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耗子也有內丹?”

“廢話,大羅滅地鼠也是耗子,人家一屁都能把你崩死一百回!”小泥鰍被陸離氣了一下,嚴肅地道,“不要改變話題!”

陸離無奈地翻翻白眼,感情自己在小泥鰍跟前,真成個土老帽了,什麼大羅滅地鼠,自己真的是不知道啊!

“那要怎麼搞?你幫我搞?”

陸離此刻,也是心血來潮,想到小泥鰍對付吞天妖蟒時的神武無敵,眼神微微變得熾熱起來。若是這小泥鰍再幫自己搞到一顆天荒蠻牛的內丹,那麼自己極有可能打通第七條武靈脈!

“你別撅腚想好事!”

沒想到,陸離話還沒說完,就遭到小泥鰍一口回絕,頓時顏面掉了一地。

“我現在,有要事在身,可沒功夫消耗在你那破事上,一個牛犢子都搞不定,你還想混個出人頭地,指嘛呢你?”小泥鰍不屑地道,“自己想辦法,那孫震不是正幫你搞呢嘛?”

“呃…”

聽到這麼說,陸離擡頭,看到不遠處的夜色中,那九重武脈境的孫震,不知何時,已經將圍困自己的一羣荒獸,擊殺了個乾淨,場中,只剩下那隻體型龐大的天荒蠻牛,在眼神兇戾地注視着那幾個人。

腥風中,一股濃烈的毒藥味,瀰漫空中。

此時的天荒蠻牛,被孫震幾人包圍,一旁,藥家的族長藥通,手中拎着一個烏黑色的袋子,那濃烈的毒藥味,便是從那袋子中發散而出的。

陸離眼神微眯,想來之前遭到那麼多荒獸圍攻,現在竟然很快地盡數被殺,藥通的毒藥功不可沒啊!

也是因爲毒藥的緣故,那天荒蠻牛也是不敢貿然攻擊,他靈智開啓,自然也是知道,這劇毒的厲害之處!

“哼!那我就等到孫震將天荒蠻牛搞定,來個坐收漁翁之利!”

想到這,陸離狡猾地一笑。

“孫震等人正在對付天荒蠻牛,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啊…”

此時,一旁的陸戰天看着前方與天荒蠻牛僵持的情景,說道,顯然,他也是知道,孫震雖然強悍,但是畢竟修爲還未晉升到武影境界,與媲美一元武影境強者的天荒蠻牛硬撼,還是有着極大的難度…

武影境,武脈境,一字之差,境界上卻是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不管了,哥哥,現在很多荒獸都是正往日出山跑去,爺爺還在火神廟中,你先行回去,照顧爺爺,現在整個武陽村,恐怕都已經變成了廢墟,荒獸肆虐之後,很快都會趕過去,爺爺的安全,交給你了!”

“那你呢?”陸戰天擔心地問道。雖然現在荒獸很多都已經撤離而去,但是因爲數量龐大,依舊有着不少,陸離一人在此,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哥哥,我自有辦法脫離!”陸離說完,輕輕一笑。

“好吧!我去照顧爺爺,你小心點!”陸戰天點點頭,旋即,不再多說,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小子,那火神廟可是被我設下封印的啊,妖獸都進不去,何況一羣荒獸?那老頭,只要不出來,絕對安全,你讓你那哥哥回去,多此一舉!”顯然,小泥鰍不明白,陸離爲何讓陸戰天先行回去。

“待會與那天荒蠻牛恐怕會有一場激鬥,若是孫震命大,制服天荒蠻牛,也同時覬覦那妖獸內丹的話,註定免不了一場豪奪,哥哥纔打通兩道武靈脈,之前消耗嚴重,應該回去休息…”陸離眼神中,一副關切神色。

他知道,陸戰天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陸離卻是看在眼裏,這個哥哥倔強的要命,自己不說的話,恐怕他能將體內火靈脈中靈氣榨乾淨,也絕不自行回去!

“沒想到你還有這份心,兄弟情深吶…”小泥鰍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倒是說的很認真的樣子。

“不過,你一人之力,行不行啊?”小泥鰍疑惑地問道。

“行不行,總要試一試…”陸離微微一笑道。

“臭小子,別指望我幫你——”

小泥鰍話未說完,突然一聲震天聲波,傳入耳中,震盪耳膜!

“哞——”

就在這時,只見那被圍攻的天荒蠻牛,對天一聲長嚎,緊接着,四蹄翻騰,濃煙滾滾,大地在此刻,都是顫抖起來!

“好戲開始了!”陸離眼神熾熱,旋即縱身躍上一處廢墟,觀看着即將到來的大戰!

……

“放毒!”

人羣中,孫震一聲大喝,旋即,只見那藥通眼神一凜,手中的袋子徑直飛了出去!

“噗噗——”

袋子如同敗革,擊打在了天荒蠻牛的頭部,頓時,一股黑氣升騰而起,劇烈的毒藥味擴散開來,將整個牛頭都給籠罩!

一時間,毒霧瀰漫,周圍沒有躲開的一些荒獸,瞬間吐血身亡!

“哞——”

天荒蠻牛受到劇毒侵蝕,也是身體微微一晃,不過,這妖獸修爲高深,並沒有像其他荒獸那樣,受到極大創傷,後腿一蹬,在大地之上留下一個巨大的蹄印之後,身體猶如小山般,對着藥通就猛衝過去!

“呃…”

江小姐,別來無恙 ,藥通眼神一寒,他一向對自己配製的劇毒萬分自信,卻沒想到,在這強大的妖獸面前,猶如螳臂當車!

“攻!——”

孫震修爲最高,幾人皆是聽他指揮,看到天荒蠻牛發動襲擊,他自然不敢怠慢,一聲大喝,旋即,雄渾靈力率先升騰而起,最後是在半空中凝成一隻巨大拳頭,狠狠地對着天荒蠻牛巨大的頭顱砸去!

與此同時,一旁的孫武也是將大蠱門的幻靈蠱術施展而出,手掌中,黑氣滾滾,無數條鐵線甲蟲涌出,絲絲縷縷,直接是纏縛在了天荒蠻牛身軀之上! 第三十八章 要不要幫忙!


“哞——”

炮灰女配養娃日常(穿書)

天荒蠻牛一雙牛眼如同銅鈴,泛起赤紅的血色光澤,在這夜色中顯得極爲妖異。

而當孫震那靈力巨拳攻下之時,天荒蠻牛突然全身一抖,牛腳猛地一踏地面,煙塵升騰間,一股黑色的氣流也是同時間自其身軀之中盪漾而出,騰騰黑氣繚繞,瞬間將整個龐大的牛身籠罩!

“嗯?”

不遠處坐山觀虎鬥的陸離,看到這一幕也是被驚了一瞬,眉頭一皺,他從這黑色的氣流中,感受到一股絕強的氣息,那種氣息,竟是遠非武脈境巔峯的孫震可比!

“這是妖氣。”

正當陸離疑惑間,小泥鰍的聲音及時傳了過來,像是知道陸離內心的疑惑,解釋道,“達到妖獸的級別,其體內,已經開始有着妖氣產生,這種妖氣,就如同你們人類施展而出的靈氣。”

“妖氣凝聚,能夠發出強悍的攻擊力,雖然這頭天荒蠻牛已成爲妖獸,但是能夠看得出來,他的靈智還處於剛剛開啓的狀態,顯然並未能凝聚妖氣成形,還不能將妖氣的強悍盡數發揮出來,但是縱使如此,光靠着妖氣的護身防禦,那周圍一羣人的攻擊也完全可以化解。”

“沒想到,獸類還有這個功能…”

“轟隆隆——”

正說着,孫震那充滿狂暴能量的一拳,已然降落,滔滔拳勁,盡數攻擊在天荒蠻牛腦袋上,發出沉重而尖銳的盡數碰撞之聲,那番陣勢,駭人心魄!

與此同時,孫武大蠱門功法,幻靈蠱術凝聚成的鐵甲線蟲,也是盡數匯聚在天荒蠻牛的龐大身軀上,那些泛着寒光的線蟲,彷彿無比嗜血之物,一攀附到天荒蠻牛的身軀,便是瘋狂地向着毛皮中鑽去,不過,那天荒蠻牛周身妖氣防禦也是極爲強悍,一時間,線蟲竟是無法前進一分!

衆人皆是同時出手,那番陣勢,當真是令得人人驚駭,天地變色!

“砰砰——”

天荒蠻牛頭上的一對巨角,也是在此時泛起冰寒光芒,妖氣繚繞間,一股詭異的滅殺之氣,轟然爆涌而出!

天荒蠻牛識得孫震乃修爲最高一人,銅鈴大眼一瞪,便對着孫震所在的位置發足狂奔,那情形,直欲將其撞個稀巴爛!

“鏘!——”

強大無匹的勁力,猛然間交織在一起,在這一刻,天地突然動盪起來!

衆人的攻擊,紛紛匯聚而來,鏘然轟撞在天荒蠻牛的身軀之上,頃刻間,一股無形的靈力波動,從天荒蠻牛的身體盪漾開來!

“咔嚓咔嚓——”

紛亂的氣勁,四處亂竄,周圍的一些巨石、樹木,盡數發出咔嚓咔嚓的破裂之聲,腳下的地面,砰然間出現了一處大坑,深達數丈,觸目驚心!

“噗嗤——”

衆人的攻擊,威力極大,那天荒蠻牛也是受到了極大的重創,身體表層,妖氣竟然被生生震碎,毛皮受到擊中的打擊,一股股鮮血流淌而出!

隨着鮮血的滲出,之前藥通釋放的毒藥,也開始顯出威力!

“小子,這天荒蠻牛已經中毒了!他在用體內妖氣抵禦劇毒的侵襲,這會兒還死不了,不過,也快了!”

小泥鰍說道,顯然,他是在提醒陸離,他乃是天地間極爲厲害的角色,感應力,比起陸離要強悍無數倍!

“哞——”


天荒蠻牛一聲長嘯,渾身的妖氣,竟開始出現飛速的凝聚,不多時,一種黑色晶甲狀的物質,便覆蓋在全身每一處,看上去,倒是形成了一種極爲強大的防禦!

“這種防禦現在可以抵禦外界的侵蝕,但卻根本不能將體內的劇毒抵禦,這笨牛!”看到到現在纔想起來施展防禦之力,小泥鰍頓時露出一副十分鄙視的樣子。

與此同時,受到天荒蠻牛的攻勢反擊,衆人中,也是除了孫震之外,皆是紛紛狂噴鮮血,天荒蠻牛乃是一擊妖獸,攻擊力極爲強悍,可不是一些修爲低下的人可以輕易招惹的!


那孫武,修爲乃是武脈境七重的巔峯,也是在此一擊中,遭到劇烈重創,氣血翻涌間,一口鮮血噴出,模樣猙獰!

孫震雖未噴血,但是模樣也是在這一刻狼狽之極,剛纔的一擊,他切實感受到了這天荒蠻牛的強橫之處,這種妖獸,天生力大無窮,如今晉升妖獸,更是戰鬥力成倍增幅!

“畜生!”

孫震眼神兇戾之極,暗自大罵!

合衆人之力的強悍一擊,雙方都是受到極大的重創,而孫震一方,衆多強者皆是一口鮮血突出,戰鬥力大爲減弱,之前的一擊,恐怕極難施展出來。

那些強者,面對着天荒蠻牛,也是心中顫抖,滿臉懼色。

在這種妖獸跟前,他們簡直不值一提!

“果然厲害!”

看着天荒蠻牛竟然能夠將衆人的攻勢都能夠化解,也在心中暗暗驚顫,這種妖獸,若不動點心思,想要取其內丹,當真是天方夜譚!

而就在這時,那天荒蠻牛龐大的黑影也是突然動了起來,雙眼中,紅光閃爍,兇戾之色濃郁之極,這一刻,它竟是開始進入到了一種狂暴的狀態!

“蹬蹬——”

天荒蠻牛四蹄踏地,猶如隕石轟擊大地,直震得周圍的廢墟之上,煙塵掉落,濃煙滾滾!

“不好,這畜生髮狂了!”

孫震大驚失色,突然叫道。


如今衆人皆是受傷,恐怕無法施展出足夠抵禦着天荒蠻牛的戰鬥力,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逃!

望着天荒蠻牛發狂,衆人眼中皆是閃過懼色,之前的攻擊,他們有着孫震坐鎮,還是信心滿滿,甚至還打那內丹的注意,但是卻沒想到,一擊之下,盡數落入下風,這讓得他們心中皆是打起了退堂鼓!

“我斷後,快撤!”

孫震大喝一聲,旋即,靈力凝聚,一把巨大的黑色斧頭,在半空當頭砍下,想要以此來減弱天荒蠻牛的攻擊威勢。

在這空當,衆人皆是逃離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不過,沒有多遠的距離,好像是碰到了別的猛獸,遠處,竟又是發出一陣打鬥之聲!

這種情形,使得孫震都是眼露懼色,內丹,還是暫且別想了,若是沒有辦法脫困,那麼他當真要被這些野獸整死!

而不遠處的陸離見到這一幕,卻是微微一笑,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弧度。

“這天荒蠻牛已經受到毒藥的侵蝕,戰鬥力應該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降低,可是這些人,卻在這關鍵的時刻撤退,當真是給我機會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