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璐回頭,朝衛生間的方向說了句。

然後又冷冷的看了眼蘇歌,走進宿舍,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蘇歌和朱花花一起進門。

剛剛進去,就撞見了從衛生間里出來的齊飛。

穿戴得還算整齊。

就是臉上表情不是一般的尷尬,「小……小歌學妹。」

「齊飛學長好啊,我還以為你這時,應該在實驗室呢。」

齊飛自從戀愛之後,去實驗室的時間越來越少。

這會兒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向蘇歌身旁的朱花花,「小歌學妹,這是你同學吧,我幫你們倒杯茶。」

「不用了,我不是來做客的。」

蘇歌直接拒絕。

齊飛微微愣了下,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蘇歌直接將目光轉向張璐,「是你在外邊造謠,說我勾引程教授是嗎?」

「什麼?」

張璐還沒反應過來,齊飛臉色先是一變,

小歌和程教授……

「呵呵,我以為什麼事呢。」張璐抱臂環胸坐在椅子上,態度趾高氣昂,「什麼造謠,這難道不是事實嗎?」

「璐璐你……」齊飛臉色複雜看著她。

「事實,什麼事實,我怎麼勾引程教授了,你親眼看見了?」

蘇歌冷眸微微眯起。

「我是沒看見,可有人看見了。」

「誰?」蘇歌一眨不眨盯著張璐。

要想把謠言說成事實,至少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吧。

面對她這個當事人的質問她還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她倒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麼證據。

「阿飛。」張璐這時直接將目光轉向齊飛,「你看到了什麼,你的學妹想聽,你親口告訴她吧。」

蘇歌倒是沒想到這個事竟然和齊飛有關,有些意外的朝齊飛看去。

「璐璐,你別胡鬧……」齊飛臉色這時非常難看。

「什麼胡鬧,不是你親口說的,你親眼看見你的學妹蘇同學,和程教授抱在一起嗎?」

「不會吧?」一旁的朱花花都被張璐的話震驚到了。

小歌和程教授,抱在一起?

抱在一起?

兩人已經親密到這種程度了?

可小歌明明有男朋友啊。

小歌不至於,對不起理事長吧?

她有那個膽子么……

「會不會,蘇同學心裡應該最清楚吧?」張璐冷笑著回了句。 雖然大家說是說先頭部隊要團結一致,但其實從站姿來看就看得出來,還是有派系的,萬纖兒與趙日升屬於各自為政,他們兩人分別帶著各自宗門的十幾名年輕人,與其他陣營稍微保持了一點距離,顯然是不太信任其他人。

而聶甄等人和飛鳶派,則是走得很近,儼然有走在一路的架勢,畢竟剛剛林南天也為聶甄解圍,讓大家的關係親近了不少。

眾人一路飛行來到了火山口,紛紛往下一探。

只見距離火山口往下大約四五十米的位置,被赤紅色幾近濃稠的岩漿給覆蓋了,而那些岩漿表面不斷在冒著氣泡,整片岩漿的表面就像是有呼吸一樣在上下起伏,好像隨時隨地要噴發出來一樣。

火山口的火屬性靈氣已經十分濃郁了,甚至眾人肉眼可見,空氣中都有一些赤紅色的氣流。

「下去吧。」聶甄淡淡地說了一句,就準備往火山內部探索。

「喂!你……你這就要下去,你不要命啦!」見聶甄居然想要下火山,林東東連忙拽住他低聲道。

在場的人中,強者有元境,就算修為稍弱也有三聖境修為,尋常岩漿倒也不懼,可眼前這座火山內的岩漿何等恐怖?!光是看四周的火屬性靈氣就知道,比起正常的岩漿恐怕威力強大了百倍不止。

也許在場的修鍊者可以抵擋一時半刻,但是這些岩漿到底有多厚,誰都不知道,萬一岩漿足足有幾百幾千米該怎麼辦?如果一旦抵達一半后突然護體罡氣承受不住了,立馬就會被岩漿包裹,到時候恐怕立即會屍骨無存。

「林東東,這貨要找死,你就讓他去唄,攔著他幹什麼?」萬纖兒見聶甄不自量力,頓時發出冷笑來。

聶甄淡淡道:「大家心裡都清楚,天地異火一定在火山的最深處,如果不衝過這些岩漿,如何煉化異火?如果你們不敢的話,我們可就下去了,回頭我煉化了異火,你們可別怪我啊。」

林東東聽罷長嘆一聲道:「誒……這貨簡直就是個亡命徒……從你和萬火門大長老拚命就可以看出來了……罷了罷了!富貴險中求,陪你瘋一把!」

說完,林東東招呼飛鳶派的眾人,與聶甄一起進入火山內部,並且朝下方的岩漿緩緩移動。

「哼!我萬火門自有浴火絕技,會怕你們么?!走!」萬纖兒低喝一聲,也帶著萬火門人馬進入火山內。

趙日升猛地咽了口口水之後,也只能無奈地拚命進入火山內部了。

「老大,我的靈識探查到,這座火山的岩漿,似乎有百米左右深,過了百米之後似乎又自成空間,如無意外的話,天地異火一定孕育在岩漿底部,這片岩漿只不過是被異火的火屬性氣息給逼出來的。」玉麒麟在聶甄體內向他傳音道。

聶甄喃喃道:「好,百米的距離,還是能衝過的才對!」

說完,聶甄對三神獸和林東東等人道:「大家各自施展護體罡氣,避免被岩漿灼燒到,同時我會用劍氣劈出一道通道來,我們趁著岩漿被劈開的時候,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說罷,聶甄從納戒中取出殺神劍來,然後開始調動起全身的殺氣,龐大的修羅殺氣不斷注入殺神劍中,然後一道璀璨的劍芒,從殺神劍中被劈了出來。

劍芒所過之處,火山口的岩漿全都紛紛讓道,那無比濃稠的岩漿,居然被聶甄硬生生劈出了一道寬達三四米的通道來!

「沖!」

聶甄低喝一聲,一行人立馬朝下方沖了過去。

而趙日升見狀,也學著聶甄的樣子,施展自己一道強大的武技,在岩漿中轟開了一個缺口,只不過比起聶甄那道缺口,趙日升轟開的缺口寬度要小了一半。

當下趙日升不敢怠慢,連忙朝缺口處沖了過去,生怕稍微一猶豫,缺口就合攏了。

而萬纖兒等萬火門門人,則紛紛掐了一個避火訣,周身突然形成了一道赤色圓形的防護罩,然後紛紛衝進岩漿內,奇怪的是那些岩漿頂多只是包裹著防護罩,卻不會進入防護罩內部,可見萬火門的避火訣,確實是有它的效果。

百米距離,如果在場這些修鍊者要飛行的話,幾乎兩個瞬間就能飛過,所以雖然有些緊張,但還不至於有太大風險。

只不過當聶甄等人前進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聶甄體內流淌著的修羅殺氣,向聶甄發出警兆來!

「不對!沿江里有東西?!」聶甄大叫一聲,然後急忙催促其他人快點衝過岩漿。

無論岩漿里有什麼東西,如果不先衝過岩漿的話,一旦發生變故甚至爆發戰鬥,他們還沒死在敵人的手裡,就會被岩漿包裹住了!

「哇啊!」

就在話音剛落的剎那,另一邊一名青陽派弟子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聲,然後整個人被不知什麼東西拖入岩漿中,瞬間死無全屍!

「快快快!快走!」趙日升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催促手底下人快走。

就在這工夫,又有一名青陽派弟子和之前那人一模一樣,直接被不知名的力量拽入岩漿中,下一秒便沒了聲息。

「什麼情況?青陽派的人腦子有病吧?!」萬纖兒剛剛抱怨了一聲,誰知她的身後也傳來一聲慘叫,然後一名萬火門的弟子也和青陽派的弟子一樣,消失在岩漿中,連避火訣都沒有用。

「衝出來了!」此時,聶甄他們已經衝出了岩漿層,進入到岩漿層下方的空間內,而就在飛鳶派所有人衝出岩漿層的剎那,一顆巨大的蛇頭,從岩漿層內冒了出來,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將一名飛鳶派弟子吞入口中,然後再度縮回岩漿之中!

「是靈獸!岩漿里有靈獸!」林東東急忙大喊道。

就在此刻,萬火門與青陽派的人馬也紛紛衝出岩漿,大家都無比警惕地看著上方的岩漿層。

而就在這個時候,聶甄體內的玉麒麟不可思議道:「是赤幽玄蛇!不可能啊!如果岩漿內有赤幽玄蛇,為什麼我會察覺不到?!」 玉麒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靈識居然會失手,以它的靈魂力量,哪怕是元境九段的強者,也無法逃過它的視線才對,可它不明白,為什麼岩漿層內有赤幽玄蛇它會沒察覺到。

一昏再婚 「居然是赤幽玄蛇……這是一種天生修鍊火屬性的靈獸,就剛剛它冒出頭的架勢來看,恐怕有元境九段了吧!」聶甄瞳孔一陣收縮,他沒有想到經歷了兩輪火山爆發的巨浪,居然這裡還有靈獸,而且還就在火山內。

「嘶!」

龐大的蛇頭再度冒了出來,赤幽玄蛇一邊吐著蛇信一邊凝視著下方的這些修鍊者,而聶甄他們被赤幽玄蛇盯得渾身不自在。

這時候,玉麒麟大聲喊道:「我明白了!赤幽玄蛇一直生活在岩漿之中,到現在已經完全被岩漿同化了!它的身軀與岩漿早就融為一體不分彼此,所以當我們進入岩漿的時候,根本沒有察覺到它的存在,直到赤幽玄蛇發動攻擊,我們才發現的!該死!」

這時候,赤幽玄蛇那雙通紅的眼睛,已經盯住了下方的修鍊者,一縮頭,然後朝著人群猛地沖了過來!

「快逃!」

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頓時這些修鍊者們一鬨而散,大家紛紛朝不同的方向逃遁,

「啊!」

「不要啊!」

僅僅一個照面,好幾名修鍊者被赤幽玄蛇吞入口中,死於非命!

這是元境九段級別的靈獸,就算是後方三大宗門的掌門親自出手,也未必是它的對手,更何況是眼前這些年輕人呢!

「該死,後方的支援呢?!」聶甄暗罵一聲,原本三大宗門的大部隊與他們距離並不遠,現在火山內部爆發這麼強大的戰鬥波動,上面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才對,可偏偏居然一個支援都沒有,實在是太古怪了。

「撐不住了,撤回去!」趙日升大吼一聲,顧不得其他青陽派弟子,朝著上方的岩漿層轟出一道武技,然後頭也不回就沖了上去!

青陽派弟子們依樣畫葫蘆,也紛紛衝上去,可剛剛飛上天空,卻被赤幽玄蛇一把攔住,好幾個人全部被赤幽玄蛇嘴裡吼出的一道罡風轟碎。

「快逃吧!元境九段靈獸,不是我們可以抵擋得住的!」就在這個時候,林東東急忙朝聶甄喊道。

聶甄點了點頭,朝上方打出了一道劍指蒼穹,然後對林東東道:「你先走,我掩護!」

如此危急關頭,聶甄居然要斷後,這讓林東東心中無比感動,甚至眼眶都有些濕潤了,朝著聶甄點了點頭,然後朝上方的缺口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萬火門的眾弟子也紛紛衝上去,元境九段靈獸,無論是誰都無法與之匹敵。

「聶小哥,如果我用血脈威壓的話……」墨麒麟一邊準備逃離,一邊對聶甄傳音道。

麒麟神獸的血脈威壓,哪怕是面對元境九段靈獸,照樣可以使用,但前提是必須恢復真身才行,人類外形的狀態是無法施展血脈威壓的。

聶甄連忙傳音道:「不妥,這裡閑雜人等太多,如果你……」

「轟!」

聶甄話還沒說完,赤幽玄蛇轟殺萬火門弟子的靈力波動影響到了聶甄,直接將聶甄轟了下去。

「聶甄!」林東東見聶甄被轟了下去,頓時大急,想要衝下去救聶甄上來。

現在幾乎所有人都衝上去了,如果聶甄單獨在下面的話,一定會成為赤幽玄蛇的重點打擊目標,以聶甄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而這時候,似乎聶甄看到林東東想要救自己,連忙打出一道柔和的掌力,將林東東直接送出岩漿層。

「聶甄!」林東東終於忍不住流下淚水,與此同時,被聶甄劍氣轟開的岩漿層也適時地合攏了。

林東東心中無比感傷,感覺是聶甄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救了自己的,但其實聶甄內心深處卻是有苦說不出,你不離開這裡,墨麒麟又如何能夠顯露真身施展血脈威壓呢?

與此同時,一道道身影衝出岩漿層,其中萬火門只剩下包括萬纖兒在內的三個人,飛鳶派稍微好些,有五個人,青陽派最慘,只有趙日升一個人逃得性命,其他人全部被留在了岩漿底下。

而此時,三神獸正準備接應進入地底的聶甄,可赤幽玄蛇比三神獸速度都快,已經朝著聶甄沖了過去了。

而與此同時,聶甄體內的玉麒麟氣得大罵墨麒麟道:「老墨!你用點腦子!現在沒有旁人,你趕緊施展血脈威壓呀!」

如今只有墨麒麟施展了血脈威壓,大家才有機會戰勝赤幽玄蛇,而玉麒麟本身在聶甄體內,如果沒有聶甄的准許,是無法自行離開的,可聶甄現在根本沒有時間釋放玉麒麟。

墨麒麟聽到玉麒麟的罵聲,連忙釋放出麒麟真身,可此時赤幽玄蛇已經衝到了聶甄面前。

電光火石之間,聶甄並沒有選擇逃避,畢竟赤幽玄蛇的速度遠在自己之上,他不可能逃的掉。

為今之計,只有用最強大的武技拚死一搏,聶甄長吸一口氣,周身浮現出無數法印,背後隱隱出現了一尊巨大的魔神,而魔神的身上,釋放出無盡的殺氣來……

赤幽玄蛇看到聶甄身後的魔神,惹不住身體一顫,哪怕是身為靈獸的它,也從來沒見過如此純粹的殺氣,這股感覺,就像是能屠盡天上神明的殺神一般。

只聽聶甄一邊拍出法印,一邊冷喝道:「修羅十殺……一殺驚天地……二殺震鬼神!」

隨著聶甄的話語落下,他背後的魔神居然在瞬間一分為二,兩尊魔神雙手緊扣闊劍,同時將闊劍高高舉起,然後朝著赤幽玄蛇的蛇頭猛地一劈!

兩道璀璨無比的實質化劍芒衝天而起,夾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朝赤幽玄蛇斬落下來,而與此同時,釋放出麒麟本尊的墨麒麟大聲吼道:「血脈威壓!小畜生,給我滾開!」

只不過,就在墨麒麟釋放出血脈威壓的同時,赤幽玄蛇也張開巨大的蛇口,一道充滿火屬性的光芒,也朝聶甄轟了過來!

「轟隆隆!」

巨大的爆炸聲,在火山底部響起,四周的山壁,因為兩大攻擊的碰撞而紛紛爆裂,無數大小不等的石塊將生死不明的聶甄,還有三神獸和赤幽玄蛇,全部埋入火山深處…… 蘇歌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齊飛。

真是他說出去的?

她那天和程教授確實有肢體接觸,可她當時就把人推開了。

如果齊飛剛好撞到了那一幕,在他看來,是她在勾引程教授嗎?

「小歌學妹,我……」面對蘇歌的眼神,齊飛顯得十分心虛。

想了想又看向張璐,「璐璐,你別亂說話了,我都說了,是我看錯了,那兩個人不是小歌學妹和程教授,你怎麼能在外邊亂說呢。」

外邊現在竟然傳出了那些謠言,他都不知道。

「看錯?就在你們實驗室外面,你也能看錯嗎?」張璐笑容不改,「阿飛,怕什麼啊,這程教授據說一直都是單身,蘇同學好像也沒有男朋友,兩人在一起又不犯法,有什麼好怕人知道,好隱瞞的呢。」

「蘇同學,你說是嗎?」

蘇歌眼神冰冷,「張璐,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你在威脅我?」張璐一臉好笑的看著蘇歌,「我亂說什麼話了,兩個人都抱在一起了,還要否認狡辯什麼呢,大膽的承認不就好了,這樣偷偷摸摸的,反而讓人瞧不起。」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