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它對於搞破壞很感興趣。

升上半空,狂風立刻用力煽動羽翼,一對翅膀就好像粗壯的攪棍一樣攪動著氣流。

很快,下方的土地便生出一團團呼嘯的旋風,仿若攻城車一樣粗魯地把頂樑柱根根推垮,並且把瓦礫碎片撕扯成渣。

不一會兒,原本坐落著恢弘會議廳的地方就成了攤滿地碎屑的廢墟。

「做得很好。」

雷岳高興地說道。

「是那傢伙。」

這時,前來搜尋的隊伍也是從目瞪口呆中回過神來,鎖定了狂風獅鷲和其主人。

「嘿嘿嘿嘿,就是你雷岳爺爺我。」

雷家青年眼珠滴溜溜一轉,便堂而皇之地降落在地,拿出青木龍印一下就把廢墟炸出了個大坑,一把從裡面拽出來具不辨其形的死屍,挑釁地笑道:「來抓我啊,你們的同伴,都在這了。」

此舉主要是為了避免北蒼氏的這群人瞎猜自己轟爛建築的動機。

主動拖出屍體並且出言挑釁,實則是在將對方的想法往自己殺人這個點上引。

事實證明,他的計劃成功了,這支剛趕到的北蒼部落搜尋隊為首一人驚怒交加地大手一揮,咆哮到,「給我幹掉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

「嘿嘿,有點意思,究竟是誰不知死活。」

雷岳聞言也是咧開了嘴,他現在最不怕的就是把事情鬧大。

(轉眼間,2015年就要過去,嶄新的2016年就要到來,在這辭舊迎新之際,老江祝全體書友新年快樂,幸福美滿) 地下避難室內。

所有人都聽到了外面傳進來的巨大動靜。

雷震東率人走上石階查探,不過剛剛看到大門打開,便有一堆破爛東西把豁口掩埋遮擋了起來。

帶著強烈的警惕防範心理把守了一陣子,並未等來敵情。

多年的經驗讓雷震東形成了良好的意識,瞬間明白過來眼下應該怎麼處理。

他看了看那個只是打開了一條縫便因為機關被破壞而停止繼續打開的石門,偏頭輕聲對身旁的雷池說道,「池兒,你現在帶一隊人馬守在這,記得要保持安靜,千萬別發出聲音。」

「明白。」

後者略作思量便會意地點了點頭。

「峰族長,我現在去安排鄉親們。」

雷震東又轉而看向樊超峰。

樊超峰輕輕頷首,表示應允,他本人也是留守原地,參與對石門的警戒。

與此同時,地面上,雷岳正驅使著狂風獅鷲在低空奔行,他之所以沒有直接攀上安全高度,就是為了讓這幫士兵覺得有戲而繼續追逐。

「將軍,將軍,請通知鳳凰特衛隊隊長,我們發現那個小子了。」

這組北蒼氏族的搜尋小隊辦事明顯要比方才被雷岳幹掉的那隊人靠譜很多,他們深知自己根本沒辦法將目標幹掉,於是果斷地上報。

北蒼千影接到消息后,立刻返程回到了鳳凰特衛隊等待點,徑直走向了隊長北蒼元波。

「長官,兄弟們找到那個騎鳥的小子了。」

他沉聲說道。

「哦?找到了?」

北蒼元波劍眉倒豎,剛準備又說些什麼,就猛然抬頭看向藍天中高高躥升而起的一個黑點。

他連忙打了個激靈,直接跨上鐵甲巨鳥,召喚隊員們攀升上空火速包圍而去。

不得不說,鐵甲巨鳥的速度根本不是狂風獅鷲的對手。

他們的動作也是引起了雷岳的注意。

「怪不得那個北蒼千影要拖時間,原來是有這麼支飛行部隊援救。」雷家青年暗自咋舌地想到,「真是不得了了,這北蒼部落除了蒼龍軍還有那隊騎火馬的軍隊外,又整出來個騎鳥的部隊,看來他們掠奪的資源真的沒有浪費啊。」

「發展得太快了,再這麼下去,遲早四大部族會被徹底擊垮。」

這時候,鳳凰特衛隊之間也在進行著密切的交流。

「老大,我們應該怎麼做?鐵甲飛鷹根本追不上那頭猛禽啊。」一個隊員著急地說道。

「哼。」北蒼元波眉心鎖成了個「川」字,心情壓抑到了極點,「媽的,讓這個狗雜種繼續跑。」

他話音落下,惱怒地從懷裡憤然扯出了一把物事,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柄造型奇特的武器。

倘若雷岳在此,定然會認出這武器正是之前碰到過好多次的機關武器。

雖然這把機關武器和他之前看到過的樣子都不同,然而北蒼元波食指扣著的那個鐵質圓環卻在彰顯著其身份。

「哈哈,老大準備動用機關武器的話,那就萬無一失了。」

其他士兵顯得相當高興。

這把機關武器,是部族配備給他們鳳凰特衛隊的唯一一把,威力很強大,主要用來實現對目標的遠程精確打擊。

之前偶爾動用過幾次,皆是表現出來了非凡的效能。

「哼,在我秘寶的鎖定下,任他插翅也難飛!」

北蒼元波嘴角上揚,不斷地調整手中武器的准心,此時他將真身境強者的超強目力發揮到了極致。


「就是現在。」

他大喝一聲,迅速扣下食指,剎那間,錐形長管口閃耀出一朵湛藍色的火花,旋即噴射出一道呼嘯疾馳的怒龍,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風馳電掣的襲往狂風獅鷲。

「以老大的精準度,定然能手到擒來。」

雖然光龍還沒有命中目標,但鳳凰特衛隊的士兵們已經開始忙著吹捧起來。

甜言蜜語是說得北蒼元波飄飄然。

「我靠,好快。」

雷岳餘光捕捉到有陣亮光正朝自己這個方向飆射過來,下意識地扭過頭去,頓時嚇得差點兒從鳥背上摔下來。

然而時間根本不允許他做出避讓的動作了。

「狂風,你快跑!」

雷岳立刻拍了下鳥背,整個人直接從上面脫身躍下。

在這危難關頭,他第一個念頭竟然想的是絕對不能讓狂風被打到,卻忽略了一個殘酷的現實,那就是他還在數千米的高空上,而己身修為只有可憐的虛相巔峰,連真身光膜都沒有,一旦摔下去,絕對會落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哦,不對,雷岳雖然沒有光膜加身,卻有菩提心護體。

這可是堪比不死之身的逆天存在。

「呼呼。」

沒有後顧之憂,雷岳一直抬著頭注視著狂風,任憑耳旁刮過颼颼的勁風,也不為之動容。

所幸結果沒有令他失望,狂風沒有了背上的負重,飛行速度徒然暴增了一籌,就是這短暫的變化,讓它險而又險地避開了怒龍的死亡衝擊。

「哈哈,狗雜碎,想搞死小爺我?!在此之前,我先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

雷岳肆意狂笑,在亂風中自由下墜,那種席捲全身的失重感別提有多爽了。

剎那間,他的心情竟是陷入了興奮之中。

人的血液一旦沸騰起來,做事就會多出平時沒有的雷厲風行。

況且,雷岳本來就是個比較果決的人,受到亢奮的情緒使然催動,他頓時就進入了唯我心境,注意力進入絕對集中的狀態。

「哈哈,這小子還瞪我們呢,可惜,當他和地面接觸的那一刻,就是去閻王那報道的時候。」

「這普通勢力千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就要死在我們的手裡。」一位鳳凰衛隊的士兵喜悅地說道。

「將軍威武,將軍百步穿楊,一箭穿心!」

「這麼遠都能命中目標,恐怕全軍也只有將軍能有這樣精湛的箭術吧。」

儘管享受著恭維之語,可北蒼元波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敏銳的視力告訴他,自己並沒有命中目標,而是那個可惡的雷家小子主動脫離鳥背。

不僅如此,那一箭,甚至連那頭猛禽都沒能擊中。 「可惡。」

北蒼元波垂下手臂,他這把機關武器儘管威力強勁,可冷卻時間也相當長。

用一次之後,得過渡相當長的時間才能用第二次。

現在只能祈禱那個小子能摔得粉身碎骨了。


「這麼高的高空,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沒命了。」

他這樣對自己說道,卻忽略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狂風獅鷲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此時這隻大鳥儼然化作黑色的閃電,在高空兜了一圈之後,收翼急速俯衝下來,徑直朝雷岳射去。

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氣流被完全破開,隱隱有刺耳的尖鳴聲響起。

「老大,不好。」

北蒼元波沒有看見,不過有位鳳凰特衛隊的成員卻恰好將狂風的動向收入了眼中。

他著急地伸出手指大喊道。

聞言,北蒼元波以及其他人跟著看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瞬間明白了狂風的目的。

「不好,去阻止它,把這頭畜生宰了!」

作為整個隊伍的負責人,北蒼元波立刻就做出了決定,大喝道,「用第二套陣型,聽我號令,佔好各自的點位,務必要將那隻鳥攔住。」

「是!」

一聲令下,鳳凰特衛隊十來個人立刻分散朝預定的方向飛去。


可鐵甲飛鷹的速度比狂風獅鷲慢上了太多,就是這點硬傷給他們的圍困策略加大了難度。

「媽的,快趕不上了。」

北蒼元波低聲罵道。

眼見那急衝而下的黑點離正離那快速往下墜的雷家小子越來越近,心中就越發焦急。

可慢就是慢,急也沒有用,身下的鐵甲飛鷹,並不會因為他的急躁而加快半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