺,果然是一聲不吭,鼻子和嘴巴呼呼地喘著氣。

江帆望著李桂花那種神態,忍不住笑道:「桂花,這是打針啊!」

李桂花羞澀道:「這不就是打針嘛!」

江帆馬上明白了李桂花的話里的含義,呵呵笑道:「桂花,我給你打針了!」

李桂花嬌喘道:「來吧,我才不怕呢!」

一個多小時后,李桂花忍不住喊出聲來:「啊!」江帆急忙堵住她的嘴巴,「你想嚇死人啊,半夜這麼大聲叫!」

「人家實在忍不住了嘛!」李桂花嬌羞地趴在江帆的懷裡,她感覺渾身舒坦,灶台上的溫熱,如同洗了一個熱水澡。

江帆望著李桂花嬌艷的臉,「桂花,你跟我到東海市去吧!我把爺爺也一起接去,讓你過上好日子。」江帆知道農村的生活艱苦,現在自己有錢了,可以讓水根爺爺和李桂花過上好日子了。

李桂花抬起頭望著江帆道:「帆仔,我不想到東海市去,我只是一個鄉下妹子,我喜歡這裡的山和水,爸媽的年齡越來越大,身體一年不如一年,需要我來照顧,在這裡不愁吃不吃穿的,還有這裡的衛生所的工作也離不開,只要你心裡有我就足夠了。」

江帆憐惜地撫摸著李桂花的秀髮,「桂花,這樣太委屈你了,你今年也快二十了,在村裡跟你這麼大年齡的都已經結婚生孩子了,別人會說閑話的!」

李桂花閃著大眼睛,露出一絲絲笑容,「帆仔,我不在乎,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不會再嫁其他男人了!今生今世我都屬於你!」

江帆嘆了一聲氣:「桂花,你這裡何苦呢!」江帆覺得最對不起的女人就是李桂花,一個人生活在農村,又沒有給她一個名份。

李桂花緊緊地靠在江帆的懷裡,突然抬起頭,是乎下了一個決心,「帆仔,我幫你生個娃吧!」

江帆吃了一驚道:「這怎麼行!你一個沒結婚的女孩子,突然懷孕生孩子,會被村裡的人恥笑的!」

「我不在乎!我要像秋菊一樣,給你生幾個娃!」李桂花堅定道。

江帆立即冒汗道:「桂花,你以為我是二愣子啊! 門當戶對(全文) ,以後在說吧!」

李桂花見江帆語氣堅定,就沒有說話,她心中暗自下決定:「一定要幫帆仔生個娃!」

江帆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鑽石項鏈和鑽戒,這根項鏈是從劉貴生手裡搶來的鑽石項鏈鑽戒,「來,桂花給你戴上!」

李桂花臉上露出笑容,「帆仔,這項鏈和戒指很貴吧!」

「不貴,幾百塊錢,你別嫌棄!」江帆抓起李桂花的手,把戒指戴上,然後把項鏈戴著李桂花雪白的脖子上。

「我怎麼會嫌棄呢,只要是你送給我的東西,我就喜歡!」李桂花臉上露出嬌美之色。

江帆又拿出一張銀行卡,遞到李桂花的手上,「這是一張銀行卡,全國通存通兌的,裡面有點錢,你拿去用吧!」

李桂花急忙推開銀行卡,「我不要,家裡的錢也夠用了。」

「你弟弟和哥哥還沒結婚呢,還有你們家的房子也舊了點,應該重新建過新房,也好讓你哥哥娶門好媳婦!」江帆把銀行卡塞到李桂花的手中。

「我不要你的錢,家裡的房子雖然就了點,只要能遮風擋雨就行了。」李桂花把銀行卡塞回到江帆手中。

「桂花,你是不是我的女人?」江帆臉變得嚴肅,他知道李桂花是不會輕易要自己的錢的,只有逼迫她收下錢。

李桂花點頭道:「我當然是你的女人!」

江帆點點頭:「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得收下這張銀行卡,否則你就不是我的女人!」

李桂花見江帆十分嚴肅,知道如果不收下銀行卡是不行的,只好接過銀行卡,「帆仔,我收下就是了。」

江帆見李桂花收了銀行卡,笑道:「你別以為收了銀行卡就行了,你還必須要用這裡面的錢來改善生活,建房子,買車,否則我會很生氣的!」

李桂花點點頭道:「帆仔,我都聽你的,這銀行卡里有多少錢?」

江帆伸出了二根指頭,沒有說話,李桂花點頭道:「哦,二萬!好的我就收下了!」

江帆笑了沒有說話,他不敢說銀行卡裡面有二百萬,怕把李桂花給嚇傻了,在農村裡一年能賺幾千塊錢就很不錯了。二百萬的數字對於農村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這些錢足夠李桂花一家人用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