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個去,林飛是神仙嗎?

居然……連子彈都能接得住!

不但劉宇正傻眼,一旁的姚紫菱和馮俊傑也傻了眼。

只見,林飛一個側身斜立的動作,那一隻伸出去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子彈的手,此刻更是神奇的象徵。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疑問,立刻在其他三人心中湧起,不過對於林飛來講,這真的不算什麼,徒手接子彈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

說起來,林飛還是得感謝自身的強大神識,要不是它在第一時間感應到危險,並且同時做出了反應的話,恐怕劉宇正早已不在了。

通過神識和透視眼的綜合作用,林飛很快就鎖定了敵方的位置——對面大廈33樓的一個房間的陽台處。

敵方也是夠囂張的,居然俯趴在陽台地板上,將狙擊槍槍口架在護欄上,對準了林飛等人此時所處的房間,不怕曝光。

由此可見,敵方這個狙擊手,是有著充分的自信,能夠將他這一次的目標給直接爆頭。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既然你想殺我們,那就不要怪我們對你下死手了。

想到這裡,林飛先是擰過頭來暴喝一聲:「都給我趴下~」

話音一落,姚紫菱和馮俊傑一愣后,迅速反應過來,趕緊趴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林飛見狀,這才放下心。

「你想要我們的命,那就別怪我了。」

林飛輕蔑一笑,旋即夾住子彈的那隻手對著陽台方向大力投擲而出,立刻化作一團閃電,飛快朝著敵方射去。

「草,這是什麼玩意兒?」

正想著起身回屋休整的敵方狙擊手,忽然眼睛瞳孔擴大,接著一個子彈「呼嘯」著從對面目標單位快速地朝著自己這邊射來,速度之快,實在出乎狙擊手的意料之外。

「靠,狙擊槍……這特么不是我射過去的狙擊子彈嗎?」

敵方狙擊手再次暴走,同時心中立刻有股不好的預感,於是他立刻從地板上跳起,連狙擊槍都不拿,整個人奪門狂逃。

可是……林飛會這麼輕易讓他跑嗎?

當然不會!

剛才那一甩子彈時候,林飛暗運了真氣在內,讓這顆子彈有導航的功能,直接就沖著敵方狙擊手的方向射去。

「噗嗤~」

就在敵方狙擊手即將跑進房內,其中半個身子還在陽台外的時候,那顆子彈忽然加速,就像長了眼睛那樣,瞬間鎖定,猛地從敵方狙擊手的後腦勺射進去,立刻血光四濺,伴著一些純白色的腦漿,現場委實恐怖。

「就這麼死了?我不甘心啊……」

彌留之際,敵方狙擊手的雙眼睜大如同燈籠,嘴上喃喃自語,然後過了不到五秒,他就緩緩閉上雙眼,斷氣了……

林飛鬆了口氣,拍拍手說:「好了,威脅已經清除,老劉,你趕緊先撤,否則到時候被他們找上你,那就麻煩了。」

劉宇正深以為然:「嗯,林飛你說的沒錯,我馬上走。」

由於確定了對面樓的狙擊手威脅已經被徹底清除,現在林飛唯一要做的,就是帶著姚紫菱和馮俊傑兩人離開,另尋落腳的酒店。

很快,806號房空了。

校園絕品狂徒 林飛帶著二人出了酒店,然後鑽進了劉宇正準備好的車內,再從儲物柜上拿出鑰匙,再把門給鎖上,接著掛擋加油門啟動,車子才能正式駛出指定軌道。

車子開到一半,林飛忽然開口問馮俊傑:「老馮,你說說看,我們幾個今晚去那裡過夜?餓了嗎?餓了的話,待會兒我們把車停在旁邊,去買吃的,對了,你們想吃點什麼?每次現場的輩分都比較大唄!」

「隨便吧!我也不知道該去那裡過夜,和你一樣,我對霉國也是兩眼一抹黑」

林飛聽得一陣愕然:「老馮,你不是來過霉國嗎?」

馮俊傑搖頭:「我來霉國留學的地方不在西雅圖,而是在紐約。」

「……」

姚紫菱說話了:「我之前曾經來旅遊過,知道一家酒店很好,我們可以去那裡看看,只是不知道現在人家酒店還開不開門。」

林飛驚喜點頭:「沒事,老婆,你告訴我地址在哪兒?我馬上趕過去。」

龍吟洪荒 「地址是西雅圖城市中央廣場西側……」

姚紫菱在熟人面前被林飛叫老婆,還真的感覺很憋屈,但痛苦的是,卻又不能恰當地表現出來。

「好,就去哪了!」

林飛當場拍板。

(本章完) 「組……組長,你能不能開慢一點兒?」

副駕駛座位上的馮俊傑實在受不了這坐汽車像坐火箭般的滋味,強忍著想要狂吐的衝動,怯怯地問林飛。

林飛淡然一笑,回應道:「沒事,老馮,你是軍人,再忍幾分鐘左右就到了。」

鳳歸九霄:狂妃逆天下 幾分鐘?

我特么連幾秒鐘都忍不住啊!

可誰叫自己命苦呢?搭上你這麼個瘋子,不忍也得忍了。

「好……好吧!嘔~」

無奈之下,馮俊傑唯有強忍,但最後還是忍不住,眼看著就要狂吐了。

「馮上校,吐出來會好一些。」

忽然,一個黑色塑料垃圾袋遞到馮俊傑跟前,接著傳來的是姚紫菱溫柔的聲音。

馮俊傑愣了一下,接過垃圾袋,說了一聲謝謝后,就把頭埋進垃圾袋內,開始狂吐不已。

不過,即便如此,林飛開車的速度也沒有絲毫降下來的意思,反而開得比剛才更快,這讓姚紫菱也看不下去,開口叫他開慢點,照顧一下馮俊傑的感受。

林飛淡淡一笑,說:「長痛不如短痛,既然老馮不吐都吐了,那就讓他一次吐個夠吧,免得斷斷續續的,那樣更難受。」

「你……」

姚紫菱被林飛的話給氣到不行,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只能悻悻地瞪了他一眼。

於是,車內出現了令人無語的一幕:林飛專心開車,馮俊傑埋頭垃圾袋狂吐不已,而姚紫菱則是氣鼓鼓地交叉著雙手,一直瞪著林飛的後腦勺,似乎要將其看穿,才能解氣。

「到了!」

在快速開進地下停車場以及以一個極其酷炫的漂移把側方入庫給完成,接著林飛才擰頭過去對姚紫菱和馮俊傑兩人說道。

「哼~」

「嘔~」

這兩把聲音分別代表了姚紫菱和馮俊傑的態度,因此姚紫菱下車只是站著賭氣般等待,而馮俊傑則是一下車又對垃圾袋一陣狂吐。

林飛停好車后,開門下車,徑直走到馮俊傑跟前,苦笑地搖了搖頭,接著用手快速地在馮俊傑的脖頸和肚臍眼兩處的穴位點了一下。

「咦?我怎麼感覺好了?」

前一刻還覺得腸胃翻天倒海極其難受的馮俊傑,這一刻卻突然感到一切不適的反應全都消失,呼吸順暢了起來,整個人都覺得相當舒服。

「好了最好,走吧!」

林飛輕輕拍了馮俊傑,說完就徑直往電梯方向走去。

馮俊傑良久才回過神,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這個癥狀就算是神醫過來,那也得給他先來個望聞問切,然後才下藥進行治療。

但,像現在這樣僅僅是被林飛給「碰」了一下,就已完全痊癒的例子,絕對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通過這幾次事情的發生,馮俊傑算是徹底收起了對林飛的輕視之心,他算是完全服氣了,因為林飛的確有著過人的實力,醫術上的造詣更是堪稱神級,所以不到他不服氣。

三人進了電梯,去到酒店的大堂收銀台處,由林飛親自開了兩個房間,一個是豪華包間,一個是普通包房。

毫無疑問,林飛和姚紫菱這對假夫妻,自然是要住豪華包間,馮俊傑住的是普通包房。

對於這樣的安排,馮俊傑沒有任何異議,而姚紫菱則不願意了。

她先是狠狠地伸手在林飛的腰間招呼了一下,接著壓低聲音俏臉微紅地說了一句:「你睡地板,如果敢上來,我閹了你!」

說完,姚紫菱便不再理會林飛,一把奪走他手上的鑰匙后,扭著婀娜多姿的小蠻腰,走著貓步朝電梯方向走去。

「組長,加油,姚紫菱很不錯,你加把勁兒,說不定就能假戲真做,我看好你哦!」

「……」

看著馮俊傑一臉認真地對他做了好幾個加油的手勢后,林飛更是一陣無語。

馮俊傑隨後還一臉意味深長地拍了拍林飛肩膀,然後打也大步走向電梯處,林飛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後跟了上前。

這次林飛訂的兩個房間都是在6樓,所以電梯一到6樓,電梯門一打開,林飛立刻拉著姚紫菱的手,朝馮俊傑揮了揮手告別後,就大步朝豪華包間的方向走去。

讓人奇怪的是,姚紫菱這一次居然沒有任何反抗,任由林飛牽著自己的小手。

「611號,是這裡了!老婆,我們進去吧!」

林飛推開門,繼續拉著姚紫菱的手走了進去。

「嗯~」

姚紫菱嬌嗔地應了一聲,任由自己被林飛牽著手走了進去,在林飛把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她緊張得不得了,一顆芳心更是跳得如同小鹿亂撞般。

一進門,林飛沒有像姚紫菱想象中的那樣猴急,而先是煞有介事地將姚紫菱按在床上坐好,他則站在原地,立刻開啟透視眼,進行現場地毯式搜索……

如此一番操作,並且在確認絕對安全后,林飛才鬆了口氣,轉過頭來沖姚紫菱笑了笑:「老婆,安全了。」

「能不能別叫我老婆,我又不是你真正的老婆,聽著怪彆扭。」

「不能!」

林飛想都沒多想,當即搖頭,繼而一臉認真道:「只要任務一天沒結束,我都必須這樣叫你,上級的命令,難懂你想不服從?」

沒辦法,只能壓一下她了。

「不敢!」

姚紫菱即便內心很不福氣,但誰叫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呢?

但轉念一想,姚紫菱又是一陣來氣,暗罵林飛卑鄙無恥,說不過她就用職位權力來壓她,企圖讓她屈服。

「哼,什麼狗上級,很了不起嗎?」

就在姚紫菱在內心深處將林飛批判得體無完膚時,位於西雅圖郊區的FBI秘密監獄內一間約莫二十平方米的房間內,坐著一男一女。

男的一頭披肩頭髮,鼻樑上架著一副度數應該不大金絲眼鏡,顯得格外有魅力,而男子對面的女子,衣著打扮雖然很普通,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強者氣息,倒是讓林飛有點傻眼。

尼瑪,這個女子不簡單啊!

女子的實力,恐怖如斯,單靠一隻手,就像是能將對方控制住了似的……

「林飛,你等著~」

(本章完) 「你這麼叫喚林飛,他又聽不到,有用嗎?」

男子嗤之以鼻,一臉不以為然地問道,在他看來,女子的做法,是毫無意義的。

「方石林,你別在我面前擺臭臉,這次要不是你處理不恰當,給FBI留下了把柄,我們會那麼容易被抓嗎?」

「慕容千雪,你也別傲嬌,雖然你的姓很牛逼,但說實話,你這個人一點都不牛,反而蠢死了,做事情從來不用腦子……」

慕容千雪怒了:「你說誰不用腦子?敢不敢再說一遍?」

方石林無所謂地攤了攤手:「再說一百遍也可以,我說的就是你!」

慕容千雪怒指方石林:「你……你……你給我等著,等出去了,我第一個就把你給閹了……」

「好啊,我好期待哦!」

方石林切了一聲,接著不再搭理慕容千雪,而是將身子轉了過去,喃喃自語:「就差那麼一點而已了,一點而已……」

讓人驚奇的是,本應怒上加怒的慕容千雪,在見到方石林這般模樣時,滿腔的怒氣竟然瞬全消,反而用一副傾慕的眼神看向方石林。

「姓方的,你這塊爛石頭、死木頭,人家都那麼明顯了,你怎麼還是一點該有的反應都不給我呢?」

慕容千雪默默地在心裡發著牢騷,眼神中全是哀怨……

方石林作為華夏大學少年班的物理天才,五年前來到霉國麻省理工學院功公費留學,直接就用了半年不到時間,修完了四年課程,拿到了研究生學歷,並且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裡,不但成功拿到了博士學位,還成了學校最重要的量子物理科學研究室的重要研究員之一。

很多人都以為方石林會和其他留學生一樣,因此而留在霉國,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他非但沒有,還高調地宣布將另立門戶,成立一家最前沿的物理研究實驗室,專門研究前沿科學。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一些不了解的人可能會覺得這很正常,但只有那些內行的人才知道,方石林的做法無疑是在高調地公開打臉霉國政府。

因為,他之前兼職過的那些科研機構,基本上背後都有霉國政府的各式各樣基金在支持著,而他宣布另立門戶的這個研究實驗室,完全沒有霉國資金背景,所以在宣布之初就引起了FBI的關注。

慕容千雪當時作為方石林實驗室的另外一名重要科學家,同時被FBI盯上。

然後的事情,就很有霉國特色了。

在實驗室宣告成立不到一個星期,兩人就神秘失蹤了,再然後就再也聽不到任何關於他們兩個的消息,簡直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

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但華夏政府可是第一時間通過間諜獲得了兩人被捕的消息,立刻就責令軍方開始準備營救行動。

方石林之所以知道林飛,也是通過一名打入了FBI管理層的華裔間諜口中獲得的,但他卻對林飛不太感冒,並且還認為林飛根本不可能攻破的了秘密監獄的系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