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卻已是碎成無數片。

……

林風死了?

死的,是那十個雁翎萬族的武者。

化身修羅,憤怒爆發的林風甚至連『翼』都未召喚,便已盡屠十人。

這個小山谷地勢寬闊,當時紀夏四人分列東、南、西、北四處,使得十個雁翎萬族武者位置也是極分散。加上林風一舉擊殺小隊長『萬力王』,更是嚴重挫了雁翎萬族眾人的氣勢。

而且,在山洞中林風的速度和靈活完全發揮不出。

但在這小山谷中,卻是盡展優勢。

以一敵十,各個擊破,毋須一炷香時間,林風便已大獲全勝。

然而……

林風的臉上,卻是沒有一絲喜色。

充滿悲傷。


「對不起。」

「是我來晚了。」

林風單膝跪地,眼中充滿悔恨。

倘若自己能早一點洞悉陰謀,倘若自己實力能再強一點,趕路速度再快一點……

或許,猛火和花少就不用死了。

但,一切都已成事實。

燼魔槍,屹立在林風身旁,血光瀰漫,殺氣蔓騰。

滿地的屍首,沒有一具是完整的。林風的戾氣,憤怒,恨不得將每一個黑衣人都撕成碎片。而這,僅僅只是解恨,又有什麼用?猛火和花少已是再不能復活。

「是我的錯。」

「是我這個隊長失職。」

林風的心,絞痛不已。

站起身,悲痛的目光望著猛火屍體,右手閃現出一抹火焰,落在他的身上。

嗤!嗤!

火焰在燃燒,映忖著林風眼眸,充滿愧疚。

相比起猛火,花少死的更慘,被燒成灰燼,屍骨無存。

「猛兄、花少,你們放心。」林風眼中閃爍著粼粼光澤,所有的戾氣和悲傷化作濃濃堅定,林風緊握雙拳,一字一字道,「我林風對天發誓,我一定會找出幕後黑手,替你們報仇雪恨!」

「決不會讓你們白死!!!」

聲音鏗鏘落地,林風殺意凜然。

這一刻,彷彿又回到天武大陸獸亂之時,俯瞰一切!

林風,真的憤怒了。

第四重天。

「怎麼回事,第三十二小隊怎麼還剩一個?」萬枯骨眉頭擰起。

「沒道理啊,不可能『寒冽』和『力王』都那麼疏忽,怎麼回事?」萬蜂亦是不解。

「難道他們失敗了?」萬枯骨眼眸閃爍。卻是瞬息搖頭,「不可能,區區三十二小隊的武者,實力沒可能那麼強。放眼整個厲雁門,能以一敵十的絕對不超出五個人。」

「或許…是他們疏忽了?」萬蜂忐忑道。

「再試一次不就知道?」萬枯骨眼眸冰冷,徐徐道。

※※※

雲境和星境。為雁翎尊府兩大特色。

無論哪一個重天,都有雲境和星境的存在。其中星境困難重重,充斥著各種歷練以及危險,但同樣收穫亦是極為豐盛。難度越高的『星境』,獎勵便越豐厚,有積分,有寶物,更有珍貴的心法秘籍等等。


而雲境,則是古波不驚。風平浪靜。

是安逸的修鍊之地。


喜歡冒險的武者,會選擇星境。

喜歡安穩修鍊,步步高升的武者,會選擇雲境。

各有利弊,稱不上孰優孰劣。

紅色雲境。

「不,不可能。」秦千千面色蒼白,淚珠落下。

水玲瓏輕咬著嘴唇,無聲的啜泣。

兩女在情感的控制上。相比林風遜色許多。畢竟猛火和花少,大家就好像一家人一樣。但如今他們卻慘遭殺害,陰陽相隔,如何能讓人不傷心,不難過?

望著兩女,林風心中也是在滴淚。

但,流淚又有什麼用?

與其無謂的落淚。倒不如用敵人的鮮血來祭奠!

「定位器都已經扔了?」林風輕聲道。

「嗯。」兩女垂淚應道。

「那就好。」林風目光爍爍,在發現雷達后,自己便已是讓兩女將定位器扔掉。儘管關閉定位器雷達便已無法探索,但為求保險,卻還是謹慎為上。小心駛得萬年船。

「真的,真的是定位器么?」秦千千輕咬櫻唇。

「對。」林風輕嘆。

雖然自己不想承認,但這卻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能在定位器上動手腳,只有厲雁門的人!

「而且地位很高。」水玲瓏說道。

林風點點頭,面色凝然。

普通的內門弟子無法在定位器上做手腳,甚至連門主都沒資格。

唯有護法級別以上,厲雁門真正的權力高層才有這個資格!

「這是一次精心布置的計劃。」

「是特別針對厲雁門而設計的,難怪師傅當日會讓我『小心』,也許他老人家……」

「早已感覺到什麼。」

林風心中輕明,卻也未考慮太多。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些事自己並不需要想太多。

更何況,自己如今還沒有這個能力。

「林大哥,我們該怎麼辦?」秦千千躊躇的問道。

「是啊,我們是走是留?」水玲瓏輕聲道。


連番打擊,兩女早已失去方寸。

論心境,論閱歷,兩女畢竟經歷的還太少。

「暫留暫看。」林風正色道,「在雲境中你們絕對安全,沒有任何後顧之憂,其它人進不來。」深深望著兩女,林風眼眸爍爍,「在這裡安心修鍊等我,記著,無論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能離開這裡。」

「好的,林大哥。」水玲瓏點頭道。

「嗯,千千會照顧自己的,林大哥。」秦千千望著林風,眼中充斥著擔憂之色。輕咬櫻唇,極是捨不得。但她卻知道,無論是為猛火和風少也好,為其它宗門弟子都好,林風都不會坐視不理。

因為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有承擔,有責任的男人!

「小心,林大哥。」秦千千柔聲道。

「放心。」林風笑著摸了摸秦千千的小腦袋,「我不會有事的。」

「嗯,我等你,林大哥。」秦千千用力點頭,旋即也不顧水玲瓏在旁,用力抱緊林風,生怕失去他似的。水玲瓏俏臉微紅,別過頭去,林風颯然一笑,感受著佳人濃濃的情意,心中流過一道道暖流。

「照顧好自己。」

「記得我說過的話。」

林風輕聲道,目光爍爍。

隨即露出一抹淡淡的自信笑容,颯然而去。

…(未完待續。。) ()第四重天中,一個身影疾速而馳。

凝望著雷達,林風細細觀測,目光灼灼。而此時左上,林風依然帶著定位器。

那編號『32』的數字,炯亮閃爍。

正是藝高人膽大!

「編號前十的隊伍都沒事。」

「但從編號第十一小隊開始,便斷斷續續。」

「如我所料沒差的話,他們應該是由實力弱的殺起,從低到高。」

林風點點頭,心中暗忖。

「二師兄隸屬第一小隊,暫時來沒有危險。」

「眼下並不需要和二師兄會合,而且我和二師兄所在位置,相差甚遠。」

心中正是暗喃間,林風目光霎時一灼。

「該死。」林風左拳重握,短短時間內,又有兩個厲雁門弟子消失。卻不知是被殺死還是逃離,但不管如何,有一點已經沒有任何疑問。那便是敵人隱藏在暗處,這一次絕對是為了趕絕厲雁門而來!

「師傅待我恩重如山,況且我如今是厲雁門一份子,決不能袖旁觀。」

「大家都是同門,能救一個是一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