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在一旁的飲水機邊接好了水,拿著玻璃杯子,給她拿過來。

喬婉皺了皺眉頭,覺得自己不那麼難受了,畢竟,她現在不用再擔心打雷閃電,擔心自己是一個人了。

可是這樣的話,喬婉永遠也不會說出口。

簡單的地喝了一點葯之後,看上去並沒有好轉。

突然,在安靜的房間里,一陣簡訊的聲音響起,還響了不止一次。

喬婉面露不安,但很快就隱藏了下去。

她左手緊緊攥著手機,糟了,她竟然忘記了關靜音。

而且這次的簡訊,一定是趙雲發來的。

宋晏殊看了一眼喬婉的左手,嘴角一夠,問道:「誰的簡訊?」

校草殿下太妖孽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喬婉現在,除了幾個零零散散認識的人,已經沒有什麼人可以聯繫了。

突然之間發這麼多的簡訊過來,難道真的是湊巧?

「給我!」宋晏殊將那骨節分明的手伸出來,帶著一種不可抗拒地氣場。

那樣的不可一世。

喬婉將手往後挪了挪,努力裝作平靜,說道:「什麼東西?」

「別給我裝傻!手機!給我!」

宋晏殊雖然拿走了她的手機,但是,她又怎麼可能只有一部手機呢?

喬婉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宋晏殊的手已經環在了她的周圍,把她死死鉗制在床上。

他是練過的人,自然不費什麼力氣,直接撬開喬婉攥著手機的手,毫不憐香惜玉的奪了過來。

宋晏殊看來了喬婉一眼后,點開了手機屏幕。

「手給我!」宋晏殊一把拿過喬婉的手,就像是操著一把機器一樣,弄得她手生疼。

「你輕一點。好疼啊!能不能不要這樣。」

喬婉嘟囔著,可內心卻十分擔心。

要是讓宋晏殊真的看見她手機里是和趙雲的交易那怎麼辦?

別別說,看到趙雲給她發的,那樣曖昧的照片?

宋晏殊按住她的手指,借著指紋,一把將手機給打開了。

手機裡面的簡訊,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宋晏殊的面前。

點開。

喬婉看見,宋晏殊那張俊美冷傲的臉色,越發深沉起來,額間的青筋一下下跳動。

喬婉心頭一驚,她是真的害怕了,上一世,也是被他發現了自己和趙雲的私信,結果被他給關在了小黑屋裡,真的很難受。

她抬眼接著看自己的手機,這時,手機又不合時宜的發來了簡訊。

喬婉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凝滯了。

為什麼是在這個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宋晏殊的手死死捏著手機,一把將手機扔回來,一把掐著喬婉的脖子,強迫她低下頭,看著手機屏幕。

「我沒想到,你竟然還在和趙雲聯繫?」

喬婉連忙搖頭,解釋道:「不是的,宋晏殊,你聽我解釋,我只是被脅迫了而已,我根本沒有想要和他聯繫!」

她的脖子被狠狠掐著,逐漸被掐出了一道刺目的淤傷。

她感到自己的呼吸極為困難,想解釋,卻出不了聲,喬婉的意識漸漸模糊,整個人像是沉溺中水裡的金魚,瞪大了雙眼。

「不……」

就在喬婉以為自己快要死掉的時候,宋晏殊終於鬆開了手。

她立即大口大口喘息,猛烈的咳嗽著。

「我真的沒有和他聯繫,是他想要得到我……」

喬婉僅存的最後一點理智告訴她,她不能告訴宋晏殊,自己的家裡還有些財產,她得早點離開宋晏殊,不能被她囚禁在身邊一輩子。

宋晏殊一把捏住喬婉的臉蛋,說道:「哦?是這樣?」

他剛才看了手機,上面是趙雲的威脅,還有她自己的回復和抵抗,可是記錄,只有今天的,很明顯,缺失了一部分,被喬婉給刪掉了。

「你不乖。」宋晏殊一把甩開喬婉,她的腦袋碰到了床頭櫃,很疼。

她搞不懂,明明記錄上全是她拒絕趙雲的話語,甚至還有滾這個詞,可是為什麼,宋晏殊還是這麼生氣呢?

喬婉心裡頭越發打定了主意,等以後找到機會,她一定要離開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惹怒了宋晏殊就會被她掐死。

「別動!」 惡魔首席:纏上替罪新娘 短短兩個字,宋晏殊還是那個一臉黑線的模樣。

他還叫了醫生,看著喬婉那隨時都要倒下的模樣。

他接送我,等喬婉的並好了以後,他再慢慢收拾她。

醫生敲了門,然後手中提著藥箱子,進來之後,從裡面掏出了注射器。

他一眼就看出喬婉這是因為著涼之後又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因此才造成的發燒,如果再不趕緊治療,那麼後果真的會嚴重的。

「我先給喬小姐打一針,然後再看看效果,這幾天天氣潮濕,就應該多在家裡呆著,別經常出門,喬小姐的身體本來就不是太好,這樣一來,生病是肯定的了。」

醫生說著,絲毫沒有停頓下手上的動作,他一把掀開喬婉的手臂,看到的卻是一道觸目驚心地掐痕。

就是剛才宋晏殊掐的。

醫生看了,不敢多問,默默地在自己的處方當中加了幾個葯。

「喬小姐,請你配合一下,我需要給您注射藥物。」

她不敢讓別人隨便碰她,聽了這話,就露了出來。

醫生把藥物注射進去后又看了看喬婉的臉色,樣子很不好。

「喬小姐,你這幾天注意一下,不要隨便活動,否則,可能對你的身體不好。」」

醫生開了一副葯,讓傭人先拿去弄好。

「既然這樣,喬婉,明天,後天,我會讓人專門照顧你,以後別再像今天這樣了。」

喬婉手臂上注射針的疼痛還在,弄得她整個人都很難受。

「吃了葯之後,你就可以休息了。」宋晏殊冷冷地說著,一個字都沒有說,就和醫生離開了房間,只剩下她和兩個傭人在這裡。

喬婉整個人吃了葯之後,實在是昏昏沉沉的,也沒有任何力氣去想事情,打雷下雨什麼的,已經對意識絲毫不清醒的她不管用了。

沒一會,喬婉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宋晏殊從裡面出來。

冷冷地開口問道:「幫我查一下,趙雲現在在哪裡,還有,仔細再查一下,上次喬婉被綁架的事情,不要放棄一絲線索。」

管家連忙點頭,轉身去辦了。

這個趙雲,竟然敢暗地裡威脅他身邊的女人,真是不要命了,等他找到證據此人就完了。

他微微頷首,整個人有些失望,喬婉遭遇了別人那麼久的威脅,竟然不來求助他,而是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她自己一個人,要怎麼才能找到辦法?

難道他這個做老公的,就那麼差勁嗎?連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好?

宋晏殊越想越不痛快,沖著自己身邊隨便什麼東西一腳踢開,地上的垃圾桶一下子掉了下來。

他嫌惡地看了一眼,緊接著就去了書房。

喬婉一夜安眠,沉沉地睡了那麼久后,終於開始蘇醒,她因為吃了點助睡眠的藥物,整個人睡地很死,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了才起來。

而身邊的女傭一直都在一邊等她。

她醒來后,意識漸漸清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自己的手機。

女傭連忙上前,詢問道:「喬小姐,請問,您要找什麼?」

喬婉心情正煩呢,自然不想理會。

「我自己一個人找就好了。」

在她得心裡,這些人肯定是想著宋晏殊的。

可是找了好久,她都沒有找到自己的手機,不禁張口就問道。

「我的手機呢?是不是你們少爺拿走了?」

女傭面面相覷,紛紛搖頭。

喬婉覺得很難受,這下,她真是被逼到一定的份上了。

她現在被鎖在宋宅,活像是一隻任人擺布的寵物,樣子實在是可憐。

畢竟,她還需要做自己的事情,她擔心,要是回去晚了,自己手裡的合同會被趙雲和沈靜怡找到,她到底不擔心趙雲,他只是想要錢,順便還暗戀著她而已,可沈靜怡,就是要完全將她置於死地了。

畢竟沈靜怡的陰毒和詭計,她不是沒有領教過,如果讓她自己坐在這裡等著別人地處置,她實在是做不到。

自己唯一的聯繫手段沒有了,喬婉不哭不鬧,整個人像是被爽打了的茄子,提不起精神來。

她現在只能慢慢養病,然後自己找個機會逃走了。

她這樣的表現,都沒有逃過女傭的眼睛,現在,以前宋太奶奶身邊的女傭都被她趕走了,現在只剩下了那些好好的宋家做事的。

少爺吩咐他們,要好好看著喬婉,提防她逃走。

喬婉知道,宋晏殊越是想要佔有她,她就越是得逃走,她不想一輩子當一隻金絲雀。

過了沒多久,到吃飯的時候。

秉承著吃飽了飯才能起床養好病的原則,喬婉終於起身來,走到樓下,去餐廳那邊吃飯去。

桌子上擺滿了好吃的東西,而那麼多道菜,享用的卻只有她和宋晏殊兩個人。

喬婉看了一眼面前的這個雲淡風輕的男人,自己開始吃起來。

宋晏殊看都不看喬婉一眼,卻示意身邊的人給喬婉夾菜。

吃完飯後,喬婉來到宋晏殊身邊,說道:「宋晏殊,我不是你養的寵物,把手機還給我!」

宋晏殊只是瞥了她一眼,冷冷說道:「你答應我,不會逃跑,我就把那兩個手機都還給你。」

喬婉聽了,當即爽快的點點頭,答應道:「好了,現在我答應了,要是你不放心的話,可以先觀察我,觀察到直到你放心為止。」

反正她就不信,他會沒有一點點疏忽。

喬婉信誓旦旦地答應,可這伎倆,早就被宋晏殊給看穿了。

他才不會在這個時候,那麼信任一個女人的話。

「嗯,好,你可以開始演戲了,看我會不會相信你。」

宋眼殊那雙眼睛,從小就在名家名畫,古董之間穿梭,在上一輩人的教導下從小就識別真偽,那雙眼睛不僅能一眼看出名畫古董是真是假,還能夠一眼看穿人心。

喬婉生氣地跺了跺腳,她就不信,自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她回到卧房,發現今天已經沒有在下雨了,窗外那一株楊柳越發綠了,看樣子真的很美。

喬婉打開衣櫥,從裡面挑了兩件自己最喜歡的穿上,照了照鏡子,實在是很美。

不用一點裝飾的她,只需要穿一件適合自己的衣服,就可以美的不可方物,清水出芙蓉一般的天生麗質,可不是每個人都又的。

她起身來,想著去花園照顧自己的那些小盆栽。

不知道為什麼,她很喜歡那些小東西。

來到花園之後,她看見,已經有人比她先到那裡了。

宋晏殊也在派人修整。

喬婉過去后,想到自己昨天修理薛真真的樣子,實在是太快人心,身為薛家小姐,從小養尊處優,沒有收到過一點委屈的她,竟然也會跪在男人的腳下把骯髒的鞋子舔地乾乾淨淨,光滑澤亮的簡直可以反光了。

喬婉想到這裡,心裡自然是狠舒暢的,走到那些小花這邊,她低頭嗅了一下,真的很清新,她喜歡這種味道。

宋晏殊注意到喬婉突然間來了,饒有興緻地問道:「宋宅這麼小了?吃完飯都能遇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宋宅,你就算走上一天,也不見得你能把每個房間都看見。」

喬婉知道,他的意思是指,自己是為了故意偶遇她,才會到這裡來的。

喬婉故意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說我生病了,實再是走不動路。」

她提起一個粉色的花灑,灌滿水之後,給那些小花澆水。

隨後,她又給那些長勢不太好的施肥。

宋晏殊看見厲,也幫她的忙,一起照顧這些小禮物。

沒過一會,管家跑過來低聲說了幾句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