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顏愛蘿被綁架的事,大半的責任都在楚蕭身上。這件事,他無論如何都逃不開干係。

就算現在兩人之間感情還不錯不會鬧起來,但隨着時日增長,鬱子宸跟顏愛蘿之間感情矛盾越來越重,鬱子宸難免會想起這件事的主要責任在楚蕭。

他們兩人之間的矛盾必然也會加深。

矛盾都是一點點積累起來的,有了第一次爭吵跟互相指責,就會在心裏造成裂痕,再也無法彌補好。

鬱子夜的設計很小,也要很多時日才能達成他需要的效果,或許他自己都看不到效果達成的那一天,但他只要一想想那個畫面就覺得痛快。

但可惜,鬱子宸沒有完全相信楚蕭的話,竟想到了在酒店裏追蹤。

是鬱子宸不相信楚蕭了?

如果現在就不相信了,那就更好了。

但是,他沒想到,鬱子宸不是不相信楚蕭,而是受了顏志豪的點撥。

在鬱子夜的設計中,所有人都是通過信任關係串聯起來的。

楚二叔相信自己的判斷,楚蕭相信楚二叔,而鬱子宸相信楚蕭。只有建立在這樣的信任中,他的設計才能成功。

鬱子宸相信的人很少,楚蕭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鬱子夜不知道,鬱子宸相信的人裏又多了一個顏志豪。

顏志豪跟楚蕭不熟悉,在關鍵時刻,他沒有可以相信的人,只能自己判斷所有的信息。

所以,他對楚蕭給出的信息提出了質疑,而鬱子宸現在對他也開始信任,就接納了他的建議。

也因此,他從串聯好的局裏跳出來,開始去探查一些被忽略的線索。這些線索,偏偏就是關鍵。

鬱子宸沒有跟鬱子夜解釋,只是冷冷看着他,讓他帶着這個疑惑去死。

就算說了,鬱子夜大概也不會明白。一向冰冷不會輕易相信人的鬱子宸,竟然會相信了顏志豪的判斷。

同在鬱家長大,在鬱勝營造的自私的家庭氛圍中成長,就算是被鬱勝偏愛的他也不會明白,爲什麼顏愛蘿的父親會那麼關心自己未來的女婿。

也是這種關心,讓鬱子宸放下戒心,願意耐心的聽從顏志豪的話。

因爲家庭環境的原因,鬱家兄弟倆的成長其實都很畸形。但他們的機遇又不同,鬱子宸有可以相信的朋友,還遇到了顏愛蘿,所以沒有繼續沉.淪在黑暗中。

但鬱子夜,一開始就選擇了黑暗的路並沉迷其中,從沒想過要跳出來自己造成的困局。


所以,他們的結局也註定不同。

鬱子宸來看鬱子夜,只是來問他季雲去哪兒了。

鬱子夜也沒隱瞞,笑着說:“季雲走了,說是去帝都,要跟你比比看誰能先弄垮季國良。你可得加油啊,你要是輸了,他就會再回來搞你了。他對手下敗將向來不留情面。”

對於跟自己合作過的人,他也沒什麼情誼,說出賣就出賣。他相信,要是季雲被抓了,估計也會毫不留情的出賣他。

因爲在他們看來,爲別人保密什麼的,根本完全沒有必要。

鬱子宸又問了他一些關於楚三叔的信息,但是鬱子夜也說不知道,只是通過季志霄聯繫了一番。

鬱子夜不肯說的,他也沒再追問,只是準備下車,讓人把他帶走。

“喂,我死後,你記得幫我照顧爸媽。”鬱子夜喊着,臉上還是帶着無所謂的笑意。

鬱子宸沒有回答,也沒再理會他,直接下車走了。

貨廂門慢慢關上,隔絕了外面的光亮。

鬱子夜坐在黑暗中,眼睛卻很明亮,然後嘴角慢慢翹起,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哈哈,這就結束了嗎?呵呵,還早得很啊!”

……

兩天後,鬱子宸再次得到消息,鬱子夜跑了。這一次是被楚三叔救走的,兩人一起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上。

楚家那邊楚元跟楚二叔都搖頭嘆氣,不知道這個三弟跑了之後還會惹出什麼亂子。

他們還在找楚三叔的下落,希望能把他找回來。

楚元已經下令,把人找回來之後就關起來,永遠不許他再踏出家門半步。這畢竟是他們的親弟弟,還沒有那麼大仇恨。

而鬱子宸也在尋找鬱子夜的下落,只是他的命令是死活不論。

帝都那邊,傳出的消息是:林小姐失寵了,季志霄換了新寵,而且是兩個。

一男一女,不住在一起,也從沒同時出現過。

但是大家都知道,季志霄更喜歡的是那個男人。

這個男人長得很美豔,一雙眼睛攝人心魄,光是看上你一眼,就能讓人骨頭都酥了。


而且,這男人很有手段,把季志霄哄的言聽計從,就連季國良的話都不願意聽了。季國良被氣的暴跳如雷,但又心疼孫子,正想着法的要把這妖豔男人趕走。

但是雙方鬥來鬥去的,還沒分出個結果。季國良覺得要不是自己身體一向很好,估計早就被氣死了。

這個男人應該就是季雲了,鬱子宸看到過照片,也是辨認了很久才能從中看出季雲的影子。

明明相貌沒變,但看着卻跟另一個人一樣。

變得不是裝扮,而是氣質。

以前的季雲很低調有些唯唯諾諾,也很不自信,但現在的這個男人,卻很張揚。他毫不顧忌的向人們釋放着荷爾蒙,也很自信的展現着自己的氣質跟吸引力。

季志霄本來就是個色胚,更不可能抵擋得住這種誘惑。

而在這個時候,顏愛蘿也終於醒了。

她足足睡了四天才終於醒過來,醒來的時候腦子還有些發矇,又在牀上躺了一天才能下牀。

對於之前發生的事她的記憶很模糊,問她還記得什麼,她也是很茫然的搖頭。

顏志豪緊張的盯着她,從她臉上辨別着,很怕她想起什麼不好的回憶。 顏愛蘿回憶了一會,就記得自己在房間裏跟助理談論工作問題,然後就暈過去了。

“後邊的事,真的不記得了。”她皺眉說着,還看看面前三個人,反問到底出什麼事了。

顏志豪跟何伯都坐在她對面,看着她喝湯。

而鬱子宸坐在她旁邊,正幫她把菜往碗裏夾。

聽到她問,三個人都沒說話,而是互相看了看。

最後,還是鬱子宸很平淡的說了事情經過。

他說的太平淡了,就跟在說別人的事一樣。這種語氣引得顏志豪不斷的看他,神情很是不悅。

顏愛蘿聽完後卻從中腦補了很多的內容:“我被綁架了?季雲乾的?他還跟鬱子夜合作?楚三叔也參與了?”

這麼多不可能合作的人全都串聯在一起,讓她一時間接受不能。

“所以,季雲遇到的麻煩完全是他自找的,目的就是把我引過去?”

她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季雲耍了,而季雲就在心裏暗笑,看着她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那個看着老實巴交還很不自信的大男孩,演技竟然這麼高超,還是個高手?

事情太突然,她知道大家都沒騙她,但一時之間還真接受不了。

而且,被鬱子夜綁架,還過了幾乎一整夜才被救出來,其中能發生什麼她也很清楚。沒人跟她提,每個人看起來都小心翼翼的。

雖然醒來後沒感覺身體有什麼異樣,但她睡了這麼久,身體的異樣被處理過了也說不定。

她還發現,自己當天穿的那套衣服不見了。她找了很多地方也沒找到。

衣服應該是被扔掉了,或許是爲了掩藏一些痕跡,所以被扔掉了。

顏愛蘿不得不想起很久之前在帝都問過鬱子宸的一個問題。


那天她差點被季志霄侵犯,她問他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事情他會怎麼辦。

他說絕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他的回答很堅定,但也在轉移話題,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

如果真的發生了呢?

有些事情誰都不想發生,但如果真的發生了,就必須面對。

顏愛蘿一邊思索一邊吃飯,吃過後,就說想跟鬱子宸出去散散步。

顏志豪一臉擔憂的看着她,但也同意了。他很想跟着去看看,但何伯對他搖頭並阻攔,他也只能悶在家裏等他們回來。

顏愛蘿跟鬱子宸順着別墅區的小路往上坡方向走了一會,她就累得走不動,只能找個地方坐下歇一歇。

在牀上躺了太多天,她的體力還沒完全恢復。

鬱子宸就指了旁邊的長椅,示意可以過去坐。他比以前更沉默了,看起來心事重重的。

顏愛蘿過去坐了,卻沒感覺好一點。

現在氣溫越來越低,天氣也不是很好,烏雲黑壓壓的蓋在天上,擋住了太陽照射大地的所有路徑。

擡頭看看天,就看到烏雲沉甸甸的,好像馬上要墜下來,直接壓在人身上。

周邊的樹葉也黃得黃掉的掉,很多樹枝都光禿禿的,顯得蕭瑟極了。

顏愛蘿看了一圈,沒看到任何能讓人高興起來的景色,只覺得有些喪氣。老天爺也不用這麼賞光吧,看她心情不好,還陪着表演一出山雨欲來的風景?

她揉了揉臉,轉頭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鬱子宸。

他這幾天的臉色看着也不太好,因爲要處理的後續事情很多,所以也很累。

他平時也很沉默,但此時的沉默卻好像多了點意味不明的信息。

顏愛蘿腦子裏亂哄哄的,想的東西多,看別人也覺得別人心事重重,內心跟她一樣在天人交戰。

這男人,肯定很介意吧?

如果是這樣,不如分開,大家都不要痛苦的好。

她跟顏志豪不愧是父女,遇到這些事,處理方法都一樣。

只是,顏志豪以爲女兒會很痛苦,他大概需要找很多好理由騙她離開,卻不知道她其實更能下定決心取捨。

而且,她深愛着鬱子宸,只想帶給他快樂,不想因爲任何事讓他跟着自己一起痛苦。

所以,她笑了笑,眼睛卻紅了一瞬:“所以,鬱子夜得手了嗎?”

鬱子宸愣了一下,然後注視着她紅了的眼眶。

這女人以爲自己多堅強,卻不知道她假裝堅強的時候,有多愛哭。每次她想安慰別人,自己卻先忍不住哭了。

他伸手把她攬在懷裏,堅定的說:“沒有,真的沒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