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安蹙著眉尖想了好半晌,突然眼睛一亮,拿起一雙竹筷將那半個煎蛋挑破成好幾片碎塊,然後又認真的將挑破后的殘黃剩白重新拼湊出了一個圓,眉開目笑的指著碗里拼湊出來的又一個圓圓煎蛋得意道

「嘿,你看,一大,一小,倆個了」

…………

為能省下一個雞蛋,這孩子竟能想出如此富有創意的想法,似這樣的憨笨做法,確實也讓沈離一陣感慨,破鏡尚不能重圓,那拼湊出來的破蛋還能稱的上煎蛋?

想到如此,沈離轉身無力擺手,示意隨意你高興就行

得到沈離同意的少年歡喜轉身,不多時灶台中便傳來油滋聲水沸聲還有蛋殼敲擊碗沿的清脆聲

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徐自安早當家,所以較之其他人也更早一些知道油鹽柴米這些東西不是貴,而且真的很貴

青郁蔥花中有面,麵糰中有荷包蛋,還有一推被挑碎的煎蛋

徐自安因為回來時在吃過一碗又酸又辣的酸辣粉,所以只盛了些麵湯,湯中同樣有蔥花

看著沈離將最後一根麵條挽在筷間時,少年突然問道

「沈離,修行到底是什麼?」

「就是吃更好吃的麵條」

「這回答……可真夠不經思索的,對了,通玄境的修者有多厲害」

將最後一根麵條就著酸豆角一塊放入口中,用力吸溜了一下,那根最長的麵條竟被一下全部吸入嘴中,用力咀嚼片刻后,沈離用筷尖自碗中挑起一粒最小的蔥花,口齒不清道

「大概就這麼厲害吧」

一邊驚奇於沈離竟能將這根格外長的麵條一口氣全部塞入嘴中,一邊看了眼那粒小的很可憐的蔥花,少年凝起清秀的眉,心想這麼小的蔥花,是不是誇張了點

「我能說這麼大,是因為這湯里實在找不到更小的蔥花」

沈離用力咀嚼幾下后艱難咽下,卻不想麵條太多恰在喉中,趕忙端起麵湯痛飲幾口才緩過氣來,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看著沈離碗里徒然見底的麵湯,徐自安心想你將麵湯喝完,那待會自己還如何在繼續詢問?

將自己碗里的麵湯推到沈離面前,少年再次問道

「那他們能不能做到御物而飛,就像道館中的那些授課講修一樣,能把劍飛起來,還能挽出許多特別好看的招式」

「他們不僅能飛劍挽花,還能暴起殺人嘞」

這問題問的很白痴,沈離也回答的很不客氣

徐自安尷尬的揉了揉眉梢,心想這問法確實不太嚴肅,直接問道

「那如果說,我是指如果啊,我去刺殺一位通玄境的修者…………能有多大把握?」

準備用筷尖在自己碗里挑撈幾下的沈離,伸出手后才發現自己碗里的湯麵早已見底,於是竹筷在空中很自然的拐了個彎伸入徐自安的碗中,挑了半天,終於挑出了一粒比剛才還小的蔥花

「才這麼點?」

徐自安蹙眉看著眼前這粒更加可憐的蔥粒,心想自己沒事切這麼碎幹嘛

但即便不把蔥粒切的那麼碎,徐自安自己心裡也知道這事難度確實挺大,一位尚連入門識真境都做不到的少年,竟妄想著去刺殺一位早已踏入門檻之中的通玄境修者,這話無論讓任何人聽去,都會覺得少年是在痴人說夢

「毫無疑問,境界之間的差距那道最難跨越的溝壑」

停頓了下,沈離繼續道

「你不能修行,對方已經疏幽,你連刀都飛不起來,對方已經可以將刀光劍影覆蓋三尺以內,怎麼打? 宅鬥之春閨晚妝 怎麼殺?」

「那應該怎麼打?怎麼殺?」徐自安將沈離的話又重複了遍

沈離一愣,心想所謂的一語雙關難道就是這個意思?

「怎麼打?怎麼殺?這問題問的好,要知道這個世上,從來都沒有不可能的事,也從來不缺少真正的傳奇和神話,就像我,當年還僅是識真境時便已經殺了很多通玄境的修者,其中不乏一些已經堪堪要踏入叩府境的偽境大修者」

沈離得意說完耐心等著來自某人的崇敬和仰慕,然等了片刻,見少年遲遲不回話,只好自己一人興緻索然的繼續打撈著蔥粒

雖然荒族和一些異世種族境界的劃分和體系略有不同,但大致上來講整個天衍大陸卻相差無幾

識真而通玄,通玄后叩府,這是大道修行中最基本的三種境界,也被成為下三境,其後是知承,滄海,啟天等更為玄妙高深的中三境,但達到那種境界的修者無疑是中峰之人,對於還在山腳下徘徊掙扎的徐自安而言太過遙遠,可以暫時不提

修行境界共分為九個大境,每一個大境中又分三個小境,分別是上境,中境,還有處境,每一個小境中里,都有著界限分明的功法與神通

這種界限分明的修行等級,與體內真元的儲存與本身對天地氣息的感悟的深淺有關,對天地氣息的感悟越深,施展開來的術法便會越精純,而體內儲存的真元數量越多,施展的功法威力便會越大

每道境界的功法不同,威力也不同,所以如果真去沈離所說,他曾以識真初境殺通玄,而且還是已經將要踏上叩府境門檻的入道之人,那麼他的的當年也真的值得讓人震驚,被稱讚幾聲也不為過

然而徐自安卻沒這個興趣,不僅僅是因為他性格所至,同樣也和他的經歷有關,鄉試考核中,他見過許多已經識真境的修者,雖然大多只是識真初境,修行的功法也是些普通術法,但他依舊將對方一一戰勝

這也算是逆境而行

不可否認沈離傳授的那套刀法在其中有很大作用,但他經常與山中野獸廝殺的戰鬥經歷也同樣是很大一方面原因,那些戰鬥經歷讓他有了很好的身體基礎,也有了很多寶貴的生死經驗

最重要的,還是他刀尖上會不時出現的那一抹青芒,還有少年向來平靜似淺溪的心境 最會殺野獸的,從來都是久行山路的老獵戶,而最擅跨境的人,從來都是的另一位經常幹這種事的人

沈離無疑就是那個人

「好好說話……對了,沒用的可以省了,說重點」

見沈離一直不開口,徐自安假裝沒看見沈離那張滿是驕傲嘚瑟的臉冷淡道

「你這孩子,那都好,就是怎麼這麼沒有情調?」

沈離悻然將竹筷抽出麵湯,繼續道

「雖然你這事看起來很難,但殺人呢,從來都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

沈離一邊說著一邊用竹筷敲著碗沿,發出聲聲輕快的脆響

「如果對方清醒時你殺不了,那你就別在對方清醒時招惹他,你可以趁對方睡著后偷偷的殺,趁對方醉酒後光明正大的殺,趁對方在青樓尋歡作樂時扮成歌姬舞女一邊唱著曲一邊跳著舞的殺,當然這需要一定的技巧和訓練,要知道歌姬舞女這種特別需要演員修養的職位確實不是誰都能輕易駕馭的了」

說道這裡,沈離突然停下,用竹筷在碗沿上重重一敲,看著徐自安眉目之間的一絲清秀,神情猥瑣蠢蠢欲動

「怎麼樣,考慮考慮? 總裁深度愛 我化妝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

「滾…………」

嚴格意義上來講,徐自安的容貌並不出眾,不是那種傳聞中的少年翩翩,因為時常接觸柴米油鹽的緣故所以也不風流,乾淨素衫上總會帶著一股淡淡的煙火味,這種煙火味很淡,但讓人感覺很可靠

他至多只能用清秀來形容,兒這種清秀感主要來自於她那雙很乾凈的眉梢,眉梢很長,但不像柳葉般狹長鋒芒,傲氣畢露,而是一種很順,很自然的彎曲和舒展,就像春雨在屋檐彎角積存成流一般,看起來特別順心

所以少年再如何輕描粉黛,哪怕就是換上一身好看的雲裳薄紗,他至多也只能算個清秀小伶,肯定也入不了哪位邊將大人的眼

當然就是能進對方的眼,徐自安也不會真一邊輕歌曼舞,一邊搔首弄姿的將刀捅進邊將大人的喉嚨里,這事如果小黑子知道了,一定會氣的從地底下爬出來又因為丟臉重新爬回去的

想象了下小黑子那張本來就黝黑的臉因為羞恥而憋的青紫的模樣,徐自安忍不住乾笑了幾聲

「如果這些方法你都不做的話,那只有一種方法了……」

眼看自己這個有趣的念頭註定無法成為現實之後,沈離黯然回首,顯的十分可惜

「大道無形,難上青天」沈離又敲了下碗沿,搖頭晃腦的像極了街頭的老神棍

「相對於剛剛入門的識真境,通玄境的修者對天地氣息和萬物變化之間的規律感悟自然更深一些,但通玄也分上中初三境,如果對方只是通玄處境,還尚未踏入中上境的門檻,那這件事就會簡單許多」買了個關子,沈離繼續道

「受境界的限制,通玄初境的修者若想施展出強大的功法術決,回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調動體內真元,然後借真元的顫抖來引起外界的天地共鳴」

「就像你剛才說的御物,也就是飛劍飛刀之類的,便是共鳴產生的景象,如果聯繫不起真元與刀劍之間的那道關係,便不可能做到御物而行」

「所以通玄處境的修者每次施法時都需要一段時間來產生共鳴,那段時間的長短分人而異,有些修者需要較長的一段時間,例如那些研修器道與符陣之術的修者,因為那些繁瑣的銀勾朱描確實麻煩,當然若施展開后,這些法器的威力自然會更強大,而有些則會很快,可能也僅是幾次眨眼之間」

「當然,也有那麼一些可以做到瞬息而鳴的變態,比如那處劍池中的一些劍修,又或者柏廬中的那些讓人無言的變態傢伙,可是,只要不是來自這倆處的修者,那麼就不會有什麼例外,因為這與當今修行的路線和天規常理有關,沒人能打破這個常規,即便是我也不能」

說到這裡,沈離餘光正好看見徐自安嘴角微動欲問些什麼,趕緊繼續道

「你不用問我劍池和柏廬的那些傢伙為什麼能做到,我也說過了,哪些傢伙是變態,我是狂妄,雖然曾經也做過那麼幾件震驚世界的事,但我從來沒覺得自己也是個變態」

沈離突然停頓下來,目光自少年似懂非懂的眼神中莫名轉移到斜插在柴房木樁上的那把朴刀,意味深長而且不明

「所以如果你真的要殺一位通玄初境的修者,那麼你只能在對方調整體內真元與外界天地產生共鳴之前便欺身行至對方身邊,然後靠著不斷的近身搏殺,來逼的對方沒有時間來施展那些強大的功法術決,如果你能做到這些,那剩下的,就看你們之間誰的刀更鋒利」

………………

四歲便觸刀,初時只是用刀切菜,因為個頭不夠高所以腳下常常要墊條木凳,明亮的狹刀上時常沾滿各種青白菜葉,手指間經常有無意切傷的刀口,所有看見這一幕的婦人都忍不住心疼落淚,破口大罵沈離那缺德玩意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

年歲漸長,墊腳的木凳不再需要,朴刀除了切菜便開始做些其他的事情,比如砍柴,殺豬,為某人挑刺,刀刃漸漸鋒利,少年握刀的手也開始漸漸沉穩,手指間不再有無意划傷的刀口,而是多了些和年紀不符的老繭

九歲時第一次入山打獵,雖然最初的入山是在老獵戶的陪同庇護之下,但畢竟是真正意義上的廝殺,自然會伴隨許多意想不到的兇險,讓少年度過那些兇險的除了不錯的運氣,便是手裡那把握了很多年的刀

想要山中野獸的命,自然便要與它們拚命,拚命里從來最不缺的便是戰鬥,為了能在戰鬥中活命,能在活命后吃肉,能在吃肉的同時還可以順便幻想下修行大道,徐自安這麼多年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便是練刀

砍柴時練刀,切菜時練刀,清晨在晨露中死去活來的練刀,打獵廝殺里練刀,哪怕做個魚挑個刺都是在他媽的練刀

可以說,在徐自安這平淡的十數年生命里,最常接觸的除了柴米油鹽,便是刀,而最不缺的,便是戰鬥

生死之間的戰鬥

如果只是憑刀快,徐自安相信自己的刀即便比不上那傳說中的拈花無痕,斷水無流的程度,但若是只用來逼對方無法眨那幾次眼,想來也絕對足夠,哪怕對方是一位通玄境的修者

這讓徐自安突然覺得很有信心,眉梢舒展的也極順

看來無論何時,能決定生死的走向還都是眨眼之間啊,少年一邊感慨一邊抬起頭來,才發現空蕩蕩的老院里只剩下自己

沈離不知何時離開了,清風月光雖沒被他帶走,不過卻帶走了那件新棉襖,留在地上的是一件不時有棉絮飄蕩的破洞舊襖,看了眼地上的破襖,少年張嘴無語,只好期望沈離能看在那棉襖是花了自己整整七兩銀子的份上多少愛惜著點

映著月光將桌上的剩湯碗刷乾淨,又借著星暉將老院打掃一番,少年推門進屋,老門還是吱呀,月光隨著吱呀聲進入屋中,照的屋中擺設很是清晰

幾件廉價的木櫃書桌,比小院還要乾淨的磚石地面,一盞未燃的油燈和一些簡單的擺設,還有一張放在窗邊的木床,床上有被褥,疊的很整齊

沈離的床在另一邊,床上的被褥已經收起,有一曾灰塵,似乎空蕩了好長時間

未燃油燈,徐自安坐在床頭習慣性的將舊書從枕下掏出,隨意打開一頁,準備借著清幽月光看看舊書墨字里隱藏的滿天星辰,但不知為何始終靜不下心來,只好合上舊書上的幻境星光看著窗外的真正月光思索起來

沈離話語里似乎有許多意味深長的話語,事實上,從徐自安決定為小黑子報仇后,他便從未告訴過任何人,並不是他不相信沈離,而是他一直認為這件事只是自己的事,並不想牽連太多的人,比如說李爾,比如說朱小雨

刺殺一位在職的大離軍官罪名很大,這是對軍部權威的挑釁,如果一切都尚未人知的情況完成,又或者沒有留下任何線索讓對方查到自己,那麼這件事就可以如小黑子的身死一樣被官府衙門定為一次意外

關於意外的原因,自然不需要徐自安再去費心,衙門裡的差役對於胡編亂造這種事一向十分在行

按照徐自安制定好的計劃里,入京車隊啟程的前一天是最好的動手時機,因為一旦踏上了入京的車隊,日後就是發現自己所做,只會因為自己不在場又或者證據不足最後不了了之,沒人相信一位不能修行的普通少年可以殺死一位戰場上下來的通玄邊將,這不僅僅是人們固定的邏輯,而是真正的事實

雖然有些所謂的事實並不是特別值得相信

殺完人入京,入京后不僅有繁華大道等著自己,還能為小黑子討回應該得到的公道,這計劃看起來確實十分完美,完美到徐自安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睡著

隨著少年的睡著,一道格外清幽的月光彷彿活物一般偷偷繞過山間密林,穿過街道彎檐,投進老院小窗,靜靜照射在那本擱置在枕邊的舊書上,書中一處墨字在月光下漸漸開始朦朧模糊,像極了夜空里被雲彩遮住的星辰

月光在那個墨字上漸漸聚集,越來越多,就像被吸入了一個小型漩渦的河流,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那個墨字也彷彿被月光填滿了一般開始逐漸明亮起來,透露著一股令人驚嘆的美麗,甚至那些形成墨字的橫豎撇捺之間都彷彿有了某種難言的韻律,顯得非常神秘詭異,又充滿了不可思異

墨字明亮如銅境,月光被墨字折射成無數縷,不知巧合還是註定,一道被折射的月光竟直直照在了徐自安的胸口

哪裡有一塊黑色的吊墜,看起來像是山中極堅硬的岩石,在月光的折射下泛著幽光,竟似會呼吸了一般隱隱有一圈透明的氣流漸漸盪起,接著又一圈接踵而至,就像平靜湖面里投入了一塊石頭,蔓延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這些漣漪遊盪間似乎有某種隱晦神秘的聯繫,就像天地在呼吸一般,在這種呼吸的頻率里,少年再次在睡夢裡看到了一朵開在心間的小花,小花潔白,透著不可侵犯的神聖氣息,在周圍一片令人壓抑的黑夜中顯得並不如何明亮,但卻異常舒怡

不知是夢裡的那朵小白花太過美麗,還是這種極有韻律的呼吸吐納里有某種助眠的奇效,少年在睡夢中嘴角微微翹起,面容安然,似乎睡的也極想

如果他知道因為某些原因,他今日的行蹤全然暴露在某位邊將大人的眼中,不知會不會還會睡的如此安逸

…………

泊城之中,一間門窗緊閉把所有月光擋在門外,幽暗房屋中,冷漠的中年將領看著眼前下屬冷冷問道

「那少年今日一天都去了哪裡?」

「回稟將……大人」回話之人想起某些忌諱,硬生生把將後面的那個軍咽回肚裡,頭低的更謙卑了些,謹意說道

「那少年午時入的城,入城后一直在走動,去徐福記中取了一件棉衫,根據店鋪老闆的說法,應該是為一位中年男人購置的,之後便一直在街上閑逛,期間去了一趟山南道館,在哪裡並未待多長時間,屬下已經打探過了,那少年只是詢問了些入京的具體事項,並沒太大的異常,只是……」

略微停頓,回話的副將突然壓低聲音,顯得有些陰冷

「那少年自道館出來后,進了城主府……」

「城主府?」

邊將張毅然重複一句后緊緊蹙眉,冰冷的眉間被皺成一道道十分明顯的川溝

片刻之後,張毅然再次抬起頭來,似乎覺得屋內燈火有些昏暗,於是走到窗邊輕輕推開了門窗,月光進入,照的他臉上寒意更重

「那少年去哪裡幹什麼?」

「大人知道,兄弟們與城主府的人一向不和,所以……」感受著空氣里突然寒冷的氣氛,下屬面帶懼意小聲說道

伸手捏住一隻尋覓著月光而來的飛蛾,拇指二指微微用力,那隻飛蛾隨之變成一攤肉泥,看了眼手上的腐黃色泥狀屍體,張毅然壓抑著心內的燥意說道

「這也怨不得你們,棉衫的主人查出來了究竟是誰了嗎?」

「查出來了,是一位與少年一同居住在余鎮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名叫沈離,但是那少年警覺性很高,應該是常年在山中打獵的緣故,屬下只敢遠遠打探,怕驚擾了對方」

「繼續查下去,主要查哪位與少年一同的中年男人,對了,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是,大人」副將翁聲應道,應完后卻沒有立刻離開房間,猶豫良久后突然道

「那少年自城主府出來后,去了一個不應該去的地方……」

「不該去的地方? 穿到民國吃瓜看戲 哪裡?」

「東臨街」

東臨街上有一座小院,小院旁有一處買著酸辣粉的地攤,居住在小院中的婦人喜歡吃哪裡的酸辣粉 清晨的朝陽從來都不會把夢照亮,夢裡的小白花也同樣不會把少年叫醒

叫醒少年的,自然是準時而起的雞鳴

深藏在山川深處的余鎮,陽光來的竟然比雞鳴聲還有要晚上大概半柱香的時光,少年便是將被褥疊好之後,發現天色依舊尚早,便靜坐床邊沉思起來,試圖回憶了下昨晚的那個夢,可無奈發現和以往無數個夢醒時分一般,夢裡的一切全部在自己腦海中消失,根本回憶不出來任何片段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