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亦寒站起身走到戰亦林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來看看你,在這裡還習慣嗎?」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學校看亦林。

「我在這裡挺好的。」戰亦林高興地說道。

「好就好,坐下來說吧。」戰亦寒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了下來。

戰亦林點了點頭,跟上戰亦寒,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

「真沒想到戰亦林竟然是您的家人,他能來我們學校,真是我們學校的榮幸。」校長笑著看著蘇瑾月。他關注過蘇瑾月的報道,剛剛聽到蘇瑾月介紹自己的時候,他真的不敢相信,大名鼎鼎的蘇神醫竟然會是自己學校學生的家人。報紙上說蘇瑾月醫術高超,只要她出手,就沒有治不好的病人。

「以後還請校長多多照顧亦林。」蘇瑾月笑道。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剛剛一說自己的名字,對方就知道了她是誰。

「這是肯定的,兩位請放心。」校長拿起熱水瓶,幫蘇瑾月和戰亦寒的茶杯加水。蘇瑾月如此不凡,她的丈夫又怎麼可能是普通人,看戰亦寒身上的氣質,還有他的坐姿一看就是一名軍人。

「那就多謝校長了。」蘇瑾月微笑著感謝道。

校長笑著擺了擺手,「別客氣,這是我的榮幸。」他之所以關注蘇瑾月,是想請她去幫他岳母看病,只是蘇瑾月哪裡是那麼好請的,他託了很多關係,還是沒有能請到蘇瑾月。最近他岳母的病越來越重了,妻子天天都是以淚洗面,讓他也是心情低落。現在可好了,蘇瑾月竟然是他學校學生的家人,他岳母有救了。

蘇瑾月實在有些受不了校長的恭維,站起身道:「校長,我們去亦林的宿舍看看,就不打你了。」

「蘇神醫,我有一件事想要請你幫個忙。」校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蘇瑾月。有關於他岳母的性命,可是馬虎不得的。

「校長請說。」蘇瑾月微笑道。她已經知道是什麼事了,當初有人跟她說過,陽城大學的校長張之江想要請她幫他岳母看病,只是那時她實在太忙了,就拒絕了。今天見到張之江,她就想起了那件事。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真的很小。

「我岳母得了乳腺癌,已經時日不多了,希望蘇神醫能夠幫忙醫治。」張之江臉上滿是懇求之色。看到岳母一天比一天憔悴,他的心裡真的不好受。

蘇瑾月拿出一隻玉瓶遞給張之江,「你回去后將這顆葯餵給你岳母吃,她的病就可以痊癒了。」她和亦寒這次是來看亦林的,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別的事情上。

「多謝蘇神醫!」張之江感激地接過玉瓶。他雖然有些不相信單憑一顆葯就可以治好他岳母,但是蘇瑾月只給他一顆葯,他也沒有辦法。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與戰亦寒和戰亦林走出了校長辦公室。

聽到裡面的人要出來,林清秋和關曉珊連忙快跑幾步,躲到了牆角處。她們此時心中有著濃濃的震撼,戰亦林的家人竟然那麼厲害,連校長都對他們那麼恭敬。看來戰亦林也並非是普通的鄉下小子。

林清秋探出頭,看著遠去的蘇瑾月三人,心中滿是高興。或許她有可能和戰亦林在一起。

張之江將蘇瑾月三人送出辦公室,立即就打了個電話給妻子。

等到電話接通后,他高興地說道:「阿鳳,我今天見到蘇神醫了,她給了我一個葯,說可以治好咱媽的病,好,我馬上就來。」

放下電話,張之江拎起公文包,快步向著外面走去。蘇神醫是戰亦林的家人,要是這顆葯沒用,他就通過戰亦林的關係再找蘇神醫。

蘇瑾月三人走到宿舍前的涼亭坐了下來。

「亦林,等一下去外面吃飯,你有沒有什麼好的飯店推薦?」蘇瑾月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和隊友們一直都是去學校附近的龍記吃的。」戰亦林道。他平時都是在學校食堂吃的,除非隊友們拉他出去。

蘇瑾月用神識掃了一眼龍記,發現不是特別乾淨,「我們出去再看吧。」

戰亦林點了點頭,「大嫂,大哥,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洗個澡,跟隊友們說一聲就來。」他聞到自己身上的汗味有些難受。

「你跟他們約好了?」戰亦寒問道。

戰亦林點了點頭,「我們在校季足球比賽中獲得了勝利,大家就提議去外面吃一頓。」

「那就讓大家一起去吧。」蘇瑾月提議道。在學校同學之間的關係是極為重要的。

「那我去問問他們的意見。」戰亦林站起身道。他也一直想請隊友們吃飯,今天正好大哥大嫂來了,大家一起聚聚。只是不知道隊員們願不願意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飯。 劉展用毛巾擦著頭髮上的水珠,看到戰亦林進來,問道:「你家人回去了?」

「還沒有,我大哥大嫂知道我們要一起去吃飯,說要請我們,我是來叫你們的。」戰亦林好心情的說道。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大哥大嫂見過了,今天真的很開心。

劉展將自己擦過頭髮的毛巾,扔在自己換下來的臟衣服一起,「這怎麼好意思,你們自己去吧,我們就不去了。」去飯店吃一頓飯可是不便宜的,他們怎麼好意思讓戰亦林的大哥大嫂破費。在他想來,戰亦林的大哥大嫂都是在老家種地的,一年的收入也沒有多少,請他們吃一頓,說不定就能將他們大半年的血汗錢都用完。

「沒關係的,我大哥大嫂人很好的,你們見了就知道了,我先去洗個澡,等一下我們就一起去。」戰亦林說著向著浴室走去。

劉展看向足球隊的其他人,「你們怎麼說?」

「既然戰亦林的大哥大嫂一片好意,我們就去吧。」周志恆說道。反正到時候他們可以搶著付錢。

「那行,大家就一起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坐在涼亭里聊著天,經過的同學,都不由自主的會將目光投到兩人的身上。沒辦法,兩人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都太出色了,讓人根本無法忽略他們的存在。

「大哥!」戰亦林帶著足球隊的眾人向著兩人走去。

「他們是你的大哥大嫂?」足球隊的眾人,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涼亭中的戰亦寒和蘇瑾月。這和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在他們的想象中,戰亦林的大哥大嫂肯定是穿著土土的衣服,黑褲子,黑布鞋,給人一種樸實的形象。可是眼前的他們,卻完全出乎他們的想象,完全不像是從偏遠山村來的。

還有他們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商場里買的。雖然戰亦林穿的衣服也還不錯,但是他們一直以為是戰亦林的父母為了不讓他被人看不起,將所有的積蓄都花在了他的身上。畢竟從山區里走出一個大學生是不容易的。

蘇瑾月和戰亦寒站起身,對著眾人微笑著點了點頭,「我們是亦林的大哥大嫂,你們好!」

「大哥,大嫂,你們好!」眾人回過神,紛紛與戰亦寒和蘇瑾月打招呼。他們不僅穿的不像偏遠山村的人,就連言行舉止都不像。

「聽說你們贏了比賽要一起去聚餐,我們正好很久沒有見到亦林了,就想著一起去熱鬧熱鬧,你們不會介意吧?」蘇瑾月微笑著看著眾人。她和亦林原本是同學,年齡和他們也差不多。

「當然不會。」劉展紅著臉搖著頭。戰亦林的大嫂長得真漂亮,比他們學校的校花還漂亮。

「那我們去哪裡吃?大家有沒有好的提議。」蘇瑾月看向眾人道。

「要不我們去龍記吧?」周志恆提議道。他們聚餐一般都會去龍記,跟那邊的老闆也已經熟悉了。

劉展想了想道:「去翠香苑吧,那裡比較乾淨,大家覺得怎麼樣?」龍記好是挺好,只是那裡的菜不是很乾凈,他們吃沒關係,萬一戰亦林的大嫂吃壞了肚子就不好了。至於吃飯的錢,到時候他偷偷的去付掉。

見眾人都沒有意見,蘇瑾月決定道:「那我們就去翠香苑吧。」

「好。」眾人點頭應道。他們中有很多人都沒有去過翠香苑,不過都聽說過,翠香苑在陽城已經算是高檔的酒樓了。

「清秋,我們要不跟著一起去吧。」關曉珊看向林清秋提議道。跟去正好可以了解一下戰亦林的家境,剛剛她們在校長室外偷聽,只是聽到了模模糊糊的幾句,並不是很清楚。

「這樣不好吧。」林清秋猶豫道。她是有些心動,但是她是一個女孩子,這樣厚臉皮的跟去太不矜持了。

「有什麼不好的,走啦。」關曉珊拉起林清秋的手,跑向了眾人。

眾人浩浩蕩蕩的向著校門口走去,聽到後面有人叫自己,停下了腳步。

轉過頭看到是林清秋和關曉珊,眾人都有些驚訝。她們怎麼會叫住他們?林清秋和關曉珊,在學校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平時就算有男生去搭訕,她們也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你們要去哪裡?」關曉珊拉著林清秋走到眾人面前問道。

蘇瑾月看到兩人挑了挑眉。這兩個女生就是在校長室門外偷聽的人。

戰亦林看了林清秋一眼,轉過頭繼續和戰亦寒說話。他不想讓大哥大嫂知道他喜歡林清秋,他和林清秋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何必節外生枝。

見戰亦林只是掃了自己一眼,林清秋心中一陣失落。看來戰亦林對她並沒那種意思。

「我們去聚餐,戰亦林的大哥大嫂請客。」周志恆說道。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他一直都喜歡著關曉珊,能和她說話他覺得很開心。

「那我們可以和你們一起去嗎?」關曉珊問道。清秋喜歡戰亦林,這個能夠了解戰亦林,了解他家人,家庭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林清秋扯了扯關曉珊的衣袖。她突然有些不想去了。

周志恆有些為難的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要是他請客,不用關曉珊問,他就已經開口邀請了。

「當然可以。」蘇瑾月開口道。剛剛亦林那一瞥看似不經意,但是眼中卻帶著複雜的情緒。而林清秋顯然也已經對亦林動心了,只是兩人都不是主動的人。

「謝謝戰大嫂。」關曉珊轉頭對著林清秋眨了下眼睛。戰亦林的大嫂都已經同意了,你可別錯過這個機會。

林清秋點了點頭,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就當給自己一個機會吧。

戰亦林有些意外的看向林清秋和關曉珊。她們怎麼會決定要和他們一起去吃飯?不過他的心裡卻升起了一絲期待,雖然他和林清秋不可能在一起,不過一起吃頓飯,也可以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想到這裡,戰亦林高興道:「那我們走吧。」

「好。」眾人應了一聲,向著校園外走去。 菜單很快就到了戰亦林手中,他看了一眼菜單,看到東坡肉已經點了,看了一下其他的菜不知道該點什麼好。

「東坡肉是林清秋點的,你點個青菜炒香菇吧。」耳邊響起了蘇瑾月的話語。

戰亦林看了林清秋一眼,在菜單上找了一下,立即就看到了青菜炒香菇,手中的筆在標有著青菜炒香菇的後面勾選了出來。

林清秋見戰亦林看自己,臉更是紅了一分。他不會知道東坡肉是她點的吧。

戰亦林將菜單遞給蘇瑾月,蘇瑾月微笑著接過。她剛剛用的是傳音,除了亦林外其他人都是聽不到的。

在菜單上看了一下,蘇瑾月有些猶豫,「東坡肉也點了,青菜炒香菇也點了,該點什麼好呢?」她看向戰亦寒,狡黠的對著他眨了眨眼。

戰亦寒微微勾唇,深邃的溫柔眼眸中只有蘇瑾月一個人的影子,「那就點份糖醋排骨吧。」

「嗯。」蘇瑾月揚唇淺笑,手中的筆卻在戰亦寒最喜歡的魚湯後面打了個勾。

戰亦寒看著蘇瑾月,眸中的溫柔和愛意幾乎要溢出來一般,他伸手接過菜單,毫不猶豫的在糖醋排骨的後面打了個勾。

「戰亦林的大哥大嫂可真是恩愛,我在這裡都能感受到他們對彼此的愛意。」關曉珊在林清秋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心中有著一絲羨慕。

林清秋還在想著青菜炒香菇是不是戰亦林點的,聽到關曉珊的話,贊同的點了點頭。如果她以後和亦林在一起,他會這樣對她嗎?

「戰亦林的大哥好像是軍人,他的坐姿一直都保持著沒有變過。」關曉珊小聲道。她叔叔也是軍人,雖然已經退伍了好幾年,但是不管他的站姿,還是坐姿,一直都和普通人不同,真的是站如松坐如鐘。

林清秋將目光轉到戰亦寒的身上。她不知道戰亦林的大哥是不是軍人,但是他身上那種不怒而威的氣勢,讓她有些害怕。她覺得戰亦林的大哥,如果是軍人應該也不是一個普通的軍人。

「我幫你打探一下,說不定以後他們就是你的大哥大嫂了。」關曉珊促狹的對著林清秋眨了眨眼。

林清秋臉羞的猶如天邊的朝霞,她沒好氣的白了關曉珊一眼。她也想更加了解戰亦林,自然不會反對曉珊的提議,不過還是有些難為情。還好曉珊說的很小聲,戰亦林的大哥大嫂聽不到,不然她真的要尷尬死了。

見林清秋沒有反對自己的提議,關曉珊轉頭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戰大哥,你是一名軍人嗎?我叔叔他以前也是一名軍人。」

「嗯。」戰亦寒點了一下頭。

「那你肯定不是一名普通的軍人,你現在是排長還是連長?」關曉珊問道。要不是戰亦寒的年紀看上去不大,她會猜他是營長。只是要從一名普通的軍人晉陞到連長,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沒有七年八年是當不上的,而且還需要立下無數的戰功。

「我只是一名軍人。」戰亦寒道。他並不想告訴對方,自己現在是團長。在他看來不管是普通的軍人也好,亦或者軍官也好,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

「戰大哥,原來你是一名軍人啊,難怪你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氣勢。」劉展笑道。他特別崇拜軍人,高中畢業后他也有意想要考入軍校,只是家人不允許,他們怕他吃不了軍人的苦。後來經過一番商量,他最終選擇了陽城大學。

「戰大哥,你當兵幾年了?」周志恆問道。

「快五年了。」戰亦寒道。

「戰大哥現在在哪個軍區?」關曉珊問道。五年絕對不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軍人,除非戰亦寒碌碌無為,不過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一個碌碌無為的人。

「東北。」戰亦寒淡聲道。

「哦!」關曉珊點了點頭。跟戰亦寒說了幾句話,她已經看出戰亦寒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她有些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看錯了,像戰亦寒這樣的男人,眼中怎麼會有那麼溫柔的光芒。

轉頭看向蘇瑾月,「戰大嫂,你現在是隨軍的嗎?」她聽叔叔說過,只有連長以上級別的軍官,結婚後才能分配到部隊的房子。

「嗯。」蘇瑾月點頭。

「我聽說你是一名醫生,你是軍醫嗎?」關曉珊繼續問道。她之前和清秋在校長室的門外偷聽,因為怕有人來所以不敢湊的太近,不過校長當時叫蘇瑾月蘇神醫她是聽到的。

「算是吧。」蘇瑾月道。林木聲當初讓她進入軍區醫療研究小組的時候,給她辦了軍醫的證件。

「戰亦林,你大哥大嫂真不簡單呢。」周志恆笑道。他一開始還以為戰亦林的大哥大嫂是鄉下種田的,沒想到他們竟然是軍人和軍醫,難怪氣勢不凡。

「我聽說軍醫的醫術都很好,戰大嫂的醫術肯定也很好吧?」劉展問道。醫生也是他最崇拜的職業之一。

「還過得去。」蘇瑾月謙虛道。

看到菜被端上來,蘇瑾月招呼眾人道:「大家吃吧,不用客氣。」

眾人此時的目光已經被桌上精緻的菜肴給吸引住了,紛紛拿起筷子準備一嘗美味。龍記的菜也好吃,不過卻比不上這裡的精緻。

關曉珊見自己打探了半天也沒有打探出什麼有用的消息,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歉意的看了林清秋一眼。戰亦林的大哥大嫂口風那麼緊,她也沒有辦法。

林清秋淺笑著搖了搖頭。有這些已經夠了。而且她也已經知道,戰亦林的大嫂不僅是軍醫,也是神醫,是連他們學校的張校長都尊敬的人。要是以後她真的和戰亦林走到一起,她父母應該不會那麼的強烈的反對吧。

眾人邊吃邊聊,氣氛十分的熱絡。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劉展站起身對著眾人道:「我去趟洗手間。」他是想下去將這桌菜的錢給結了。

蘇瑾月看了劉展一眼,嘴角劃過一絲笑意。她一開始點菜的時候,就已經將錢夾在了菜單里,一起遞給了服務員。既然說了他們請客,怎麼會給眾人有結賬的機會。 菜單很快就到了戰亦林手中,他看了一眼菜單,看到東坡肉已經點了,看了一下其他的菜不知道該點什麼好。

「東坡肉是林清秋點的,你點個青菜炒香菇吧。」耳邊響起了蘇瑾月的話語。

戰亦林看了林清秋一眼,在菜單上找了一下,立即就看到了青菜炒香菇,手中的筆在標有著青菜炒香菇的後面勾選了出來。

林清秋見戰亦林看自己,臉更是紅了一分。他不會知道東坡肉是她點的吧。

戰亦林將菜單遞給蘇瑾月,蘇瑾月微笑著接過。她剛剛用的是傳音,除了亦林外其他人都是聽不到的。

在菜單上看了一下,蘇瑾月有些猶豫,「東坡肉也點了,青菜炒香菇也點了,該點什麼好呢?」她看向戰亦寒,狡黠的對著他眨了眨眼。

戰亦寒微微勾唇,深邃的溫柔眼眸中只有蘇瑾月一個人的影子,「那就點份糖醋排骨吧。」

「嗯。」蘇瑾月揚唇淺笑,手中的筆卻在戰亦寒最喜歡的魚湯後面打了個勾。

戰亦寒看著蘇瑾月,眸中的溫柔和愛意幾乎要溢出來一般,他伸手接過菜單,毫不猶豫的在糖醋排骨的後面打了個勾。

「戰亦林的大哥大嫂可真是恩愛,我在這裡都能感受到他們對彼此的愛意。」關曉珊在林清秋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心中有著一絲羨慕。

林清秋還在想著青菜炒香菇是不是戰亦林點的,聽到關曉珊的話,贊同的點了點頭。如果她以後和亦林在一起,他會這樣對她嗎?

「戰亦林的大哥好像是軍人,他的坐姿一直都保持著沒有變過。」關曉珊小聲道。她叔叔也是軍人,雖然已經退伍了好幾年,但是不管他的站姿,還是坐姿,一直都和普通人不同,真的是站如松坐如鐘。

林清秋將目光轉到戰亦寒的身上。她不知道戰亦林的大哥是不是軍人,但是他身上那種不怒而威的氣勢,讓她有些害怕。她覺得戰亦林的大哥,如果是軍人應該也不是一個普通的軍人。

「我幫你打探一下,說不定以後他們就是你的大哥大嫂了。」關曉珊促狹的對著林清秋眨了眨眼。

林清秋臉羞的猶如天邊的朝霞,她沒好氣的白了關曉珊一眼。她也想更加了解戰亦林,自然不會反對曉珊的提議,不過還是有些難為情。還好曉珊說的很小聲,戰亦林的大哥大嫂聽不到,不然她真的要尷尬死了。

見林清秋沒有反對自己的提議,關曉珊轉頭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戰大哥,你是一名軍人嗎?我叔叔他以前也是一名軍人。」

「嗯。」戰亦寒點了一下頭。

「那你肯定不是一名普通的軍人,你現在是排長還是連長?」關曉珊問道。要不是戰亦寒的年紀看上去不大,她會猜他是營長。只是要從一名普通的軍人晉陞到連長,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沒有七年八年是當不上的,而且還需要立下無數的戰功。

「我只是一名軍人。」 錯嫁替婚總裁 戰亦寒道。他並不想告訴對方,自己現在是團長。在他看來不管是普通的軍人也好,亦或者軍官也好,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

「戰大哥,原來你是一名軍人啊,難怪你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氣勢。」劉展笑道。他特別崇拜軍人,高中畢業后他也有意想要考入軍校,只是家人不允許,他們怕他吃不了軍人的苦。後來經過一番商量,他最終選擇了陽城大學。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