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抬手讓他們都起來說話,顧久檸刻意的注意了一下,他身旁的那個女子,見她模樣清秀,雖算不上是個絕色美人,倒也清麗可人。

她這副樣貌和慕容華逕戰在一起倒是很相配。

只是……

顧久檸眼眸微閃,眼神只是稍微的在那羅月的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而慕容華逕似是有感,上前一步。

「讓世子妃見笑了,賤內因為患有眼疾,所以多有不便,若是哪裡怠慢了,得罪了世子妃還望世子妃見諒。」


顧久檸萬萬沒有想到,這羅月居然是個盲人。

只是驚訝歸驚訝,很快便恢復過來,顧久檸淡淡的點點頭:「是我唐突慕容夫人了。」

「世子妃大駕光臨,是我等的福分。」

羅月一張小嘴緩緩張開,聲音細細糯糯的,一聽就是個溫柔的。

想起先前容墨和她說那羅家的大小姐性格叛逆,這怎麼看也和面前這個神情溫柔的人對不上號,難不成是消息有誤?

現在人都站到自己的面前,顧久檸自然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不過她也沒有必要弄得太過明顯,只是稍稍的點點頭便罷了。

小小的一個白月山莊,裝潢雖然算不上華麗,但大多清新雅緻,別有一番風味,比起那王文的九龍庄來,反倒多了一絲韻味,更有大戶人家的氣質。

顧久檸故意多帶了一些人,前呼後擁的往裡面走,排場倒是擺的大。

不過這玩意山莊看起來地方實在是有些小,一時間就容納不了這麼多人,只能往後延長,拉著長長的隊伍進了這白月山莊。

「看慕容大人這些東西的年頭似乎已經挺久了吧?」顧久檸一邊走著,一邊像是欣賞一般打量著的周遭的環境。

與此同時,她注意到這慕容華逕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那羅月的身上,雖然羅月眼睛看不見,但是她的步子卻很穩。

當然她也被慕容華逕給扶著,哪怕動作很隱晦,但是那每一步的小心翼翼,顧久檸也還是看得出來,感受得到的。

看不出來,只有慕容華逕還是寵妻的,這倒是讓她對他的印象又更加好了幾分。

這白月山莊莊子不大,但禮數上還是做得十分周到的,雖說有些簡陋,但該拿出來的東西半點不含糊。

「世子妃請用茶。」慕容華逕可是親自過來給她敬茶。

只不過在這之前他已經將那羅月小心地扶到了那座位上,先將她安頓好之後才來給顧久檸敬茶。

自始至終都像是對待一個彷彿一不小心會碎掉的瓷娃娃,從頭到尾都沒有半點含糊。

這起初的對話好像也沒有什麼內容,大多都是一些輕鬆應付的客套話而已。

顧久檸沒有提起正事兒,那麼對方也一直裝著糊塗,值當做什麼都不知道,還是那幅笨笨的模樣。

若是一開始顧久檸對他的印象是這樣的,可是剛才看到那一副作為之後,她反倒覺得這人有些大智若愚了。

「我進來時多多少少也注意到了,這莊子許多東西都略有些陳舊啊……」顧久檸狀似無意開口,隨意喝了口茶。

那茶她竟叫不出什麼名字來,但是入口幽香,不算極品好茶,但也市面上難得一見。

面對這樣略有些尷尬的提問,慕容華逕也只是訕訕一笑:「世子妃見笑了,這莊子的確是有些年頭了,不過東西都還實用,只是看上去有些破舊而已。」

「哪怕是再實用,也是面子和裡子的問題,慕容莊主好歹也是一庄之主,若是讓外人看見了,恐怕也難免笑話。」

顧久檸說的直白,而對方似乎也沒有想到顧久檸會這樣直接的將自己心中的話說出來,竟是有些尷尬。

先前也不是沒有人來過這裡,雖說他們眼中都有著鄙夷和不屑,但是這樣明顯的話他們還是不會說出來的,久而久之他倒是也習慣了。

可是顧久檸這次來卻開門見山,實在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沉默時,羅月一直都在旁邊聽著,默默的也不說話,她的眼睛並不是沒有,只是雙眼無神,或許是得了什麼眼疾。

似乎是看出來自己丈夫的窘境,羅月在這時候說話了:「世子妃身份尊貴,所能享用的自然也不是常人,可比白雲山莊小名小戶,有這些便已經知足了。」

的確說到底,白月山莊就是個小山莊,和一個小小的生意人沒什麼區別,只是稍微比普通人多了那麼一點東西而已。

若是強行要追求什麼榮華富貴,這才算是奇怪呢。

顧久檸料想對方會這樣辯駁自己,卻沒有想到這話是從羅月的口中說出來的,不過她也反應快,馬上又道:「慕容夫人倒是知足常樂,這挺好的。」

「知足常樂乃是人之常情,若是人人都追求那麼多,豈不是個個勾心鬥角,勞累傷神的很?」羅月勾勾嘴角,不緊不慢道。

她的動作很是輕緩,彷彿做什麼都慢條斯理,歲月靜好,而她身旁的慕容華逕至始至終使用始終溫柔的眼神看著她。

這樣的一副場景實在是忍不住讓人稱讚一句璧人。

算不准她這話是真是假,又有幾份是恭維,有幾分是真心的,顧久檸也甚少見到活的這樣通透的人。

「慕容夫人真是個妙人,要是換了旁人或許便不會這樣想了吧……」顧久檸似是嘆口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但眼神卻還是注意這羅月的反應。

雖說她是個瞎子,但似乎對周遭的一切都很是熟悉,就連手邊的茶杯放在那裡,她也是隨手一移便拿到了。

顯然是慕容華逕對她照顧的很好,讓她沒有了身為一個瞎子該有的不適。

「的確如此,今日我倒是在慕容夫人這裡受教了。」

顧久檸點點頭,只是冷不丁地便開口,話題被拐到了另一個地方。

「慕容莊主管轄這這樣一個小小的莊園,可曾想過要如何,才能將它經營的更加壯大?」 第四百二十一章有方法

此言一出,空氣中有那麼一瞬間的凝滯,似乎這話題拐的太快了,沒有讓他們反應過來。

而且她這個時候說這話的意思想必不用說也已經明了了吧?

良久,慕容華逕忽然一笑,似是自嘲地搖搖頭:「吃了生意豈是說做大便能做大的?況且這如今這般也並不能算是糟糕吧?」

糟糕到是不槽糕,起碼這飯還是能吃的上的,但是誰開門做生意不想著可以將生意做到更大?

如果只是為了填飽肚子的話,那這白月山莊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吧?

顧久檸也笑笑,臉上是恰到好處的示意:「只要慕容莊主想,事情自然是會有迴轉變化的餘地的,只是這樣看慕容莊主的心意了。」

她這句話已經說的夠直白了,就差把自己的目的給說出來了,要是這個時候對方還裝糊塗的話,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只是誰知這樣說,但慕容華逕卻並沒有歡天喜地的接下這個話茬,反而是皺了皺眉頭,竟是搖了搖頭。


「實不相瞞,我已經覺如今最好,這樣便是樂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很是真誠,絲毫看不出來有半點的心虛,以至於當顧久檸看到他這幅樣子的時候,便斷定他心中的確是這樣想的。

就連他的眼神都是如此的坦然,哪怕只是看著顧久檸的時候也沒有半點躲閃。

「慕容莊主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哪怕已經看出來他的意思,但是顧久檸這個時候還是又問了一次。

她今日來除了試探試探著白月山莊的底細,當然也還是因為那容雋的一個密令過來。

就算這白月山莊更不簡單,或者和背後的那個人脫不了干係,但是也還是要考驗考驗。

他做的這幅清高,但是若是說那調高糧油米麵價格的背後,這人真的是他們,那才更是可怕。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似乎這慕容華逕也覺得有些奇怪了,顧久檸頻繁的問他這個問題,倘若說讓他不多想那也是不可能的。

如此下來,顧久檸也便不再問,只是氣氛一時間變得莫名有些尷尬,她不說話,這些人也不會主動開口。


視線有意無意轉到了羅月的身上,顧久檸倒是也不必啥就這樣大大方方的看著她,反而更加不會讓人覺得自己有別的意思。

或許是因為習慣,她多看了她的眼睛兩眼,瞧見她那霧眼朦朧,雖說一雙眼睛好看,但是確沒有半點光彩,也算是失掉了不少的顏色。

「恕我冒昧,問貴夫人一個問題。」顧久檸緩緩開口,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坦然而嚴肅。

雖說看不見,但能察覺到有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細細的打量著,但是這樣的目光卻並不討人厭,那羅月也沒有露出什麼不悅的神色來。

「世子妃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就是了,若是我知道的自然不遺餘力的回答。」羅月一直恭敬著,雖說人看著沒有什麼稜角,但是神情卻還是倨傲的。

顧久檸也不在意,只似是隨口一句說道:「慕容夫人的眼疾是後天形成的吧?」

和容墨說到他們的時候,並沒有提到這羅月的眼睛是盲的,而且倘若是先天的恐怕這羅月有些表現也並不是這樣。

而且她能夠看得出來,慕容華逕對於她的眼睛是十分看重的,從方才進府開始,他的注意力就一直在他夫人的身上,從未挪動過。

哪怕是和她說話的時候,其實也是分散著大部分的注意力在她身上的。

果然這句話也說出來,兩個人的臉色都是變了一遍,雖說很快就恢復過來,但是也被顧久檸給捕捉到了。

「二位不必著急,其實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既然看得出來,我想要看看貴夫人的眼睛到底是什麼問題。」顧久檸說的誠懇,她只是隱隱的有這樣的猜測,但並不能下定論,倘若讓她走近了看一看,也能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這眼疾已經許久了,我想……世子妃可能是多慮了。」被人說道啊,這方面,好像慕容華逕的確有些不太高興,連眼神都比方才要銳利了一些。

顧久檸知道這已經涉及到了別人的隱私,就這樣直白的問出來的確有些不太禮貌,只是她這樣說了,自然有她心中的把握也是為了他們好。

「恕我直言,慕容夫人的眼疾恐怕形成的也不久。最多也就才一年吧?」

要問她是怎麼看出來的,除卻慕容華逕的種種表現,她自己身體下意識的反應也是很明顯的。

果然看他們兩個人驟然變幻的神色,顧久檸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世子妃這話可不能隨口就來,我家夫人的眼疾的確是一年前才開始的,但是這和世子妃今日的目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慕容華逕的眼神已經變了,起碼剛剛的敵意算是淡了一些,也是有些狐疑,不太確定面前這個人對自己或者對羅月來說有沒有幫助。

顧久檸笑笑,對方這樣的反應她意料之中:「我只是想要告訴二位,既然我能看得出來她眼睛的問題,或是給我一點時間,說不定我可以讓她好轉。」

只是他說這話,對方顯然不太相信,甚至還笑了一聲,似乎並不在意:「實不相瞞,我家夫人的眼疾,我已經遍訪名醫,都無人可以治好……」

要是可以治好她,那麼就算讓他付出生命的代價,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卻到都還沒有半點進展。

「哦,是嗎?」顧久檸挑挑眉,看出他眼中,但他的絕望當時更加來了興趣,「難不成先前那徐神醫在義診時,你們不曾去過?」

知道徐瑩瑩的醫術的,雖然做事莽撞,但醫術與她不相上下,若是她都能看出來問題,那麼徐瑩瑩一定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只是說到這裡,這慕容華逕眼中也閃過一抹遺憾:「自然是找過的,只是那個時候人太多了,我等想要見上一面已經是難上加難。」

這倒不是很奇怪的是,那段日子徐瑩瑩本身就已經忙得暈頭轉向,沒有注意到也是自然。 第四百二十二章徹底失明

見他赫然,顧久檸也不挑明,只是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真誠:「雖說我也不算什麼有本事的,但是一些簡單的醫術還是會的,不如讓我給貴夫人看看?」

她這樣說,若是換了別人,難免讓人覺得沒安好心,或者是別有所圖,但是換了顧久檸,這細細想想,好像他們還真沒有什麼讓她貪圖的。

雖是這樣,慕容華逕還是有些警惕,他對於自己的事情倒是沒有什麼,但是對於自家夫人卻是緊張的很。

「先前也有不少大夫看過了,都說無能為力,世子妃若是……」他這樣說明顯是已經拒絕了他的提議,只是相比之下他更加不信任面前這個女人。

被人拒絕又或者說是被人輕視了,顧久檸也不惱,她只是兀自笑笑:「慕容莊主不用多想,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若是可以有讓貴夫人的眼疾治好的情況,相信慕容莊主也不想錯過吧?」

她看得出來慕容華逕是有多麼的想要治好那羅月的眼睛,兩個人似乎十分的恩愛,而且這眼疾的由來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她看著卻也不簡單。

顯然這句話也打在了慕容華逕的心上。

的確,若是有任何的一個辦法,他都不想要錯過,只是他不確定面前的這個人究竟是否真的可信。

「其實換個角度想一想,慕容莊主不也是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嗎?但凡每個前來醫治的,又有誰滿口便是能治好呢?」顧久檸不咸不淡道。

若真是這樣的人過來,恐怕面前這個人也不會相信,都是出門行醫的,有些有經驗的大夫有些門道的都不會說這樣的空話。

除非是江湖騙子,不過她相信關心則亂,這白月山莊里也來過不少江湖騙子,所以慕容華逕才這般警惕。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