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斷了電話之後,趙雪瑤一張妖艷的容顏之上,明顯閃過一絲難言的陰狠,卻被很好的掩飾與溫和的神色之中,她一邊安慰寧母再度睡下,一邊緩緩起身,來到了寧遠身邊!

「遠哥,我方才接到了表哥的電話,我表哥是帝國警署京平分所的所長,就在剛才,他們抓獲了一個靠走私藥品為生的販子,那販子手裡有一個賬本,記錄了大筆訂單或是大金額的交易,這其中,有一項,便是您的妻子與藥販子之間的交易!」

「什麼?」

話音落下,寧遠似乎在一瞬間明白了些什麼。

難道說……

「你繼續說……」

寧遠強壓心頭的怒火,眸光再也不願停留在秦夢舒身上,眼底的厭惡與嫌棄,已經到達了前所未有的極致!

「嫂嫂與藥販子之間交易的那比買賣,金額為十萬,數量一,品名嘛……」說到這裡,趙雪瑤眸光迷離看了看秦夢舒,聲音也在這一的頓了頓,神色為難,接下來的話,似乎不知該如何說出口!

「說!」

此刻,寧遠的語調,已經進入了冰點!

「這……這東西,名叫夢魘嗜心粉。」

「什麼?」幾乎是在趙雪瑤話音將將落下的下一個瞬間,耳邊便傳來一聲來自寧遠憤怒至極的大喝之聲!

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寧遠的右手之上,已經不由分說的瀰漫上了一層赤色的氤氳,他雖然已經強壓了心頭的怒火,但最終還是以一成的靈力,擊打在了秦夢舒那原本便孱弱的身軀之上!

緊接著,便傳來秦夢舒一聲刺耳的尖叫,她孱弱的身形,被那赤色的靈力攜裹著,狠狠飛出去十來米遠的距離,與堅實的牆壁碰撞之後,這才緩緩的停止下來,絕世卻慘白的容顏,瞬間張口噴出一道血劍來!

寧遠那極致的憤怒,也在見到秦夢舒嘴角鮮紅的那一刻,得到了絲絲的緩和!他的心,始終還是不能狠下來,始終還是不願相信,秦夢舒會是那樣的人!

然而,趙雪瑤的話,卻是言之鑿鑿,他雖然不是什麼藥師,但對於那夢魘嗜心粉,卻也知曉一二!

此物,乃是禍亂人心的上佳之物,可令人將看到自己此生最痛苦之事,在瞬間發狂發作!

眼下再回頭想想當日寧家別墅的場面!

當日,初見那樣一幕的寧遠,來不及細想,現下仔細想來,當日寧家別墅,便只有秦夢舒與母親二人。

那夢魘嗜心粉,無色無味,灑在空氣之中,任誰也察覺不了!

如此想來,秦夢舒應當是從一開始,便計劃好了的,要讓寧遠嘗盡這世間所有的生離死別,愛恨情仇!

先是與秦夢舒之間的愛情,再是寧遠對孩子的期待親情,然而又是相依為命的母親的分別之情!

(本章完) 如此說來,母親大人當真沒有說錯,的確是秦夢舒想要殺她,並且,秦夢舒還要借著母親的手,親手殺了他的孩子!

讓母親失去孫子,讓自己失去孩子,而秦夢舒的心,便是更加的毒辣的,竟然用自己的親身孩子,用自己的感情,甚至於自己的一生,來傷害寧遠!

這一切的一切,對於將將經歷了人生大起大落的寧遠來說,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這一刻,他似乎已經徹底的看不懂秦夢舒,看不懂這個枕邊人了!

或許吧,從一開始,他,寧遠,便僅僅只是一個報復的對象而已,從一開始,他便已經輸了!

他不應該把自己的心,把自己的真情,把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家,把自己一切的一切,全都毫無保留的交給秦夢舒!

「呵呵!」

寧遠怒極反笑,是的,他是在笑,只是這一次,他是在笑他自己,難道說,七年前的打擊還來的不夠嗎?

旁人總是說,在一段感情之中,誰先認真的,那麼,便是輸了,註定會是受傷最深的那個人!

七年之前,寧遠將一顆懵懵懂懂的心,全然交付給了他的初戀女友,前女友,也就是咱們華夏帝國最小的公主黃紫萱!

那個時候,天空總是蔚藍的,空氣中,似乎都在無時無刻的瀰漫著桃花的芬芳,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是短暫的,卻也是甜蜜的!

歲月靜好,大抵便是這個意思了!

那個時候的寧遠,意氣風發,想要將這世間所有的美好,全都賦予黃紫萱,那時候的他,沒有錢,沒有權,沒有名氣,沒有實力,而黃紫萱,卻總是站在陽光下,對著他燦爛的笑!

只為了這個女子這樣陽光燦爛的笑臉,他的心,便異常的滿足!

然而,在他不停的努力,想要擁有更多,想要給黃紫萱更多的時候,他卻無奈的發現,黃紫萱這個女子,從小到大,便是什麼也不缺的!他雖然擁有的愈發多了起來,但除卻一片赤忱之外,似乎沒什麼能夠給黃紫萱的了!

將將與黃紫萱戀愛時,寧遠還不是很明白。黃紫萱身邊的追求者,分明多如牛毛,黃紫萱本人,更是一位地位與美貌集一身的天之驕女,為何到了最後,那些達官顯貴,富家子弟們,一個個都沒能入黃紫萱的眼,反而是他寧遠,摘到了這顆九天之上最耀眼的星星!

直到他不斷的努力,擁有了許多許多之後,他這才漸漸的明白過來,有些人,生下來,便是高貴的存在,從小到大,想要什麼便有什麼,這種人,往往愈發的不願為金錢權勢所折腰!

黃紫萱,便是這樣一個人!

她是華夏帝國國王最小的女兒,是華夏帝國最小的公主,國王晚年得女,自然疼愛非常,從小到達,便都是捧在手心裡的存在!

是的,黃紫萱什麼也不缺,並且,偏偏一個這樣完美養尊處優的女子,卻生出了一副溫文爾雅的姓子,在她的眼裡,所有的一切都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美好的,歲月也是美好的!

這樣的一個絕世女子,原本便是謫仙一般的存在!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的寧遠,也愈發的了解黃紫萱,更多的時候,他寧願推掉戲份,推掉公告,陪伴在黃紫萱的身邊,只要能夠看著她甜甜的笑,便也是好的了!

愛情,在兩個人共同認真的呵護之下,顯得愈發的美好!

歲月在他二人身上流過,就像是山澗之間流過的一條清澈的小溪,細水長流,卻纏綿千里!

寧遠和黃紫萱都以為,以他們二人的努力以及身份地位,定然能夠譜寫一段佳話,成為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的變故,最終還是發生了,黃紫萱,帝國最小的公主,這個從一出生便註定了命運的天之驕女,最終,還是在國際政治利益面前,無力的讓步!

自然,她掙扎過,反抗過,甚至想過與寧遠私奔,甚至想要去死!

然而呢,私奔又能奔道哪裡去,在這個魔法科技高速發達的星球,想要躲避兩大帝國的追捕,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死嗎?不!從離開寧遠的那一刻起,黃紫萱的心,便已經死了!

最後,傀儡一樣的華夏帝國小公主,最終還是以帝國最高禮儀,嫁入了蘇米雅帝國王室!

而寧遠的心,也伴隨著黃紫萱的離開,徹底成為一灘怎樣也激不起浪花的死水!

直到,直到秦夢舒終於出現在他視線的那一天,他心頭那一彎平靜的死水,這才開始盪起了一層層不受控制的漣漪!

無數次,無數次午夜夢回,他總是覺得,秦夢舒似乎就在他的身邊,從未離去,直到他終於確定,這種奇妙的感覺,原來不是錯覺,而是愛情的時候,他的心,再度變得不安起來!

他害怕,害怕當年的悲劇,會再次的重演!

但是,現在的寧遠,早就已經不是當年的寧遠了,現在的他,有足夠的能力,去保護秦夢舒,也有足夠的能力,去愛這個女子!

所以,在確定了本心之後,他對秦夢舒,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為此,他甚至不惜住到秦夢舒家裡去!

原以為,他所做的一切一切,已經具備了足夠打動這個女子的一切一切,誰曾想,這一切的美好愛戀,竟然都只不過是他自己的臆想罷了,至始至終,這個女人,都從未愛過自己!

「你,可還想解釋什麼?」

腦子裡,已經過盡了千帆,這一刻,寧遠已經徹底的相信,秦夢舒便是那個幕後操縱這一切的人。

然而,在寧遠內心深處那片最柔軟的地方,始終還是想要,想要給這個女子,一個最後的解釋的機會!

原本失去孩子,身體孱弱不堪的秦夢舒,在寧遠這幾乎只有一層功力的攻擊之下,更加達到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致!

聽到寧遠這樣一句問話時的秦夢舒,正單手捂著劇痛的心頭,勉強支撐著神識,腦海中,

(本章未完,請翻頁)

卻早已是渾渾噩噩,幾乎就要倒下去!

目睹這一切的秦夢舒,在看到寧遠此刻眼神中那極致的冰涼的,以及聽到這一系極致冰涼話語的這一刻,似乎已經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真相!

一定是,一定是趙雪瑤在幕後主使了這一切,這樣的心思,還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借刀殺人,連環計、美人計、苦肉計、欲擒故縱計……

三十六計,簡直都讓這個女人翻爛了!

眼下,秦夢舒還能說些什麼,還能解釋些什麼!

她只能無力的看著寧遠,最後一次與這個男人對視!

只是,這一刻,她的眸中,早已沒了昔日的恩情,沒了昔日的甜蜜,冰冷,冰冷到了極致!

這一刻,她不是在凝視,倒像是在銘記,她要永遠的銘記這一刻,永遠!

「好,既然你不想解釋,我也不想聽!」

與秦夢舒對視的那一刻,寧遠的心間,再度傳來前所未有的劇痛!秦夢舒眼下的反應,也已經說明了一切,通常,在證據面前,百口莫辯,無以抵賴之人,大抵都是現如今,秦夢舒的這個樣子!

寧遠作為一位活躍銀屏的超一線大明星,生意上的關係,更是千絲萬縷,他既然已經公宣了自己的妻子,乃是寧家的嫡長女秦夢舒,那麼,此事,便不宜生張!這,關係到兩家的生意脈,也關係到寧遠的名譽!所謂家醜,自然不可外揚!

最為關鍵的是,寧遠一定要搞清楚,秦夢舒做著一切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在她的身後,還有沒有旁人的主使!

所以,即便寧遠心頭在如何的不願意,現下,他都是絕對不能休妻的,自然,現在的他,也不願意再看到秦夢舒的臉!

接下來的幾日時光里,秦夢舒被寧遠安排的所謂的保鏢,徹底的保護了起來,她此番小產,需要在醫院住上半月,養好身子,才能離開,而寧遠,也給母親辦了轉院,從不曾前來探望!

現下的寧遠,是不能讓秦夢舒死去的,他一定要弄明白這一切的事情!

而秦夢舒本人,她深知自己已經被軟禁,但卻什麼也做不了,不能自證清白,也不能逃出生天,眼下,她唯一能做的,便只有聽天由命!

外界,關於寧家別墅,關於寧遠以及妻子媽媽之間的緋聞,早已是鋪天蓋地,傳什麼的都有,什麼夫妻不和、婆媳不和,甚至於傳家破人亡的都有!

為此,寧遠也只能選擇暫時避開風頭,終日陪伴在母親身邊!

自從轉院以來,趙雪瑤倒是來得愈發的殷勤了,幾乎每日都會陪伴在寧母身邊,出現的時間與次數,簡直比寧遠這個兒子還要多!

對此,寧遠自然心懷感激!

有時候,看著趙雪瑤悉心照顧母親的樣子,蔚藍天空下,迎著陽光下燦爛的笑,甚至讓寧遠有了一種突然回到了學生時代的錯覺,許多精神上,身體上的疲憊,也會隨之一掃而空!

(本章完) 時光飛快的流逝,轉眼便已是月余!

自那日攤牌之後,秦夢舒的情緒便一直不好,身體也是孱弱非常,反反覆復,高熱不退,在醫院足足住了一個多月,這才勉強能夠出院!

此番出院,寧遠倒是準時的出現在了醫院大門外!

寧遠面無表情的坐在寬敞商務車後座,看著秦夢舒拖著孱弱的身軀,一點點上了他的車!

杯中的紅酒,折射著赤色的光華,隱射在寧遠那張原本便妖魅無雙的絕世容顏之上,更添了幾分邪魅!

「你,可有什麼話說?」絢爛的陽光灑在寧遠絕世的容顏之上,絕美到了近乎不真絲的地步,他面無表情,分明是在問秦夢舒話,但目光,卻從未有過一刻,停留在秦夢舒的容顏之上!

回答她的,是秦夢舒同樣面無表情的容顏!

秦夢舒心裡很清楚,寧遠想要知道些什麼。然而,她卻也是當真不知該說些什麼。是的,她已經陷入了百口莫辯的境地。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說!

空氣,似乎凝固在這一瞬之間!

良久……良久……

秦夢舒孱弱的身形,在風口中屹立了良久,寧遠這才仰頭,飲盡杯中之酒,眸光迷離的道:「既然你什麼也不想說,那我,先帶你去個地方,時間長了,你自然就想說了。」

話音落下,也不待秦夢舒再說些什麼,寧遠大手一揮,秦夢舒孱弱的身形,已經上了車!

眼前是飛馳的高速公路,重重疊疊的山石林木飛速的後退,繞過十八彎的盤山公路,足足飛馳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黑色商務車,這才停在了一處小山莊前!

放眼望去,這裡依山旁水,鳥木飛石,空氣清新,倒是一處別緻靜逸之地。只是,秦夢舒從這山清水秀之間,隱隱間察覺到了一絲難言的詭異!

寧遠面無表情的下了車,粗魯的拉著秦夢舒纖細的手腕,不由分說的朝著半山腰的一處二層小洋樓走去

(本章未完,請翻頁)



此處的確僻靜非常,此山雖然不高,卻極具天險,那半山腰處的二層小洋樓,以現代的工藝來看,簡直就是鬼斧神工,不像是後天建築而成,倒像是天然生成,原本便在那裡似的!

寧遠抓著秦夢舒纖細的手腕,腳下生風,行雲流水,走在虛空之中,片刻之後,便已經來到了半山腰這處,月牙白的二層複式洋樓前!

從始至終,寧遠雖然一刻不停的抓著秦夢舒的手,然而,他的眸光,卻從未有過哪怕一刻,停留在秦夢舒的身上。

或許吧,在這個男人的心裡,已經恨極了秦夢舒,甚至於見,都不想見到她!

寧遠粗魯的打開月牙白洋樓的大門,將手中孱弱的秦夢舒,像是扔垃圾似的扔進了複式洋樓中。

秦夢舒的身體,原本便孱弱,再加上近日以來情緒不佳,吃不下睡不好,整個人,顯得愈發的孱弱起來,被寧遠這樣粗魯的一扔,整個人像是斷了線的紙鳶般,瞬間飛進了那月牙白的洋樓一層大廳中!

當秦夢舒終於再度無力的抬眸時,卻間那方月牙白的大門,一點一點合上,寧遠那張絕世的容顏,也最終定格在那一條細細的縫隙中,最終徹底的消失!

當月牙白的大門徹底關閉之後,秦夢舒這才驚訝的發現,這方使用了鬼斧神工之技,建立在半山腰之上的複式洋樓,關上正門之後,竟然是一片黑暗!

是的,就是一片黑暗,即便是在白日里,也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你什麼時候想好了,什麼時候再說,我每周會過來一次,你最好不要跟我撒謊,否則,後果自負!」

耳邊傳來寧遠那熟悉,卻冰冷至極的聲音,一字一句,如同鋒利的刀刃,每一刀的,都深深的插入秦夢舒的心間!

從這一句話開始,便已經徹底的表明了寧遠的態度。在寧遠的心中,她已經是一個壞女人了,從前一切的恩愛,都不過是步步為營的心機手段罷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轉念想想,在這段感情之中,她實在付出了太多太多,事業、愛情、人格、本心,在寧遠那霸道的溫柔里,她一點點的淪陷,最終,成為了一個完全失去自我的女人!

看來,那些流行於二十一世紀,看似驚世駭俗的話語,原本還是有他存在的意義,是有一定真理在的。

一個女人,必須在人格和金錢上,擁有著絕對的雙重的獨立,才能真正活出真我,活得自在!

眼下,在這個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里,秦夢舒每一日的生活,都是索然無味,再加上備受折磨的!

這裡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的活物,甚至於陽光,都成為了奢侈,空氣充滿了極致的陰霾,似乎連呼吸,都變得困難非常!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